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February 2008

StarHub + Tangs = 超没诚意

我的StarHub账单消费点数换取了$40的Tangs礼券。因为截止日期要到了,于是那天特地与老婆去Tangs逛逛。
在手袋部看了约一个小时,终于选了一个手袋,原价是$209,折扣之后大概是$187。当我一拿出礼券,销售员看了即刻说:你要用这个,就不能以折扣价购买,要以原价$209来算。老婆算了算,那等于只用了$18礼券,其余$22都浪费了。
销售员看我们有点不忿,接着说:礼券上应该有注明“不适用于折扣价产品”的条例。我这时才仔细读了一下条款,没错。
记忆中,我和老婆从信用卡、手提电话、车油等消费点数换取过的礼券,从来没有列明折扣价产品不适用。这是第一次遇到的情况。或许过去都比较幸运,换取的礼券供应公司都比较大方。
我总觉得要做促销,就请不要这么小家子气,列了一大堆条款,这个不行,那个不许,搞到来促销了之后,还要从消费者身上狠刮一顿好处才甘愿。更何况,Tangs又不是什么小公司,要给礼券何必限制这么多?什么都不准,一点诚意都没有,还不如不给。
Tangs的customer service柜台人员用“不关我的事”+超级器械化的语气说:“这是公司与StarHub的agreement,她无权干涉”。也就是说,StarHub也同样脱不了关系,因为这原本就是StarHub的促销,真的有诚意让消费者从消费点数中获得回馈的话,就不应该让参与的第三者机构在礼券上处处限制。这点StarHub肯定可以要求,不然就别跟那家机构合作。StarHub难道不知道,上述的情况,同样也有损他自己的公司形象吗?
Anyway,我当然拒绝用原价购买那个手袋,改以总价$39.80买了另一个手袋和小包。半毛钱也没多给Tangs。

Tuesday, 26 February 2008

差点有一腿

果然,我就知道。
新加坡果然会有女人说他曾经是Edison的猎物。而且更果然的是,那女人会在她的blog上发此宣言;那女人多半是目前本地相当红的女博客之一。
我不是要事后孔明,但我确实之前就有这样的预感。当Edison事件闹得热烘烘的时候。
Edison事件满城风雨。所有女人避之唯恐不及,唯独我们的Dawn Yang小姐。当然,DY小姐不可能会说自己跟Edison有过一腿,只会说自己跟他差点有一腿,然后正义凛然地宣称自己冒着被误会的危险,勇敢地站出来警惕大家不要滥交,滥交也不要乱自拍。
我说啊,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呗。
在这种时候突然把自己也牵扯在内,即使说那是单纯的凑热闹,也难以令人相信。更何况说话的人本来就在某种程度上需要一定的曝光率。
至于她说的是真是假,无人能够证实。随便放个XXX、***来代表当事人,杜撰MSN对话还不容易?问题是Edison不可能证明此事的真假,也不可能会有人去问他(问了他也不会回答,真要回答,也只会是反问:谁是DY?)。只要百分之一百地肯定这点,那任何小姐要编写任何的网路小说都不成问题。
Anyway,如果DY小姐是博宣传,那她的目的达到了。记得感谢新加坡闷到不行、有新闻不够压力、有销售压力、有竞争压力的媒体大力支持。

Wednesday, 20 February 2008

品牌广告内涵创意都需要

LV广告,拍得有内涵、富哲理。奢侈品牌不一定肤浅。

Addidas中国奥运广告,蛮有创意,不过应该会有人不喜欢。

Friday, 15 February 2008

中药,就是对我有效

昨天咪咪text我,问我病后身体如何。我回说换了中药之后,好了。她说她孩子也在吃中药,而且看情形状况良好。

到目前为止,中药和中医学始终无法被本地官方接受。从绝大多数(我不知道是不是全部)公司机构老板都只接受西医的MC来看就知道。
其实中医学和中药渊源流长,当然在古早古早前,肯定会有一些不是很正确的医方,但在历代中医师不断地改进后,已经取得很大的稳定性。其实很多开诊的中医师都有政府颁发的执照,既然有执业执照,就表示其医学是可接受的,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各大公司机构却不能接受中医师的MC。

我知道一个西医专科,就很抗拒中医学。因为我每次跟他提起我在吃中药,他都给我那种“为什么要吃中药?”的脸。然后就针对我的病况,举了一大堆他认为同样可以解除我病况的西药出来。
他的论点是,中药里面有太多他不知道的成分,食之危险。
是的,中药里的成分他的确不清楚,但那只是他个人没有接触中医学,没去学习中药药性,并非中药本身的问题。
我认识很多中医师其实都不介意中西合并地对症下药。偏偏很多西医却喜欢本着自以为是的“科学精神”抗拒中医学,这实在是很可悲的。

我自己已经尝试过太多次西药吃不好,中药却见效的例子。尤其是调补的情况。“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基本上很多时候西医就是有痛开止痛药、发烧开退烧药、咳嗽开止咳药。很少有真的寻找病源根本。说得更详细一点,你知道咳嗽有可能是因为胃的问题吗?听起来似乎难以置信?但那的确是实情。

对我来说,很多时候吃西药是很痛苦的。就像过年前的那一场大病,发烧、呕吐、胃气涨。我看的第一个庸西医,开了退烧药、止吐药(其实很多时候把体内的脏东西吐出来反而更好,一味压抑却是西医的拿手好戏),还有维他命C药丸,说吃了身体抵抗力增强会有助于对抗病菌(靠,自己会好那我干吗还看医生?)。这一波,病情当然完全没起色。
然后去看了另一个西医,他开了退烧药,这次还开了胃的去风药。然后要求我去做验血验尿。结果没事,我是说报告出来没事。吃了他的药,还是没多大起色,而且头一直很晕。
后来很担心的妈妈去问了常光顾的中药店掌柜,掌柜说是肠胃气不顺,湿热内积,让妈妈买了一些中成药给我吃。结果?好了!妈妈还告诉我,掌柜听说我去验血,直说浪费钱,哈哈!他说发烧是身体的信号,病源是胃气作祟,湿热去除后烧自然会退。
你看,还是中医(那掌柜是有读中医课的)才懂得对症下药。

至于我的身体比较“喜欢”中药,我自己的解读是:我的身体比较虚,西药太急太冲(念第四声),所以吃了反而更辛苦。反之中药性温和,可让我的身体逐步适应。虽然可能治病的时间较长,但确实能治好。

我想到中国的不世奇书《易》,那是一个人穷一生精力也未必能精通的推演天机之法。到目前为止也无法以科学证明什么,但它确实有它奇妙奇准的神奇处。又如中国的风水堪舆术,西方科学试图解析,却往往无法尽解,偏偏它就是有它独到之处。
还有世界上仍然存在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
中医学不是不科学,只是我们现阶段肤浅的科学意识和理论,还无法解释中医学在对奥妙的人体(人体有许多奇怪奇妙之处是现在科学家仍然致力破解的密奥)与环境与地球与宇宙的互动性方面做出的结论。这点上,古人要强多了,可惜很多秘方都已失传。

Thursday, 14 February 2008

从头抄到尾,尊严在哪里

前天晚上无意中转台到8频道,看到一个叫《抢摊大行动》的实况节目,权怡凤和钟琴主持。说的是一些“不行”的业主/店主/摊主,面临倒闭危机,于是通过制作组的撮合,向行内高手取经学习。
才看了几分钟,就觉得非常的熟口熟脸。对啊,好多年前日本有个实况节目叫《抢救贫穷大作战》(连节目名称都相似),就是同样的节目嘛。同样是业主生意失败;同样是向高手学习;连学徒学得不好挨师傅的臭骂,或是师傅生气到拂袖而去的“状况发生”,都如出一辙。
天啊,再一次领教到新传媒“创意”组人员脸皮厚到不行的抄功。幕后制作组在制作节目的时候真的是没有一点PRIDE吗?这些人,从监制到导播到撰稿等等,就这么江郎才尽,这么一点创意都没有?还是看到文化奖得主梁导的作品东抄西凑下票房还是满满之后,也想效法?
当然,创意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但是在没有创意的情况下(真不明白新传媒为什么可以继续拿钱养这批毫无创意的制作人),要抄也请抄得高明一点,起码twist一下angle,换一下包装。像这样从头到尾抄袭人家10年前的旧作(也表示我们的电视制作脚步比日本慢了10年),看了都觉得羞耻,看了都替制作人难过。
对了,新传媒,请不要再去参加什么亚洲电视大奖了,你根本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

Tuesday, 12 February 2008

是笨还是傻?

想了很久,都无法决定应该用“笨”还是“傻”来形容陈冠希和一帮女主角。
贪玩和无知是肯定的。
他们有做错事吗?对我来说并没有。玩自拍嘛,大把人在玩,所谓房事,关起房门来要做什么爱做的事,没人管得着。
错就错在Edison人头猪脑,要维修电脑居然没有清除硬盘里的档案;错就错在Edison以为天下都是善良的人,意外看到了好料也不会见猎心喜。
当然,错还错在这个世界很多无聊的人,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不过也好啦,没有这次事件,我们也看不到艺人彻底精彩的私生活;也很难想像一个被人偷拍换衣就哭得稀里哗啦要死要活的乖乖女原来可以很wild;也没想到原来Edison可以这么行,不只把到这么多漂亮美眉,还可以让她们玩自拍。
我们不能说他们活该,只可以说他们不幸。毕竟他们并非自愿公开。
下次要玩,记得玩完收拾手尾。自拍不删除,等于偷吃不抹嘴。后果一样严重。

Monday, 11 February 2008

开工大吉

经常都听身边一些亲朋戚友,逢农历新年,就可以放个五六天还是七八天的假。我工作了10多年,从来就没有这个福分。什么年初七还是年初九才开工这种梦,到目前为止也仍然只是停留在梦的阶段。
今年要不是刚好遇上初三初四是拜六礼拜,也享受不到年初五才开工的爽。
从踏入社会开始,已换了好几份工作,只有第一份的时候有拿过开工红包--虽然只是区区的$8。之后打的工,公司都没有分开工红包的习俗。有说是只庆祝圣诞节,但信耶稣和过农历年是两码子事吧?而且大伙儿都是炎黄子孙,有什么理由庆祝了老外的节日,就忘了中华传统?还有说公司大,员工多,难给红包。屁吧,意思意思给一下也会影响公司业绩?你公司有多大?给你1000员工吧,一个包$8,也不过$8000,pls lor,年净利算亿的公司,也不在乎这种小钱,来提高一下员工开工士气吧?而且这些红包钱又不用老板出,可以算进budget的啊。哎呀说到底,就是大头们没这种意识,能省就省。
诶,都说开工大吉,还是别尽说些扫兴事了。反正说了也不会改变什么。也不贪他那几块红包钱。不过有朝一日令伯当了老板,一定不会像我说的那些老板一样NCNL。
过年前大病了一场,还好没拖到初一。不过戒口了好几天、头晕了好几天,还真痛苦,还害我团圆饭的时候没得吃妈妈做的薄饼。所以今年要给我的最佳贺词,肯定是“身体健康”!(真的很重要)
好啦,update到此,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恭喜发财!

Tuesday, 5 February 2008

ERP解决了什么问题?

交通部宣布昨日起,14个路段的ERP价格上调。

当初交通部声称,ERP会随着路段交通堵塞情况每一季进行上或下调。而上一季的检讨结果是,14个路段需要上调,也就是说,全国所有设有ERP路段的交通状况,不是情况依旧,就是更趋严重。我自己的解读是:ERP根本没有减缓交通流量(要不然就应该下调了)。


交通堵塞到底因为什么?除了地方小车子多这些所谓“无法解决”的问题,我自己还观察到一个现象。

那是BKE南下前往PIE与AYE的路段,通往PIE的是左边车道,通往AYE的则是右边车道。通常早晨7am至8am之间,驶往AYE的车子会比前往PIE市区的车子少,所以很多车子为了快速行进,都会在右边车道奔驰,等到接近PIE入口时,才减缓速度切入左边车道。
有些时候甚至在右边车道刹车,以便能成功“吃进”左边车道。此举不但危险,也使得整条最右边快速车道的车速大幅减低。而许多前往西部工业区,有车速限制的重型车辆、卡车、货车、巴士等,却会为了方便,很早就霸占最右边通往AYE的快速车道。这也同样大大影响了高速公路的应有车速。

这些,应该说是道路规划问题吗?如果是,那能不能多加一条车道给密集前往市区的车子呢?BKE两旁都是山和树林,开多一条车道不会影响大局吧?道路规划有问题,要道路使用者来还钱负担,似乎也于理不合,更何况ERP这些年来为政府赚了不少,是不是应该回馈来加宽公路一下?
要不然,起码也请交警来维持一下右边车道的行驶车辆种类,以及车辆刹车来穿切车道的情况吧。不过我自己就很少很少看到清晨的BKE有交警巡逻。交警工作也是9 to 5的吗?

不久前政府宣布会下调拥车费用,上调用车费用(如ERP),有人拍手叫好,说本来就应该是多用的人多付,少用的人少付。但仔细想一想,终于有钱拥车之后,却难以应付高昂的用车费,或因为要少付用车费而减少用车,那最终到底拥车来干吗?放在家楼下摆美吗?

除了拥车用车,政府也呼吁国人避免在同一时间使用某条道路。这是我自己觉得另一个相当“匪夷所思”的要求。
有哪一间公司的上班时间不是设在8.30am至9am之间?又有哪一所学校升旗礼时间不是设在7.30am左右?我们有选择的余地吗?全国各个公司能将上班时间从8am一直平均地分散到12pm之间吗?
更匪夷所思的是在傍晚的北向CTE等“回家”的路段也开辟ERP,是叫人们周一到周五下班后继续留在公司(或在市区里漫无目的地瞎逛),等ERP过了才回家?这是一直提倡家庭生活的我国政府希望看到的吗?

自从ERP制度开始实施,几年下来,全岛ERP闸门如雨后春笋,只建不拆,费用也只上不下。我们避开有ERP闸门的路段,不久后惊见新的闸门高效率地伫立在原本应当是另选的路段。我们到底还能避到哪里去?ERP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

交通部长林双吉宣布今年会再启动16个新闸门。引述《联合早报》1月31日的报道《改善道路拥挤新措施》中所言:“林双吉说:‘ERP制度自1998年实施以来就基本维持不变,因此有必要检讨和提升这个系统,让它能更好应付眼前和未来的交通状况。’”
ERP制度自1998年到现在依然解决不了问题,显见它本身可能就不是一个完善的解决堵车现象的方式。然而紧接着得出的“提升方式”,竟然是在原有失败的ERP制度上增设闸门、提高收费,这样的“改善方式”能让人信服吗?
林部长也说我国面积小,老是扩建道路解决不了问题,那继续实施ERP就解决了问题吗?除了用闸门继续覆盖全岛道路,交通部长就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吗?

ERP制度实施以来,怨声载道,民间几乎一面倒的负面反应很大,但有关当局总是对抱怨声置若罔闻,依然故我地变本加厉、一意孤行不断增设闸门、提高收费。这样忽视人民声音的民主政府态度,委实让人失望。

最气人的是,在听到阅卡器Beep声响起时,我们的钱被扣去“解决问题”时,我们的车依然卡在仿佛永无止境的堵塞中。

黄和栋

于《我报》February 2008 (此为原版,与报上所登略有不同)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