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November 2007

Death Note

给你猜一个谜语,谜面是:每个人都不想要,却最终都会得到。猜一种状态。
答案?很明显吧,就是——死亡。

前阵子《Death Note》电影搞得沸沸扬扬,于是把整套漫画买了下来看。说是整套,听起来好像很大动作,其实也没这么夸张啦,就12本,算是中篇,比较起42本的《七龙珠》、50多本的《名侦探柯南》(还在待续中),还有数年前一口气买下近百本《风云》,这算是小case。轻松悠闲地一天看个一两本,倒是能消耗一整个星期中难得拥有的闲暇。
相当喜欢故事中死神拥有一本写下人名就能取人性命的笔记簿的想法。
小的时候第一次清楚了解了死亡的意思后,也在不少书中接触到了“死神”这个名词。
西方喜欢把死神描绘成穿着连帽长衣的骷髅,拿着一把长柄镰刀,看到想干掉的人就“唰”地一刀把他干掉,干净利落。
东方倒是没有确切的“死神”。有的是由阎罗王率领的判官、无常、牛头马面、城隍小鬼等。如果说神是最高领导,那阎罗王大概就是死神吧。不过呢,中国传统“鬼话”里其实有所谓的十殿阎罗——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
每个王各统领十六小地狱。阎罗王其实排老五,根本也还不是讲话最大声的那个。之所以后来被民间尊奉为老大,可能是他掌管的地狱名称直接和罪行挂钩,如“杀害生命等心小地狱”、“欺善怕恶恨他人不速死亡等心小地狱”、“男子行强图谋奸淫妇女丧贞引诱曲从贪恋有无谋害等心小地狱”、“愉盗昧赖等心小地狱”、“狠毒教唆已未能害等心小地狱”等;而其他九王的地狱名称则多指惩罚,如“敲骨灼身小地狱”、“狗食肠肺小地狱”、”身溅热油小地狱”、“脑箍拔舌拔齿小地狱”、“蒸头刮脑小地狱”等。相比之下,阎罗王的地狱就较有警惕性。
《Death Note》里的死神很特别,有一个所谓的死神界,上面住着无数的死神,掌管人界人的生死。感觉上跟东方的阎罗地狱还蛮相似。阎罗殿里的判官有生死簿,大笔一挥,可以左右凡人的寿命。《西游记》里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就是一次借着酒醉,跑到阎罗殿里找来生死簿一顿乱涂,结果他自己和他花果山上的猴子猴孙都得以寿与天齐。《Death Note》里的死神笔记簿,原来真有几分类似判官的生死簿。不过死神笔记簿的使用方法超复杂,远远超过《西游记》里判官生死簿的简易,还真亏《Death Note》作者想得出。

小时候曾经有一度对死亡这件事很困扰。脑子里常常想,死了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到底是怎样?当然那是很废的想法,死了又怎么会有感觉?只是很难想像一个人活了这么久,活得这么辛苦(或者活得这么幸福)之后,会突然就这样撒手西归,然后前尘往事只是梦一场。
那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当年如果我继续朝这个方向去想,恐怕我早成了另一个佛祖,也恐怕早已参透生死。
当然最后我并没有这个缘分。要不然出版《我就是这样的活佛》的人可能不是那个仁波切。
死亡到底可不可怕?从佛家说的人生四件必经过程生、老、病、死来说,我其实更不想病。
我知道有人很怕老,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有名的美丽女人更是如此。为了留住年轻时的状态,会不惜一切去达成目的。
但对我来说,老没什么可怕,不过是身躯残败了一点,最重要的还是脑子要清醒、年轻。总是很羡慕外国那些穿着时尚、永远精神奕奕、谈笑风生的老外乐龄人士。我以后老了绝对要像他们那样。只有自己的心态正确,才能过个精彩的晚年。
新加坡政府老是很在意我国的人口老化问题,我想症结其实是我国的乐龄人士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生活。如果是我刚刚提到的那类终日开开心心的老外老人,我看根本无须教育国民和那些唯利是图的雇主们,他们自己就会很乐意去雇用那群依然活得精彩的老人。
生老病死中最可怕的,我觉得应该是病。我们经常把老和病混淆,一看到身体欠安的老人,就先入为主认为那是老的错。其实罪魁祸首应该是病。
老人有病固然辛苦,年轻人有病更是痛苦。我说的不是小病。我认识的一个某公司市场总监,年方35,年轻有为,相貌堂堂,都还没结婚生子,却被证实患上癌症,而且情况不甚乐观。大好青年,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地最患上绝症,听天由命。还有比这个更可怕的吗?

死,死者一了百了。算是脱离了。不管本身愿意不愿意,时候到,不到你选择。一心想求死的人,死对他来说自然是一种解脱。一心只想长生不老的人,死对他来说是最可怕的事,但是当一死了之时,所有的害怕也随之烟消云散,又何尝不也是一种解脱?
死,死者什么都不知道地离去。(在这里是假设没有灵魂这回事,死就是死了)死者脱离了,痛苦的,其实是死者还活着的亲朋好友。
我有一个曾经差不多天天都混在一起的高中同学,当年因为A水准考得不顺利,决定到外地求学。去了外地后也没有再联络。某一日,接到另一个老同学的电话,那去了外地求学的同学,在当地车祸身亡了。
我知道他是家中独子,原本有一个哥哥,夭折了。他父母想要一个儿子,所以哥哥夭折,他才得以有出世的机会。可惜最终仍然无法走完人生的全程。
第一个儿子夭折,求多一个得一个,却英年早逝。他父母的悲痛,可想而知。
意外无法避免,自杀却不应该是任何人人生在世的任何选择。就为了我刚刚说的简单理由。
你死了,你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却把其他问题留下给你身边周围的人。
你死了,你自己没感觉了,不痛苦了,却把其他伤痛留给你身边周围的人。
死很简单,活很难。你又怎能自私地把困难都留给你的亲人?

当然死是最终无可避免的。要来,也只有接受。包括亲人。
记得差不多10年前的一部灾难电影《Deep Impact》里的一幕,流星撞地球,造成无可磨灭的破坏,人类难逃灭亡厄运,一对曾经冷战多年,最终在世界末日前和好如初、冰释前嫌的父女,毅然站在海边,让数十层楼高的海啸刹那吞没,刹那结束生命。
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那一日来临,我也可以死得那么安然,那么痛快,那么无遗憾。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7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