Tuesday, 26 June 2007

激怒张震岳


叛逆不羁是哗众取宠;坚持穿自己的衣服是为难他人;批评杜德伟是不近人情;不会唱歌只会喊叫?单刀直入的“刺激”问题,阿岳如何应对?翻脸?一笑置之?
他到底是叛逆、不羁、邋遢、率性,还是拽?
黄和栋决定豁出去,激怒张震岳再所不惜,看到底谁比谁拽。


Oh No!撞衫!
我那天穿了阔横黑白线条上衣,戴了鸭嘴帽。
诶,说这个干吗?对啊,谁理我穿什么戴什么,张震岳呢?再说废话,不怕读者又写信来骂?
别急别急,我当然不会本末倒置,只是想告诉你,我在访问那天,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咳......哦,不是不是,是犯了全天下媒体都不想犯的错--跟艺人面对面撞衫!(有图为证)唯二大同中小异的是:我的帽子鸭嘴向前;我的上衣是黑在最上端。
是不是很尴尬?肯定!不用怀疑。
张震岳的样子看起来不是很爽,我由衷希望不是撞衫造成的结果。可能是刚睡醒吧。(我是当天第一个访问他的媒体)
拍照的时候,摄影师一直要求他坐直点、上身向前点......可他都只是不情不愿地挪动一下身子,就当作是听从了摄影师的指示。甚至还用手遮住脸,搞到摄影师啼笑皆非。
意外他是这么“难搞”的艺人?一点也不。他不这么出pattern就不是张震岳了。
那我事先准备的高刺激性问题,会不会惹得他大怒而起、拂袖而去?我信心开始动摇。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广东人说“顶硬上”,我想事到如今,退缩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大不了一拍两瞪眼,上吧!

愤世嫉俗是一种动力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知道你又要“诶”了,不是说要激怒张震岳吗?这种温和普通的问题有什么作为?还是那句话,别急别急,要按部就班,才能渐入佳境嘛。
张震岳曾经在香港Hard Rock Cafe办演唱会,唱到兴起时拉开裤子拉链,露出红色内裤,还用手拍下体,搞到现场气氛燃烧到最high点。事后,他声称主要是配合当时的情绪和歌词,不是预先的安排。
脱裤事件其实发生不只一次,还有背向歌迷脱裤露臀的举动。媒体也老爱围绕这个课题问他,直到他最后说,真的不想再提,因为该回答的都回答了,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对于这样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歌手,对他的任何揣测或分析,相信都远不如他自己的解答来得真实有力。
“如果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
哗。
果然是够拽。“谁能了解自己,他就是最厉害的人。我只能这么说,我还蛮多变的吧。”说到这里,他望着我,等待下一道问题。
我开始体会到,上回佳静问舒淇对她往来过的城市的感觉,舒淇说没有感觉时,那种不知所措。
我可不打算这么容易就被击倒:那音乐是你寻找自己的管道吗?
“不是,音乐只是我生活的一个记录而已。真的要寻找自己,应该是从其他的事物上。对我来说,音乐是没有压力的,赋予音乐寻找自己的使命,只会让音乐太沉重。”
很多人觉得张震岳离经叛道的行为,是愤世嫉俗,对此,他不否认自己有时候确实是,并且视之为一种动力。“我不喜欢安于现状,我要突破,我要创新。那其中的一小部分就是愤世嫉俗。如果我凡事都是乖乖的,人家叫我唱什么歌我就哦哦哦,那有什么意思?我的歌曲里面应该听得出来吧,那种东西才是强而有力的。”
张震岳不认为愤世嫉俗是消极,或者黑暗的表现。“孙中山在推翻满清的时候,不也是愤世嫉俗吗?只有常在想为什么这个不好、为什么那个不好,才会产生进步的动力。”

疯狂是对自己不是别人
从张震岳不流于一般的音乐作品,我猜想他是不是不满现今的乐坛。答案是否定,他觉得乐坛现在的状况其实还好,而他在歌曲中的不满,比较多是他自己的生活方面。他补充说,对乐坛的意见是,或许是嫌它走得比较慢。
我问张震岳,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他想也不想:“自杀。”他看到我有点楞住,笑着澄清:“才怪,没有啦,骗你的。”
“我做过很多事,也许对别人来说是疯狂,但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吃80支羊肉串,算不算疯狂?就是肚子饿,然后一面喝啤酒一面吃,过后一数,才知道吃了80支。”
“我做的疯狂的事都是对自己,绝不会去伤害别人。不会这么自私。”
讲到伤害,我很想知道这个粗犷的大男人,如何对待感情事。“在感情上有没有伤害过别人?对方当然觉得是伤害,但是时间一久,她就会知道我对她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伤害不伤害,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我只能说,我并不强硬。”
“爱情要慢慢来,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这点蛮重要。人家不喜欢不就bye bye咯。一定有一个比较爱,一个比较不爱,没有平等的。爱得比较多的往往觉得爱得比较少的在伤害他。其实不是这样的。要怎么把爱变得平等,需要花时间。你要怎么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到其他的东西,而不只是甜言蜜语而已。我们一般都认为付出的那一方一定是受伤害的一方,要怎么样让对方知道,他的付出是值得的?被爱是幸福的,但也要为对方着想,也得让对方也幸福。”

说他哗众取宠是不习惯他
我看看他的脸色,觉得暖身够了,是时候“重锤出击”了:“如果有人说,你的行为都是在哗众取宠,你会怎样?”
“管他的!我才不管人家怎么说,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说我哗众取宠的也是少数,那少数的就让他去少数吧。我只在音乐上坚持,其他方面,我觉得我至少不比好些艺人做作,至少没有乱发专辑乱骗钱。
“我没发片就会不见,像这阵子,我做别人的专辑、写自己的歌、出去玩,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说我哗众取宠,也是在我发专辑之后一下下而已,他们只是不习惯我的语言和我的想法。
“我在这个歌坛就是这么特别,你要说我哗众取宠,其实也可以,我不想同流合污,我也不是长得很帅的偶像,我也不会在台上对歌迷说‘哈罗,我爱你,你们爱我吗’,我干吗跟别人一样做那种白痴的事情?”
当歌手,不只是躲在录音室里录歌,或者站在台上接受掌声而已。平时赶通告、排宣传,配合各方面媒体的访问等等,以张震岳的“特别”性格,不会很不适合这个娱乐圈吗?
“我的个性适不适合这个圈子没关系,我的音乐适不适合这个市场比较重要。当然,有时该做的事也还是要做。我们艺人的工作跟一般比较是轻松太多了。”

态度要出来
《女友》拍艺人,总是希望能自己借衣服给艺人穿,帮艺人做头发、化妆,呈献他们全新的一面。坚持用自己专属的发型师和化妆师的艺人不少,但我倒没有遇过不肯穿别人借的衣服的艺人(充其量是会要求特定品牌,或者要我们事先让他看借来的衣服),到目前为止,只遇过两个:一个是时尚天后郑秀文,另一个就是我们的性格大哥张震岳了。
郑秀文不穿别人借的衣服我可以了解,至少她本身穿衣品位好,所以可以接受她有自己的坚持。但张震岳呢?是耍帅吗?故意为难媒体?
“这跟我不化妆是一样的道理。我已经五、六年没化妆,没穿别人的衣服了。我不想穿不像我自己的东西,我私底下就是这样子,我希望别人在杂志上,或者荧幕上看到的就是我现在的样子。这样很自在。做一些不像自己的事情,我觉得很痛苦。
“如果一定要我配合,那很简单,就不要访问。真的是这样,有些坚持一定要有。在这个圈子,你的态度一定要出来。
“我在这个圈子好歹也十二年,看过很多事,有些事情是没有意义的。你上很多通告,但真的有用吗?上的通告多不代表你很厉害。其实我只有音乐而已,我能够不出去就最好。你们要了解我,听我的音乐、看我的表演,就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其余的部分都不重要。”

自己也不清高
张震岳最近在接受香港某电台的访问时,公开批评杜德伟,说他为新专辑《脱掉》而脱,都是造势。并且说自己绝不会效仿,还说“聪明的人都会选音乐,只有笨蛋才会要别的”。张震岳和杜德伟份属同门,如此批评,不会不近人情吗?当事人阿岳有什么话说?
“我问你,他是不是为专辑而脱?”张震岳问。“你懂我的意思吗?”
“专辑的做法和卖法每个人不一样,我尊重他们。其实我已经做过解释,只是那则新闻并没有把‘尊重’这两个字写进去,才演变成这个样子。专辑造势是一定要一些曝光点,其实都是在骗自己。我自己也有做,也有为专辑造势,我没有把自己讲得很清高,像我坚持自己的做法,但是有时我也会妥协。
“我做很多事情都是对事不对人。像如果我说台湾政府很烂,并不代表我在骂陈水扁,同样的道理。”
最后,我问他一个歌手最难忍受的问题:“如果有人说,你根本不会唱歌,只是在那里乱喊乱叫,你会怎样?”
“不会怎样。音乐是很主观的。他们认为是他们的事情,我做我要做的事情就好了。说我不会唱歌,那来听我唱《爱我别走》,那是主流的歌。
“音乐是无限大的,我也一直在变。那......就继续下去吧。”
访问一结束,张震岳的随身宣传问:“这里的听众都觉得阿岳很坏吗?”是听了我问的问题,才会有这样的好奇吧。
“因为这里的人都太乖了。”我说。
张震岳跟我握手:“辛苦了,这么早做访问。”
这么客套?不像他哦。我想,再疯狂、再叛逆、再随性,跟有没有礼貌是两码事。
张震岳的所作所为,欣不欣赏是一回事,最起码我尊重他,尊重他实话实说。
我们需要这样的艺人。
黄和栋

于《女友》october 2004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