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January 2008

Why like that?

不到最后一分钟都不知道是什么广告。高招!还是感谢阿豪提供。

video

Monday, 28 January 2008

全球最大——直击报导Montblanc上海旗舰店开幕

Montblanc全新上海旗舰店开幕,《女友》是新加坡惟一受邀前往观礼的中文媒体。和栋专程飞上海,见证百年品牌豪华气派,喜欢的艺人看到一些,也看不到一些。
华盛顿老爸教导,诚实的孩子有前途,长大做总统。这是我从小就听说的故事。
所以,为了还有当总统的机会,我必须先向Montblanc坦白,并致歉—这一次带着兴奋心情飞上海,其实主要并不是为了Montblanc全球最大旗舰店开幕,而是为了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小时候的偶像李连杰。(李连杰的访问故事,将独立成篇,别错过,在此不赘述)
当然,对于Montblanc这个百年欧洲品牌,选择在亚洲,在中国,在上海这个现代华人大都会“落户”其全球最大旗舰店,我不能不说不好奇,虽然是人都知道,中国将是未来全球购买力最大国家之一,上海也会是全球竞争力最强城市之一。

不远千里的诚意
上海好冷。
低估了上海气温,御寒衣物带得不够,结果在外套内穿上3件上衣。同行媒体朋友Sharon笑说:“还好啦,你再多穿三件看起来也还是那么瘦。”对哦,身上脂肪少,果然是不适合冬季出游到温带国家。
还好走进位于上海中信富泰广场Citic Square的Montblanc旗舰店时,感受到的不只是室内的空调暖气,Montblanc中国分公司公关经理田艳热情招呼,不停口地为《iFlair都市生活》(中国版《女友》)停刊感到惋惜,也让我深觉温暖。
不远千里的诚意,说的不是(or不只是)我这个远道赴上海的新加坡媒体,而是Montblanc上海旗舰店里的那墙石壁。那是欧洲最高峰上的花岗岩石砌成的布景,也是每一名踏入店里的顾客,绝对不会“看走眼”的风景。
Montblanc进入中国市场12年,为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旗舰,专程从白朗峰上采取六块古老岩石,运到上海,制成石壁,制造一道贯通两层楼的瀑布。Montblanc International CEO Lutz Bethge先生说:“Montblanc在中国的销量目前是亚洲第一,全球第五。”但他深信中国迟早会成为Montblanc全球最重要的市场,所以决定把全球最大旗舰店开设在上海。而把白朗峰岩石从欧洲不远千里运来亚洲,意义正在于展现其产品不但超越时间和空间,也具备延续性。
眼看就连这个百年欧洲品牌也如此看重亚洲市场,我也不禁为身为华人,身为亚洲一分子而骄傲雀跃。华人加油!亚洲万岁!

时尚灵魂也可以很人文
不说你或许不知道,Montblanc不只擅长时尚与奢华设计,也是文化艺术的大力支持者。它设立了“Montblanc青年戏剧导演大奖”,鼓励青年实验戏剧艺术,也曾经赞助德国国际爱乐乐团和萨尔斯堡音乐节。
1992年以来,为表扬促进艺术繁荣和支持艺术人才的赞助人,而每年举办的“Montblanc国际艺术赞助大奖”,更受公认目前全球惟一文化艺术赞助大奖。今年大奖就颁给了文化名人杨澜和香港艺人汪明荃。
Montblanc也委任奥斯卡影帝Nicholas Cage和英国著名歌剧家Katherin Jenkins为Montblanc国际文化艺术大使,共同推动全球文化艺术。
与其他一般奢侈品牌只为流行时尚而活,Montblanc显然生存得更有意义。要是奢侈品牌都能够更人文、更有内涵地回馈社会,想必也会减少很多口诛笔伐的声量。

只要李冰冰
获得华表奖最佳女主角的李冰冰,是Montblanc新任亚太区品牌形象大使。与她的访问,在一间斗室里进行。
在新加坡时的安排是,只有三家新马媒体联访,怎么知道,去到那里,却是与另几家当地电视台一起。斗室(原本应该是贵宾室)门一开,那几家电视媒体蜂拥而入。你知道啦,平面媒体一家就是一个人,电视媒体则即使只有一家,也包括了撰稿、导播、摄影等,更别说是几家。所以当我有机会踏进斗室时,已进不了李冰冰的身。那根本不是专访,而是小型记者会。
斗室空调似乎有问题,在里面不只气闷,呼吸也不顺畅,李冰冰几次同工作人员表示不舒服,但访问通告排得满满,无奈屈就,感觉她已经有点不耐。所幸敬业的她依然认真回答,即使有些问题已经问过无数次;要求合照时也笑脸配合。当艺人不容易,当代言艺人更难。不过单看李冰冰的表现,Montblanc并没有选错人。以下,是她的对答录。
对受委任有何感受?
(静默数秒)很激动,作为一个中国演员,有此殊荣,真的很难得,很感谢Montblanc给我这个机会。
最喜欢Montblanc那一样产品?
手表、珠宝、皮包,每一样都喜欢。(只能选一样?)不可能只选一样。
认为女人和珠宝是怎样的关系?
女人爱珠宝是没有理由的,爱它的稀有,它的价值,它的纯净。
拥有那样最贵的Montblanc产品?
最贵的?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怎么看待奢侈品?
奢侈是一种过分消费,但是顶级的奢侈品,是比时尚还经典的东西,是不同的衡量。
如何从当初出道时的一个青涩女演员,提升到现在优雅的你。
很简单:力量。力量会让你成长。
除了李冰冰代言及Nicholas Cage等正式代言人,Montblanc产品也是许多名人,如Jennifer Lopez、Eva Green、Claudia Schiffer、Naomi Campell、Naomi Watts、Andy Macdowell喜欢佩戴出席国际盛事的选择。
目前时尚界很流行找艺人或名人为品牌设计“挂名”产品。在问及李冰冰和Nicholas Cage是否也会有机会为Montblanc这么做时,其亚太区主席James Siano先生说,Montblanc并不打算这么做,因为他们坚信,品牌本身才是重点,设计师或大使都只是辅助品牌维持形象,不应喧宾夺主。

可惜看不到破冰
冬天太阳下山得早,一转眼就暗下来。上海,也更冷了。
Montblanc上海旗舰店开幕礼定在傍晚,在户外,还设了一大片冰壁,准备举行破冰仪式。因为数分钟前才在店里访问李连杰,当我走到店外,已经人声鼎沸,所有好位子早被多数中国国内媒体占据。我不介意靠边站观礼,却有强烈预感最终眼前景观将被遮挡。
该出席的巨星周润发和李连杰迟迟没出现。站我旁边的不只隶属哪个单位的中国工作人员一个劲儿地往我这边推挤。
“你可不可以别再碰我?”我终于忍不住,在场的谁不想霸个好位看得清楚,但请留意一下基本礼貌。
“不可以碰你吗?”那长得地痞样的家伙一脸挑衅。
“碰你妈!”我很想这么说,当然我没有。不是为了表示修养,就像蔡深江在他的专栏《水状态-冷出沉默》里所说,这类事件在自己家国发生时往往因为忙而不加理会,反而到了国外才有闲空算这些小账,顺便练胆识。但最终还是决定息事宁人,不想累及新加坡《女友》声誉,也不想发生什么事让Montblanc难做。算了,让小人得志一次,他再这样活下去,保证下一次遇到比他更拽更坏的,当场打他个鼻歪脸肿,胸骨断六根。
心里默默把小人打了几千几万次之后,周李二人才与一票Montblanc高层出来。破冰仪式正要展开,人群开始骚动,保安开始用魁梧身体阻挡。我这仙风道骨不一会儿就被人海推挤出来,果然如预想,完全看不到台上发生什么事。老远飞来,却因为没有预设席位,结果什么礼都没能亲眼目睹,这个遗憾不只是我的,也应该是花了钱邀请我们过来观礼的主办单位的。
上海,只觉得越来越冷。

夜晚的派对早到了
入夜,Montblanc的VIP派对在Citic Square户外展开。几片帆布,巧妙地将Montblanc旗舰店外两楼空地设置成派对场地,绝对exclusive,外面什么都看不进去。
我和同行媒体准时到场,却成了最早到的嘉宾。原来不是只有新加坡才会在任何活动宴会指定时间上自动延迟半小时到两个钟头。我们呆坐着等事情发生。会场站着两派端着饮食的侍应生,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一直到有个“头头”模样的人示意,他们才“争相”过来。
待我们尝遍几乎所有finger food和特制饮料之后(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其他嘉宾才姗姗来迟。更久之后,受邀的艺人明星,也才陆续抵步。
派对在强劲的音乐声中、嘉宾的衣香槟影中、艺人的熠熠星光中,展示了气派。流连了将近两个小时,品牌大使李冰冰也现身,相当确定受邀艺人已全部到场。有点失望看不到徐若宣。还好Montblanc为我们安排的Portman Ritz Carlton酒店楼下有气氛不错的餐馆。热腾腾的食物下肚,我的精神又来了。Shanghai night is still young。

黄和栋
于《女友》Februray 2008 - Shanghai Report

Kelly潘嘉丽 到台湾变宅女


相隔几近一年,本土Superstar潘嘉丽,终于推出第二张个人专辑,而且是由台湾的天后制作人姚谦一手打造。在强劲的幕后推手护航下,潘嘉丽有机会成为新加坡下一个天后吗?和栋专访。

新加坡虽然是个华人为主的社会,但中文歌手仍然需要到外地走走,才有可能闯出更辽阔的一片天。很现实,却是事实,那是岛国市场所限。潘嘉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两年前首届《绝对Superstar》举办期间,她是全城最受瞩目的女参赛者,风头甚至比一些刚出道的本地新人还劲。之后推出第一张专辑,也获得很好的销售成绩。但是选星比赛层出不穷,一代新人换旧人,很多时候旧人都还没旧,已经被善忘的听众忘却了。加上潘嘉丽首张专辑是纯新加坡制作班底,走势似乎难以跨越新马以外,不能不让人怀疑她的星路究竟能否继续下去。
我虽然不是真的很看好她,但还是衷心希望她可以走红。对每一个肯拚肯奋斗肯勇敢朝自己梦想前进的新加坡歌手,我一向不会吝啬对他们的寄望。在看到姚谦决定签她为旗下艺人时,我为Kelly感到开心,相信我们有望在孙燕姿之后多一个天后接班人。
一年前访问她的时候,她给我感觉还很小孩子。这一次,在姚谦的调教下,会有怎样的蜕变?在台湾六个月,她过得如何?且看Kelly的回答。

你在什么情况下认识姚谦?
是李伟松老师介绍我们认识的。那时一大群人在老巴刹吃东西,坐的是长桌,但就是大人跟大人讲话,小孩子跟小孩子讲话,我其实并没跟姚谦讲到话,更没想到会有合作机会。后来有一天他打电话找我,约我出来聊天,聊着聊着就问我想不想合作。我那时听他这么说,当然很开心,也蛮期待的。

接受时有挣扎吗?
有。其实第一张专辑之后,就想不要唱了,虽然销售成绩不错,但从未想过可以很快走向区域,感觉很可能还是只在新马两地发片。我家境不是很好很好那种,需要帮补家用,歌手并不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也不知道可以维持多久。在考虑到家计的情况下,当时已决定放弃当职业歌手了。后来姚谦找我,我心里就蛮挣扎,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我得顾及家里的状况。父母都叫我想想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最后觉得,原本想放弃,却冒出了个天大的好机会(姚谦咧!),那不就是上天的指示吗?于是我跟父母说,再试一试,一两年内如果做不出成绩,就乖乖找一份稳定工作,回归现实。

你所谓的做出成绩如何定义?
当然也不是要一炮就爆红,起码不能出了一片就完蛋,不要在做了宣传之后,人家还是不认识我,对我的歌也没有印象,然后没有商演又没有代言,那我要吃什么?哈哈。

孤身去台湾打拼最大的隐忧是什么?
其实并没有很担心,虽然在机场临别一刻还是哭了,但这次去台湾发展家人朋友都很支持,所以感觉还好。也没有很紧张,去之前已做好心理建设,准备好吃苦。我以前是空服员,已经习惯“离家出走”。不过还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以前当空姐出国,短期内一定会回家,这次去台湾却不一样,像是去集训,时间长得多,一久了就开始想家。我在台湾六个月,间中只是回来新加坡办出入境手续,只逗留一两天就又飞去台湾。

台湾是纯华语社会,你是英语背景长大,会担心语言问题吗?
也还好,我本来也不是完全不讲华语。而且在台湾的时候,我是一个宅女,没工作的时候都呆在家,也没什么机会跟别人说话。

你都不出门?
是啊,如果一个星期没工作,我可以一整个星期都呆在家。可能是这样,到了后期就更想家,就向公司要求没工作的时候让我在新加坡。即使只在新加坡一个星期,然后又要飞去台湾那样我也爽。

你想家的时候怎么办?
会哭。会打电话回家,用MSN跟家人联络。

你在那里都没朋友吗?
基本上没有,只有同事。

你不像很内向的人,怎么会交不到朋友?
我不是那种会主动去认识人的人,但如果有缘成为朋友后,我可以很畅快地跟你沟通。我是慢热的啦。

你呆在台湾的家时都做些什么?
都在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好准备。基本上我的华语肯定不比台湾人说得好,所以上节目时都蛮安静的。

那公司有让你上课吗?
有啊,上舞蹈课、化妆课、媒体课……(媒体课?)意思就是让你了解台湾的媒体状况,有几份报纸、杂志,有几家电视台等等;如果是电视访问,在只有30秒的情况下,要如何讲出重点。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能说谎,因为说过什么都会被记得,以后要发生什么事,就会被挖出来讲。

你上过哪些节目?
《国光帮帮忙》、《娱乐百分百》和《完全娱乐》。跟新加坡综艺节目不同的是,像《百分百》和《完娱》,是纯粹的娱乐新闻节目,我上这两个节目是纯打歌,做才艺表演。那时上《百分百》的时候还蛮紧张的,那是一个新人表演的单元,让所有刚发片的新人表演专辑中的歌曲和一项才艺,我那时表演的是傣族舞,中学时学的华族舞终于派上用场。我还记得那时的表演进行到一半,导播要求重来,害到本来就紧张的我更是超紧张,不知道是表演得不好还是怎样。不过总的来说,到目前为止都还蛮顺利的,就算要上《康熙来了》、《综艺大哥大》我也ok了,只是很排斥上那些会被要求做怪怪的事,像被打还是什么的节目。

有得选择上还是不上吗?
有,因为我是歌手,不是演员,而且我走的路线也不适合太搞笑或太夸张的演出。这方面公司一直都很好,每次要上任何节目前都会征询我的意见,确保我不会觉得不自在。

如果有机会,会接拍偶像剧吗?
会啊,我觉得应该会蛮好玩的,不过我还是会以唱歌为主,演戏是让自己可以多尝试、多方位一点。

姚谦对你很严厉吗?
他不是一个喜欢一直提醒你要做什么的人,他觉得我也不是小孩子,应该要自动做好份内的事,这毕竟也是我自己的事业,自己打拼也是应该的。当然如果真的做错事情他一定会讲,可能我才刚开始不久,所以还没有被骂,哈哈。

那算是少有的情况吗?
还好吧。我的师兄师姐都很拼,像Coco,No Name啊,这么拼,哪里还可能会被骂?谦哥不是那种会一直在你旁边念念念的人,他相信我们会自己照顾自己。

姚谦是众所周知的天后制作人,你会有压力吗?
压力一定有,他捧的歌手好像都没有不红的,我可不想做他第一个失败个案,choy choy choy,哈哈。不过我觉得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啦,我当然会期望自己做到最好。

觉得台湾男人如何?与新加坡男人相比呢?
台湾男人很热情,很大胆,很爱美。我说的是我所看到的情况,自己其实并没有真的跟他们接触……(有没有台湾男人主动来跟你接触?)没有,我都不出门,认识的台湾男人都是工作人员。(没有去饭局还是什么之类的应酬活动吗)都没有。我记得有一次走隧道时,有一个台湾男生就一直看着我,看到已经擦肩而过了还在看,我还以为自己脸上脏了,这样的“接触”方式我觉得蛮可怕的。新加坡男生一般比较腼腆,最多是上前问“Can I get to know you”,被拒绝的话就跑掉了,不会那样地去看一个女生。新加坡男生也比较不重视外表,基本上是觉得整齐就可以了,台湾男生呢,十个里面有九个头发都会做造型,穿着也很时尚,有时还很夸张,已经有点像去日本街头看到的情景了。

那你比较喜欢大胆还是腼腆的男生?
腼腆的,要老实,有诚意。太大胆的男生会让我觉得太花花公子。

你觉得现阶段谈恋爱好还是不好?
没有好还是不好。以前的艺人似乎一宣布谈恋爱之后名气就会受影响,现在的歌迷比较理智,知道我有男朋友也不会排斥,还会祝福。我想现在的听众注重的是歌手的歌好不好听、歌手的个性好不好,其他的私事并不在他们喜不喜欢你的考量范围内。

觉得新加坡歌手在台湾发展辛苦吗?
还好。我觉得不同地区歌手的机会其实差不多,可能新加坡歌手的华语没台湾人的好,但只要做好本分,歌好听,人有听众缘,还是会有前途的。

如果可以让你选择改变,你最想改变什么?
我觉得目前都蛮好的,应该不需要改变什么。我还蛮知足的。

觉得自己最大的事业野心是什么?
我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不过还是会有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够举办自己的巡回演唱会。当然那只是想想,我不会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一定要实现。可能的话我反倒更希望能有一个小叮当,还是它的任意门,哈哈。

跟Kelly聊天,还是很愉快,感觉她没有设什么防线。希望那是她的个性使然,也希望这个优点不会改变。
她说话时语码夹杂,中英兼用,时不时还加插一些民间俗语与俚语,不过毫无市井味,反而觉得那种发自内心的自然,显露了她本性的可爱面。至于孩子气嘛,还是有一点。当然,也不可能强迫她这个年龄的女生假作成熟,一不小心搞得像小老头,情况反而更糟。
娱乐世界假象太多,别再刻意,纯真最好。
黄和栋
于《女友》Februray 2008

Thursday, 24 January 2008

李连杰 不为他人评价而活

说到华人武打巨星,李小龙创造历史,成龙发扬光大。而李连杰,则成功将正统中华武术国际化。这位巨星前几年将事业重心转移好莱坞,近年“回归”华文影坛,笃信佛理,积极进行慈善活动。和栋感谢Montblanc让他专程飞上海,近距离专访这位武术偶像。

我相信正常的男生,都会很崇拜身手了得的武打明星。包括我在内。
所以20年前,荣获五届中国武术大赛男子冠军的李连杰初登大银幕,漂亮的身手即赢得我对他的刮目相看。当然20年前我还是个小男生,细胞里存在着喜欢舞刀弄枪的“暴力倾向”,对李连杰在电影里挥洒自如的动作,自然看得眉飞色舞。而更重要的是,相较于当时成龙、洪金宝、元彪等人的杂耍式武打,李连杰从小习练的正统武术,让他展现的动作更具正宗架势。
七、八年后,一部《黄飞鸿》,徐克利用镜头,把李连杰的身手加倍美化与神化,把李连杰推向前所未有的成功,奠定了他今日国际武打巨星的地位。
《黄飞鸿》系列电影肯定是空前(到目前为止还是绝后),之后因为关系闹僵,徐克找了李连杰师弟赵文卓来代演黄飞鸿,很多女生都说好,因为赵文卓比李连杰帅。没错,凭良心说,李连杰并不帅,但也不难看,比较李赵二人,我还是喜欢前者,因为较能感受到李连杰的灵气。
《黄飞鸿》之后,李连杰的电影一部接一部,《方世玉》、《倚天屠龙记》、《太极张三丰》、《洪熙官》、《中南海保镖》、《父子武状元》、《鼠胆龙威》、《冒险王》、《黑侠》……几乎全都是电视重播时我不介意乖乖坐在电视机前再看一次的片子(这不是我常做的事)。就为了李连杰那漂亮的武打动作。

只说武打不讲武术
说到武术电影,不得不提到两年前的《霍元甲》--李连杰说他主演的最后一部武术电影。这番话一宣布,当时立即引起各界回响。李连杰多次公开承认这点,并郑重阐明了武术电影与武打电影的区别。
“武术这个概念太大了,很多专业学者也都还没理清。”果然,一听到我的提问关乎武术,李连杰第一个反应非常在我意料之内。
“中国从有人类开始就有‘武’,跟大自然搏斗是‘武’,一些基本生存之道是‘武’。如几个人同时猎杀一头老虎,你引老虎我拉尾巴他刺眼珠什么的,所用的战术也属于‘武’。后来从个人生存之道演变成保卫国家,成为军事,都涵盖武的概念。武术到现在已经分成很多类,竞技武术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有,全民健身的武术只是提高身体的健康,艺术武术则可以登上舞台、拍电影,文学武术是写成武侠小说……武术的涵盖太广了,已经成了一个学派。”说这番话时,李连杰一气呵成,想都不想。这肯定已是他N次向他人讲解武术概念了。
“很多人看电影里有武打场面,也管它叫武术,其实那只是武打电影。武打电影重点还是在讲影片的故事,不是在讲武术。所以我一直说《霍元甲》是我最后一部武术电影,我在影片里已经讲完了我对武术的概念,不需要再在别的电影里重复了。武术不像篮球,篮球只是一种运动,中国自古文武之道,伴随了几千年的历史,演变到今天的一个过程,不是几句话就可以阐释全貌的。”
“武术”两个字,对李连杰来说,绝对超出动作,它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传承。8岁进入北京体育专门学校,3年后即夺得全中国武术大赛男子冠军。之后在电影里演绎武术,在中西方社会感受文化与理念的撞击,李连杰的武术资历,他20多年来的经历与体验,以及对武术的信念,让他在40出头的时候,说出了不再演绎武术电影的誓言。从他笃信佛理来说,我不知道那算不算一种看破。只可以说,当今世界,够格评论武术电影,够格赋予一部电影武术的使命还是只是武打的场面,或许也真的只有李连杰。

只感受今天的感受
《霍元甲》之后,《投名状》是下一部让人对他另眼相看的电影。
李连杰接演的理由很简单:陈可辛说那不是武术电影。“是讲反战的,还有男女之间、兄弟之间细腻的情感。我知道陈可辛很拿手处理感情。” 李连杰在片中角色内心起伏大,而且不正派。之前曾经在《Lethal Weapon 4》里饰演大反派,完全没有内心戏,是直来直往的坏人,演出《投名状》才算是真正的挑战。“我饰演的人物蛮中性的,会讲述他心里逐渐演变的一个自私的层面,没尝试过这样的角色,所以就接了。还有跟刘德华认识20年了都没有合作机会,当然就有一种终于的感觉。”
《Lethal Weapon 4》是李连杰进军好莱坞首作,虽然饰演反派,出色身手依然抢尽风头。加上《Leathal Weapon》系列电影原本就是卖座片,有Mel Gibson撑腰,李连杰很快就打出名堂。接下来的《Romeo Must Die》、《The One》、《Kiss of the Dragon》、《Cradle 2 the Grave》、《Unleashed》,李连杰都担正男主角。可惜的是,没有一部造成轰动,既不叫好也不叫座,让人不禁感叹华人影星真的无法在好莱坞闯出春天。成龙如是,周润发如是,连身具老外最感兴趣的正统中华武术的李连杰也破除不了咒禁。
难怪在问及他是否满意目前在好莱坞的成绩时,李连杰第一个反应是反问:“我有成绩吗?”随之而来的是很佛的一种观念诠释:“那些都是过去了。昨天跟之前的一切,都是过去的一种经验。我只感受今天的感受。”

只要是人就有权利写字
这一次能够近距离接触李连杰,当然要感谢Montblanc的安排。他们之间,其实也早就“认识”。
原来李连杰年轻的时候,看见每个成功人士都带着Montblanc的笔,就觉得有这支笔的人都是成功人士。十多年前,一次去台湾的飞行途中,在飞机上看杂志看到Montblanc的笔,当下就买了一支。那支笔后来弄丢了,之后再买一支,又丢了。两次拥有,却两次都分手收场,莫非与Montblanc没缘分?
“去年我生日,刘家昌和太太甄珍他们几个人合买了一份生日礼物给我,打开一看,就是一支Montblanc笔,我后来还去对了价格,1000多美金。”说起与Montblanc的渊源,李连杰也不禁觉得有点注定。
“一个百年企业,能够让全球的人都希望拥有,不只是产品本身的尊贵,背后的文化理念也值得探讨。除了大力支持文化,最让我感动的,还是Montblanc也跟国际儿童基金会合作,把它们收益一部份捐给非洲儿童。有一句话说,只要是人类,就有写字、学习的权利。这是很好的理念,跟我的壹基金、全球一家人的理念很有共同点。这也是我今天在这里出现的原因,我跟Montblanc已经在讨论未来在慈善领域里可以互动的方式。”
至于他本身性格和特质有与Montblanc相似的地方否,他想了想说:“我觉得是信念的相似,如我从小练武术,就希望人类每一个都健康。40岁以后则希望每一个人心理也健康。Montblanc拥有百年历史,比我老得多,它坚持回馈社会的做法就是很好的信念。信念是一种坚持,你的信念不需要太复杂,只要能做到人类认同就可以了。”

李连杰回答问题速度快,说话速度快,反应更快。或许是从小习武连就,加上信念坚定,任何思想观念问题,他都可以侃侃而谈。说话时动作多,表情多,外加爽朗的笑声,感觉他应该性格开朗。
天生身高受限,让他在老外堆中显得矮小。但一和他接触,健硕的身材、有力的握手、亲切的笑容、炯炯的目光,无一不让你觉得他是一个魄力十足的人。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当问他最后一道问题—“你希望自己如何名留青史”时,他想都不想给予的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要名留青史?活着的时候都还没好好活着,就想着死后要怎样被人记得?人类就是多么不理解生命的感受。今天我们在这里聊天开开心心,活得很有意义,明天一样有意义,后天一样有意义,然后死了就死了,你管人家怎么说你,好的坏的都是人家的事情。为别人的评价而活着,不是很辛苦的一件事?自己的生命啊,好不好都笑一下不就完了?”

黄和栋
于《女友》February 2008

灰飞烟灭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咳,不好意思,突然间搬了苏轼名词《念奴娇》上来,当然不是要讲解宋词(我没这资格),也不是要讨论三国周郎赤壁跟小乔(虽然现在是三国热、赤壁热、梁朝伟vs金城武热、林志玲演oversized小乔有几句台词热……)。
其实我是想说说我的吸烟史。为何是史?既然是史,当然代表那已是过去式。
我在以往的Mantalk中偶尔也会提到以前吸烟的点滴,不过是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从来也没有好好叙述一番。数月前,机缘巧合下竟然当了保健促进局的反吸烟大使,于是多年前回忆,仿佛在烟雾迷漫中,又清晰了起来。

抽烟身体好,赌博练头脑。
年轻时最喜欢把这两句话挂嘴边,刚好我就是烟赌都爱的。
很记得哪一天改邪归正戒了烟,却不记得哪一天走入魔道开始成为烟霞居士。17岁左右吧,那还是念JC的时候,从来也没想过会在这么青涩的年龄成为烟民,包括父母。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拿我怎么样,哦,不对,不是拿我怎么样,而是把我怎么样。
吊起来鞭?应该没这么残暴,他们都是文明人。软禁在家不能出去?也不会吧……还得上学啊。冻结我的零用钱?这招管用,没钱当然就没法作怪,包括买烟,当年政府还没下令不得售卖香烟给未满18岁者。
Anyway,任何情景都没有出现,或许我保密和防范功夫做到家--绝不在家吸烟,真的“冻卖调”,会关上房门,开窗,把头尽可能往窗外伸,不过注意别被高楼抛物击中你……(诶,我干吗说得好像是在教你如何吸烟不被发现一样)然后鼓尽腮帮子力气,将一口烟有多远吹多远。
如果是在外头吞云吐雾之后,回家前一定到公厕漱口,把嘴里和手指上的烟味洗掉。当然,去不掉的是衣物头发上的烟味。于是当年靠近我家的QW Shopping Centre经常成了最佳借口,因为那购物中心里头人人吸烟,进去转一圈出来,保证你全身烟味也一圈。
就这样东躲西藏,南骗北瞒地,居然也没“破空头”。后来长大了回头想想,父母其实是不太可能不知道的。老实说,烟酒色赌四大恶习中,我觉得吸烟最难隐瞒,因为烟味无孔不入,易入难除。所以父母不是自欺欺人地宁愿相信我的谎言,就是知道了却不拆穿。
把拔玛麻,很sorry当年欺瞒,事隔多年,希望你们大人有大量,还好我没不争气,最终自我发现戒掉了这个坏朋友。

年轻时一上了烟瘾,当然很难短时间内戒除。不是多难戒掉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这个必要。都说年轻啰,十多岁,正常的话生命才走不到五分一,未来日子还长得很,没有立竿见影的毒效,年幼无知的脑袋又怎会萌生任何觉悟和警惕?
最可笑的是当兵的时候,IPPT的2.4公里长跑,飙前的几乎都是烟不离手的资深烟客,开跑前一根,据说跑得更快。冲线后面红气喘不到10秒已恢复自若神态,马上掏出香烟一点一吸,龙马精神又回来。当年兵营里的吸烟神话,隽永地代代流传,并深深为代代烟民信奉着。
年轻时如果有任何吸烟问题,肯定都不会是跟身体机能,而只会是跟钱包有关。念书的时候哪有多少闲钱,最常出现的是省吃俭用后,把零钱凑合买烟。几个人凑钱买一包“公司”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于是有很长一段时候午餐都自动减料,毫不晓得那时的愚蠢行为不只亏待了胃,也伤害了肺。
那时其中一样最无聊的行为就是打算去吸遍所有牌子的香烟。Marlboro、Salem这两个“最受年轻人欢迎”的牌子不消说,其他还有Lucky Strike、Kent、Pall Mall、Newport、More、Mild Seven、Viceroy、Winston、Gold Leaf;“老人牌” Camel(分滤嘴filter和无滤嘴filterless)、555;“女人牌” Virginia Slims(香烟瘦瘦长长,据说女子用纤纤玉指夹起来时别有一番风味);“时尚牌”Dunhill、YSL;印尼烟Gudang Garam等等,都曾经在我的肺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
那时还流行为香烟牌子名称注入新意思,如Marlboro是me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Salem是 suck and lick every man(这是男烟民经常说女烟民喜欢吸Salem香烟的玩笑原因,抱歉我知道有点粗);Gold Leaf是go on lie down let’s enjoy another f***……等等。
另一个无聊的行为则是学吹烟圈。那时看江湖片,周润发在电影里吹烟圈的样子酷毙了,怎可能不去学?诶,别以为容易,难度差不多等于把两只手指圈起来放进嘴里吹哨子一样。当然在无边毅力之下(学这种有的没有的就突然间毅力超强),成功是必然的,自豪,也是必然的。于是夜深人静时,吹烟圈是解闷娱乐—自己的;与同好聚会时,吹烟圈是解闷娱乐—大家的。

曾经有玩笑这么说:“戒烟有什么难?我这一生都不知道戒过几次了!”我不是没戒过烟,更不可能一次就成功把烟戒掉。
戒烟到底为什么难?从生理上说,那是尼古丁在作怪,但我更相信那是习惯与心态,心理因素很多时候才是关键。如上所说,当身体健壮无异样的时候,什么吸烟危害健康的劝告和恐吓都不会起任何作用。邓小平出了名的烟囱,结果活得这么老。丘吉尔酷爱雪茄,一身口不离雪茄,从不言戒,结果却活到91岁。有了伟人做盾牌,烟民理直气壮。而我身边更有实际例子—一个朋友从不吸烟,即使跟我们这些烟民为伍,即使他老爸吸烟前还大方问他要不要来一根,他都坚守原则,偏偏却感染了肺炎。是上天弄人?当然结果是一帮吸烟的傻小子多了取笑话题,也多了与戒烟人士对立的实例。
然后,还有数之不尽的所谓无烟不行的情况。
包括最“著名”的“饭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
天冷时分,一烟在口,仿佛有御寒作用。
大便的时候,吸一口烟,似乎有助通畅无阻。不过这是我最没奉行的,只有当年到台湾军训时,因为营地的厕所实在臭到不行(每一个马桶里的排泄物都堆积如山,你说能不臭吗),加上蚊虫乱飞,于是一根烟是除臭剂,也是蚊香。(连不吸烟的也会点根烟才上厕所)
等人的时候,无聊、解闷、打发时间……也不只是等人,等车也行,反正就是等。
还有烦恼的时候,紧张的时候,压力大的时候,熬夜的时候……
绝大多数,都是心理障碍。这点我承认。所以戒烟,我一直不相信尼古丁问题,而相信it is all in your mind。我几乎每一次戒烟,都是因为自己跟自己说,好了,就抽到这里了。而每一次戒烟失败,也都是因为自己跟自己说,好了,就一根。你说,那还不是心理作祟?

戒过无数次,有的只“成功”了几天,有的几个星期,持续最久的长达半年。戒了半年,应该都去掉烟瘾了吧,为什么又吸回?确切原因我忘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戒烟意识可能没有现在(或者10年前成功戒烟那个时候)那么强烈吧。
我戒烟并不是“突发性”的,意思就是,不是每天都吸个10根20根然后有一天突然完全戒掉。个人觉得这种可能性实在不大。
在1995年11月25日成功戒烟前,我其实已吸得不多,大概是一天一根,或者几天一根。所以完全戒掉时,几乎没有任何痛苦,反而是对从今以后不会再对人类和环境造成损害而自豪。
是的,我戒烟的理由就是听起来这么伟大,但我确实深信不疑,甚至乎到如今,我都认为吸烟的人基本上都是一群自私的人(我知道这么说会得罪很多人),我自己也曾经是其中之一。
随便举个例子,公司有个天台,成了烟民解瘾的天堂。本来阳台门一关,室内室外井水不犯 河水,偏偏有个同事老爱在天热的时候把阳台门开成缝隙,好享受冷气,从未想过香烟的味道,包括她的二手烟,也同时传进冷气办公室,污染了室内空气。不是没跟她说过,但从来不曾从她的表情上看到任何抱歉,有的反而是怪罪我们不能体谅她在外头日晒的苦处。
吸烟如果你不妨碍(或妨害)到他人,我不会反对,反正肺是你的,命是你的,钱是你的,我管不着。但你的烟威胁到我,我就有权表达我的看法,也有权干涉你自以为是的自由。而很可惜的是,目前没有任何科技可以让吸烟只污染吸烟者。或许香烟制造商应该投一些钱来开发这种技术,起码可以减少全世界无吸烟者的指责,也可以保住自己的生意。

吸烟是不好的啦,这个已经不用多说,吸烟的你也不可能不知道。可能你需要的是一再地提醒:你真的不介意做个自私的人?你真的对直接或间接伤害亲人、朋友、他人毫不介怀?
我吸了8年,12年前成功戒除。如果我可以,你也一定可以。加油吧,坏朋友根本没资格当你的朋友。
*有空不妨上保健促进局的戒烟网站
www.freshair.sg看看。
黄和栋
于《女友》February 2008

Tuesday, 22 January 2008

鬼吹灯,好久没这么追看一本书了

现在如果有谁要我介绍一本书,我一定会推荐天下霸唱的《鬼吹灯》。

这是一个现代盗墓者的故事。由于盗墓这种行为源远流长,所以小说中大量出现的古代文献资料(很多还是闻所未闻的),加上寻宝式的故事结构,很容易就吸引人一直追看下去。

你知道盗墓贼有个雅称叫“摸金校尉”吗?原来曹操曾经将盗墓行为合法化,更特别设立盗墓部门,赐予自己旗下的盗墓高手官爵,为“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

那什么是“发丘”、“摸金”?古代盗墓者自成规格,分四大派:除了发丘、摸金,还有搬山、卸岭。发丘、搬山、卸岭早已没落,只剩下摸金一门继续流传。
而摸金门最厉害的盗墓技术就是“分金定穴”,也就是根据风水数术,算出陵墓的位置。你知道古代皇帝除了死,最怕的就是死后坟墓被人破坏,于是除了设计机关,还千方百计将坟墓位置隐藏起来。就曾有皇帝还故意造了几个假墓,扰人视听,让人找不到他真正的棺木所在。

盗墓者即使破解机关的本领再高,若无法找到墓穴的确实所在,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摸金校尉的看家本领可算是一门绝学。据说精通者推测墓穴的位置,其落差不会超过一根金针的直径,所以叫做“分金定穴”。

盗墓毕竟不是一份光彩的工作(如果这也算工作),所以盗墓者一般在外人面前都不会承认,真要交谈,也会用只有自己人才听得懂的切口。其中术语,就有:盗墓叫“倒斗”、陪葬品叫“明(冥)器”、僵尸叫“粽子”等等。

至于什么叫“鬼吹灯”?行有行归,原来正宗的盗墓者,在入门拜师后,都得遵循门规。而摸金门就有一条戒条:“鸡鸣灯灭不摸金”。盗墓者在进入墓穴后开始开棺摸金前,都得在东南角点一根蜡烛。如果烛火自己熄灭,则表示不得擅取墓穴内任何明器,即使已经拿了烛火才熄,也得原物放回。这是死人与活人千百年来定下的规矩。
那,如果不遵循会有什么后果?那就要你自己去书中寻找答案了。当然,为了增加刺激性,书中主角肯定有破例的时候,所以才引发一连串让人穷追不舍的剧情。

拥有半本摸金门秘籍《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的主角胡八一,阴差阳错成了现代盗墓者,出入新疆沙漠的精绝古城,看到无底鬼洞,结果中了诅咒;在龙岭被困于西周古墓中怎么走也走不出去的悬魂梯;到云南寻找献王墓却遇上与降头术、蛊术齐名的古代巫术,还有犹如宇宙黑洞般能吞噬一切的能量团“尸洞”......

哗,除了金庸、梁羽生、古龙(某些作品)、倪匡(早期卫斯理与原振侠系列,不包括亚洲飞鹰系列),已经很久很久(包括风靡全球的Da Vinci Code也没有让我追看)没有享受这种天天追看、下班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想看、平时做工也会想到书中故事情节、会上网看相看资料的乐趣。

作者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非常低调,据他自己说,没上过大学,也不爱看书,但《鬼吹灯》书里展现的正史与野史资料却极其丰富,如果他没说谎,正不知道他是怎么写出来的,难怪一直有人说他是盗取别人的稿件,惟始终也无人能够证明他不是原创者。

Anyway,中国上海城市动画已经确定即将出版改编漫画(我已经在网上看过初稿,很遗憾,画风不是我喜欢的那类)。据说,杜琪峰已宣布开拍“鬼吹灯”三部曲,自己监制,并执导其中一部。

好看指数:4盏半灯

Friday, 18 January 2008

有借有还

你跟别人借了东西,会自动还吗?
会!很多人想都不想,直接回答。但很多时候,那只是他们心里想会还而已,实际上要他们行动,结果总是忘记。

我自己是很讨厌跟别人借东西的,不管是什么,钱也好,东西也好。不得已借了,会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还给人。要不然,就会觉得心里老是有件未了的事吊着,很不爽。

有些人却喜欢借了东西不还。当然,未必是存心不还,多数是忘了--可能是借了太长时间后忘了还,更可能是心里根本不当一回事,所以打从一开始就没要记住这件事,反正那个借你东西的人会来跟你要回,到时还他不就得了?
是的,很多人就有这种心态。他们完全不会觉得歉疚,对他们来说,是自己主动还东西给人,还是劳驾别人来要回,不是问题,重点是东西有还就对了。
他们只重视结果,过程不重要。

我很不喜欢借东西给这一类人,因为不喜欢借了东西给你,最后还要我去跟你讨回。I am already doing you a favour by lending you, why should I be the one to ask it back? Why can't you return it to me without me asking?

偏偏身边就很多这样的人。有些是亲人,有些是同事,有些是朋友。是刚巧就我遇到这类人,还是越来越多把人情当作理所当然的人存在?

哦对了,更可恶的是那种即使跟他要回,他还是会拖个三五天,要你提醒他个三五次,最后还要麻烦你晚上sms他之后才把东西还给你的人。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自己借了自己还,真的这么难?


黄和栋
于《我报》January 2008

Saturday, 12 January 2008

第一次吃鸭舌


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吃鸭舌。

我虽然肯定不是个嗜吃的人,但也不算是那种什么都不敢吃的人。鸭舌这种东西,与其说不敢吃,倒不如说是没机会尝试。直到那天,到重新开张的神厨三绝,第一道冷盘前菜,就是一道凉拌鸭舌。

看着那一块不知名的东西,还真是老鼠拉龟,无从下手。还好同座的有经验老到的,点出了吃法。鸭舌到底好不好吃?只能说,definitely not something i will fancy。感觉像是在吃着软骨,喜欢食物有咬劲的人会喜欢。可惜我是那种懒惰咬东西的人,鸭舌这玩意儿我想应该以后也不会有任何想吃的冲动。

哦,对了,看到神厨三绝,就想到前同事俐莉,她是不折不扣的神厨fans。杨小莉!陈赞禧师傅重出江湖了!而且餐馆开在博物院这么有气质的地方哦,记得去捧场!

Friday, 4 January 2008

我有一本绝版书

就连做梦也一直做到,我有一天可以出书。这大概是所有尚未有机会出书的文字人的梦想。

出书难吗?其实说穿了一点不难,有钱就行。只要肯出钱,出版社可以cover他们的cost,相当肯定不会有出版社会拒绝你出书的要求,除非你的内容有问题,或是不符合出版社的原则。
但是出了之后呢?如果你原本寂寂无名,却想一夜成名,那你的书静悄悄地在书店里摆着当然是不行的。所有marketing和circulation都一定要做足。事前一定要跟出版社沟通好。同样的,如果你出得钱,当然出版社的“售后服务”也一定会跟进。

说了这么多,搞什么?
刚才不是说了吗,就连做梦也一直做到,我有一天可以出书。那个梦呢,前年我算是圆了。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出的第一本书《Mantalk男人说话》,竟然即将成了绝版书。
为什么?唉,总之是一言难尽啊......我的发行部已经开始回收在书局的书了。
我看一个月后这本书就将在本地市面上消失。

竟然成了limited edition。这是我同事安慰我说的。
不过没关系啦,这也是很好的经验。而且天无绝人之路,等着瞧,我一定会让这本书有重见天日,美美地一直在各大书局摆卖的一天。

Wednesday, 2 January 2008

2008

昨天收到银行寄来的renew credit card,一看“member since”那栏,竟然是1998。一转眼,竟然就10年。你还记得1998年的时候你做了什么吗?
10年来,你又做过什么,错过什么?是得比较多,还是失比较多?
《我报》读者投选2007年最in的汉字,竟然选了个“涨”字出来。位居第二第三的依序是“升”和“苦”。2007到底是不是好年,溢于言表。可笑还有人自欺欺人地说“涨”和“升”除了说物价和生活费节节上升,也可以解读成薪水升涨。但事实有吗?有,有房地产公司给员工70个月的花红。接下来,教师薪水也会大幅提升,以我曾在教界工作的经验来看,希望我国每一名教师都值得纳税人付出这么多钱来养他们。
当然,部长们又加薪了。总理新年献词里兴高采烈地宣布2007年是个大肥年,似乎应该也看看《我报》选出来的最具代表2007年的汉字,然后认真检讨一下民生问题,而不是老在为国库充裕而开心,说物价上涨是环球趋势就算了。
听说10日是我公司员工验收2007年成果的时候。会拿到怎样的花红,是吃鱼翅还是吃粉丝,拭目以待。
希望2008年会是个好年。我是指平民百姓。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