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ne 2007

David Gan颜天发的不为人知

廿多年前,他还寂寂无名。今天,在时尚界,没有人不知道谁是David Gan。跨界当了电视主持人、演了古装环境剧之后,他的知名度,已经不限于时尚界了。他的报导,随处可见,不过我们相信,20年来,一定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迹。在他筹备出版他的第一本发型书之前,黄和栋专访David Gan,发掘独家。

“听说你要访问我?”David走进摄影棚,为了他在《女友》的发型专栏而来,看到我就问。
“对啊,听说你要出书了,现在访问你正是时候。David,你知道《女友》的《人物专访》一向只做艺人,你看我们这次破例下你的故事,已经把你当作艺人看待,你一定要透露你不为人知的事情哦。”我看他受访兴致高昂,认为机不可失,语带要胁,嘿嘿。
“没问题,我跟《女友》这么多年交情,想知道什么你问吧。”David爽快答应,我也高兴,出师得利,好的开始,yeah!
对David还好奇的读者,独家专访就要开始咯!

人一出名,难免就有闲言闲语,你会怎么应对?
你知道啦,皇帝背后也有闲话,不要太在意。有人说过我为什么这么娘娘腔,以前的我会为了这种评语躲起来,或者回避;现在我会反问,如果我真的是娘娘腔,是不是就要去死?或者说娘娘腔的人在社会无法立足?只要我不偷不抢,别人要讲就让他讲吧,反正只是嘴巴说的话,又不是割我一块肉,不会痛的。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努力,有没有达到要求。
你曾经失败过吗?
其实没有人看到我的失败,大家只知道这22年来(David Gan的发型屋Passion Hair Salon于1982年开幕)David Gan都过得很风光。但是没有人看过我关起门哭,或者关起门吃快熟面的样子。
那时是我小店换大店的时候,生意很好,但是店里的员工突然有一半说要走。那怎么办?新店已经定下了,不做不行,员工有他们自己的打算,要走留也留不住。还有人中伤我,说我定的理发价格太高。但是我不能就这样倒下来,于是我告诉自己,我要站起来,不是站起来骂他们没有道义还是什么,而是更积极去工作。之前我可能睡比较迟,那我以后就早点起身,之前我剪好头发就会有员工去善后,现在开始我自己吹,自己扫地。如果还是认为自己一直以来都不用做这些,那就是你垮的时候。
其实Passion经常有外地艺人来做头发,他们也会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你从中学习,再加入自己的创意,就会很快进步,Passion有这样的环境,所以员工离开是他们的损失。他们走的时候,也带走了我的技术,甚至我的艺人客户,但是我不怕,我会让他们知道,我还会继续创作,继续发展新的技术。如果你垮了,他们会觉得走得对;只有当你做得更好,他们才会后悔,觉得自己走错了。
有谁跟你一起度过当时的难关吗?
几乎没有。惠玉知道我的事情,也帮过我在报章上说,去Mandrain Hotel吃鸡饭跟去Newton Circle吃鸡饭肯定是不一样的,不能salo比salon看价钱。
那是你事业上最大的打击吗?
是。第二次打击是1997年的时候,Kim Robinson的Le Salon Orient进来新加坡。之前Passion是惟一一间高档发型屋,Le Salon Orient进来后抢去了我不少的客人。其实那样也好,不然我会很relax放松,有竞争是好的,你不会以为你永远都可以称王。
让你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
就是开了Passion,而且来这里做头发的艺人都很“忠心”。
接下来有打算开多几间Passion吗?
我不是卖汉堡包,也不是barber理发师,我是hairdresser发型师。我要剪好头发,就不能开这么多间。开多间的人都是要赚快钱的人,但其实他们开10间理发院,赚的钱总共可能也只跟我差不多。如果你问我现在有一笔钱,我会买一辆车、一间屋子,还是做生意?我选择买屋子。做生意要管人,你知道每个人手指都各有长短,每个人想法都不会跟你一样,屋子就不同,即使它不会赚钱,但它永远都会在那里。至于车子,贬值贬得太快了。
你不打算到外地发展?
外面就没有人材了吗?大把呢,我不过是这里比较幸运的。为什么要到外地去?只要在这里做得好,还是会有人会幕名而来。你看章子怡为什么找我一起去康城,帮她做头发,是因为香港没有人材吗?大陆没有人材吗?当然不是。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你有没有继承人?
没有,不过我现在手下这班人里面,是有一些有潜质的。我不会教他们怎么剪头发,只是给他们那个环境,让他们看着我怎么做。我看好其中几个。
如果有一天他们“背叛”你......
我已经有心理准备,因为我已经失望太多次了。其实这行有很明显的这种有徒弟没师父的情况。当然,事情真的发生,我会很难过,不过我喜欢难过的时候,因为会增强我的意志力。
你跟很多一线艺人关系良好,有什么秘诀?
就是处世待人用心,工作的时候用心。肯定不会每个人都喜欢你,但是不要让不喜欢的比例太大。
很多人都说你很会照顾她们......
你是要说我很会PR是吗?可能因为我年纪比较打,比较懂得照顾人。我觉得艺人是要宠的,不管她们红不红。有时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些觉得适合她们的,我就买下来送给她们;炖燕窝是因为我自己也喜欢吃,多炖一点带去给她们也没什么。我也不是对每个都这么好,要看缘分,有些只须要跟他们头发做美美就够了。
你觉得是一种投资吗?
对啊,在他们还没有名的时候就要做。你等人家红了才做就太迟了。
到目前为止,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我其实帮媒体做过很多,都是没钱赚的,结果却被封杀,我想我是惟一被人家投诉曝光率过高的发型师。我最难忘的有两件事,其中一件是彭秀梅(《女友》集团总裁)在某个party时跟我说的一句话:你的努力我们看到。你知道我跟很多杂志有很常久的合作关系,但是感激的话很少听到,反而是说有人批评我做的东西怎样怎样。《Herworld》每年都说我是票选最佳发型师,我也不放在心上,就是秀梅的那句话,让我感动,也是我最好的奖。就算我高高在上,我也需要别人的鼓励。而且我跟秀梅其实根本不那么熟。有些杂志编辑是我的buddy,他们也没有这样鼓励过我,可能他们觉得我做的都是理所当然的吧。
第二件是有一年红星大奖,很多得奖艺人上台时都谢谢David Gan,我知道后来电视台命令旗下艺人以后都不可以谢谢David Gan。不过我还是很感激。
谈谈你的情史?
我有爱过人,那是当然的吧,吃到40岁还没爱过人,那就是怪胎了。谈过恋爱,也失恋过,那时好想死了算了,然后希望重生后是一个大美女,还是大帅哥。其实我整个前半生都充斥着爱情生活,只是这些年才没有。我想现在还是最好不要,你知道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有时连放屁也得忍,现在多好,想放就放。以前就是很贱,人家爱我我又不要,不爱我的,我又喜欢,还省吃检用去买最贵的礼物送人家,希望人家会爱我。我受伤太多次了,不过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经验,如果没有当时的我,就没有现在的我。

黄和栋
于《女友》january 2005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