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April 2009

贼猫,贼在哪里?

《贼猫》
作者:天下霸唱
1本完

挟着《鬼吹灯》的“包赢”招牌,天下霸唱最新作品《贼猫》一亮相,已经引起广大灯迷关注。

《贼猫》不算的话,天下霸唱的作品目前也只出了四部: 《鬼吹灯》《鬼吹灯2》《鬼打墙》《活见鬼》
《鬼打墙》是天下霸唱早期作品,俨然是《鬼吹灯》的粗糙版,后半部找了另一个人续写,让我很turn off!
《活见鬼》我不是很喜欢,说到底,天下霸唱还是只靠《鬼吹灯》吃胡,即使如此,写到Part 2还是有点后继无力的感觉。

《贼猫》又如何?
故事说,清末太平天国期间,有个叫张小辫的穷小子,整日价地只想着发财,却又不愿脚踏实地工作,还时常做偷鸡摸狗的事。
一次,他无意中闯入前朝王妃的古墓(本以为作者又要开始他最拿手盗墓情节,怎知却不是),遇到了怪老头“林中老鬼”。林中老鬼原来是世外高人,精通玄术卜算,更因与张小辫有缘,于是传了一部《云物通鉴》给他,教会他相猫辨狗之术。
之后,老鬼还指点了张小辫一些该做的事。张小辫照着做,居然在官府军营里立了几个大功,职位越做越高,最后还当了雁营的最高长官。
但这一切是否真的只是因为张小辫命好?天底下有这么幸运的事?

我在书局看到这么书,看了书背的简介,就很被吸引,因为讲的相猫辨狗术,与天下霸唱以往的盗墓或鬼怪题材很不同,却又很特别。
看完全书之后(一本完),感觉是,没想象中好看。(Ok啦,说实在,精彩度跟我想象的差很多)

天下霸唱写故事有一个我觉得已经变成缺点的特色,就是废话多、啰里八嗦。这点在《鬼吹灯2》里已经很显著,我也批评过。
《贼猫》的说故事方式,有点仿效说书人说故事的方式,大量引用俗语,又喜欢重头说起,细节透彻,结果反而让节奏变得不明快。

我刚才说相猫辨狗术是难得的题材,但天下霸唱却没有很好发挥,很多时候都只是点到即止。
全书出场最多的是“月影乌瞳金丝猫”,其余的“渡水葫芦猫”、“长面罗汉猫”只是大配角,“金玉奴”更像只是友情客串。
至于狗,只出了一只叫“神獒”的鞑子犬而已。
我自己是觉得天下霸唱浪费了一个很好的题材。

天下霸唱自己在后记说,这部作品他2007年开始写,间中因为还要写《鬼吹灯》,所以进展很慢。所以,其实这部也不能说是完全的新作品,充其量是一部制作严重脱期的作品。
《贼猫》的语言采用古代式,像在看武侠小说还是什么的,有别于他擅长的现代市斤味道的写法。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为了配合场景,还说这是他所有作品中语感最佳的一部。

《鬼吹灯》后的两部作品似乎都有“滑铁卢”的感觉,天下霸唱已经用尽了十二成功力而无以为继了吗?

好看指数:3盏灯

Wednesday, 29 April 2009

开心的漫画迷

豪兄给了我一个网站。
去看了看,哗,简直是一个我目前为止看过收藏最齐全的网上中文漫画图书馆!
凡日本、香港、台湾、韩国、中国的漫画,你漫画店里看得到的、道听途说听得到的都有,而且是全程一页页地上载。
很新的包括小畑健的最新作品《爆漫王》(只出了第一集)、很旧的包括30年前最早的黄玉郎作品《小流氓》以至《龙虎门》、《醉拳》、《如来神掌》都收录其中。

太开心了~~
很多一直以来就很想看的遗珠作品,终于可以饱览,而且不用钱!(电费和上网费不算)

美中不足的是,家里的宽频还是不够快,页面换得不够流畅,急到差点吐血~~

当然,这种网站的存在,肯定会打击正版实体书的销量,也是版权问题的所在,也是原作者、出版商最痛恨的。所以如果我热爱漫画,希望漫画工业长长久久,理应不该支持。就像唱片工业面临网络非法下载音乐的困境一样。
可惜,我毕竟是凡人一个,请容许我存有一些凡人的私心。
阿弥陀佛。

Tuesday, 28 April 2009

天热就起来

以前的人都说,冬天是刻薄穷人的,因为有钱人可以买厚厚的棉被、棉袄过冬,穷人就只能苦苦忍受饥寒。而夏天则是公平的,因为脱光了衣服纳凉,富人穷人都没分别。
当然,这个说法现今社会已不适用,因为天气热,富人可以猛开冷气。

我觉得,天气冷热,配合社会通俗规范,也存在着性别歧视成分。
我说的是服装。
天热,女人可以光明正大地穿迷你裙、肩带装、露趾鞋上班。而事实上,即使出席隆重的场合,女人依然可以穿少少。
但是男人呢,天气热到要死,还是一定得穿衬衫、长裤、袜子、鞋子上班。

我算幸运了,工作性质关系,可以穿t恤上班,但长裤还是免不了,不穿袜子又觉得鞋子会臭。
那些行销部的男同事,还得长袖衬衫打领带,简直是活受罪。偏偏他们却不能随意穿,因为社会规范观念已定了行销人员一定要那样打扮,即使热度逼人。

为什么女人就可以穿少少而不被认为是失礼?
我想是因为男人爱看吧,所以一开始穿少少现身正式场合的女子,不但没有让人觉得不尊重,反而引起周围男人的高度兴趣。反正天气热,眼睛正需要更多的冰淇淋,你不介意,我不介意,所有男人都不介意,结果女人居然就这么托男人的福把穿少少给正式化了。

所以说,女人善用自己的优势,其实是很有power的。
男人这方面还败得真彻底。

Monday, 27 April 2009

黑星大奖不够黑心


不错不错,没想到保守的新加坡媒体,居然会主动开办这么有种的“黑星大奖”,还自比好莱坞的金酸梅奖。
鼓掌~~
不过hor,为什么只设最烂男主角、女主角、男配角、女配角、新人这几个演员奖?
我也想投选最烂电视剧、最烂导演、最烂监制、最烂综艺节目、最烂主持人、最烂新闻主播……

因为演员比较可以“欺负”?——演员深明娱乐圈的游戏,被逼参与也无可奈何……
还是不敢得罪主导各大电视剧、综艺节目、新闻时事节目的幕后大力人士?——做人不要太过分,见好就收;留条后路,日后好相见……

无论如何,还是要说,至少踏出了值得鼓励的第一步。
希望明年会更加精彩。

Friday, 24 April 2009

玩娃娃的男人是男人吗?

晚间报纸报道,本地其实有不少爱玩诸如Blythe娃娃的男人。
根据卖娃娃店家透露,购买娃娃的男性顾客,也有上升的趋势,大概起了个10%左右吧。而且,都不是买来送女朋友还是什么的哦,完全就是自己收集。

受访的其中一名“娃娃男士”还说,他每天都要跟娃娃“玩”几个小时才爽。也因为没钱购买昂贵的娃娃,男子于是都到卖娃娃的店里与她们相会,然后一起在店里“玩”……
天!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完全不能理解酱的行为。

我知道很多男人喜欢收集模型figurine,包括怪兽、外星人、英雄等等(其实我自己也蛮喜欢,只是往往看到那些模型人偶的价格,我就觉得还是把钱花在漫画上比较值得……)。
至少,那些都是比较男性化、比较阳刚型的模型玩具。即使男人喜欢收集性感的女hero模型人偶,我都可以理解,但Blythe娃娃?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还喜欢到爱不释手?

我以前曾经写过,一个男人从事什么行业,可以大概看得出他的性向,而且八九不离十。
例如服装造型师、化妆师,一个大男人似乎心态上很不可能会要做这样的工作,更遑论对这几种行业产生兴趣。
以前也看过关于一个专门设计女性内衣内裤的男子的报道,我也还是不禁要问,这个男子的心态到底是怎样的。

我相信工作和嗜好的取向同理。
玩娃娃的男人,除非你告诉我你是纯粹买来投资(这样的话应该不会到每天要玩几个小时),不然你就承认你娘,再不然你就索性出柜大方表态,或许你还可能是心理变态,不然,我还真无法接受这样的特殊爱好。

Thursday, 23 April 2009

Kelly Poon潘嘉丽拒绝扮可爱

Kelly潘嘉丽说她是很慢热的人,环境不熟悉、人陌生,她需要热身,才“玩”得起来。一个慢热的新加坡年轻女生,顶着全国选秀节目女子冠军头衔,单枪匹马到中文娱乐界精彩蓬勃的台湾打拼,成绩如何?一年见她一次的黄和栋,看Kelly如何蜕变。

2006年Kelly发第一张专辑以来,这是《女友》第四次拍她。按照她在自己的部落格的说法是:终于轮到她上封面了。

发型师David Gan和化妆师Clarence Lee双剑合璧,一起出手

让《女友》心存感激的是,Kelly专程从台湾飞来新加坡做这个封面,缔造《女友》多一个史无前例。我们感受到她的兴奋,她也让我们大家期待。
《女友》拍她的四次,只有三次有专访大报导,而三次都是我上阵。也算是我自己小小的史无前例。
为什么这么眷顾Kelly,老实说,我也说不上来。或许,对她,我仍然存有“幻想”,希望她可以缔造另一个本地乐坛奇迹——像孙燕姿那样的奇迹。

Kelly有这个料吗?
论外貌,Kelly不算大美女,虽然她越来越漂亮;当然,我们的燕姿也从来就不是美女。
论声线,Kelly其实不输燕姿,最大的差别,我个人认为是在声音的辨识度上,Kelly还需要让人有一听就知道是她的“注册商标”。
论舞台魅力,燕姿的亲和力无人能及,而Kelly惟一可以胜过燕姿的,或许是舞蹈。是的,我曾经说过,Kelly是本地少有能歌善舞的歌手,可惜,到台湾发展后,我并未看到Kelly致力往这个方向前进。
最后论际遇,燕姿刚出道的枪击事件,间接帮她打响了名堂;Kelly相对来说就比较“安静”,或许,真的要看老天帮不帮她制造新闻了(靠媒体帮忙可能比较容易……)。

《Smiling Kelly》是你第三张个人专辑,除了外形,还感觉到什么改变?
我其实有听回前两张专辑,觉得现在自己的声音比较成熟、诠释歌曲的用情度也进步了。这应该是人生历练比较丰富的关系,上一张会用比较多的技巧,这一张我反而希望能够返璞归真。我也发现这次录音唱歌的时候都不需要想象,所有的情感都自然地流露。


很多时候都会在做造型时哈拉,聊聊近况,说说八卦


你这一次上了很多台湾的综艺节目,包括《康熙来了》、《娱乐百分百》、《综艺大哥大》、《超级星光大道》、《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王牌大贱碟》、《黄金B段班》等等,哪一个让你最感压力?
这一次,通告比上一张的多很多,因为同事们都很拼,也因此我就有无形的压力,一定要把自己的本分做好,起码上节目不能再腼腆害羞,要什么话都敢敢讲,甚至放弃所谓的“正确答案”,学会如何做效果。其实直到今天,宪哥(吴宗宪)还是叫我要活泼、放开一点。很多时候,讲的东西可以很无聊、无厘头,反正要有表现就对了。

那会不会跟你的本性背道而驰?
其实我是属于慢热的,熟络了之后,我也会很放得开。所以公司的同事经常告诉我,如果我本性不活泼,他们也不会强迫我去活泼,但因为我其实是可以的,所以上节目一定做回自己。台湾市场最吃得开的就是做自己。所以,每一次上节目通告,我都是又期待又感压力,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做到即使跟陌生人在一起,也可以放得开。

有没有在上节目前想一些梗?
没有刻意。以前第一次上节目前就有,还想了很多,结果一个也没有用到。上节目还是要看临场状况,包括主持人和现场来宾的互动。所以从那次起,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参与,想办法插话。当然,同很厉害的主持人和艺人来宾,像小钟哥之类的一起时,要插话其实并不容易。而且回到现实问题,我的语言能力并没有很好,很多时候要讲话前还要先在脑子里“打腹稿”,确保不会讲不该讲的话。结果很多时候当我想好之后,那个话题已经聊过了……不过现在有进步了啦。


David是新加坡的明星发型师,为无数明星弄过头发,他也是章子怡的御用发型师


有试过临场发生你意料之外的状况吗?
经常。像我一次上菁姐(利菁)主持的《钻石夜总会》,有表演者带了蜥蜴来,然后艺人嘉宾就被要求去摸,我是最怕这种的了,结果就很逃避,假装看不到听不见,后来就被刚哥(陈正刚)骂。
有一次是小钟哥拿蜥蜴要来给我玩,我是怕到躲在椅子下。不过还好这样的情况观众其实是更喜欢的,他们喜欢真实的艺人。还好我是歌手,不适合丑化,所以都不会上那种丑化艺人的通告。

那些大哥大姐级的主持人私下有跟你说话吗?
有啊,现在的情况其实还不错,他们新人出来很辛苦,所以都蛮照顾新人的。像宪哥就曾在后台告诉我,我平时说话都ok的,所以千万不要怕镜头。城城哥(曾国城)也很nice,可能因为他在新加坡工作过,也就比较多话题可以聊。像康永哥、小S姐就没有说过话,因为他们基本上是节目一做完就“咻”,不见了的。不过我听人说,小S姐有说她喜欢我唱《美丽笨女人》,让我很开心,因为受肯定,也因为即使我综艺的部分没有做得很好,至少歌手的部分还不错。

做造型时往往可以看到艺人最真实的一面

你上《超级星光大道4》的踢馆赛时,25分总分你只拿了15分,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ok啦,每一个比赛都有不同的一把尺,每一个评审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好坏。不过上《星光》老实说压力蛮大,因为那里的评审不像《绝对Superstar》的评审那样很友善地听你唱歌,而是都很严肃很严厉、不苟言笑的样子。而且我那时的心态就不对,不应该当作是去比赛,而应该当作表演。后来我也没去想很多,就当作是一次宝贵的经验。

你当时对垒参赛者张涵雅,平分,却在加时赛败下阵来,会不会觉得有负“新加坡歌唱比赛女子冠军”的头衔?而且评审之一的黄小琥还说你只是表面好看,意思说你唱功不行,你有什么感受?
可能因为距离当初Superstar比赛已经蛮久了,有点不习惯比赛的氛围,就临场有点小紧张。不过我真的没把输赢看很重,评审说的我听,自己回去重看录像带,自己检讨。我觉得评审的东西其实蛮主观,黄小琥老师这么说,并不表示其他评审也有同样的看法,我自己也听过很多不同人的不同说法,所以不会对这样的事耿耿于怀。

觉得选秀节目应该再继续办吗?这样“帮助”年轻人圆梦的机会创造,值得鼓励?
有这样的平台是好的,起码它确实让我圆了我的梦。我常说不是随便随便就有得当歌手的,被人发掘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自己寄demo去唱片公司也要那里的人有空听。比赛对还没被发掘的人是重要的,至少有这样的一个舞台,曾经在上面表演过,也已经是一种安慰。

从选秀比赛出来的歌手越来越多,似乎随便谁谁谁都可以当歌手出专辑,会不会觉得这对整个音乐工业并不是很好?
或许现在发专辑的歌手真的比较多,但相对来说,红起来的机会却减少了,因为竞争太大了。而且现在市场对歌手的要求并不仅限于会唱歌,你人要可爱,行为要有趣,为人要有亲和力,还要有很好的运气。当歌手的谁不努力?不努力就根本不可能生存,但这个圈子却不是你很努力你很想红,你就会红,很大程度上真的要看运气、时机。

Kelly帮David代言的正中平燕窝打广告


所以你觉得是一种无奈?
可以这么说。歌手红不红不是自己说了就算,是媒体、歌迷、听众决定你到底红不红。一般人在职场上只要肯努力、表现好、老板肯给机会,你就会升官发财,但娱乐圈并不是这样,我也很努力,老板也给我机会发片,但红不红得起来却不是我可以掌控的。现在的歌手不只是唱歌,公司也会要求我们去做别的事,像演戏、主持、出书什么的,十八般武艺都要会,要做全方位艺人。那回到同样的问题,还是一样:不是说你什么都做了之后你就一定会红。

你说过给自己三年,不红就退出,这个“承诺”还有效吗?
有啊。你知道这个事业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我永远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发下一张专辑。(插问:合约不是写好发几张的吗?)不是这样的,每个人的合约都不一样,有的是一年发一张;有的是说好发三张,但没有年期;有的是签几年,但不保证会发片——我就是这种。所以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一定要有B计划。不过我很开心很欣慰的是,这一张专辑有看到成绩,因为在台湾大家都认得我,会叫我的名字、同我拍照、跟我讲话、跟我要签名、都会唱我的歌……现在专辑多难卖啊,有这样的成绩,连我同事都会告诉我:我们的辛苦并没有白费。(插问:那你的“三年时限”有延长吗?)有咧,我觉得是给自己的奖励,只要有发片,“三年时限”就会从发的最近一张算起,哈哈。

超级组合摄影大师Wee Khim和造型大师Johnny Khoo


你有去问自己的专辑销售量吗?
没有,公司也不会告诉我。我觉得那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知道现在市场上的情况,知道民众对自己、对我的歌的认识程度。

有没有你很想感谢,却还没有机会当面感谢的人?
(Kelly很认真地想了好一阵)没有吧,我不可能会漏掉感谢谁的。(继续追问:有没有哪位大哥大姐提携过你,而你还没谢的……)你这样问,好像我有漏掉谁欸……不过应该是没有啦。

那有没有你觉得很抱歉,却还没有机会当面道歉的人?
我想说的是,我不是那种一回来新加坡,就会找每一个人吃饭的人,可能你以为我把你淡忘了,其实我并没有。我不是很会socialise的人,不过你帮过我,我一定会记得,但我不会每天找你吃饭还是怎样。我有时说话太直接,或者失约,那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希望大家可以互相理解。我现在不是要针对谁,不过如果我有让哪一位前辈、老师、同事、朋友啊不开心的话,就要借此郑重地说抱歉。

你常爽约,是不是因为不爱计划?
是,我比较随心所欲,想做就做。但我又会有紧张大师的一面,像如果你现在还不告诉我明天通告要穿什么衣服,我就会很不自在,心里会老是挂住这件事。所以我应该是矛盾性格。爽约很多时候是接到工作后发现和之前的约会撞期,但经常就忘了通知约会对方。这是很坏的习惯啦。

Kelly初试封面照


到目前为止,有没有被迫做一些跟你的性格落差很大的事情?
倒没有,不过有时上一些节目,同事会问我要不要扮可爱,我就会做出一个“啊,有没有搞错”的表情,说“你们疯了吗”,而他们也通常会“知难而退”。

如果演戏,最想跟谁合作?
小猪罗志祥。他的人很nice,又很照顾新人。我听说台湾偶像剧的导演是会骂新人的,所以可以跟一个比较友善的人合作,多少会减低我的压力。最重要的是,他这么帅!跟你一起演戏,感觉应该很不错。

目前有什么心愿吗?
希望能够赚大钱,这样才不会一直给自己期限,要唱多久就唱多久,哈哈。也不需要是亿万富翁,只要养得活自己和家人,还有积蓄,就行了。

《女友》封面打造五大金刚:坐着戴黑框眼镜的是主编李佳静

当了歌手之后会比以前当空姐时富有吗?
其实不会。我在台湾都很省,你知道我出门是搭公车的,这还是刚哥教的,我本来都搭计程车。然后纸巾啦、洗碗剂啦都是拿公司的——当然我有问过才拿啦,哈哈。

与Kelly聊天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在其他去台湾闯荡过的本地歌手中,只有她给我这种感觉——还是很道地的新加坡人。因为她会在一长串华语中夹杂一些英语单字,也会用很多本地人爱用的句尾语助词。当然这些并不会扣分,反而更添亲切。

指挥若定,态度认真

Kelly的同事和她所说的那些台湾综艺界大哥都说得没错,Kelly本性就是活泼的,像这样的性格,若毫不掩饰地释放,要在台湾娱乐圈闯出名堂并不难。
如果台湾音乐大师黄国伦能够成功转型,成为搞笑主持人,我完全不觉得Kelly有什么理由不能在台湾突围——当然,我不是叫Kelly去搞笑,不过要做歌手以外的工作,应该不是问题。

或许现在的歌手确实不好当,因为听众观众要求他们全方位。但多方面的发展,对一个人的成长,不管是性格还是人生历练,其实反而是好的。不是吗?
焉知非福。智慧古人早就说对了。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9

Wednesday, 22 April 2009

《女友》09年5月号面市

Yes yes,新加坡版《女友》5月号出街了~~

这一期封面是本地名模Sheila Sim。她将在新电影《烟花三月》首次演出,还是演第一女主角哦~~ 想知道更多她的故事,记得买一本~~

5月号也是“传统上”的旅游特辑号,这一次,我们带你去纸上遨游非洲的Tanzania,看非洲土著“诠释最真实的非洲时尚风”。
明星发型师David Gan也会带我们去德国柏林,感受历史与现代创意的交错。
还有金边这个充满发人深省的故事的地区,让你感受人性。

你比较喜欢小猪罗志祥,还是周董周杰伦?让小猪亲口告诉你,他觉得自己和周杰伦一样厉害!


别忘了上《女友》网站,看好看的vodcast和blog。

Tuesday, 21 April 2009

成龙又说错了吗

口头是非多多的成龙,日前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说台湾和香港“太自由太乱”,觉得“中国人是要管的”,引发轩然大波,遭无数网民甚至香港政府人员炮轰,说他奴役性情,还要求他道歉。

成龙数年前因为吴绮莉事件,说他“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也曾经批评台湾总统选举是“天大的笑话”,结果四年不踏足台湾。
这位华人影坛大哥,俨然成了出口不经大脑的典范。

但这回,成龙真的说错了吗?
各界对他说“中国人是要管的”的言论感到刺耳,主要是因为这个时代是讲人权的时代,他特别强调中国人要管,有抬举西方、贬低东方的意味在内。
但广义地来看,其实说要管,并没有不妥。现在的民主社会的法律制度,其实就是管人的方式。
想想,如果不立法规定随地吐痰者犯法,你有办法管得了人不随地吐痰吗?
不立法规定不可乱抛垃圾,你认为会看到干净的街道吗?
不立法严惩高楼抛物者,你认为单凭教育,要多少年才能奏效?
你能不立法规定杀人放火、打劫强奸犯法吗,你能不“管”这些罪犯吗?
民主政府虽是人民推选出来,但结果还不是一小撮人在管一大群人?你能说政治领袖不是在“管”一个国家吗?
从好的方面想,如果没有农粮局、环境部在管,我们能保证每天都购买和吃到干净保险的食物吗?

中国就是出了名的管人专家,看看他们如何“管”媒体、“管”网络,谁还说“中国人是要管的”这样的言论是错的?
即使有管制,还是经常出现什么虫草参铁条、假鸡蛋、毒奶粉事件,如果真的不管,你说行吗?
成龙也说“买电视机不会买中国的,因为中国的电视机会爆炸”。你看,这其实都是以往,甚至现在的经验,让世人对中国、对中国人、对中国出品失去信心,能怪谁?
更积极的,应该是如何致力改变世人的印象,而不是气急败坏地“捍卫”自己的“尊严”。
如果做得好,我相信成龙日后也不会吝啬于赞扬的。

大家都知道,成龙是出了名爱穿唐装出席各国各地的活动的,又怎么可能有崇洋排华的心理?出言批评“中国人”,我想,更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吧。
成龙这一回的说话,我真的不认为有错。

Monday, 20 April 2009

眼睛骗大脑

相信你应该已经听过Susan Boyle的大名。
是的,就是那位其貌不扬的47岁auntie,却在英国的选秀节目《Britain got Talents》第三届的初选里一鸣惊人。评审更直言那是他三届以来看到的最了不起的表演。
Just in case你还没被Susan Boyle感染到,以下是她的短片。

是的,就像评审所说的,我们经常都会先入为主,更相信眼见为实,殊不知,很多时候,眼睛都在欺骗大脑,让我们做出很不理智的判断。
人类有五感,应该善用五感,而不是只用其中一感,就论定盖棺。
Susan Boyle的情况即是。如果我们只让眼睛做主,又怎会知道,我们险些就让耳朵与绕梁三日的好声音失之交臂?
所以有人不可貌相的名句。古人早就知道。

PS.本地的选秀节目像不用钱地举办,什么时候也敢敢不设参加者年龄上限?

Saturday, 18 April 2009

食客不能老是无所谓


前阵子毒Rojak引发上百人食物中毒事件,终于让政府和社会比较认真地正视公共饮食场所的卫生问题。

根据报章报道,有部分国人仍然不是很在意,对食品小贩卫生意识不高的行为也没有表示不满,有者甚至还说只要食物好吃,卫生不是大问题。
对此,卫生部长许文远非常不赞同,并且呛声了:“如果食客拒绝光顾卫生水平不理想的摊位,摊贩自然会明白不卫生对他们的影响,并尽快提升自己的卫生水平。”(引述《我报》报道)

鼓掌!
是的,有看我的部落格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少讲政府或部长的好话(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完全没有),但我不得不为许文远部长的态度鼓掌。
国务资政吴作栋也提到,要确保类似毒rojak事件不再重演,除了政府,摊贩和食客本身也应保持良好卫生习惯。(也是引述《我报》的报道)
比起吴资政那不温不火、比较PC的话,许部长的批评,显然更一针见血,更说中我心。

是的,每次看到那些摊贩态度差、乱开价、卫生条件不好的食品摊位,依然有人光顾时,我就会很不爽。而光顾的食客一般总是说:“哎呀,也没什么选择啊”“哎呀,好吃就行了”,甚至“哎呀,也没有太难吃啦”,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实在是很让人受不了。也就是食客这种态度,助长了摊贩更肆无忌惮、不求改进。
很奇怪的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其实跟国人怕输怕死爱complain的典型态度是很背道而驰的。

摊贩态度差、乱开价、卫生条件不好,甚至食物本身真的不好吃,就应该抵制,不应该再光顾,那摊贩才会开进,或者表现不佳的摊贩也可以从此消失,免得继续危害饮食界。
食客有效地即时反应,也更能让摊贩明白对待饮食事业的认真。而最终,食品水平提高,受惠的还是食客。
奇怪,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很多人都不明白,或懒得去执行?

《我报》也问了一个叫严朝伟的23岁服役人员,他说“个人味蕾尝到的滋味最重要,他甚至理直气壮地告诉记者,卫生情况今后也不会是他选择食物的考量”。
严先生,那你干吗去熟食中心,去垃圾场找东西吃就行啦。
还有,祝你狠狠地食物中毒一次。(或者很多次,如果你死不悔改)

Friday, 17 April 2009

到底谁是谁非可以跟进报道一下吗



这篇晚间报纸报道说的是,某熟食中心的三家茶水档为了招生意拼命拉客。
根据“目击者”所言,茶水档的助手会“很主动”地向食客询问要不要饮料,有时可以一坐下来就三档的助手都围上来,让食客左右为难。
也有说看到不同摊位助手相骂,也有说某食客因不买饮料就被叫去坐别的位子等等恶劣行为。

然后,报纸记者就去采访茶水档主。结果,三档档主都说他们的助手绝对不会做出上述的行为,都互相指是别的档主先开始拉客,他才“无奈”跟风云云。

到底谁是谁非?到底谁在撒谎?
记者并没有追查下去。这样的新闻,往往也只是雁渡寒潭,不会有后续跟进报道,空留下一个悬念给广大读者。

收到风声,于是采访两边的说法,结果发现莫衷一是、各执己见、众说纷纭,反正也没办法问出个所以然,而且清官难办家务事,算了,截稿了,就交吧。
这样的新闻报道正确吗?这样的新闻报道有意思、有价值吗?

以一个读者来说,我看了之后会很纳闷、很“迫测”、很不爽。看到事件发生,却看不到事件结束。就像主控官和辩护律师都讲了自己那边的话之后,法官/陪审团却不下判,让案子成为悬案一样。

偏偏,这样的报道方式三不五时地就出现在报纸上。

Thursday, 16 April 2009

这些男人做么酱?

诶,要说男人坏话哦?
是的,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况。一直以来,《男人说话》开栏以来,我扮演的角色都是反对党——在女性杂志、女性“专权”的世界里,捍卫男尊,为男性辩解,甚至袒护,也在所不惜。更时不时说女人坏话,挑战极权限度。
这10多年来,我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度日。哪一天会遭逢群女围攻,以致尸骨无存,都早做好心理准备。
猎犬终须山上葬,将军难免阵中亡。我可以加一句:男人无非XXX——那三个“X”,让你自己随意填好了。(其实是自己想不到……)

所以,充当了10多年男人代言人,说了全天下男人都会说的话,我要突破一下下。没办法,这个时代什么都没用,就创意最有用;什么都可以看不起,就创意不能看不起。
不过,我也不是无的放矢,无厘头不是我的style,虽然《女友》是happy magazine,我还是会尽量做到笑中有泪,笑中长智慧(星爷是我偶像)。所以以下,确实是生活中遇到、看到、听到、体验到的一些不得不骂、不得不酸两句的男人案例。

Case 01
话说月前,我在协调《女友》的dating story——让女记者Tara去和三个男生约会。
突然,我好像成了皮条客,到处拉客。原本以为女追男,隔层纱,女生准备好了在那边,要找男生应该轻而易举。孰不知,这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亏我还特地之前筛选过,只找那些曾经上过(同类)杂志,了解上杂志做特稿情形的男人,免去安抚惊吓过度的男人的窘境……
请看我遇到的情况:


我:请问你有兴趣与我们的女记者约会,参与一个情人节特备的约会特稿吗?
A男:我?我想我太老了,不适合……
(就是老大不小了才要争取机会约会啊……什么年代了,年龄还是问题咩?)
B男:跟你的女记者约会?不要不要不要,我会不自在……
(抱单身主义?还是有性向问题?BTW他拒绝的语气,好像我邀他去跟女鬼约会酱……)
C男:Sorry,如果你要访问我那ok,要我去约会就不行……
(暗想:你有值得我访问的价值吗先?)

最绝的,是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个D男。
他年轻帅气,有明星脸。我找他的时候,他总在忙,却也总是很礼貌客气地告诉我一个他方便与我详谈的时间。
我们一来一往,终于他了解了情况,在电话那头默默想了几秒钟(因为沉默,我就当他是在考虑),说理论上没问题,不过希望可以再考虑一两天,再给我肯定的答复。
我等了一两天,再度拨电话给他,他终于答应了,不过说他在开会,请我再打给他谈细节。
于是,又等了半天,这一次谈细节,却有了峰回路转的改变。

我们谈着谈着,他突然问:“请问如果我跟她去吃晚餐,费用由谁出?”
我愣了一下(虽然确实有预算可以报账,但老实说,还真没想到他会开口问……男生第一次约会请女生吃饭,不是礼貌上应该还钱的吗?),就说:“其实是可以向公司报账,但也要看你们的账单最后结算数目,如果超出顶限……”
此话一出,没想到他竟然马上改变主意:“哦,这样啊,那我想我不参与了。”
我“啊?”了一下,他自动解释:“要上杂志曝光,还要自己贴钱,我不能接受。”
言下之意,是我们请你上杂志,还要付你通告费?还是要付肖像版权费?
事实上,就我的经验,现在确实越来越多平民百姓(是的,我的意思就是那些nobody)在受邀上杂志前,都会问有没有钱拿,男的女的都一样。真是奇怪,是看太多台湾综艺节目吗?以为上杂志跟上节目一样,有通告费、车马费?你还真的以为你是通告艺人?

回说那位D先生,就一顿饭钱,又没指定一定要去高级餐馆,你要带女生去吃大排挡也ok啊。再说,我还让你自己设计约会节目呢,你要浪漫到带女生走东海岸喝西北风,我也没说不行,干吗这么计较?风度都死到哪里去了?
Anyway,听了他的理由,我当堂说不出话,结果跟他支吾了几句,谢谢他拨冗时间之后,就见鬼似的挂断电话。惊魂甫定,立刻回身跟我同事说:“你看,男生帅,有个屁用?”

Case 02
比起上一个case,这算是小case,却也是亲身经历,如假包换。
话说,某天下班,搭公司电梯,小小的电梯里只有三个人:某女、某男、我。
某男站在靠按钮的地方,一般情况,谁站这个位置,都会礼貌(or有教养地)在电梯门开时,按着开门键,让其他人先出去。我这样说没错吧?有没有人反对?没有?很好,继续……

这个某男,在电梯到了一楼,门开后,一个箭步跨了出去。哦,说他箭步,可能你会觉得他赶时间,但事实又不是,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并不是急着出去,而是旁若无人地大步走出去,似乎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眼睛生得很小,但那还不至于妨碍视线角度吧?)
在走向停车场前,需要开两道门,这位某男开了第一道门后就闪身而过。一般情况,即使你没有好到帮后面的人开门让他/她先过,起码你也会在走过门后稍微地用手托着门一会儿,让跟随在后的人不会被反弹的门撞着。我这样说又没错吧?

而这位一直活在自己世界的某男,就完全没有这种基本EQ。我还怀疑他是不是戴了耳机(其实并没有),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后面有人,于是故意弄了一些声响,结果在第二道门时,同样的情况还是发生——他走出门后,就任由门反弹,丝毫不顾后面的人。
这个某男三十岁左右,看样子也不像没读过书(这个是基本处事待人之道,其实跟读不读书没多大关联),真的不知道他的礼貌、感觉都死到哪里去了。

没风度、没礼貌、不懂做人的男人,要说当然还很多。这里只是列举九牛中之二毛,相信已足够让这个城市的男人以此类推、举一反三,延伸反省一下。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9

Wednesday, 15 April 2009

谁胖谁

胖子总是给人懒惰的感觉。
碍于行动上的不便,即使胖子想勤快,恐怕很多时候也力不从心。
所以错觉,久而久之,成了普遍认同的感觉。而胖子自己通常也懒得辩解(哦,我又用了懒这个字……),因为辩解要花额外的精神和力气,还是休息比较实际。

先声明,我不是要一竹竿打翻一船胖子。
微胖、略胖、小胖者不在列内。如果你属于微胖、略胖、小胖,你不需要扪心自问,也不必向我兴问罪之师,我的竹竿没打到你身上。

我说的是真正实在的胖子。
因为看到周围有酱的情况存在,所以产生文章一开始提到的感觉,然后想查证一下感觉对不对。
说老实话,我还真没见过勤快的胖子。你有吗?

Thursday, 9 April 2009

除毛初体验 Virgin Hair No More

男人去除体毛Boyzillian waxing,据说,时下越来越流行。这个与传统认为男人有体毛比较man的观念背道而驰的行为,让《女友》男人黄和栋好奇,决定忍受痛楚尝试。

是太娘,太痛,还是太对不起爹娘?
对啦,无毛的男人不会很娘吗?电影也有得看啊,有毛的男人总是比较man的啊。当然,电影里最多看到的是铁汉演员的胸毛、手毛、腿毛、胡子……是比较难看到我要说的(下)体毛。除非,你看的电影是那种咳嗯……(你坏坏哦)
然后,深植脑袋的儒家思想也被搬了出来,孔老爷子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那还有什么理由要我去把这么私人珍藏的体毛给连根拔起?(对不起爸妈的……)
再然后,听说做waxing是很痛的啰,虽然很多人做了之后、痛过之后,当下一轮毛发长出来,又会乖乖地去再痛一次,据说是因为欲罢不能,上瘾了!奥买嘎,难道真的是痛并快乐着?我不想要啦,人家真的很怕痛啦……(其实这才是拒绝去做boyzillian的最主要原因)

壮士断腕的觉悟
但是,身为城内最时尚中文杂志的惟一男性,又是当家老二,在情在理、在公在私,我都应该赴汤蹈火、以身作则。任意退缩的话,以后何以服众,如何叫小的们去勇敢尝试时下各类稀奇古怪的新事物?
所以,我只有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呸呸呸,干吗没事说到好像要壮烈牺牲酱……大丈夫牙齿掉了都可以带血吞,不过就脱层毛,来就来,who scared who?)

Man to man?No no!
就这样,我被送往城内著名除毛美容院Strip进行我的第一次。
“你今天感觉如何?紧张吗?”一踏入店里,已在等候的Strip集团公关Janet友善地询问。我干笑回答:“还好吧……”(不紧张才有鬼咧)
然后依循惯例,咨询师问清楚医疗前科,同时讲解所谓boyzillian waxing究竟是干吗,还有待会儿走入手术室……哦不,是走入护理室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如果有需要,店里还会提供有助镇静的“神奇水”,还有解压手握玩具,让你痛的时候可以狠狠地抓。
负责我的护理的是一名洋人女护理师。对啦,是我要求女护理师的,我无法想像让另一个男人为我做这么“亲密无距离”的waxing。说实在的,如果Strip只有男护理师,我肯定打退堂鼓。
在护理室里,我解除了下半身衣帛,躺在床上。护理师走进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人生就要开启一页全新的篇章。(喂,有点over了哦……)

像在手术室里做手术
护理师一边做着准备工作(为我搽抹防炎水、修剪过长的体毛),一边向我讲解程序及待会儿所要使用的硬蜡hard wax。
原来啊,waxing使用的蜡分硬和软,一般都说,硬蜡的撕拉比较干净利落,疼痛度也就相应减低(长痛不如短痛,懂吗?)不过青菜豆腐,各有所好,还是有人比较喜欢用软蜡,所以一般毛发去除的服务者都会提供两种选择。
而我既然是初哥,没有试过,自然无从比较,当然就逆来顺受、任由摆布。反正都“下半身光鲜”地躺在床上,跟肉在砧板上感觉也没差,还有什么bargain power?
护理师要我把双腿呈菱形(像青蛙腿,好丑……)以方便她“动手术”。哦对了,讲到动手术,护理室天花板的大型日光灯那么照射,还真有几分动手术的错觉。
然后,重头戏终于来了!

护理师吓我
我使用的硬蜡是巧克力成分的。不是很清楚那有什么优点,虽然有散发令人应该垂涎的味道,但这什么时候啦!这当口谁还会关心吃的……
硬蜡涂抹在应该涂抹的部位之后,我还以为会等个二三十秒还是整分钟,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护理师已经很熟练地一拉……诶,还好耶,没有想象中痛。我暗自得意:chey,不过如此,看来我还蛮能忍痛的。
乐极忘形的我还开口问护理师:就这个程度的痛吗?话才问完,护理师就淡淡地回应:其实是会越来越痛。她还怕我没会意,顺便解释了一下:因为我现在做的是最外侧,越往里皮肤就越敏感,自然会越痛。(Ok,thanks leh,thanks for the elaboration)
而马上,我就深切地体会到,她并不是在吓唬我。果然,越往内,越痛!而且那热热的蜡涂抹上敏感部位时,已经感觉灼热,再那么一撕拉……火辣辣的痛楚,天啊,我干吗来受这个罪?!

关公是我偶像
我想起关公刮骨疗毒(居然还有空想些有的没有的,自己也不禁要佩服自己),决定效法,于是故作轻松地和护理师尽找些有的没有的话题来乱聊一通。
护理师自然知道我的用意,很配合地有问必答,而且撕拉的时候讲话居然没有停顿——她可以在句子之间完成撕拉动作,完全地一心二用,佩服!(原本还有点怕她会因为说话而分心,尤其之前在用剪刀修剪体毛的时候……)
后来听同事说,有的护理师喜欢在数了一、二、三才拉。而我跟该同事的看法都一样——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给我们“惊喜”比较好;等待受折磨的状况太恐怖了,哪怕只是三秒钟。
然后,也不知道到底撕拉了多少“片”(包括前后上下左右),终于听到天使一般的声音响起:好了!
大功告成。最后,我还做了一件只有初哥会做的傻事,就是在护理师“退下回避”后还大剌剌地安然躺着休息(以为像做spa酱,最后会有时间休息一下),直到护理师大概是在外面等得不耐烦再度倒回来,我才如梦初醒。原来,我少听了她一句最后指示:I see you at the reception。

有人说,waxing也会上瘾,因为去除了体毛以后,才发现自己的皮肤居然可以这么嫩滑,而且看起来那部位也很卫生,就再也无法回头面对杂草丛生的样子。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再做第二次,我只能说,一个月后才有答案吧。

与女护理师对话:

男顾客有生理反应怎么办?
Q: 你的男性顾客多吗?
多,而且是越来越多。我每一天都会有男性顾客的预约。
Q: 有遇过男性顾客出现生理反应的吗?
当然有。一般都是在正式做waxing之前,在为他们做毛发修剪之时。不过我不觉得他们是性欲高涨,那应该是男性生理构造造成的神经自然反应,因为我一定会触碰到他们的敏感部位。我自己能接受这样的“理论”,所以才愿意为男性顾客服务。
Q: 那他们在生理反应出现后会如何?
一半的顾客会道歉,哈哈,其实没必要啦,他们道歉,我反而觉得他们很无辜,根本不是他们的错啊!有一些则会要求等他们“冷静”之后才继续。
Q: 那你的反应呢?
我会完全地视若无睹,因为你越在意,情况就会越尴尬。除非他们要求暂停,不然我都会继续工作。其实这种情况很快会过去,因为一正式做waxing,无论是因为痛还是其他原因,他们很快就会无暇保持“兴奋”状态了。

Waxing的迷思
01

“如果我的‘黑森林’非常茂盛,应该先稍微修或剃一下才去做waxing。”
错!其实做waxing时,毛发长度起码要有6mm,太短并不适合。所以一般做过一次后,建议起码一个月后才做第二次,若到时护理师仍然认为你的毛发长得不够长,会建议你过些时候才做。反之,如果你是几十年来累积的精华,无须顾虑,绝对可以直接上阵,即使毛发太长扰乱视听,护理师也会自动帮你修剪到适合做waxing的长度。

02
“听说做了waxing,毛发重新生出来的那段‘萌芽期’,该部位会感觉痕痒难当,所以我一直不想做waxing。”
错!做完waxing,长出来的是新生代的毛发,这就跟每个人最初开始长生平第一批毛发一样,是不会感觉到任何异样的。只有当你是用刮胡刀剃除毛发,毛发再次生长才会感觉痕痒。

X files
如果你不知道除毛也有分等级(程度),现在是时候了解一下了。
X:除去大腿两侧“比基尼线” + 修剪阴部前毛发,$34
XX:除去大腿两侧和“不见天”部位的“比基尼线”,$43
XX(extra):与上同 + 阴部前毛发除剩两寸,$51
XXX:除去阴部全部毛发,只余前面一小片,$76
XXXX:完全去除,$76
*价格以Strip男性硬蜡除毛服务为准

Strip – The ministry of waxing
Strip Buddy #05-04 Wheelock Place T6734 0040
Strip Co-Ed Cathay #02-10 The Cathay T6732 9287
Strip Co-Ed Paragon #05-09 Paragon T6836 4874
Strip Co-Ed Raffles #B1-20 Raffles City Shopping Centre T6837 0070
请上网http://www.strip.com.sg/查询有关资料及更多分店。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9 - 《男友》Testdrive

Wednesday, 8 April 2009

格人相亲



今早上网看到我部落格昨夜(或者应该说是今天凌晨)的浏览人数时,吓了一跳。
惊吓的原因不是人数爆跌(还好不是),而是爆增(废话,不是爆跌当然就是爆增啦)。

好奇去查看了一下来源,原来都是refer from这个网页
于是继续发扬追根究底精神,跑去偷瞄……
其实,一半是鸡婆,一半是以为自己经常在部落格开骂,现在被“仇家”找上门……不过印象中并没有针对丁先生发表过什么不敬的意见(也不敢啦,不然等下被他的粉丝围攻……),所以主要还是杀死猫的好奇心在作祟。
结果一登陆就很意外地看到“栋物园”的banner,然后是网主的推荐。

Woohoo~~(借用一下丁先生的口头禅)
还真是受宠若惊。然后发现丁先生还很有心地连《女友》网站的link也提供了。相信这个月《女友》网站的浏览人数也势必会破新高。:)
感谢~~
(为什么丁先生那篇格文的标题是“什么跟什么啊”?)

古人说,文人相轻。还好,网络世界,部落格地盘,看到的是相亲。

Tuesday, 7 April 2009

$3,480变$31480,逗号惹的祸?

夜间报章报道,某男子开了数目为$3,480的支票,付给信用卡公司。

若干时日后,男子一次提款后发现户口剩余款项竟然少了两万多,急找银行查询。结果发现,原来银行职员输入错误,把$3,480输成$31480。

银行的解释是:男子的逗号太大,银行职员错看成是“1”。
男子啼笑皆非,说自己写的逗号,再大也不可能大到像“1”,再者还有英文书写数目,怎会弄错?
最后银行补回了男子损失的款项。

看了这段“搞笑”新闻,你有什么想法?
我的想法如下:

1.该信用卡公司收了这么大数目的错误款项,为何静静不出声?这又不是存款。
客户付错钱,不是很应该指正的吗?如果是少付,信用卡公司一定会冤魂缠身般死追不休,为何多付的时候,信用卡公司就可以act blur把钱袋袋平安,连拨个电话向客户确定也不做?
这样的信用卡公司,有什么信用可言?(可惜报道没有说是哪家信用卡公司,负责报道的记者也没有针对这点置疑)

2.搞错支票的银行是星展银行DBS。跨国银行哦,银行负责人说输入支票款项的是职员,所以难免会有人为错误。不过我想问的问题,与该男子不解的点是一样的:有人把逗号写到像“1”这样大的吗?
还有,每次开支票时最麻烦的书写英文款项数目,不正是为了确保款项的正确吗?“Three thousand four hundred and eighty”和“Thirty one thousand four hundred and eighty”有长得很像吗?负责输入的职员为何连看都不看这英文款项的部分? 那我们写来干嘛? (如果他/她有看,就肯定不会犯这样无聊的错误)
而银行的解释居然说是逗号写得太大,言下之意就是开支票的男子也要付一定的责任(因为他写得不清楚),能接受吗?对我来说,这又是另一宗典型大公司大机构做了错事死不认错、还要拉其他人一起下水的处理情况。错就是错,干吗不能好好道个歉就好了呢?有必要姿态放这么高吗?(这种作风还真像某某党……哦对了,星展银行总裁就是某某党要员,难怪……)
别忘了,男子还要花精神花时间去追查解决这些原本不应该存在的问题。银行有把这些考虑在内吗?这又是典型的被忽略的消费者损失
如果关系到钱的东西,专业的银行职员都可以犯这么粗心糊涂的错误,那银行还凭什么要普罗大众对他们有信心?我们又如何保证贷款里每年不知道他们如何计算的利息加来加去、减来减去地不会出现错误?(我相信一般人都不会去细看他们如何逐年计算)

好笑的是,这篇报道还附带一则“如何正确填写支票”,什么跟什么啊,谁是谁非还搞不清楚状况吗?应该附带的是“如何确保银行减低犯错兼犯了错不要赖别人”或“如何确保个人权益保障”吧。
看来该记者/编辑/报纸是站在银行那边的。

Monday, 6 April 2009

哈棒传奇,九把无厘刀



《哈棒传奇》
作者:九把刀
1本完

这是我看的第二本九把刀的作品。
之前看的是《卧底》,非常“正式”的通俗幻想小说。这本《哈棒传奇》呢,却是完全地搞笑兼无厘头,我看的时候差点就以为是在看周星驰《逃学威龙999》的电影剧本。

谁是哈棒?
那是精诚中学的流氓老大,手段凶狠残暴,性格乖戾莫测、喜怒无常,按照作者的说法:从来没有人知道哈棒老大在想什么。
“哈棒老大”?对啦,这本书虽叫《哈棒传奇》,但实际上哈棒并不是主角,甚至连配角都不是,充其量是个很抢镜的特别介绍/友情客串人物。因为小说其实是哈棒其中一个不起眼、毫无血色的跟班高赛以第一人称视觉来叙述的。

哈棒老大很多时候都是侧写,更多时候是“舒服地躺在课室后面的牛皮沙发上睡觉”,连清醒的样子都看不到。
哈棒老大出场的时候其实很少——有几个单元只是咖哩啡式地现身而已,如篇幅最长的《酸内裤》单元;而在《肚虫的早餐店》里,甚至完全没有出现。但他一出场,通常就会气势磅礴,非常实在地诠释了连校长也要对他卑躬屈膝的权威领导才能。

本书写的是校园青春无敌故事,绝对地无厘头,道德意识重的人切勿翻阅,不然只会为哈棒这号人物,以及他手下的怪咖们捶胸顿足。
即使你的道德指数不高,也得将所有正式、正经、“这怎么可能”的习惯性思考方式完全地扔掉,那你才有可能带着微笑的心情(有很多“官方”推荐者都说他们看的时候笑到不行,但我没有)看下去,不然你的脑子里只会不时泛起“太超过、太无聊了吧”的念头。

还有一个我觉得不解的地方,是本书以单元式写法进行,但时间完全不按照次序,一时写中学,一时写大学,一时又回去中学,一时又写中学和大学之间……有必要这么随性吗?按着时间顺序叙述,不是更容易懂吗,至少不会让读者觉得作者好像没有经过很好地结构构思。
(当然,作者可能是故意捣乱……而当然当然,因为作者是九把刀,大家才会想说会不会是他故意的……)

我要说的是,这类型小说只是看爽而已,像看了一部搞笑电影,看过之后别祈求有什么获得。只要能在看的时候觉得开心,就已经是一种获得。
当然,九把刀脑子能想到的东西还是很棒的。只是台湾rap歌手MC Hotdog推荐本书时说:“我看的当晚就梦遗了”,未免太超过。

好看指数:3盏灯

Wednesday, 1 April 2009

保安,他保我,还是我保他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很多保安人员,是退休人士、理应退休的人士在做着的。

记得我初入社会的第一份工,公司所处地的商业大楼,有一个保安是一名身形瘦小、老态龙钟的银发族。
我当时在production house工作,还蛮长需要往外跑的,也经常需要OT。但不管我什么时间经过这位保安的基地,都是看到他头也不抬,安稳地卷缩在他那张董事长椅内冬眠。
我在那儿工作了半年以上,说真的,我对他的容颜完全没有印象,不是记忆不好,而是我根本没有机会看到老人家的庐山面目。
每次经过他,都不自禁想:真有什么抢劫,这位老人家有能力去协助罪案发生,或协助受害者吗?真有火灾,会不会还要劳烦忙着逃命的大楼租户协助这位老人家避难?

我家住所的保安,白天的样子看起来都还OK(起码行动自如,那天看到一名壮硕的男子保安,我差点感动到掉眼泪),但晚上有一名女性保安,却让我很置疑。
当然,不是因为她的性别,而是因为她的身材。她的腰围,少说也有40寸,走起路来举步艰难,总是看她步履蹒跚地察看停在车场的车子有否非法入侵。
同样的疑问:真有事发生,她的应变和行动能力,及格吗?

我没有歧视退休人士或银发族,只是觉得任何工作,都应该有一定程度上的责任。
教师除了基本灌输知识,也应该身体力行、以身作则,指导学生正确(或起码不伤害他人自己)的人生观和处世待人原则。这是教师的基本责任。
食物小贩除了提供食物,也应该确保卫生,所卖食物不会造成人体伤害。这是食品小贩的基本责任。
建筑师、建筑承包商除了把房子建成,也应该确保原料品质没有偷工减料,一切安全措施做足。这是建筑师、建筑承包商的基本责任。
保安的基本责任是什么?当然就是确保人或物的安全。

你觉得我上述提到的保安能尽到他们的基本责任吗?
一栋大楼的住户/租户,把他们的生家性命财产委托你照料,你知道你的责任有多大?
如果你担当不了,是不是应该有点自知之明?
我也明白每个人都要糊口,但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责任的问题?

当然,很多时候提供人不对办的是承包的保安公司,他们很可能因为退休人士比较便宜,就请了来随便敷衍混过去。
我也听说因为想当保安的人其实不是很多(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所以保安公司在聘请人的时候没有太多选择。
但我还是必须说:那是保安公司你们家的事!聘请不到称职的保安,那就别开保安公司啊,说什么都是借口吧。尽不到基本责任就是失职!(oops,太激动了,paiseh)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