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July 2007

坐在月下的树下乘凉 --读《后来》创刊号感言

乘凉是为了
汗水将要洒入地里更深
森林从来就不是一整片长城

树们跳跃的手都有指纹
拥抱却一致精神
即使年轮极力展开差分

伐树技巧被信仰成一种专业
时代于是一直怀疑
甚至无情
树一度活得有气无力

望远镜的度数原来可以调整
今夜这里的月亮也特别圆了
热烈起来的树其实蛮欣赏
东风那种徐徐 柔柔 轻轻

黄和栋
于《联合早报》May 1994

2 comments:

阿花 said...

栋兄,不好意思,我华文水准实在太差劲了,能不能解释整篇新诗?或者,第一,二,四段。

Hot On said...

花小姐:这首诗的背景是有本叫《后来》的文学创作集当年面世了。文学创作在新加坡这个文化沙漠一直都是很难生存的,难得有人还是坚持文学理念,承先启后,精神可贵~~
还是那句话,自己尝试意会一下吧~~ :)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