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March 2008

幼儿教育方针令人费解

与我国大多数小孩一样,我女儿就读PAP旗下幼儿班。她那间隶属女皇镇支部。
我一向不太管PAP幼儿班的授课方针,虽然间中有道听途说,也曾亲身体验一些行政上让人觉得不舒服的做法,但只要基本还处于可忍受范围,我都开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数星期前,女儿从幼儿班带回几张传单,让我觉得有必要动笔对该行政部和教师心态置疑一番。

那几张传单,说的是幼儿补习,补的是基本英语语音学和基本数学,缴的是每个月加到来额外的几百块钱,我置疑的是,为何这所谓的基本英语语音学和基本数学,不在幼儿班的正课内教授,而必须外借第三者机构来“补习”?
幼儿班的教学大纲是什么,从来没有人讲解过,似乎总是在正式与非正式之间、可教与可不教之间。因为冠上了“学前教育”的名号,有了非正式的借口,一切可不教的范围,全都突然有了理直气壮的理由。
后来,据幼儿班的解释,那是教育部学前教育的指导方针:不应让幼儿班孩子背负太多的正式教育包袱,所以不教。如果这真是正课不教那英语语音学与数学的理由,那为何却在课堂上通过老师分发补习传单,让学生在课外时间花钱花时间报读这些“不必要的课程”?动机令人费解,更无法不让人联想到,幼儿班行政部与提供补习班的机构,会否存在商业默契?

我自己当过正式教师,总是认为补习只应辅助学生对正课理解的不足,不应喧宾夺主。举个例子,当年我任教的学校有提议找来第三者机构办的写作班,鼓励学生报读,提高写作能力。当时的我心里非常不赞成,写作方法难道学校老师教不了?如果外头的非正式指导员教得还比学校里的正式教师好,那岂不表示国家教育学院的教师培训课程失败?我们的教师的专业教育技术水平不足?那我们又何必付这么高薪水给教师,干脆把钱补交给补习老师不就结了?

回到幼儿班问题,每当有奇怪的状况出现,行政部总有似是而非的解释。就像我问老师为何K2幼儿班没有电脑课程,老师又会回说那是教育部的指导方针:学前教育不应包括电脑;但几天前老师叫孩子们回家找猫狗猪牛的图样学着画时,却叫孩子去电脑上找。奇怪吧?
第一,老师何以假设每个学生家里有电脑?第二,即使有电脑,几岁大的孩子有能力自己上网找老师要的图样吗?第三,一边说不教电脑,一边却叫学生回家使用电脑,情形不正和不在正课教语音和数学,却叫学生课余时报读补习班学语音和数学一样?

请问,PAP幼儿班学前教育课程受教育部管辖吗?为何他们总是以教育部指导方针作为理由?
学前教育正课究竟包括什么?基本英语语音学和基本数学包不包括在内?近来很多小学都实行入学英文考试,那K2学前教育是不是也应该在正课教授这些英文单字,以备孩子报读小学时派上用场?
PAP幼儿班可以这么“授权”老师名正言顺地分发外来机构的补习传单吗?4-6岁幼儿上补习班的风气值得鼓励吗?我们需要这么怕输吗?(请不要回答“这是个别家长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这种官方答案,谢谢)幼儿班也应该有家庭课业的吗?我女儿最近几乎天天都有homework需要回家做,很多时候却不是老师说明不清楚,就是难度太高,结果还要劳动工作累了一天的家长回来协助孩子完成。家庭课业也是指导方针之一吗?能不能只在课堂上进行课业,让小孩下课后回家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挥洒童年?


黄和栋
于《我报》March 2008
(此为原文,报上所登略有不同)

Thursday, 27 March 2008

天眼,又一本超好看的书


《天眼》
作者:景旭枫
一本(待续)

仍然是盗墓故事,但是情节铺排和故事结构显然比《鬼吹灯》更胜一筹。
《鬼吹灯》是好看,但故事进展感觉还是蛮随性的。景旭枫的《天眼》呢,我相信作者经过深思熟虑后把整个故事大纲编排好了之后才动笔,所以前后呼应,逻辑合理。如果不是这么精心制作,就能写出这么结构严谨的作品,那作者肯定是天才。

《天眼》里没有鬼,没有僵尸,有的是机关,以及让我耳目一新的锁技。原来开锁还有这么多讲究,原来制锁还有这么多技巧。你知道开锁也有段数的吗?最高段是24柱哦。还有“子午鸳鸯芯”、“对顶梅花芯”、“天地乾坤芯”这些超高级锁,单看名称,已经很想看它们有什么了不起。

《天眼》不但讲盗墓开锁,也涵盖历史、悬疑、推理、爱情于一体,其中山寨好汉四梁八柱十二金刚的情谊、对抗日兵的事迹、深入皇太极陵墓九死一生的经历,甚至还有一种看武侠小说的感觉。
总之《天眼》全书是悬念处处,看了就停不下来。

最近奢侈地看了好几本厚厚的通俗小说,包括7本《鬼吹灯》、2本《鬼打墙》、1本《雨夜妖谭》(都是天下霸唱的作品,《鬼打墙》后半部由北岭鬼盗续写,基本风格与天下把霸唱相差甚远,感觉有点骗人哦),以及这本字体印得超小的《天眼》。
虽然牺牲了好些睡眠与作业时间,也牺牲了一些原本要进行别的大计划的时间,不过,感觉很爽,还算值得啦。
感谢我老哥的推荐,把书借给我。

接下来我会一头卷入另一部著名的长篇盗墓小说: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据说它面世后销售量就击败《鬼吹灯》,且看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好看的话会在这里介绍给大家。不过hor……看出版预告,《盗墓笔记》好像已经出到第9还是第10本了,我手头上有6本,不知道几时才看得完……

还有《鬼吹灯2》的第4部还不快点出版!(不想看电脑版,还是喜欢看实体书的感觉)

好看指数:5盏灯

余文乐绝不认输

要论香港新生代电影小生,Shawn余文乐肯定稳占一席之位。而且余文乐的媒体配合度一向不错,即使是对他不熟悉的新加坡《男友》杂志。所以,多年后我们再次邀请他上封面,同时也配合他第一次与本地导演合作的电影《第一戒》上映。和栋香港独家专访。

翻找上一次与他聊天的哪本《男友》,哗,居然是2003年。
那时的Shawn有点冷,虽然做访问时很认真。
这一次旧地重游(在香港柴湾同一间摄影棚拍摄)、故人重逢,我记得他当初的样子,他却不可能记得我们这组人。或许拿旧照片给他看,有可能勾起他的回忆,不过这样的举动只是多余。
Shawn其实很忙,这次是拍电影的空挡中硬挤出3小时让我们拍照做访问。很感谢。我担心当天时间不够,事前就将访问题目电邮传给他的经理人,希望Shawn看过后心里有数,访问当天可以加快作答速度。
那时,是满城风雨的陈冠希事件沸沸扬扬的时候。是Edison回港开记招公开道歉之后两天。我很自然地设了一个Shawn对Edison事件看法的问题,希望他就媒体、科技、群众、社会的反应提一些看法。
我拍摄前一天到香港。当晚在酒店房间接到Shawn经理人的电话:“可不可以不谈Edison事件?反正都已经over了,而且你们是fashion magazine,不需要写这些吧?”其实我大概猜到经理人会拒绝,毕竟那还是相当敏感的话题,而且保护艺人是经理人的职责。我尝试争取了一下,听经理人蛮坚持的(还特别在前一天打电话给我),我也就不坚持了。
你问我会不会遗憾?坦白说,不会。这种情况下,通常经理人一定赢的,虽然我猜Shawn自己可能并不介意回答有关问题。但何必搞僵呢?强人所难也不是我的风格。更何况,真要问,我大概也猜得到答案是什么。变成例行公事反而更无谓。
Anyway,拍摄当天天气阴霾,朦胧的光线却正好适合这次造型的感觉。Shawn心情不错,除了与自家人聊天,居然也在拍摄空挡的当儿,主动同Jonathan和我聊起新加坡的昂贵车价。对比几年前,肯定友善许多。

拍摄《第一戒》时,与新加坡导演唐永健合作有什么感想?
很愉快,真的。(强调这点大概是怕我觉得他在给标准答案)第一次跟他见面,他同我说故事。很强烈地感觉他外表跟他内心想法很不一样。这点在后来拍戏的时候更明显,很多时候都很以外他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有这么厉害的概念。我常问他是不是变态,哈哈。

跟他有冲突吗?
完全没有。我们相处这么短的时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就有蛮大信心的。我们互相的信任很足够,不像第一次合作。我拍电影生涯中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也能很清楚地告诉我他要我做的是什么。我们拍这部片的时间很赶,但他每天都能拍很多场戏,而且不是马虎解决的。我就觉得这个导演是很有办法的。

现阶段还想尝试哪一些片种?
还蛮想演一部感人的爱情故事,可能最近看了很多love story的关系吧。

那还希望跟哪一些演员和导演合作?
演员嘛,我还挺欣赏周迅的。还有……(认真想了好久)北野武是我欣赏的一个导演兼演员。香港方面,就蛮喜欢关锦鹏。

有想过演反派吗?
有啊,接下来的《军鸡》里就会做这样的尝试,是一个从大反派开始的角色。(漫画改编的吧?)对。我之前有看过这部漫画,很喜欢。

那跟Fiona合作如何?
她啊,很爱玩,很皮。(开心地笑)她很有活力,女生一般偏向安静,她是少有这么充满energy的。她比我顽皮大概十陪,然后一直走来走去静不下来,又一直讲话。(Shawn本身是属于顽皮型的吗)我肯定没她皮,哈哈。(这时,刚拍好一组照片的Fiona经过……)哦,她来了,不能说了,哈哈。(Fiona意识到我们似乎正在说她,马上问:What?一转念,又用广东话故作温柔地对Shawn说:陪我食饭啦)很烦,哈哈。(必须注明,Shawn说烦,却一点也没有真的被烦的意思)

所以你有被她感染到吗?
那时我的精神状态和体力都不是很好,因为同一时间在拍三部电影。她的影响是好的,让我觉得轻松。

那她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比较像是我妹妹吧。她给我感觉很男人,然后会(Shawn这时突然伸手拍了我的膝盖一把)诶,怎么样?根本没有女朋友的感觉,哈哈!感觉更像兄弟,很爽。

觉得新加坡与香港女生相比如何?
新加坡女生都很nice,我觉得天气是有影响的,热带地方如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生活的人一般都比较热情,不像法国、英国的人有点冷冷的。其实我挺喜欢新加坡的,因为我很爱干净,而且新加坡很多树,绿色环境让我觉得很舒服,吃的东西又好。可惜车子很贵,我很爱车,所以不行,不然新加坡会是一个不错的常住的地方。

你刚说爱干净,到什么程度?
我有洁癖,看到不干净不整齐的东西我会去把它弄整齐。我到一间饭店,会把饭店里的东西重新摆放到我看得顺眼,是一个直接的反应。从小就这样。

你喜欢哪类型的女生?
比较成熟的。(是相对于Fiona来说吗?哈哈)不是啦,也希望像她那样能让人开心。我自己的情绪起落很大,偶尔会发呆,如果有一个正面力量的女生来感染我、让我开心也不错。现在对外表不是很重视,还是性格比较重要,相处的时候一定要舒服。当然每个人都喜欢漂亮的东西,如果有一个又漂亮又有性格的女生当然最好。外表会看腻,性格是长远的。

有失恋过吗?
有,当然有。以前就是因为性格看不清楚,时间久了就开始有摩擦。不过我们的分手是很冷静的,觉得这个蛮重要的。分手不一定要吵架闹翻,之后还能做朋友就很好。

你满意目前的事业成就吗?
说很满意也不会很满意,我想永远都不会很满意,因为永远都想再做得好一点。目前不是很好,不过也不会不好。

你的“很好”,有标准吗?
希望有一天能有一部作品是能够影响和感染观众的。很多人问我想不想去好莱坞,我可以告诉你,我真的没想。只要在亚洲地区有自己的一部很成功的代表作,我就算是达到目前的目标了。

有想过如何让香港电影更好?
其实每个人做好自己岗位的事,就会更好。以前香港一年起码有400部电影,现在差不多50部吧。我觉得现在香港电影人都很重视和保护自己的作品,无论是编剧、演员、导演的前期准备、大家对电影的投入感,都比以前紧张很多。有了这一点,接下来是时间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很尊重自己的作品,制作、票房会慢慢好起来。

有想过从事幕后工作吗?
肯定有想过,但从来不想当导演,太辛苦了,哈哈。我不是一个可以去控制很多人的人,我觉得管好自己就很好了。

如果不工作,你会如何度过你的一天?
(这时,Fiona拍完另一组照片,偷偷走过来偷听)旅行、看电影、到处走。旅行的话,我会想去没什么人去的地方。我可以一个人去旅行,已经试过了。(Fiona插嘴了:然后他看不到的朋友会在他旁边,跟他讲话)(Shawn笑骂:废话啦你,去换衣服啦)

除了车子,还有收集哪些东西?
照相机的镜头,很花钱,哈哈。大概一年多前,被一些朋友影响,开始喜欢拍东西,然后不同镜头可以拍出不同效果,很好玩。平常工作拍戏的消遣就是可以自己拍东西,加上我喜欢到处走,把看到的东西拍下来,以后慢慢看会挺好的。暂时比较喜欢拍景,现在拍人拍得很烂。目前收了大概四、五个镜头,也已经花了快20万港币(约4万新币)了。我都是买旧的镜头,所以要找,要碰运气,而且我不会乱买,每买一个都会想很久。

觉得目前人生的最高点是什么时候?
我想还没到。演员跟歌手不同,演员的路比较长,尤其是男演员,越有人生经验就越有味道。我本身就蛮喜欢这样慢慢走我的演艺道路,因为自己的性格已经大起大落了,事业也就希望可以起伏不这么大。

如果不说事业,其他方面有到达高点吗?
其实我是从什么都没有开始的。小时候曾经答应妈妈要买一栋房子给她,那时才几岁,很小很小。现在长大终于买了,就觉得很有满足感,因为承诺兑现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说得到做得到,我自己就很满意了。

那最低潮的时候呢?
通常最低潮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最低潮。在那一刻,你可能觉得明天可能更烂,但事情一过了,你又觉得其实也不算太坏。人就是这样,对我来说,我永远不会认定哪个时候是自己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或许,我刚出道的时候,很多媒体不停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会那样,觉得很难受、很难过,因为我不懂如何处理,我承认那时我的感觉不是非常好,日子过得很不怎么样。那时应该是最难熬的时候。

有想过放弃?
有,我出道半年,就跟公司说我不干了。后来觉得就这么走了,等于没把事情做好,像是认输。我不做,和没做好,是两码事。

自己想通的,还是有人开导?
不停地有朋友和前辈来开导,然后自己也慢慢想通。影响我最深的是公司老板,还有谭咏麟,就是他告诉我,做不好走掉,跟做好了再考虑要不要走,是两回事。他很照顾后辈,我很尊敬他。

你的人生哲学是什么?
不要认输。要有斗志,不要让人把你打倒。做什么行业都一样,随时都要保持在ready的状态。我是要求比较高,也比较自觉的人。

对自己要求高不辛苦吗?
偶尔会,然后就会像电脑那样当机。那个时候情绪会低落,不过离开一下,放松一下再回来就会好一点。所以我很喜欢去法国,觉得哪里的生活节奏太舒服了,走几步就坐下来喝咖啡,一喝就几个小时,然后再走,走完吃饭,又吃个三、四小时,太舒服了。

这也是你目前的心态?
其实我对工作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宣传期,我几乎都不做访问。所以常被投诉曝光率不够高,哈哈。那我是这样想的,路你可以走得快,也可以走得慢。走得快,你当然会快点得到一些东西。但走得慢不表示你会得不到,相反的,你可能在后来得到更大的东西,因为你的历练更丰富,你用更多的时间来把自己磨得更出色。当然,当艺人,人气还是很重要,所以我还是会取一个平衡,一方面不让自己太辛苦,一方面也满足别人对我的要求。

所以你是属于不急型的?
我以前很急,但是后来发现,急也没有用,所以现在就不急了。

如果你去一个接收不到频率的荒岛,会带哪三样东西?
食物。(必需品除外!)哈哈,ok,照相机……可以看DVD吗,有电吗?(没有电,荒岛咧!)哈哈,ok,带朋友可以吗?(sorry不行,要带没生命的)哦,电脑又不行,哈哈,车?又不行……烟?我的狗,行吗?(好啦好啦,看Shawn想得这么痛苦,可以啦)

Shawn回答问题时一贯非常认真。说话速度很慢,显然是一边回答一边还在思考着。香港媒体总是觉得他无趣,因为答案太小心。我呢,我觉得他的回答确实缺乏某种劲爆度,但由始至终,我不曾怀疑他的诚意。
Shawn自己也说他其实不喜欢跟人相处,享受一个人生活。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回答方式,一点也不意外。有些人就是这样,我们何必苛求?
重点是他把戏演好,其他的只是辅助。总好过倒过来很会说话但不会演戏吧。所以,会不会说出“我最喜欢的运动是做爱”这一类的话,其实真的重要吗?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8

与Fiona在香港

月前,去了一趟香港,采访余文乐,拍摄《男友》封面,同时拍Fiona谢宛谕和Shawn的时尚彩页。
Fiona是一个很好(念第三声)玩,也很好(念第四声)玩的女生。永远都有仿佛用不完的精力。原本是预定一起去香港,结果她决定提早一天,跟她弟弟先飞去玩。
我们在香港碰面,吃了一顿类似“洗尘”的下午茶饭(是午饭,但吃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茶时间了),之后她竟然说想一个人先回酒店睡觉。啊?怎么可能?精力旺盛的小精灵也会有疲倦的时候哦......原来,她前一晚已经去跟她朋友party狂欢了啦,难怪这么累。
化妆兼发型师Peter在为Fiona做造型
看到我在一旁“偷拍”,马上摆出招牌手势--V胜利!
这是香港柴湾的一间studio里。半天的租借费用是港币2500 Fiona在与摄影师Ivanho聊天,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是闲聊吧。 Ivanho是我遇过最friendly,最随和的摄影师
这是Fiona和Shawn合照的其中一个造型。想看更多就赶紧去买4月号《女友》啰!

You Don’t Know What You Missed

月前,出席了某酒店餐馆的饭局,与一群同行捞起。
一席八道菜,例常地会总会有一道鱼。例常地轮到这道鱼的时候,如果侍应生已经分好一碟碟,我都会把我那碟端上“懒惰苏珊”,open for all to take。
为什么?哦,我还没告诉过你我为什么不吃鱼?
是这样的啦,我从小就不太会从嘴巴里取出不明物体。意思是,当有骨、刺、沙粒、石头、玻璃、塑胶、小强……等等不应该出现在菜肴饭面里的东西无意中被我吃进嘴里时,有的人,或者很多人都可以施展嘴功牙齿功慢慢地在口里进行过滤,然后慢慢地把那不明物体从嘴巴深处挤到嘴巴浅处,最后从嘴里吐或挑出来。
我呢,我可一点都不会把大好青春浪费在做这种无谓的事上,直接走到最靠近的洗脸盆(如果没有,就直接在餐桌上或汤匙里),把那一口的食物全吐掉。当然,如果那一嘴里都是鱼翅鲍鱼,我就亏大了,不过总好过不明物体拿不出来吧?搞不好真是鱼骨鸡骨之类的,噎着见阎王,那即使是满满一口的龙肉凤胆麒麟肝也没用了。
反正我的口腔就是不敏感就对了。有感觉到不明物体在嘴里,没有直接吞下去已经算是难能可贵。所以鱼骨这种小暗器,对我来说却是大威胁。就试过吞进鱼骨,后来生饮生醋,等鱼骨软化,和着粘饭一起吞下肚,才算解决。当时就吓出一身冷汗,还以为年级轻轻要蒙主宠召。
这样的经验有过几次,见过鬼还不怕黑?于是从此下定决心,不吃鱼。除非我很很很很很很很(下删100个“很”字)肯定那尾鱼的骨已经去得干干净净。但又有谁可以如此肯定?所以还是不吃为妙。有句成语叫“因噎废食”,我这不吃鱼的境界也差不远了。
而且鱼好像天生与我有仇,你可以现像吗,我叫菜饭,即使没点鱼,也会在饭里吃出鱼骨。为什么这样?我想可能是我前一个顾客点了鱼,那舀菜的勺子粘了鱼骨,然后阴差阳错移居到我的饭里吧。你看,除了我前世是渔夫,这一世鱼来报仇之外,也再没什么理由可以解释鱼为何这么喜欢冲着我来了。

Anyway,说回饭局,当天我一说我不吃鱼,立刻一如往常,引来无数惊诧无比的目光、表情、叹气……其中一个同行说,还好我不是女生,因为女生通常很爱吃鱼(这是什么烂原因?不吃鱼的女生也很多啊)。然后又以万般怜悯的语气说:You don’t know what you missed。
Oh no!我就知道,我最讨厌的话会出现。
首先,吃不吃鱼本来就是我的自由,who are you to make this kind of judgment?对我来说,我一点也不觉得吃鱼是一种享受,又何来的missed?
这跟我不吃辣的习惯一样。新加坡很多吃辣吃得很狠的人,不管吃什么都要辣辣辣。一碗面里辣椒辣椒酱多到离谱,都搞不清到底是在吃面还是吃辣椒。吃辣的人就喜欢那种舌头麻痹的感觉,我却觉得那是受罪,舌头麻掉了还尝得到什么味道?偏偏我经常遇到吃辣的人,看到我不吃辣,就会挤出那一脸的怜悯,摇头说:You don’t know what you missed。
靠,知不知道味道除了辣,还有酸、甜、苦、咸?有没有看过《Ratatuille》?连老鼠都知道只有将各种味道掺杂,结合出不同的滋味组合,才算是真正地享受食物的美味。只是一味地尝辣,完全漠视其余的味道的人,才don’t know what they missed。
而且,对认真考量、经过无数次试验才调配出特殊滋味佳肴的大厨来说,你一个劲儿地只顾着灌入辣椒酱,不是对大厨绝大的侮辱?

与同事说起这事,她也颇有同感,还引述了另一个经典句子:Oh so poor thing。
同样的,每当她说因为敏感不能吃某些食物时,就会有一些自作聪明的人急于展现同情心。问题是,同事根本都不觉得不吃那些食物很委屈还是很遗憾,又何须旁人来下判? 庄子几千年前巧遇惠子时已经有故事说了: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说的正是:你不是我,别胡乱把你的想法观念加诸在我身上。

这个世界就是很多这种人,只知道以自己的感知来为世事定夺。如上述例子,喜吃鱼者以为鱼鲜乃天下至美;好吃辣者以为辣味为天下至味。当然他们并没有错,那时他们自己的感觉,重点是别把自己所爱,当作是别人也应奉行的金科玉律。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生活方式。只有不一样的人生,这个世界才会更精彩,不是吗?如果每个人都拥有同样喜好、习惯、行为,那我们与机器人有何分别?
想一想:
对待同事,我们是不是经常自以为自己的工作方式最正确,总认为别人不行?
对待伴侣,我们是不是经常认为对方也应该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要求对方改变?
对待朋友,我们是不是经常对他们诸多要求,却没想过自己反过来是不是也同样能做到?
对待家人,我们是不是经常过于理所当然,忽略他们的感受?

PS. 不是故意要用英文题,只是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你不晓得你错过了什么”不比英文来得强烈和贴切(因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说者10个里面10个都是以英语说的)。
翻译肯定是一门大学问,不是很多时下业余、自由翻译员,或一些没有预算的广告公司以为的随便就可以滥竽充数。烂翻译看得多,当然很多时候难免火大。火更大的原因当然也因更多时候看到那些华文水平三角猫的也敢敢跟人做翻译,搞到结果八不像(比四不像还严重)。
语言的掌握肯定非一朝一夕,认识多种语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那些monolingual,只懂英文,不尊重,甚至排斥华文的华人,才真的是Don’t Know What You Missed。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8

Wednesday, 26 March 2008

2001 1AH你们好吗?

星期一的Catwalk Collections,看到好久不见的冠中、Annabelle、Pamela。
他们都是我以前在ACJC教过的学生。
现在不是在进修post graduate的额外课程,就都已是上班族了。
看到他们就想到以前那班gandang学生。被我骂过、被我酸过、被我夸奖过(这个好像是少数吧,哈哈)。
哦,对了,上星期三在一个饭局,看到以前跟他们同班的另一个女生Noelle,这个也是很gandang的女生,一直很想从事文字工作,很高兴看到她如愿以偿,在ST的Urban工作。成了我的同行了。她那天一看到我就大声叫我“老师”,我却认不出她,哈哈,真不好意思。是酱的啦,女大十八变。
冠中现在是我的freelancer,很难得哦,这一班华文so so的学生,结果还是出了一个能从事华文工作(即使只是业余)的家伙。
Pamela之前在Wing Tai(就是Top Shop的本地批发商),现在Loreal,一直从事她希望从事,与时尚美容有关的行业。她还每回要接受一份新工作之前都征询我的意见。
Annabelle在进修……希望她也会找到喜欢的工作。
2001年1AH班(应该没记错是这个年份吧……老人家了,有记错莫怪我)的同学们,你们还好吗?

《女友》杂志Catwalk Collections 2008

3月24日傍晚,《女友》杂志主办了一年一度的自家时装秀--Catwalk Collections。
今年,最大的卖点,当然是我们的主办会场,那就是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Singapore Changi Airport T3!是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哦,也是T3第一次主办这样的大型活动!
当晚出席的艺人包括JJ林俊杰、金莎、林湘萍、王爱玲、Pornsak等等。
记得留意,记得购买6月号《女友》,看我们的夜晚如何时尚。

Saturday, 22 March 2008

射门

一对夫妻观看足球比赛,看到射门进球时,妻子兴奋不已,抱住丈夫摇晃撒娇:“今晚我也要你射门啊!”
兴致缺缺的丈夫一把推开:“这足球的负责你还真不懂,射自家门是乌龙球,射别人的门才算分呢!”
妻子听了光火:“那好啊,我就去找别人来射我的门!”

Thursday, 20 March 2008

中文乌龙无人理会

昨晚因为某件突发事故,去了一趟Alexandra Hospital的急诊部门。
As usual,在漫长、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仿佛永无止境的等待中,百无聊赖地随手拿起一张医院到处可看到的各种病情症状传单。
那是“Acute Asthma Discharge Advice急性哮喘治疗忠告”的传单。印有英、中、巫、印四种语言。刚还在想:不错哦,居然有四种语言,照顾到四大族群的需要。接着却马上看到中文的哪一面,有一个很大的乌龙:
“病症有哪些?”那一项,下列的四种病症印错了,重复印成“避免”项目的四项。(这样说可能有点乱,看看图应该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对我这个文字编辑来说,这是天大的乌龙!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错误,医院行政方面竟然没人发现。当初他们印这份传单的时候,没人确认的吗?都是闭着眼睛就通过的吗?
不说稍微懂中文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错误(“充满灰尘的环境”、“吸烟”、“剧烈的体育运动”,这些有可能是“病症”吗?),即使完全不懂中文,也可以看出两个不同项目底下列项是完全重复的。可见根本没人校对,或者校对的人完全不认真。
这样的事情很遗憾又很巧合地,又发生在中文的部分。(一直以来就看到听到太多的中文传单、宣传稿、标示等出错无人理会的事件)
医院方面在印制传单前,就不能找一个懂中文的人来把关?还是诺大的亚利山大医院上下,没有人懂中文?
更奇怪的是,这传单应该不是第一天开始放在那儿的,居然没有人指出错误。还是曾经有人指出,医院方面却不加理会?(因为重印要花钱,反正只是中文的印错,无所谓啦?)
“匈牙利鬼节”的教训似乎没有起到作用。还是因为当年热烈讨论批评“匈牙利鬼节”问题的平台都是中文环境,看不懂中文的人结果还是didn't get the message?
无论如何,在这样一个华人占据总人口绝大多数的社会/国家,这绝对是令人惋惜、政府应该深思的现象。

Monday, 17 March 2008

6种女人不好搞

医院护士,总爱说:“把裤子脱下来!”
面摊助手,总爱说:“来呦,我‘下面’给你吃!”
跟车小姐,总爱说:“再进去一点,再进去一点,里面还很空!”
舞蹈老师,总爱说:“很好,我们再来一遍!”
麦当劳服务生,总爱说:“一分钟内完成,谢谢,下一位!”
潜水教练,总爱说:“下次要深一点,久一点,才出水哦!”

Friday, 14 March 2008

今早,阳光终于灿烂



连续好多好多个阴天阴雨,今天早上在公司看到久违的阳光,感觉好温暖。
8am+在公司canteen吃早餐,例常地坐在靠窗的位子。看着阳光透过大玻璃窗,照射在自己身上,嗯,从来没这么喜欢过热带新加坡的太阳。
搅一搅碗里的粥,轻烟在阳光里袅绕挥舞。有阳光,却不热,我还穿着夹克。多像温带国家寒冷季节时阳光普照的感觉。
一个人吃早餐,更写意了。
可惜我的办公位子看不到阳光。一向就偏爱有窗的位子,现在的座位即使不是一种遗憾,也肯定是美中不足。还是我又不知足了?
新加坡人多不喜这里的阳光。感谢几日来的阴雨,再一次让我体会失去与拥有的真谛。

Wednesday, 12 March 2008

不黄的笑话趣录

01
主席:主要的工作是休息
总裁:总是害人无辜被裁
老板:老在公司看天花板
经理:经常走动找人修理
主管:主要任务尽量少管
员工:原来只有我在做工

02
草原上有两只牛在吃草。
白牛问黑牛:“你吃的草是什么口味?”
黑牛答:“草莓味。”
白牛听了赶紧走到黑牛那儿,吃了草说:“骗人,哪有草莓味?”
黑牛大声说:“白痴,我是说草~没~味!”

03
你知道26个英文字母里,ET走掉了之后还剩几个?

答案是

21。

因为......

ET是开UFO走的。

04
日本姓氏与和服的起源:
古时日本战事连连,男丁稀少,人口急剧下降。为提高生育率,天皇下诏,男人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与任何女子做爱。
于是为了方便,日本女人出门都仅围条床单、背个枕头。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后来的日本和服。
至于生的孩子不知爹是谁,就以做爱的地点为姓,后来就出现了“松下”、“井上”、“渡边”、“山口”、“田中”、“木村”等姓氏。

网上诈骗无所不用其极

SECRETARY TO THE DIRECTOR OF FINANCE,FOREIGN PAYMENT DEPT,WEST AFRICAN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A.I.M.F)NORTH-WEST REGIONAL OFFICE OUAGADOUGOUBURKINA FASO.

SIR,
REQUEST FOR URGENT TRANSFER OF THE SUM OF FIFTEEN MILLION THREE HUNDRED THOUSAND DOLLAR {US$15,300,000.00}ONLY, INTO YOUR ACCOUNT.

Compliment of the season.

I am the Secretary to the Director of finance,foreign payment approval dept of West Africa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A.I.M.F) North-West Regional office ouagadougou burkina faso. My office oversees all developmental projects financed by the 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 (ECOWAS).Within this zone (Burkina Faso, Niger, Tome Togo Mali, Ivory Coast, Ghana and Guinea).With reference to an network search i made for a sure contact to champion this project with me, I do hereby, Wish to commence talk with you on a highly confidential level. After due consultations , i have decided to contact you in order to arrange for a possible transfer of the sum of Fifteen millionthree hundred thousand dollars (US$15.300.000.00) into your account.This money is a subject of an over inflated sum acquired from contracts awarded by my Agency in the past years.The original contractors have however, been paid and all projects executed by them commissioned. This over inflated amount can not be withdraw locally from the paying Bank because the contractors concerned are foreign Firms.

As a matter of trust, honesty and secrecy, i have decided to contact you as to assist me provide an account for this transaction if you have accepted to assist and fully participate in this transaction, kindly furnish me with the necessary information such as Bank address, Account number, Account name and your full address. With this information provided, the said sum will be transfer to your account without difficulties.

The terms of sharing the money after a successful transfer will be discuss as you indicate your interest in assisting to transfer this money.
Immediately all these information gets to me ,i will then present every document to the Bank legally. Be rest assured with my connections, everything will be through within a short time. After many years of meticulous services to the government and people of this sub region I would not want my image to be dented.

Therefore I expect you to handle this transaction with utmost maturity by keeping everything secret. I can assure you that if my instructions are carefully adhered to, there will not be any hitch throughout the transaction, there is no risk on your side, because i have perfected the deal very well over years.

After the transfer, I will be coming over to your country for further sharing and possible investments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is lucrative transaction.I will be awaiting to hear from you urgently.

Best regards.
Mr. Alfred Some

Registra tu dominio en http://dominios.ya.com/. Con cada registro te regalamos 20 cuentas de correo de 100MB cada una Ya.com ADSL 24h + Llamadas Nacionales y Locales 24h - desde 9,95 €/mes+IVA.

欸,看惯我的blog的读者,别以为我的英文突然突飞猛进......不是啰,这是我的个人电邮最近收到的一封email,转贴给大家欣赏一下。
网上诈骗者真的是pattern liao liao,酱子也可以?真的有人会被骗咩?我是说那些会使用email,又完全看得懂、理解这篇email内容的人。
他们以为他们是魔石党哦,走在街上可以骗到高龄老妇把毕生积蓄拿出来买一块假魔石治病驱邪。
开玩笑......这些人不只人格有问题,连智商都有问题。

Tuesday, 11 March 2008

暗号

少妇有外遇,她的情人想找她幽会时,就会发这么一则暗号sms:“赵兄托你帮我办点事”。
后来少妇丈夫看到了,聪明多疑的他竟然破解了暗号,质问少妇。
少妇开始还嘴硬,丈夫大怒: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暗号?倒过来读就是“十点半我帮你脱胸罩”!

运滞

最近好像不是很顺利。

首先是泻肚子的老毛病又来了。中医说,那是湿热积在体内,久而久之就会影响肠胃的正常功能,如不好好照顾调理,可能会手尾长。
那为什么会湿热?除了饮食习惯与吃下肚里的东西,原来下雨天也会加重湿热症状。
啊?那岂不跟风湿一样?就是啰,没想到还没到不惑之年,竟然就跟这种老人病搭上关系。天啊,新加坡这么多风多雨,我不是惨?
都怪自己一向也没怎么好好照顾本来就不怎么坚强的肠胃,还偏爱吃煎炸的不健康食物,看来非戒口一阵子不可了。

今天早上8am在公司canteen吃粥,看到别人大口大口地吃马来炒面、华人黑炒果,大口大口地喝冰果汁,真是羡慕啊。我自己要是像他们这么吃法,肯定一泻如注、没完没了。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这么让肠胃放纵,而没事?

说运气不好,除了身体状况欠佳,也因为昨天去接小孩的时候,遇上不知哪个乌龟儿子王八蛋,在高楼上丢弹珠下来。他妈的,看到我带着孩子还继续扔,肯定是故意的。如果那扔弹珠的混蛋是小孩,我当他不懂事,但这么没教养,肯定是鸟人的贱种,长大后还是得变鸟种一个;如果是大孩子,甚至青少年(我尽量排除是任何成年人的可能性),那肯定要诅咒他脸上长出像他丢的弹珠一样大的暗疮,他丢几颗就长几颗,10年都不好,好了也留下像弹珠这么大的凹孔。
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因为弹珠虽然没有砸到我们,却砸裂了我车子的挡风镜!我能不生气?没操他祖宗十八代已经算我有修养了。

Anyway,人有三衰六旺,希望衰就此过了,旺旺接踵而来。
是我办公室位子风水不好吗?可能得种盆植物、养条鱼......

Ok啦,牢骚发完。哦,最近发现手机还收着以前收到的SMS笑话。已经开始陆续贴上,希望大家看了也可以一笑解愁。是的是的,blog除了抒发不满或消极的情绪外,也应该带一些快乐给大家。
希望我道听途说的笑话(有点黄,我知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都还好吧),以及道听途看的video,能做到我刚说的那一点。

Friday, 7 March 2008

家具太小

老陈去叫鸡,完事后不太满意,于是只付了一半价钱就走了。
妓女不甘心,追到他家,看到他家里有其他人在,不好意思直接说,就道:“你跟我租房子,说好的价钱为什么只付了一半?”
老陈想了想说:“第一,你的房子太旧;第二,你的水龙头没水出来;第三,你的房子客厅太大了!”
妓女听了冷笑:“先生,房子旧那可是你自己挑的;水龙头不可能没水,是你不懂得开吧?客厅太大,恐怕是你家具太小了吧!”

Thursday, 6 March 2008

笑话经

01
有一晚,老公搂抱着老婆说:“老婆,我要爱爱。”
老婆说:“今天不行,我来月经了。”
老公说:“那我们口交好了。”
老婆想了想:“还是不行,今天初一。”
老公奇怪:“初一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老婆笑:“初一我吃素,你那条是肉!”

02
唐三藏受不了女妖诱惑,终于忍不住要与女妖做爱。
女妖笑说:“你终于肯了?不过今天不行。”
唐三藏奇道:“为何?”
女妖说:“我月经来了。”
唐三藏听后大笑:“那有什么?阿弥陀佛,贫僧就是来取经的!”

老板叫我爸爸

一名工人常被老板责骂处罚,非常生气。
他老婆劝他说:“别生气啦,等我们有了孩子,就给他取名叫老板,到时你可以打老板、骂老板,白天让老板叫你爸爸,晚上还可以玩老板的妈妈。”

Wednesday, 5 March 2008

环球小姐选美赛最后一题

选美赛司仪:“请形容贵国的男性器官。”
美国小姐:“像绅士,一看到女士就会起立。”
日本小姐:“像太空船,虽然不大,但几分钟后就会送你上太空。”
丹麦小姐:“像小偷,喜欢走后门。”
马来西亚小姐:“像Proton,看起来很硬,其实很软。”
新加坡小姐:“最像国人,很kiasu,总是匆忙冲进场,又提前15分钟出场。”

Tuesday, 4 March 2008

用周杰伦的歌说写不唱

借口
理由和借口犹如双胞胎,偏偏天生注定一正一邪,完全不容许灰色地带。遗憾的是,究竟是理由还是借口,很多时候并不是一种真理就可以诠释。

愤世嫉俗、血气方刚的人,总是喜欢挑战真理与权威,于是借口在理直气壮下可以成为理由,理由则在千夫所指下变成借口。
就像爱情,究竟是:当爱情失去维持下去的理由时,任何性格习惯还是柴米油盐都可以成为分手的借口;还是,当爱情失去维持下去的借口时,任何性格习惯还是柴米油盐都可以成为分手的理由?
双胞胎谁决定谁正谁邪,只有当事人有权。

双截棍
是李小龙开始的吧?几乎所有正常心态的男生,都免不了曾经拿两根短棍状物,用塑胶圈将两端绑上,哟喝咿哈地挥舞过一段成长岁月。

长大后大多不会承认过去那现在回看近乎幼稚的行为,忘记了当初确实就是处在应当幼稚的年月。
直到周董摆出冠冕堂皇的姿势,才突然发现自己嘴角上翘成一种浅浅的笑意。
爱情何尝不是?过去的无论多认真投入,必然在日后都封上幼稚标签。只有在移民搬家大扫除时翻箱倒柜中翻出记忆,才终于不得不承认,爱情就是需要长不大的冲动。

本草纲目
中学老师在讲到华佗时说:这位古代神医著有医学宝典,曰《草本纲目》。我即时纠正:老师,应该是《本草纲目》,而且作者应该是李时珍。当时老师并没有尴尬,也没有反驳,更没有老羞成怒,反而大方承认自己的错误。那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

后来我有幸也当了老师,总是经常提醒我的学生:老师不是神,老师也是人,不可能不会犯错。重要的是勇于承认过错,无论纠正你错误的人是什么身份。
言教不如身教,我一直深信。

听妈妈的话
再苦口婆心下去,我也会变成很多人心里永远唠叨个不停的妈。

妈妈为什么会唠叨,以前不会明白,现在当了爸,突然就比谁都清楚明了。所谓代沟,只是叛逆的借口。
当然很多事母至孝,从小就很懂事地体会母亲苦心的孩子,不需要借口。直到有一天爱情来到。妈妈不喜欢怎么办?只有两个情况:孩子放弃女友,妈妈很欣慰孩子依然懂事;孩子放弃妈妈(当然应该不会搞到这么严重),妈妈难过孩子变了。
妈妈的任何反应总有她的理由,而理由通常是为了孩子好,可惜好不好太多时候过于主观,容不下突然变得客观的亲情。
翻开报纸看到某些妈妈让女儿去给什么叔叔伯伯亵玩的新闻就有火,就是这些坏妈妈,搞砸了天下妈妈只为孩子好的永恒观念。

将军
从来就不是很喜欢下象棋。看那些沉迷者沉溺在反复思考敌我每一步走向的姿态,我总是佩服。

自问,没那个耐性。有人说那是懒惰用脑,我不同意,如果是麻将,那每一家坐拥什么牌、桌上还剩什么牌,我都是会算个究竟的。
人说世事如棋,我说世事如牌局,有赌未必输,最重要知道什么时候是最佳收手时刻。
下象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回旋余地,心中只想着如何能够意气风发地向对手喊一声“将军!”,然后看对手高举白旗。
麻将不同,稳操胜券之下,计算一下所剩圈数局数,随时可以放对手一条生路,让他不用输光赔尽。要赶尽杀绝,还是手下留情,你突然像上帝般有劝决定。
爱情比较像是下象棋,通常只有勇往直前,旨在攻陷对方堡垒,而且往往自私,容不下丁点仁慈。任何心软的决定,最后只会让对手利用弱点乘势反攻,让你徒增日后感叹的悔意。

麦芽糖
小时候很爱,跟大人去超市就等着有麦芽糖被放进手推车的时刻。几率不是很高,所以有的话必定伴随着极度喜悦,等待着回到家,开封,拿汤匙还是筷子将粘胡胡的麦芽糖卷啊卷啊成一团,然后送入嘴中不停口地品尝那无忧无虑的甜意。

是的,童年总就在轻易知足之下快乐起来。
长大之后久不曾尝试,怀疑今日的超市不再摆卖昔日的回忆,却始终不曾真的去证实。麦芽糖已经无法引起兴趣,还是无法满足,只有大人自己最清楚。
突然很怀念已前的扣扣糖、葱油糖、蝴蝶饼、圈圈饼、嘟嘟糕,甚至是那个胖大婶挨家挨户叫卖的猪肠粉。
我说的是以前的,现在那些东施效颦的不算。传统手艺式微,就像个性鲜明的古老建筑被迫退出江湖,之后再如何保留古旧,刷上新装,遗留的只是滑稽和不懂念旧。爱情,真的能够历久弥新?很多时候再怎么努力,也难以找回过去的味道。当然,总比完全不努力好。

霍元甲
那已经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种精神。

对于希望以后的人会如何记得自己,范文芳说,希望大家记得自己是个好演员;李连杰说,以后的事以后的人说什么管他的。没有谁对谁错,但是境界显然分高下。
铁达时一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让天下有情人当成圣典,让分手多了浪漫的借口。轰轰烈烈不应刻意,更不能造假。多年以后有没有回忆不一定就是幸不幸福的指标,真的没有也无须强求。其实,不可能没有的,在老年痴呆症来袭之前。

开不了口
我们突然太依赖科技来沟通。懂不懂得讲话,若干年后当车子也在天上飞的时候,很可能已经没有现在人常说“说话是一门学问”时的语重心长和循循善诱,会不会就直接成为小学到中学的必修课,像道德教育那样?

希望真有那么一天时,负责讲授说话课的老师不是通过网络来上课;学生不是通过电脑来学习。

暗号
有个笑话不能不说。

某对夫妻为了避免在小女儿面前说做爱,决定把“做爱”叫做“洗衣”。有一次男人惹女人生气,当晚,男人叫小女儿传话给女人:“我想洗衣。”小女儿回到男人身边说:“妈妈说,洗衣机坏了。”过了一小时,女人有点心软,于是叫小女儿传话给男人:“还想洗衣吗?”这次男人过了好久都没动静。女人觉得奇怪,又叫小女儿去问了一次。不久就看到小女儿回来说:“爸爸说,他用手洗过了啦!”
暗号除了正当用途,经常还背负出轨的使命。不知情者永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当局者这回则非但完全不迷失,还乐在其中,享受只有VIP member能够享受的特权。

我们可以用暗号蒙蔽全世界,然后沾沾自喜。但退后一步离开现实仔细想一想,你蒙蔽的究竟是世人,还是自己?

安静
太需要了。我说的不是用无声的sms 来代替讲电话。


黄和栋
于《女友》March 2008

地底看世界,赏心悦目

video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