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December 2008

为了一个吴淡如

又挣扎了。我是说到底写还是不写。
这一次更明显,也更敏感。


结果还是写了。很简单的理由:不写心里不爽。
于是我牺牲睡眠时间,写。

就是今天,开会的时候,同事A说:对头杂志找了知名作家吴淡如写专栏。
上司听了,对我说:之前不是说要找一些重量级的作家为我们写专栏吗?为什么没有继续进行?你看,现在人家找了吴淡如。
言下,颇有怪罪我的意思。起码我酱觉得。
(几年前,当《蛋白质女孩》畅销的时候,我找过王文华,邀请他为我们写专栏,他婉拒了,说没时间。刚才上司是怪我说之后没有继续找别的作家)

我当时说:吴淡如是这么出名的作家,稿费肯定不低,我们哪有钱请她写稿。
上司说:会要多少?一篇$500吗?我付得起。

此话一出,我心里火滚。
不久前才跟我们说,要cut budget,以往sub出去给特约做的稿子,要逐渐“回收”给自己人做,省钱。
言犹在耳,现在却说有钱?到底是有还是没有,一下要cut budget,一下又像中大彩,可以付给5个人的稿费一次给一个人也没问题?什么跟什么啊?
Buay Tahan啰,这种朝令夕改的事情,实在发生太多次了。Direction可不可以清楚一点,不然真的很乱,被怪罪也很冤枉。

第二,其实上司根本不懂谁是吴淡如,单凭同事一面之辞说她很厉害,就信了。有没有搞错,可能你看过之后根本不喜欢她的文字呢?(老实说,我就没有觉得吴小姐的文章很好看,起码没有好看到我会想找她付高价写专栏)

第三,说实在,我们这本杂志里所有的特约作者,95%以上是我找来的(包括资深和很不错的文字人),没有功劳,难道也没有苦劳?需要为了一个吴淡如,酱子过河拆桥?不见得你有找了那个威水的作家来写稿啊?

第四,你自己整天往外跑,内部没有我看着,行吗?为了一个你自己都不清楚是谁的吴淡如,怪我?(这点本来是在不想讲……)

Anyway,这篇东西写得很不爽,写了也不爽,因为边写就边想到种种不快,种种压抑在心里的不爽。
TMD,不写了……

棒球狂想曲,短距离的狂想

作者:青山刚昌
类别:日漫
集数:1 (完结)

这是青山刚昌(对啦,就是画《名侦探柯南》的作者)10多年前的旧作。
买下它的时候,也是10年前的事了,那时柯南才刚开始,虽然很好看,不过想到一定会是很久以后才看得到结局的超长篇,就有点显。
所以,一看到这本难得看到的青山一本完作品,当然马上买下来。


书名说是狂想曲,确实是有很大的幻想成分在其中。
一个爱打棒球,却打得不好的普通高中生,每次下场比赛,却都会吸引观众,原因很简单——他拥有与巨人队的棒球明星长岛一模一样的名字。观众其实是去看他出丑,当作消遣罢了。
长岛很希望能够一棒惊人,一次机缘巧合下,获得神奇球棒——只要放钱在裤子口袋,就会发挥超实力,打出全垒打。(钱也会像车子过ERP那样被神奇地吸走)而钱放得越多,球棒的威力就越大。
为此,长岛拼命打工,来满足球棒的需要、自己的虚荣心。


当然,事情没这么简单,长岛挥棒前放钱进口袋的动作终于被对手看破,并被设计破坏。
更甚的是,最后出现了一个超级厉害的投手,而他的秘诀,竟然是与神奇棒球一样只要有钱就能发挥超级投球力量的神奇手套。最让长岛头痛的是,这个人很有钱……


本书的幻想度很不错,情节的编排也蛮有吸引力,起码设计出一个拥有同等实力的对手酱的安排就很能让人追看到底结局如何(虽然大概也猜得出,只是等着看作者如何编写细节,以及如何说服读者)。
其实酱的短篇(也有人说一本完的应该算中篇),比较适合繁忙的都市人,太长的真的看到有累啰。
再说一次,已经出了63本的《名侦探柯南》,真的太太太太太太长了~~而且感觉作者还没有要收尾,天啊,还是快点见好收,研究一下新企划吧?(说真的,近期的柯南,真的没有以前这么好看,感觉作者黥驴技穷了)


好看指数:3盏半灯

Thursday, 25 December 2008

最花时间的家务

是什么?扫地?抹地?洗碗?烫衣?
答案是------
跟“衣”有关的一切,包括:洗衣、晒衣、收衣、折衣、烫衣……

OK啦,这个答案有点玩臭我承认。
重点是,为什么突然有感而发?
因为哦,小女儿今天第二次出门时吵着不要穿回和第一次出门时的同一套衣服,我和老婆语重心长地教育她:反正有不是去同一个地方、见同样的人,而且那套衣服也没弄脏,就别再“浪费穿”另一套新的了,洗衣服很麻烦的……
然后,我就把刚才说的那些搬出来:洗衣、晒衣、收衣、折衣、烫衣……

后来自己想想,确实如此,为了换穿一件衣服,就得洗衣(虽然现在都是用洗衣机,但遇到那种会脱色的还是要手洗),洗好了要晒衣,衣服干了要收衣,收了要折衣,折了要收进衣柜,等要穿了又要拿出来烫(如果有需要烫的话)。
做了这么多事,就只为了换穿那件衣,程序是不是很繁琐?是不是很麻烦?

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吧。

未来,能不能发明简化这整个过程的东西?可能是一种把脏衣服丢进去,就会自己洗净净、烘干干、烫直直、折美美的机器。
当然,还是要自己把衣服收进衣柜的啦。除非有机器人代劳。对啦,不然女佣就没事做了,呵呵。

圣诞节,看几乎每个人都在blog写与圣诞有关的格文,我却写酱的topic,果然是够另类。(自己讲自己)

Sunday, 21 December 2008

七年之痒

最近老婆刚买了一台数码相机,是Canon IXUS 801S,香槟色。

这个型号有5种颜色:
银色--我们的旧digicam是银色,买新的当然要换一下。
蓝色--看旧了有点普通,就是不耐看啦。
褐色--太沉重。
粉红色--太girl,老婆说如果我拿去用就整个娘掉了。(相机是买来share用的)

反正香槟色就很好看,也很in,其实没买前老婆问我,我连传单都没看就直接说买金色的好。可见一早就先入为主了。
现在这个虽不是金色(金色的是另一个型号),香槟色也很接近我心目中看中的颜色。
还好,我们品味相近。


旧的那台是SONY DSC P5。用了7年。
年前就发现两个电池都相继出现问题--老是charge不完,charge完以后拍没几下就low batt……
最近发现新的问题--monitor上出现不知名水珠。
发现时蛮懊恼的,因为这台相机是老婆买给我的结婚第一周年(2001年)礼物,意义非凡。
不过相机当然不比钻石黄金,wear and tear难免,功能失去,被打入冷宫是早晚的事。
当然,它最终不会被丢弃,还是会美美地收藏起来,留作纪念,见证历史。
毕竟,我是很念旧的人。
真的,我的手机都舍不得换,除非坏到无法修,或不值得修,不然都不换。换了以后旧的也还在,都没有在买新手机时trade in(酱做是不是很傻?)。现在那些旧手机都变成我孩子的玩具了。

当年的SONY相机,只有3.2 megapixel,价格就已经过千。而且赠送的记忆卡才4还是8MB。
我们还再自掏腰包买一个128MB的记忆卡,和一个spare电池,又多花了百多元。
7年后的今天,这个Canon相机,8 megapixel,才$349,除了附送的有送好像没送的32MB记忆卡,还免费送多一个8GB记忆卡(当然,这是促销特惠啦)。老婆刷UOB卡,又免费拿多一张4GB记忆卡(可惜不是送电池,不然就完美了)。

科技真的是日新月异。
7年后,数码相机又会提升到什么境界?
自动按钮?永不模糊?声音操控?
还是,数码相机会完全绝迹,因为被附有已经提升到与数码相机同等级别的摄像功能的手机取代?

耸动,不等于造假

几天前又看到报纸标题造假。
标题打的是:《小娘惹》……也破《雾锁南洋》纪录

先说一说背景,免得不知情由的人一头雾水。《小娘惹》是目前新传媒在电视播的剧集,由欧萱、白薇秀等主演,《雾锁南洋》则是……嗯,30年前吗……当时新传媒前身的电视公司拍摄的首部长篇电视剧,由黄文永、向云等主演,缔造了至今仍无其他剧集可破的收视纪录。

我看了该篇报道标题,再读了报道,却发现,原来纪录还没破,只是《小娘惹》的收视强劲,电视台高层受访时预测(注意,只是“预测”),有可能会破当年《雾锁南洋》的纪录。

有没有搞错?酱也可以?
我当然知道小报一向来喜欢打耸动性标题,来吸引读者,但耸动并不等于造假,也不等于不诚实。
据实报道,仍然是每个媒体应该最起码遵循的原则。
你要打那样的标题,可以,但最少请加个良心问号在标题后吧?
而且还直接就在报道里破空头,是要让读者看了之后大鸟你骗人才爽吗?
要耸动,又要原则,当然,那需要一定的功力。
很遗憾,看到的是最懒惰的做法。

或许我这种个性和原则在小报工业里无法生存,但我就是没办法昧着良心做事。
还好。

Thursday, 18 December 2008

超血腥广告

新马东南亚一带肯定不会看到的广告。
警告:血腥,很血腥,非常血腥。
看到血会晕的人勿看。

这个到底是什么冬冬广告?

原来打的是多伦多公演近400场的恐怖音乐剧《Evil Dead the Musical》。目前正在韩国首尔公演。

你可以去evildeadthemusical.com看看它的短片。

Wednesday, 17 December 2008

这么靠近的臭脸,实在难顶

不得不承认,写这篇格文,我确实有犹豫。
因为会很直接,会很明显。即使我最后不揭盅,也自然会有人对号入座。
不过犹豫归犹豫,一想到是自己的部落格,是自己的地盘,所有部落客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理直气壮,就都涌出来了。

好像从来没有需要每天这么靠近地看到一张臭脸过。
我不知道他到底每天在臭脸个什么劲儿。
不爽就别干啊,干吗死皮赖活地窝在那儿,然后整日价摆一张比臭豆腐还臭、全世界欠他500万的脸。
会(很严重地)影响其他人的情绪的懂不懂?
看样子肯定是不懂的了,不然也不会把脸臭到这么彻底。

到底谁得罪了你?
你不爽,可不可以有种一点去跟那个你不爽的人摊牌?坐在那边诅咒对方祖宗十八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然后旁边的人招惹你了吗?有空可不可以去读多点书,学学什么叫城门失火,别殃及池鱼?
还是,其实每个人你都不爽?
或许吧,很遗憾,你身边的人,可能待人处事上,都有无法令你满意的地方,或可能更直接地触犯到你的地雷。但请想想,如果你跟每一个人都有过节,那问题其实会不会出在你身上?
你这么冰雪聪明(表面上,至少),又这么相信某种神奇力量,应该不难体会/悟出这个浅显的道理吧。

如果臭脸能解决问题,那我当然没有理由妨碍你继续臭下去。
但很明显地你坚持了这么多个月的臭脸,并没有为你带来明日的欢笑。
我完全不要求你像弥勒佛一样,也没要求你要有多么地配合整组的行动,但请起码有点基本礼貌。
如果你真的觉得不值得你改变表情,那麻烦你自动消失吧。

(写完了,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很厉害写这种对人不对事的文章……)
(过了凌晨,果然是开始乱性了……)

Monday, 15 December 2008

女人,(其实)你不需要这么虚假

“善意的谎言”到底是谁发明的?
大家都认为,披着善意外衣的谎言,即使是骗话,也因为它欺骗背后蕴含的无限好意,而卸下负面意义,冠上正面光环。
问题是,这个讯息发达的时代,你所谓的善意的谎言,真的能够瞒天过海吗?万一被揭穿了,会不会适得其反?
我说的是男女之间最常说的善意谎言。当然,因为这是男人的地盘,所以目标设定为女人讲的(她们自以为的)善意谎言,现在,就由我这个男人一一戳破。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这句话,从刚堕入情网的女人嘴里说出来,可信度百分百。但从一个结婚多年的女人口中吐出来,折扣是肯定要打一打的。

尤其当你那个当年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男人,因为不留人的岁月而变成身材肥胖走路蹒跚头顶无毛下盘无力嘴上啰嗦的uncle的时候。
哪个女人不希望身边的男人有金城武的样貌、Rain的身材、萧敬腾的嗓音、梁朝伟的气质、周润发的气度?
说出心里真实的感觉并不讨厌,重点是该怎么说、什么时候说,搞不好还可以给男人一记当头棒喝,让他跟积极地去改善生命。
你继续说善意的谎言,男人难道听不出来?(男人不是不想用脑,只是想把脑用在应该用的地方)最后弄到他更自暴自弃,难道是你想要的结果?

我喜欢去你家(和你家人聊天)
每个人的upbringing都不一样,生活习惯可以南辕北辙,要接受伴侣一个人的习惯已经不容易,更何况是对方全家?

你能够表现大方得体、能讨家翁家婆欢心、能与对方兄弟姐妹打成一片,当然最好;真的不行,没人会怪你,真的。
男人深切明白勉强是没有幸福的道理。重点是,除了逢年过节,平常也当然得去拜访一下,不需要掏心掏肺,记得遵守基本礼貌就很足够了。
你是真心跟男人的家人合得来,还是假意配合,难道男人还看不出来(男人没你们想的这么神经大条ok)?
如果明明都摆明你不喜欢还强迫你迎合,那就是男人的错,毕竟,男人也未必喜欢去你娘家。所以我说啊,大家扯平,做好应做的公共关系之后,再痛快享受二人世界,应该是最fair的了吧。

我(完全)不介意你看别的女人
女人,你真的不介意吗?女人,你真的以为男人会相信你说这句话时的诚意(如果有的话)吗?

你故作大方讲酱的话,结果男人乘机光明正大,到时心里暗自锤到半命的是谁?广东人说的:自己拿来衰。
是男人就爱看别的美眉,你不可能阻止的。是女人就会吃醋,男人也很明白。
反过来,你一直盯着路上的猛男帅哥,男人也会受不了。
和平共处吧,看到真的值得看的,无论性别,不妨一起看,一起comment一起gossip,反而可以增加共同话题。
更厉害的话,两个人一起打造外形,反过来,成为别人的目光焦点。

我喜欢你的朋友(们)
又是一个族群的问题,跟家人的状况差不多。

女人可能很讨厌男人的朋友都是一群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整天高谈阔论醉谈理想却又什么都没做,结果只懂怨天尤人的家伙。
反过来,男人也可能很讨厌女人的朋友都是一群整天说时尚谈美容,只懂风花雪月,家事不理,结果其实只是一群fashion victim + bimbo的查某。
酱子严重的世界观分歧,当然是不可能click在一起的啦。偶尔男人去见见女人的姐妹淘;女人去见见男人的狐群狗党,无可厚非,也是必要的social work。
但真的话不投机,最好还是各玩各的……咳嗯,我是说,女人跟姐妹淘去shopping做facial的时候,男人就跟狐群狗党去看球喝酒,各得其所,皆大欢喜。你看,“我喜欢你的朋友”酱的谎言,是不是很没意义?

我才不管你有(没有)钱
有谁不想自己买东西的时候完全不需要看标价?又有谁不希望自己可以喜欢喜欢就乘坐私人飞机跟爱人一起飞到印尼某岛吃个海鲜再飞回来上班?有钱当然好,那没钱是不是就不好?

不会不会,爱到要生要死时,钱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当两人终于在一起生活,每天为了还银行的债、为了家里用品衣食住行都要花钱而烦的时候,没钱肯定万万不行。
是的,现实是残酷的,爱情胜过面包?对不起,这个说法在这个时代不in了。女人,即使你真的不介意男人没有钱(再次强调,那应该也只是一时之间的信念,坚持不了很久的),男人自己也会介意自己没有钱。如果你更不幸地遇到一个没钱还坐在那里等着花你的钱的男人,嘎布雷斯右。

我喜欢帮你收拾(+整理+打扫+……)
其实,一定是男人比女人乱吗?I don’t think so。

不过按照一般世俗的规律来看,男人很委屈地总是被认为是生活起居比较脏乱的那一位。
Anyway,权且依照惯例,当男人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时候,女人一脸谅解地微笑:It’s ok dear,我帮你收拾,你去忙你的吧。呵呵,你认为这样的情景在今时今日,社会结构改变,女性越来越活跃于职场,越来越不输男人的时候,还会出现吗?可能,只是可能,女人当天心情超好的时候吧。
这种甜蜜的谎言,说一次坐两次还ok,经常下去,最终结果不是男人被迫一起收拾整理,就是请女佣来帮忙。

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有介意你这次的状况

是的,我说的是两情欢悦,情到浓时,两人打算前往巫山找云雨,寻求灵欲一致的时候,诶,男人居然不行……女人当然会失望,可能还会自责,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说不介意,当然是好听的话,男人会不知道,就像男人下体蓬勃的时候,女人说月事来了一样。
其实,什么都不必说,一个温暖的拥抱就很好了,继续地亲吻爱抚,不行的可能就行了。

黄和栋
于《女友》 December 2008

Sunday, 14 December 2008

笑四笑(双白双黄)

01
有一天,小红跑到大学宿舍,向她的同学大叫:“我被录取了!”
大家问她是什么工作,小红说:“总裁秘书,月薪$10,000。”
大家听了都觉得奇怪,有人于是问小红:“你会外文吗?”
小红说不会。
又有人问:“那你会电脑啰?”
小红说也不会。
大家都傻了:“你什么都不会,怎么会被录取?”
小红说:“我只是在面试时说我不会怀孕……”


02
有个神经病,从精神病院逃出来后,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枪。
他走在阴暗的小巷子,遇到一个年轻人,就二话不说把年轻人按倒在地,拿枪指着他的头问:“1+1=?”
年轻人吓坏了,战战兢兢地回答:“等于2……?”
神经病毫不犹豫地开枪杀了他,然后冷冷地说:“你知道得太多了。”

03
有一对外星人夫妇来到地球研究地球人的生态,刚好遇上了一对地球人夫妇。
双方决定交换伴侣,来实际试验地球人繁衍后代的过程。
首先是地球人太太和外星人先生,当两人把衣服脱了之后,地球人太太看了一眼外星人先生,叹了口气:“原来外星人的这么小哦……”
外星人先生笑说:“大小不是问题。”只见他转转左耳,再转转右耳,那里就很神气地越来越大。
于是地球人太太度过非常满足的一夜。
第二天早上,地球人夫妇见了面,互道彼此经历,地球人太太说:“想必你也和我一样,度过满足的一夜?”
地球人先生气呼呼地说:“满足个屁!那个外星来的婆娘,一直扭我的耳朵,害我昏迷了一整晚!”

04
有一对夫妇一直想要有孩子,却一直无法成功,于是决定去向医生求助。
医生为他们做了检查后,对他们说:“你们的身体健康良好,可能是姿势不正确,或者精子没射进去,以后做爱注意点就好。”
当晚,夫妇做爱时,特别留意姿势,直到老公高潮,把精子射进去。
刚巧,老婆这时打了个喷嚏,哈湫一声把鼻涕也喷出来。
累到半死的老公一看,马上破口大骂:“你娘的,老子这么辛苦射进去,你他妈的怎么马上就给我喷出来!”


谢友人sms提供

Friday, 12 December 2008

孔雀王,日本神话重新演绎

作者:荻野真
类别:日漫
集数: 《孔雀王》17 (完结),《孔雀王:退魔圣传》11 (完结),《孔雀王:曲神纪》6 (待续中)


荻野真的漫画《孔雀王》,至今出了三个系列。
现在还在连载的,是最新的《孔雀王:曲神纪》。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前两个系列?
如果有,那以下关于前两系列的介绍,你可以跳过,直接去看第三系列的介绍。


原祖《孔雀王》,故事说主人公孔雀,是日本密教里高野的退魔师(但他们经常自称只是一个普通和尚)。

所谓退魔师,就是身负咒术和法力,可与妖魔鬼怪搏斗。而孔雀更是里高野年轻一辈退魔师中的表表者。
虽然是和尚,也需要吃饭,所以孔雀也需要打工赚钱。而他打的工,多数就是帮人家驱魔,解决超现实的问题,同时也借着机会修行,提升自己的能力。
大概是为了趣味性,作者刻意把孔雀塑造成一个贪吃、好色的修行者。不过好在他的好色,也只限于爱看黄色书刊和影带,并未有真正因为好色而惹事或坏事。
《孔雀王》开始时都是描绘孔雀的修行,如何对付各式各样的超现实事件。不过几集之后,就开始进入连载性较强的情节。

原来孔雀的身份很特别。(注意!如果你没看过《孔雀王》,又有意思要看,建议跳过本段,以免破梗)他的父亲是上一代里高野最出色的退魔师,后来却爱上了魔界的女子,还生下龙凤胎……孔雀就是传说中的孔雀王,而他姐姐却是在自然界与孔雀是宿敌的天蛇王,更糟的是,姐姐从小就被坏人抚养,打算培育她成为新一代的魔界领袖,征服人类。
当然,故事有一个交待得很完美的ending,不过我不会说出来啦。有兴趣自己去看吧。


至于第二系列《孔雀王:退魔圣传》,故事更精彩,当然,也因为作者画工进步很多,所以看得更过瘾。
《孔雀王:退魔圣传》这系列故事更加天马行空,主轴是孔雀无端介入日本众神的战争,结果发现众神丑陋的真面目,演变成人与神的抗战。
这个系列严格来说,只是开端,整部作品进入最高潮的时候,作者竟然就把故事给结束了……(当时看到这样有头没尾的结局,有多笃懒就甭说了,心里着实把荻野真狂妈了几十遍)

还好,他最终还是画了续集,就是第三系列《孔雀王:曲神纪》。
这部故事说什么呢?
嗯,我看首先要说一说日本的神话。(这一段,如果让你有上历史课的沉闷感,可以跳过,我会尽量简单扼要地说,也尽量说得有趣点)
上古时候,日本的造化神伊邪那歧,在大地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遇见了另一位造化神伊邪那美。于是两个人通过交配,生下了自然神。(是的,有点像Adam and Eve,不过他们更厉害,不只可以生人而已)
就在两人致力把大地变得更漂亮时,意外发生了:伊邪那美生下了火焰神,把自己的下体烧伤,而且伤重不治。伊邪那歧又惊又怒又悲痛,把火焰神杀了,死了火焰神产生了岩石神,而伊邪那歧的愤怒则产生了雷神。
但是伊邪那歧并不知道,其实伊邪那美前往黄泉之国时,活下来了,却因为吃了黄泉之国的食物,无法回到地面。后来还一个人生下了数之不尽、与人类样貌完全不同的孩子。
而伊邪那歧在过了若干时日后,终于发现通往黄泉之国的路,找到了伊邪那美。不过伊邪那歧震惊于那些人不像人的孩子,结果惹怒伊邪那美,两人从此在不相见。
伊邪那歧万念俱灰之下,萌生自己造人的念头,于是一手造出后来统治大地的天津众神。其中,他只认三个最出色的天津神为自己的孩子:天照、月读、须佐之男。天照掌管白天,月读掌管黑夜,须佐之男掌管大海。三神合称“三贵神”。
三神之中,须佐之男能力最强,甚至直追万神之首的伊邪那歧。而且按照伊邪那歧的说法,须佐之男很“不听话”,所以遭到放逐。但是须佐之男毫不在意,利用自己的创造能力,造出属于自己的国津神,并在地面建立自己的中津国。而国津神都拥有交配能力,通过交配,神口数目不断上升。
这样的趋势,天津神当然不会漠视,于是发动战争,要杀尽国津神。伊邪那歧更是自己亲手杀了须佐之男。
须佐之男死后,国津神一败涂地,余众在大地的一个隐秘处躲了起来。但是天津神与国津神的斗争,只是暂时停息。

神话说完了。(要提的一点是,作者在他的后记里有说,漫画中的神话也有经过一点改编)
回到漫画情节,孔雀在这一系列中,任务是搜集散落大地的10颗须佐之男的牙齿,并获得须佐之男的力量,从而对抗天津神,解放国津神。

哗,原本只想随便写一下,结果写了这么多,累死我了………………
最后要提的一点是:《孔雀王》系列漫画,视觉上是血腥+暴力+色情+恐怖,尤以前两者为甚,按照台湾漫画商的说法,心智未成熟者,不宜阅读。不过如果你OK,我会强烈推荐。

好看指数:
孔雀王:4盏半灯
孔雀王之退魔圣传:4盏半灯
孔雀王之曲神纪(未出完):3盏半灯

BTW,这是我的部落格的崭新类别:“漫天风云”,主要会写我对看过的漫画的看后感。

Wednesday, 10 December 2008

公共卫生意识,真的要培养

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看过这么古老的冰块容器。


那拿冰块的勺子,一般都安分舒服冰凉地躺在冰块堆中,等顾客来用。
咳嗯,有没有注意到,我说的是:“躺在冰块堆中”。
也就是说,被使用过后的勺子(主要是勺柄),在使用者的手沾染之后,回到冰块中,连带沾染了冰块。然后,下一个、两个、三个、N个顾客会拿取被污染的冰块食用,同时传播更多的污染到剩下的冰块中,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我说的公共卫生,指的就是这个。
虽然到canteen来的人都是准备吃饭,一般人吃饭前也有洗洗手的习惯,但,肯定会有人忘了/懒得/根本没有这个习惯洗手,又或者在取冰块之后才洗手。
想想,那个没洗手的人,之前双手会做过什么?
然后,你接下来放入饮料杯子里的被那不知道碰过/摸过/拿过/拉过/推过/弄过/玩过什么东西的双手沾染过的冰块,在你将要喝的饮料中溶解,和着饮料一起喝进你的肚子里……

有没有一点点的恶心?
还是你觉得我太小题大做?
好啦好啦,眼不见为净,肮脏吃肮脏大……
但问题是,我都看到了,也想像到了,怎么办?

有一天早上,看到有人把勺子插进冰块中,这样勺柄就不会接触到冰块。但这适用于冰块够多的情况。
其实,在冰块容器旁放一个盘子盛勺子,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不知道in the first place为什么会直接把勺子就丢进容器中。

Tuesday, 9 December 2008

骨灾

我照镜子的时候怎么看,虽然也没有看出个满面红光,却也不至于印堂发黑。可最近却真个是骨祸不单行。

首先,是两个星期前,在主人房里,拿我的脚趾去狼吻睡床的床脚。本来,自己家里,方位已经熟到烂了,闭着眼睛也应该不至于发生严重碰撞事故,偏偏那天不知怎的对床脚的位置判断稍稍差了一点,就酿成灾祸。

古人说,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此之谓也。


当堂,痛到发青,更恐怖还是碰撞的那一刹那,耳中听到“卡拉”的骨骼清脆控诉声,配以那种程度的痛,我马上怀疑我的脚趾骨是不是裂了。

没去检查,只靠土方即时处理。哇靠,还好当时不是在跑动中,不然脚趾分家我也不意外。

两个星期后的今天,患处仍然隐隐作痛(我是说不去触碰它们[两只脚趾遭殃]的情况下)。老实说,真的骨裂我也不知道。


接着,是一个星期前,在这个临时办公室,又遭受另一次骨灾。


先说一说环境状况。这个临时办公室,以前是隶属另一个部门的,这里最“特别”的设计,就是所有主任级的位子,是比地板水平线高的,也就是说,要踩三级台阶上去(如图)。
这种设计,理论上是为了突显阶级?我不清楚,但表面看起来,如果加上栏杆,还真像古时的当店朝奉的位子。

那,是为了可以高高在上,方便监督?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坐这个位子的人,可以一览无遗底下的人,但底下的人也同样可以对这个人一览无遗。


Anyway,就是那个台阶设计,害我受伤的。

上个星期四,上台阶放东西在上司的桌子,回身下台阶时,鬼迷心窍般把自己的膝盖送入台阶尖角的口里。
结果?当场痛到不行!
很奇怪的是,常听人说,痛到飙冷汗,我这次却是痛到发热。办公室的冷气蛮冷的,一般都会穿外套,但当时的痛,却让我浑身发热,第一时间脱外套!

这次虽然没有听到骨头的惨叫声,但受损的程度,肯定不会比脚趾的轻。

隔天早上痛到不良于行,无法上班。

都说了,搞阶级主义是不好的!没事在办公室中央做台阶干吗啦,设计者和批准设计的人都去死吧!


看到那个尖角吗?凶手就是它!
主任级的位子,象征步步高升?(实在忍不住笑)
从高升的位子,可以一览无遗……(双向的)

看到膝盖前端突起吗?那叫“肿”……

看到无名脚趾和尾脚趾有比其他脚趾肥大吗(大拇脚趾不算啦)?那也叫“肿”。这是一星期后拍的,还可以看到它还在黑青中……

Saturday, 6 December 2008

又笑三笑(而铜又步移)

又来post有色笑话了:

01
一间教堂来了一个新的年轻修女。神父对她说:“今晚你到我房里来,我身上有一把天堂的钥匙,可以让你身上的钥匙孔试试看开不开得了。”
修女听了一头雾水,于是跑去问老修女:“神父身上真的有天堂的钥匙吗?”
老修女一听,气急败坏地说:“什么天堂的钥匙,当年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他骗我说是天堂的喇叭,害我吹了20 年都还没上天堂……”
(这则其实蛮旧了,in case你没听过)

02
做爱颂
男人:一周不做爱,浑身不自在;一月不做爱,硬得很厉害;半年不做爱,迷奸老太太;一年不做爱,阳萎或变态。
女人:一周不做爱,上下痒得怪;一月不做爱,姨妈来得快;半年不做爱,下面会变坏;一年不做爱,绿帽给你戴。
为了国家下一代,望请大家多做爱。

03
男女为何要结婚?
因为男的想“通”了,女的想“开”了。

婚后男人发福,因为每晚有两包鲜奶、两片鲍鱼、一个燕窝。
女人消瘦,因为每晚只有一根香肠加两粒鸟蛋。

最后为何离婚?
因为男人知道深浅了,女人知道长短了。

谢友人sms提供

Thursday, 4 December 2008

工作环境是态度专业指标?

原本工作的那一层办公室在大装修。
整层楼的同事被分成了两组:位子不受装修影响的保留不动,位子受影响的搬去一个临时办公地点,装修完毕才搬回。
我是受影响的一组,获悉搬去临时地点,其实只会在那里呆个6星期左右,之后会再搬去另一层楼的时候,当然难免妈妈声。因为劳师动众,因为把一个好好的编辑部分开两层楼,沟通上、转交硬件上都麻烦到要死。

当然,这种事只能背后埋怨。(即使当面呛声也没用的啦)
装修正式开始后,却意外发现,原来被迫搬去临时地点的一群,才是幸福的。因为原来的办公室已经变成工地了,位子保留不动的同事等于在工地工作,而且是冷气房,你可以想象那个噪音和污染的空气有多致命吗?

老实说,看到那战场模样的旧办公室,我是一点也没有想进去的欲望。不过修版面需要用到的Mac电脑还留在那儿,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去。
结果,才修了三篇稿,我就觉得双眼刺痛,头晕,呼吸不顺畅。跑到洗手间一看,靠,双眼红到比三天没睡、哭过四天还严重。
是心理作用吗?不排斥这个可能,但心理上不舒服,还怎么工作?
当天,马上send email给负责处理装修事务的行政部同事,要求把那台Mac电脑搬去我那临时办公地点左近。行政部同事说:“你可能要自己搬那台电脑哦……”“可以可以没问题,只要你ok,我自己搞定。”
从来都没有这么自动过,呵呵。
然后,到最后,在“工地”工作的同事,纷纷逃离,多数都出动自己的手提电脑,不是跑到canteen继续做工,像在快餐店读书的学生一样,就是跑来我这里附近空位子避难。
所以,这个故事教训我们: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诶,慢着,这篇博文的标题是怎么回事,好像跟我写的风马牛不相及咧……
对对,故事还没玩呢,刚刚的教训只是part 1。
下半场才是重点。
话说开会的时候,当我说,在“工地”工作的同事,工作进度难免受影响时,被反对了,并被认为那是受影响的人不够专业。
Huh? Excuse me,什么时候在恶劣环境工作也可以用来评定一个人工作态度专不专业?
Ok,如果你说得是电脑旧,桌子小,位子挤,那我可以接受你说这些都不应该影响工作(当然难免希望有更好的硬体设备……)。
现在的情况是,在那种乌烟瘴气的冷气房里工作,再时不时被迫听电钻声、敲打声,你能不受影响?尤其空气污染,那已是有关影响健康的事情了。每天在那封闭的地方反复循环地吸进、接触大量灰尘和肮脏物质,你的肺、你的皮肤、你的眼睛、你的呼吸系统不坏掉才怪。
不能在那样的环境下工作,是不专业?
Why not you try working there yourself?
上面那句英文是对安然坐在大大的办公室里,不受装修影响的老板们说的。如果他们之中任何一位,不接受员工投诉无法在“工地”工作。

笑三笑(而铜步移)

好像好一阵子没post有色笑话了。最近其实收到蛮多这类sms,不过真的没什么时间post出来。
Anyway,现在就放三则,大家看过以后笑笑,然后烦恼忘掉。
功德无量。(不好笑的话告诉我)

01
一辆计程车经过一个人烟稀少的地区,突然路旁一名男子挥手示意停车。
男子长得很斯文,身旁女子很漂亮。
司机心想:“看来应该不是鸳鸯大盗要打抢吧,而且现在大白天的,不用怕……”于是就停车。
男女上车后,男子突然拿把刀子出来,架在司机颈上。
司机大惊,以为要被打劫,但男子却不要司机的钱,反而要司机当场打飞机……
折腾了好一阵子,司机终于射了一发,蛮以为变态男子就此收手,怎么知道男子却逼着司机继续打。
十多回合之后,司机真的不行了,怕小弟弟这样搞下去会坏掉,央求男子放过他。
男子看了看司机,又想了想,点了点头对可怜的司机说:“那好吧,麻烦你现在载我女朋友到机场。”

02
一名男子觉得自己的老婆最近都不太对劲,每天打扮到漂漂亮亮上街,于是派了自己养的超聪明鹦鹉跟踪老婆。
一整天后,鹦鹉回到家,男子问有没有发现不妥。
鹦鹉说:“主人,没事的啦。我刚才跟夫人,去到一间酒店,夫人进去一间房间后门关上了,我只好在门外听。
“他们在房里吃饭,一共吃了五道菜。第一道应该是鸡肉,因为我听到夫人说:哇,好大的鸡……
“第二道应该是鸭肉,因为那男的说:压上来!
“第三道是鱼肉吧,因为那男的说:翻过来!
“第四道肯定是螃蟹,因为那男的说:泄出来了!
“最后一道大概是玉米浓汤,我听到夫人说:哇,热乎乎的,好浓哦!
“所以,没事啦,他们只是在吃饭罢了。”

03
某足球队在一场赛事中,踢完90分钟都没进一球。
赛后,伟哥制造商找了球队前锋拍广告,内容是,球员踢着球,指着龙门说:谁能90分钟不射?我能!
某保险套制造商看了这个广告后受到启发,找了整支球队来拍广告,内容是,所有球员对着龙门狂轰滥炸,最后出现广告语:不管射多少次,射不进去就是射不进去!
避孕套厂商看了,也想拍一个类似广告,可是避孕药是给女人吃的,要如何配合足球队?
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到了!厂商找了一个足球裁判,穿黑衣,吹哨子,抬头挺胸说:不管射进多少,统统不算!

鸣谢友人sms提供

Wednesday, 3 December 2008

《女友》上网了

应该说是终于吧。
在《女友》这些年,6年前就想说什么时候才可以有官方网站。
毕竟,这是个网络时代(6年前网络在起飞,但其实也已经算是了),老说自己是区域最时尚中文杂志,却没有挂上网,还是蛮遗憾的一件事。
(至于为什么这段时间内都没有设立一个官方网站,原因很多,却都不是我可以左右的)

所以,上星期五,28/11/2008,终于在网上看到新加坡《女友》开始online,还真的挺兴奋的。(虽然这些年来我的热忱已经被浇灭得差不多了)

《女友》网站的USP,是vodcast,以及编辑部与浏览者的互动。
会有很多behind the scenes,让大家看看一般看不到的《女友》幕后故事、花絮照,还有封面人物、造型师、摄影师谈拍摄封面的录像。

未来,我们会陆续增加更多的好康,包括:编辑部及《女友》特约的部落格;让浏览者参与的sex survey、Beauty Q&A等等。请继续支持,寻找惊喜。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