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March 2008

余文乐绝不认输

要论香港新生代电影小生,Shawn余文乐肯定稳占一席之位。而且余文乐的媒体配合度一向不错,即使是对他不熟悉的新加坡《男友》杂志。所以,多年后我们再次邀请他上封面,同时也配合他第一次与本地导演合作的电影《第一戒》上映。和栋香港独家专访。

翻找上一次与他聊天的哪本《男友》,哗,居然是2003年。
那时的Shawn有点冷,虽然做访问时很认真。
这一次旧地重游(在香港柴湾同一间摄影棚拍摄)、故人重逢,我记得他当初的样子,他却不可能记得我们这组人。或许拿旧照片给他看,有可能勾起他的回忆,不过这样的举动只是多余。
Shawn其实很忙,这次是拍电影的空挡中硬挤出3小时让我们拍照做访问。很感谢。我担心当天时间不够,事前就将访问题目电邮传给他的经理人,希望Shawn看过后心里有数,访问当天可以加快作答速度。
那时,是满城风雨的陈冠希事件沸沸扬扬的时候。是Edison回港开记招公开道歉之后两天。我很自然地设了一个Shawn对Edison事件看法的问题,希望他就媒体、科技、群众、社会的反应提一些看法。
我拍摄前一天到香港。当晚在酒店房间接到Shawn经理人的电话:“可不可以不谈Edison事件?反正都已经over了,而且你们是fashion magazine,不需要写这些吧?”其实我大概猜到经理人会拒绝,毕竟那还是相当敏感的话题,而且保护艺人是经理人的职责。我尝试争取了一下,听经理人蛮坚持的(还特别在前一天打电话给我),我也就不坚持了。
你问我会不会遗憾?坦白说,不会。这种情况下,通常经理人一定赢的,虽然我猜Shawn自己可能并不介意回答有关问题。但何必搞僵呢?强人所难也不是我的风格。更何况,真要问,我大概也猜得到答案是什么。变成例行公事反而更无谓。
Anyway,拍摄当天天气阴霾,朦胧的光线却正好适合这次造型的感觉。Shawn心情不错,除了与自家人聊天,居然也在拍摄空挡的当儿,主动同Jonathan和我聊起新加坡的昂贵车价。对比几年前,肯定友善许多。

拍摄《第一戒》时,与新加坡导演唐永健合作有什么感想?
很愉快,真的。(强调这点大概是怕我觉得他在给标准答案)第一次跟他见面,他同我说故事。很强烈地感觉他外表跟他内心想法很不一样。这点在后来拍戏的时候更明显,很多时候都很以外他会有这么大胆的想法,有这么厉害的概念。我常问他是不是变态,哈哈。

跟他有冲突吗?
完全没有。我们相处这么短的时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就有蛮大信心的。我们互相的信任很足够,不像第一次合作。我拍电影生涯中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也能很清楚地告诉我他要我做的是什么。我们拍这部片的时间很赶,但他每天都能拍很多场戏,而且不是马虎解决的。我就觉得这个导演是很有办法的。

现阶段还想尝试哪一些片种?
还蛮想演一部感人的爱情故事,可能最近看了很多love story的关系吧。

那还希望跟哪一些演员和导演合作?
演员嘛,我还挺欣赏周迅的。还有……(认真想了好久)北野武是我欣赏的一个导演兼演员。香港方面,就蛮喜欢关锦鹏。

有想过演反派吗?
有啊,接下来的《军鸡》里就会做这样的尝试,是一个从大反派开始的角色。(漫画改编的吧?)对。我之前有看过这部漫画,很喜欢。

那跟Fiona合作如何?
她啊,很爱玩,很皮。(开心地笑)她很有活力,女生一般偏向安静,她是少有这么充满energy的。她比我顽皮大概十陪,然后一直走来走去静不下来,又一直讲话。(Shawn本身是属于顽皮型的吗)我肯定没她皮,哈哈。(这时,刚拍好一组照片的Fiona经过……)哦,她来了,不能说了,哈哈。(Fiona意识到我们似乎正在说她,马上问:What?一转念,又用广东话故作温柔地对Shawn说:陪我食饭啦)很烦,哈哈。(必须注明,Shawn说烦,却一点也没有真的被烦的意思)

所以你有被她感染到吗?
那时我的精神状态和体力都不是很好,因为同一时间在拍三部电影。她的影响是好的,让我觉得轻松。

那她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比较像是我妹妹吧。她给我感觉很男人,然后会(Shawn这时突然伸手拍了我的膝盖一把)诶,怎么样?根本没有女朋友的感觉,哈哈!感觉更像兄弟,很爽。

觉得新加坡与香港女生相比如何?
新加坡女生都很nice,我觉得天气是有影响的,热带地方如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生活的人一般都比较热情,不像法国、英国的人有点冷冷的。其实我挺喜欢新加坡的,因为我很爱干净,而且新加坡很多树,绿色环境让我觉得很舒服,吃的东西又好。可惜车子很贵,我很爱车,所以不行,不然新加坡会是一个不错的常住的地方。

你刚说爱干净,到什么程度?
我有洁癖,看到不干净不整齐的东西我会去把它弄整齐。我到一间饭店,会把饭店里的东西重新摆放到我看得顺眼,是一个直接的反应。从小就这样。

你喜欢哪类型的女生?
比较成熟的。(是相对于Fiona来说吗?哈哈)不是啦,也希望像她那样能让人开心。我自己的情绪起落很大,偶尔会发呆,如果有一个正面力量的女生来感染我、让我开心也不错。现在对外表不是很重视,还是性格比较重要,相处的时候一定要舒服。当然每个人都喜欢漂亮的东西,如果有一个又漂亮又有性格的女生当然最好。外表会看腻,性格是长远的。

有失恋过吗?
有,当然有。以前就是因为性格看不清楚,时间久了就开始有摩擦。不过我们的分手是很冷静的,觉得这个蛮重要的。分手不一定要吵架闹翻,之后还能做朋友就很好。

你满意目前的事业成就吗?
说很满意也不会很满意,我想永远都不会很满意,因为永远都想再做得好一点。目前不是很好,不过也不会不好。

你的“很好”,有标准吗?
希望有一天能有一部作品是能够影响和感染观众的。很多人问我想不想去好莱坞,我可以告诉你,我真的没想。只要在亚洲地区有自己的一部很成功的代表作,我就算是达到目前的目标了。

有想过如何让香港电影更好?
其实每个人做好自己岗位的事,就会更好。以前香港一年起码有400部电影,现在差不多50部吧。我觉得现在香港电影人都很重视和保护自己的作品,无论是编剧、演员、导演的前期准备、大家对电影的投入感,都比以前紧张很多。有了这一点,接下来是时间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很尊重自己的作品,制作、票房会慢慢好起来。

有想过从事幕后工作吗?
肯定有想过,但从来不想当导演,太辛苦了,哈哈。我不是一个可以去控制很多人的人,我觉得管好自己就很好了。

如果不工作,你会如何度过你的一天?
(这时,Fiona拍完另一组照片,偷偷走过来偷听)旅行、看电影、到处走。旅行的话,我会想去没什么人去的地方。我可以一个人去旅行,已经试过了。(Fiona插嘴了:然后他看不到的朋友会在他旁边,跟他讲话)(Shawn笑骂:废话啦你,去换衣服啦)

除了车子,还有收集哪些东西?
照相机的镜头,很花钱,哈哈。大概一年多前,被一些朋友影响,开始喜欢拍东西,然后不同镜头可以拍出不同效果,很好玩。平常工作拍戏的消遣就是可以自己拍东西,加上我喜欢到处走,把看到的东西拍下来,以后慢慢看会挺好的。暂时比较喜欢拍景,现在拍人拍得很烂。目前收了大概四、五个镜头,也已经花了快20万港币(约4万新币)了。我都是买旧的镜头,所以要找,要碰运气,而且我不会乱买,每买一个都会想很久。

觉得目前人生的最高点是什么时候?
我想还没到。演员跟歌手不同,演员的路比较长,尤其是男演员,越有人生经验就越有味道。我本身就蛮喜欢这样慢慢走我的演艺道路,因为自己的性格已经大起大落了,事业也就希望可以起伏不这么大。

如果不说事业,其他方面有到达高点吗?
其实我是从什么都没有开始的。小时候曾经答应妈妈要买一栋房子给她,那时才几岁,很小很小。现在长大终于买了,就觉得很有满足感,因为承诺兑现了。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说得到做得到,我自己就很满意了。

那最低潮的时候呢?
通常最低潮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最低潮。在那一刻,你可能觉得明天可能更烂,但事情一过了,你又觉得其实也不算太坏。人就是这样,对我来说,我永远不会认定哪个时候是自己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或许,我刚出道的时候,很多媒体不停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会那样,觉得很难受、很难过,因为我不懂如何处理,我承认那时我的感觉不是非常好,日子过得很不怎么样。那时应该是最难熬的时候。

有想过放弃?
有,我出道半年,就跟公司说我不干了。后来觉得就这么走了,等于没把事情做好,像是认输。我不做,和没做好,是两码事。

自己想通的,还是有人开导?
不停地有朋友和前辈来开导,然后自己也慢慢想通。影响我最深的是公司老板,还有谭咏麟,就是他告诉我,做不好走掉,跟做好了再考虑要不要走,是两回事。他很照顾后辈,我很尊敬他。

你的人生哲学是什么?
不要认输。要有斗志,不要让人把你打倒。做什么行业都一样,随时都要保持在ready的状态。我是要求比较高,也比较自觉的人。

对自己要求高不辛苦吗?
偶尔会,然后就会像电脑那样当机。那个时候情绪会低落,不过离开一下,放松一下再回来就会好一点。所以我很喜欢去法国,觉得哪里的生活节奏太舒服了,走几步就坐下来喝咖啡,一喝就几个小时,然后再走,走完吃饭,又吃个三、四小时,太舒服了。

这也是你目前的心态?
其实我对工作也是一样,如果不是宣传期,我几乎都不做访问。所以常被投诉曝光率不够高,哈哈。那我是这样想的,路你可以走得快,也可以走得慢。走得快,你当然会快点得到一些东西。但走得慢不表示你会得不到,相反的,你可能在后来得到更大的东西,因为你的历练更丰富,你用更多的时间来把自己磨得更出色。当然,当艺人,人气还是很重要,所以我还是会取一个平衡,一方面不让自己太辛苦,一方面也满足别人对我的要求。

所以你是属于不急型的?
我以前很急,但是后来发现,急也没有用,所以现在就不急了。

如果你去一个接收不到频率的荒岛,会带哪三样东西?
食物。(必需品除外!)哈哈,ok,照相机……可以看DVD吗,有电吗?(没有电,荒岛咧!)哈哈,ok,带朋友可以吗?(sorry不行,要带没生命的)哦,电脑又不行,哈哈,车?又不行……烟?我的狗,行吗?(好啦好啦,看Shawn想得这么痛苦,可以啦)

Shawn回答问题时一贯非常认真。说话速度很慢,显然是一边回答一边还在思考着。香港媒体总是觉得他无趣,因为答案太小心。我呢,我觉得他的回答确实缺乏某种劲爆度,但由始至终,我不曾怀疑他的诚意。
Shawn自己也说他其实不喜欢跟人相处,享受一个人生活。这样的人,有这样的回答方式,一点也不意外。有些人就是这样,我们何必苛求?
重点是他把戏演好,其他的只是辅助。总好过倒过来很会说话但不会演戏吧。所以,会不会说出“我最喜欢的运动是做爱”这一类的话,其实真的重要吗?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8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