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5 August 2009

方大同的BAD,致敬还是破坏?

方大同的红,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我知道很多人很喜欢他,很喜欢他的音乐。但我却不怎么喜欢。可能我对R&B兴趣不大,所以不会欣赏他的音乐。(为了不要得罪太多人,只好把“根本不觉得他的音乐有什么好听”,硬生生地改成“我不会欣赏他的音乐”,酱应该够EQ了吧,呵呵)
对于那些为他发狂的歌迷,我只能在以欣赏奇景的心态来旁观。

最近听了他的最新专辑《timeless》,是一张翻唱口水歌的专辑,文案说是他的10首自选经典。
当然,方大同不会放过再创造的机会,为他心目中的经典重新编曲、重新制作、重新演绎。

这样的方式出专辑,当然不是方大同首创,好多年前庾澄庆的《哈林夜总会》已经玩到不要玩。

这张方大同的专辑我并没有细听,只是一边工作一边让它播放着。
最令我受不了的,是他重唱Michael Jackson的《BAD》。
MJ已经是神级的歌手,我认为对他的经典歌曲的再创造,很难超越,也吃力不讨好。那是凡人向神挑战的愚蠢行为。
方大同选择以他的方式重新演绎《BAD》,恰巧在MJ不久前逝世后推出,在世人和歌迷对MJ惋惜和悼念中,我不知道方大同这样做到底是勇气可嘉,还是自信过高。
我也不是MJ的迷,但听了方大同的再造《BAD》,我只能说,真的是BAD。




Sunday, 23 August 2009

日文留言

最近様々なメディアで紹介されている家出掲示板では、全国各地のネットカフェ等を泊り歩いている家出少女の... 最近様々なメディアで紹介されている家出掲示板では、全国各地のネットカフェ等を泊り歩いている家出少女のメッセージが多数書き込みされています。彼女たちはお金がないので掲示板で知り合った男性とすぐに遊びに行くようです。あなたも書き込みに返事を返してみませんか

你没看错,上面那一段确实是日文。
你也没怀疑错,确实不是我写的。(我不会日文啦,虽然很希望自己会)而是今天下午和晚上开blog来看的时候,看到的日文留言。

一开始,还以为我的部落格居然吸引了日本人来看,还傻傻地想说干嘛留言用日文,玩语文游戏吗?
一边自high,一边好奇地click留言者的link,结果出现的是——嘿嘿,聪明的你,应该猜到了吧?
网上最无孔不入的类型,是什么呢?
心里当然是暗骂自己笨,又不是网上初哥,居然还在那边自以为自己的部落格真的跨越语言地域……想想都丢脸……

看得懂日文的朋友,麻烦帮我翻译一下那段日文……不过看了那个网站,还有那段日文里的一些汉字,其实我大概也猜得出它在讲什么(是在推销某一种服务业吧)。

哦对了,这段日文是留言在我哪一篇格文呢?
喏,就是哪篇《赤裸羔羊:浪漫版 Things to do Naked》啰。

Wednesday, 19 August 2009

上不去,下不来

喜欢教书、与学生互动沟通,但越往上,就越少机会走进课室。
我是说做了校长以后。

喜欢写稿、到处走走看看听听说说然后坐下来爬格子,但越往上,就越少机会动笔挥情。
我是说做了总编辑以后。

7年前问题来时,选择转换跑道解决。
7年后问题重现,还能如何?

某著名跨国广告公司高层曾说,创意圈子需要两大类人。
一是管理人才,当你发现属下创意团队里有这样的人才,即可提升他为主管。
二是创意人才,这类人创意细胞活跃,偏偏管理功夫零蛋,你升他来管理是自找麻烦,不升他他又不爽另谋高就,所以必须以金钱等级来留住他,让他无须管理,却能继续发挥创意。

这样的机制,应该是放诸世界皆准,只是看有没有机缘遇上罢了。

Friday, 14 August 2009

有一种生活叫兴趣

每次在填写一些有的没有的表格的时候,到了“兴趣”这一栏,总是让我不自觉地定格。定格的时间,可长可短;考虑的因素,在于本人兴趣广泛,看着空间狭小的表格,不免要考虑究竟该写下哪些兴趣。
很多时候,挥笔填完,重看时,却发现所谓的“广泛兴趣”,其实不外看书、看电影、听歌、上网、玩电玩等等一般标准答案似的兴趣,而且95%宅到不行。
如果能填上拳击、观星、人体彩绘、为宠物变装、用脚挥毫、到孤儿院表演相声……该多让人赞叹……我也很想,只是人总还是得面对现实。

什么叫“兴趣”?这样笨的问题是我该问的吗?那我考考你,给你四个选项,别说没给你机会:
1 喜好的情绪。
2 人类在空闲时间喜欢做的休闲活动。
3 个体以特定的事物、活动及人为对象,所产生的积极的和带有侵向性、选择性的态度和情绪。
4 力求认识某种事物或从事某项活动的心理侵向。
5、4、3、2、1,时间到!答案是……
4个答案都对!呵呵,被骗了吧?人心是险恶的,老师在讲,记得听哦。
好啦,说会正经的,第一个选项根据《最新现代汉语大词典》若干年前的版本;第二个选项是网上的“维基百科”;第三个是“百度百科”;第四个则是“在线新华字典”的解释。
怎么好像上语文课似的,开始想睡了?好啦,还是说说我的兴趣吧。(什么?更想睡?你欠打……)

不久前刚过了生日,“昂然”步入不惑之年。
根据Mr Johnny Kong的说法,人到了这个年纪,就应该对自己的人生目标、方向等等都非常清楚明了,没有疑惑。
如果简单地把人生分成家庭、爱情、事业、钱财、个人空间,就比较容易看出惑与不惑在哪里。

家庭?已经成家,有了两个孩子,不会再增加,可列不惑。
爱情?都成了家了,还需要多说吗?可列不惑。
事业?有点惑,老实说我并没有很满足于现在的岗位,尤其看到不少同龄或比我年轻的同事与我同等级甚至更高级的时候,就不惑得更厉害。不过,有时转念一想,看他们拚搏卖命,把绝大多数人生都投注在事业上,我自愧不如,因为我要兼顾家庭与个人空间时间,于是又觉得,老天或许还是公平的。安分,未必不好。知足,绝对常乐。可列不惑。
钱财?怎么决定惑还是不惑?以赚够赚不够来区分吗?那不永远都处在不惑?还是,一直制定赚钱的目标,脚踏实地去进行,就是不惑?如是,亦可列不惑。

最后,个人空间。如果以个人的时候该做什么(来让人生更富足),那我的个人空间可能到了这把年纪还是要列入惑。为什么?都说了,太多东西要做想做,时间却不够用。我的身体又没有强壮到可以每天只睡两三小时。而且很多时候懒劲上来,又很享受那种什么不都做的生活,于是就“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

例如说兴趣吧。
活了40年,回头看看自己的兴趣,原来还蛮过瘾的。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三分钟热度型、曾经沉迷型、目前喜好型、很想却无法奢侈型。

01 三分钟热度型:
集邮:我真的曾经集邮过。那是小时候爸爸引导的。我还记得有厚厚的三大本邮票簿。而因为家里来信也不多,而且单靠来信那些千篇一律的本地邮票,也难满足,所以爸爸还不定时地自掏腰包购买散装的各国邮票,甚至首日封,来灌溉我的成长。可惜,这并没有成为我日后的兴趣。

养鱼:我真的有养过鱼。同样是爸爸的引导。(说起来,爸爸其实蛮不苟言笑的,不过对我的嗜好栽培,却是不遗余力)不过当时年纪小,只是对鱼缸里的鱼儿感兴趣,根本不懂照顾。当然,也没有成为长久的兴趣。

下棋:我真的曾经下棋,而且是象棋。同样是爸爸的熏陶。不过这也是最三分钟热度的所谓兴趣。没办法,当时对这么伤脑筋的游戏,还真的提不起兴趣。

游泳:我真的曾经蛮常去游泳。也是爸爸带的。这个倒是维持了若干年,甚至到后来自己开始与朋友一起去。不过只保留到中学时段。或许因为中学是男校,无缘与穿泳衣的女同学一起去游泳,所以后来就没了兴趣。

02 曾经沉迷型:
电玩:这个我可以直接说,它永远是我无法忘怀的旧爱。其实小时候爸爸买了一台当时很in的手掌型游戏机Game & Watch给我,当时就很开心很开心,也一直玩一直玩,超简单的游戏、超简单的画面,却让我爱不释手,玩到破关,依然兴趣不减,也开启了爱打电玩的DNA。后来长大后曾经怎样的沉迷,我在无数过往篇章中都曾提过,就不赘述。这个旧爱,随时都可以让我旧情复燃。

桌球:当兵的时候沉迷的活动。可以一整天泡在桌球室而不倦。不过这么多年来,也未见球技突飞猛进,始终止于消闲等级。球杆尘封多年,想来不会再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麻将:与电玩同级的旧爱。曾经,每个周末通宵,就在麻将桌上度过。麻将桌上的起起落落,峰回路转、高潮迭起。一夜酣战,输赢几百居然是等闲事,以当时的年龄和身家,不可谓不多。后来“麻将脚”们都有各自的事业家庭要忙,逐渐地变成每年农历新年一次聚会,到后来其中几个出了国发展,聚少离多,已多年不曾满足手瘾。那几个麻将脚,你们还不快滚回来!

KTV:还好自己的歌声还不错(自以为是),所以对唱K的满足感是有到位的。念大学的时候最常做的休闲活动之一。现在?还是那句话,没时间,我没时间……或者真该找找以前的“K脚”去重温旧梦一番,要不然再过几年,只好参加“黄金年华歌唱大赛”了。

吸烟:戒掉了,好像说过好几次,不过出自好意,还是要再说:本人吸烟8年,于1995年11月25日成功戒除,至今。烟民,戒了吧,我可以,你也可以。

03 依然/目前喜好型:
看DVD:
是的,超级久没踏入电影院了。所以原本应该是说“看电影”,成了看DVD。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本质。而且很多时候一部片子还要分两天才看完。好累哦。我是说生活。

看漫画:这个可能要到很老很老的时候才可能戒得掉吧?尤其现在网上可以看到,不必花钱,也不用亲身上漫画店,更不必为漫画书占据空间而烦恼。当然,手握实体书的感觉还是我比较喜欢的。只是,上述的问题就会阴魂不散。

睡觉:这个算兴趣吗?我觉得算,有没有人反对?

04 很想却无法奢侈型:
旅游:
撇开金钱、时间不说,有没有叫他去旅游好像叫他去死的人呢?神啊,请多给我一点时间(和金钱)!

黄和栋
于《女友》 August 2009

Tuesday, 11 August 2009

新著龙虎门,老毛病又来了

主编:黄玉郎
监制:邝志德
主笔:周胜
类别:港漫
集数:(待续中)

不管你有没有看香港漫画,对于《龙虎门》这部殿堂级作品,你应该起码略有所闻。
是的,我算是《龙虎门》的相当忠实读者,本篇主要是谈最近看《新著龙虎门》的一些感想。
为了避免过于啰嗦,关于《龙虎门》的详细资料背景,就不赘述。如果你对《龙虎门》没兴趣,本篇你也可能不会有兴趣看下去(别说没预先通知)。

因为作者黄玉郎曾经锒铛入狱,在他服刑期间,他的旧公司当然不会放弃《龙虎门》这棵大摇钱树,所以找了不同的主笔来接棒,分别有张万有、李高、赵汝德。
张万有应该是在762期左右接手,而李高则在796期接手,画到总数第1000期后,后来好像又回到张万有,然后又赵汝德,那段时期,很混乱,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事实上,张万有接手后还好,因为他的画功还比较接近黄玉郎,但听说他管理不当,结果遭下属杯葛,被迫离职。之后李高接棒,我只看了几期就放弃了这个追随了10多年的作品,因为李高的画工实在太烂了。

原作者黄玉郎出狱后数年,终于决定买回版权,重新执笔,而为了矫正当年他不在的时候的故事,黄玉郎做出了最离奇的决定——让时光倒流,把龙虎门带回到王小虎当年初到香港的时候,所有一切重新开始。
那,发生在第1281期,也就是《新著龙虎门》的诞生。
当然,黄玉郎并没有只是按照旧著的故事重画,事实上他把故事、人物都重新策划、构思,以旧人物新故事来呈现。

哈,还说不叙述背景,结果却说了这么多。
Ok不说背景了,言归正传。我要说的是——《新著龙虎门》又犯上当年旧著的老毛病了。
怎么说?就是人物的武功高到离谱。本来武打故事当然是人物练武,越练越高无可厚非,但败在一下子把人物的武功练到巅峰,那故事再不完结,之后的发展就很难自圆其说了。
打个比方,当年旧著设计了一个天下无敌老祖宗出来,把正邪两派顶尖高手全比了下去。为了要打倒这个老祖宗,所有人物的武功当然就要越练越高。
于是通天教的老天尊随便闭个关,就突破了数百年来都只能练到极限的轩辕惊天诀三十三层天,一下去到四十层天(虽然还是打不过老祖宗)。
原本天下无敌的九阳神功,突然连第九阳也作用不大,王小虎被迫练上十阳归一。
老祖宗的武功当初设定得太强,于是只能再设计一个天下第二的剑神出来,成为老祖宗的对手。这剑神练的也是通天教的镇教神功轩辕惊天诀,而他竟然练到——六十三层天!靠!
之后又设计了另一个高手凤夺天出来,然后大概100期之后,再设计一个终极高手天帝(什么外号嘛,真够song的)出来。
然后连石黑龙也练成从古至今只有达摩祖师练成的金钟罩十二关……(无话可说)
反正所有人物的武功都到了原本应该天下无敌的境界,接下来无论故事如何发展,都只能成为牵强和夸张。

《新著龙虎门》面世后,还以为黄玉郎一定不会重蹈覆辙,怎么知道追看到最近几期,发现这个超级大毛病居然死灰复燃。
话说超级英俊的大反派火云邪神的易筋经天下无敌,为了要击倒他,龙虎三皇当然要自强不息,于是王小虎练成九阳神功顶级第九阳、王小龙练成九阴真经顶级第九章、石黑龙练成金钟罩第十关。
火云邪神终于被击败了。但是《新著龙虎门》的故事还没结束,反而正要开始另一段更崎岖的通天教风云。
问题来了,龙虎三皇的武功已经都练到无敌境界,还有什么人可以跟他们斗?所有的通天教教主以下的喽罗们,出来不就都等挨打吗?即使教主身负奇功,最多也不过跟三皇打成平手吧,如果要轻取三皇,马上就落入夸张牵强的大问题。
结果我们看到,新一章甫出场的四龙元帅,竟然身负轩辕惊天诀三十七层天……三十三已经是顶级了,什么时候竟然就这么被突破了??
真的不知道《新著龙虎门》要怎么画下去,把三皇一个个废功吗?不然全都是天下无敌,每个都是随便一出手就把一间屋子震爆,有什么看头?
别忘了,还有个王风雷,他在《外传》里练成暗黑冰火七重天,拥有破尽天下武功的招数……
看样子,那个天下无敌老祖宗出现的日子也不远了……

顺便也讲一下,《新著龙虎门》里的武打招式太重视画面美感,每次绝招一出,一定是排山倒海、千军万马的画面,所有绝招几乎千篇一律,失去了不同绝招应该拥有不同特异处的看头。
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力强者胜,所谓绝招,到头来也不过是硬拼。
还是比较喜欢十几二十年前的《龙虎门》那种拳拳到肉、每一招每一式、每一掌每一脚,都攻守得头头是道的处理方式。

Friday, 7 August 2009

小事化大

古人说,大事化小。

有些人偏偏喜欢反其道而行,把小事化大。

这种行为,古人也有说法,叫唯恐天下不乱。
天下归一、国泰民安不好吗?为何要作乱它?

有些人在治世的时候,没有发挥机会,只有当天下大乱,才可投机取巧。

也有人纯粹只是生活苦闷,增添一点外来刺激,当作看戏解闷。我们有时看戏也喜欢看场面火爆的,这种心态不难了解。

要小事化大的人,如果只是nobody,事情很容易解决。
如果不幸的他或她竟然是位高权重的人,后果就很严重。分分钟如古人说的,殃及池鱼、诛连九族。

所以,没事不要乱搞事。

Tuesday, 4 August 2009

越有钱,越不要脸



转述看到的一则报道:

本地的佛教居士林,一向从事行善,只提供给真正有需要的贫穷家庭。最近该处人士透露,其实有很多完全不需要经济援助,甚至有钱的人,竟然也会厚着脸皮来讨便宜。

居士林分派助学金,结果看到长长的人龙中:

- 有人公然提着名牌包包。
- 有人穿着打扮雍容华贵。
- 有硕士为了修读博士来申请助学金,很多本身已经是专业人士,包括律师。
- 有人说:“我大老远花十多块钱搭计程车来,你不会只给我$2援助吧?”

居士林分派米粮,结果看到:
- 有人开车来载米。
- 有人说:“我只吃AAA级香米,下次可以派那种米吗?”



我没什么话说,大家看了报道转述,应该心里有数。
真要挤两句话出来,应该是:

越有钱,越吝啬/不要脸
越吝啬/不要脸,越有钱


Monday, 3 August 2009

丢掉丢掉

上回在《书房两角》的时候提到,有好多的“珍藏”的电脑游戏,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会来个大清理。

话才刚说出口,果然,心血就来潮。看着那些顶着厚厚灰尘的电脑游戏盒子,终于决定一次过,批准它们告老还乡。

老婆看到我这么反常的举动,只问了两个字:真的?
问时微带笑意,我也不是很明白,是老早看不爽的东西终于可以不用再看到;还是忍着笑看我哪一天会后悔这种没来由的冲动?
没问。

发现我跟她都是很念旧的人。很多其实已经没用或不用的东西常常舍不得丢,结果一屋子都是尘封已久的实在的记忆,也不断挑战我们开拓脑袋未开发的部分来容纳。

我还算是会狠下心来的人,她比我更严重,很多时候我丢东西还要偷偷地丢,免得她看到又会去捡回来,结果弄到我白忙一场。

这一次是电脑游戏盒子,下一次会是什么?漫画吗?希望不会有酱的冲动。

PS. 如果你有心,应该有注意到我一直提说丢掉“电脑游戏盒子”,哈哈没错,在一个个电脑游戏盒子审查之后,结果是决定丢掉占地方、积灰尘的盒子,里头的游戏光碟和指南,还是留了下来……

Before

After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