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March 2010

《女友》2010年4月号,你赚到了!

《女友》4月号,史无前例4 in 1,随刊附送“独立”的《男友》、《女友时尚日志》,以及Tasmania旅游别册。
不加价,超值!让你赚到了!


封面女郎是唱电视剧《小娘惹》片尾曲《如燕》而声名大噪的Olivia Ong。不说你可能不知道,Olivia Ong早就以唱Bosa Nova在日本小有名气,更曾被喻为可能是本世纪最会唱Bosa Nova的女歌手。

颜色是每个时尚季的“头条新闻”。什么颜色最hot?什么颜色很out?怎样穿最潮?犹如股市上落,大家不亦乐乎。六位时尚女子诠释最夯“色彩搭配法”。

无论你是值外勤或内勤,高空或地勤,你是否知道,每种工作性质主宰着美肌保养的大方向?所以别再纵容肌肤,是时候搭配合适的醒肤保养,唤醒每一寸肌肤细胞。四大活肤计划,助你化解工作危“肌”!



官方数据显示,本地离婚率不断上升。现代男女在一同步入婚姻殿堂的同时,爱情是不是也同时走入了坟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八个字在现代社会是否已经成为天方夜谭?


性爱乏味却不想搜寻书架上的“宝典”?为你收集本地男女真实sex tips供你参考。



高压族如何减压?四名每日在高压职场拼搏的人士告诉你。


时隔多年,《男友》又在“独立”了,80页全男生的时尚、美容、人物、专题特稿,不只男人爱看,女人也该读。

封面男郎是台湾爆红的时尚F4高以翔。

不要再提Metrosexual,passe了!呼吁你快乐迎接Gastrosexual时代。Gastrosexual就是用厨艺来让众人惊艳的男人,也就是靠满足你的胃(希腊文Gastro)来钓你的男人。四位样子和厨艺同样让人垂涎的Gastrosexual,与你一起见证新好男人。


《女友时尚日志》,带你前往一年一度的米兰、巴黎春夏时尚秀现场,全球看最新流行时尚。

Wednesday, 24 March 2010

讲华语,还是很难


午餐,饭堂。华人菜饭摊的阿嫂一贯拉开嗓门对客人们叫:吃饭吗?
然后就有这位仁兄,到他的时候,他对阿嫂说:Can I have porridge?
然后点菜的时候也是I want this, I want that, yes yes, that的不断用英语指示,让明显很不谙英语的阿嫂也被逼要以很蹩脚的英语来应对。

看那位仁兄,最多30多,come on lah,都是双语政策下的成果,不会连几句日常会话的华语都说不出吧?连阿嫂都能够“不顾面子”用她可能半辈子都不曾真正接触或学习过的外星语言来屈就,你却不肯放下身段(都不懂你有什么身段啰),尝试用你曾经学过却不曾认真对待的母语来买一盘菜饭?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只是看你要不要。
是的,就是态度的问题。学华语,讲华语,都是。

Tuesday, 23 March 2010

等下就会有人坐


那天,到红山地铁站附近的小贩中心用膳。
午餐时间,人多,难找位子。看到某张桌子只有一个在看报纸的中年汉,于是走过去打算搭台。
我礼貌地向中年汉笑了笑:“这里有人坐吗?”中年汉一脸不友善地说:“等下就会有人坐。”同时挥手赶我走。

当时也没仔细推敲他话中之意,就转身走开。之后在不远处找到位子。
嘴里吃着午餐,我视线范围没离开过那个中年汉,以及他霸占着,说“等下就会有人坐”的位子,想看看究竟会有什么人来坐。
结果,我饭也吃完了,他的“亲人朋友”并没有出现来坐。而原来,中年汉其实是那张桌子之前的“罗杂、薄饼”档的档主。显然,他是在为会光顾他的顾客霸位!

我当然很气,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这种耍小动作的小贩档主?更何况,我又没说不叫他的东西吃,他凭什么不让我坐他档前的座位?

“霸位”这种文化渊远流长,也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由什么人物开始发起的。偏偏这种自私的行为却很契合人类的劣根性,即使在不断宣扬应该优雅的社会,遭受不断的抨击和杜绝,仍然偶尔会在某个角落探头探脑。

例如:一群衣着光鲜的上班组,丢下几包纸巾后一哄而散各自去买午餐,留下一张桌子、八张空椅子,明示着“此桌是我霸、此椅是我占”。
受邀观赏免费试片的嘉宾,大剌剌为迟到的伙伴霸占数个空位,无视影院几近客满,陆续进场的观众都被迫到前排去。
还有店主、档主、摊主用椅子或其他古怪物事霸占自家门前的空置停车位,公然挑衅“公共共用、先到先得”的意识。

可恶的是,霸位的人往往还凶神恶煞,摆出“你能怎么样”的姿态,迫使只想小事化无的关心者自扫门前雪。

或许,下一个应该关注的问题是,国人是不是应该更勇敢、更团结地站出来当面指责妨害社会行为的人?而不只是默默地、被动地用手机拍下事件后放上网就算了?

于《晚报网咖》21 March 2010

Wednesday, 17 March 2010

网络盛传新三宝

在大腹啊豪的blog看到“新三宝”,上网浏览了一下,还有一些,这里尽量收录(更新的应该还在增加中),掠人之美,自娱娱人:

宅男有三宝:科技、女优、人真好

萝莉有三宝:身轻、娇柔、易推倒

型男有三宝:亲亲、抱抱、再推倒

周董有三宝:唉呦、不错、这个屌

当兵有三宝:装死、偷懒、玩菜鸟

坐牢有三宝:弯腰、肥皂、肛肛好

好人有三宝:司机、请客、修电脑

韩剧有三宝:车祸、癌症、医不好

台客有三宝:拎娘、G8、跨啥小 (要用福建话念)

威武有三宝:蚬精、大鵰、爱福好 (属于据说有某种功效的商品)

谎言有三宝:天长、地久、爱到老

谎言再三宝:海枯、石烂、你最好

房东有三宝:靠北、靠木、你钱没缴

老师有三宝:划线、重要、这会考

小学有三宝:起立、敬礼、老师好

上课有三宝:发呆、聊天、睡到饱

考试有三宝:小抄、刻字、同学罩

打架有三宝:单挑、围瓯、我先跑

初中有三宝:脑残、白目、爱耍屌

高中有三宝:补习、熬夜、拼联考

大学生有三宝:复制、贴上、过就好

大学男生有三宝:联谊、把咩、学妹好

大学女生有三宝:化妆、打扮、穿的少

上班族有三宝:上班、下班、公司倒

海绵宝宝有三宝:小蜗、水母、爱蟹堡

海绵宝宝再三宝:章鱼、海星、比奇堡

交通警察有三宝:行照、驾照、车停好

成人频道有三宝:彩虹、星颖、新东宝 (可惜这里没有)

网络有三宝:断线、lag、修不好

**(5.05pm)忘了把啊豪的那些也加进去:

飆车有三宝:超速、罚单、死得早

胖子有三宝:好热、好饿、睡不饱

日本AV有三宝:顏射、中出、多P好

歷史有三宝: 作古、据传、不可考

夜市有三宝:珍奶、鸡排、烧仙草

嘿咻有三宝:你爽、我爽、再洗澡

立委有三宝:打架、口水、赚不少

阿扁有三宝:枪击、当选、真是巧

阿珍有三宝:珍珠、钻石、钱最好

特侦组有三宝:隐瞒、敷衍、很会搅

邱毅有三宝:秃头、假髮、拉掉了

黑涩会有三宝:内斗、发骚、乱靠妖

棒棒堂有三宝:娘砲、音痴、都无脑

台湾有三宝:健保、劳保、299吃到饱

大陆有三宝:黑心、三鹿、温家宝

**有要追加的情自便~~

Tuesday, 16 March 2010

媒体,请自便/辩

每当有丑闻出现,必然会有很多卫道人士出来呼吁大家不要再追踪,呼吁媒体不要再无良。所持理由通常是:丑闻主角的家人才是最大受害者,请不要再伤害无辜。
每次看到这种情形,我都会苦笑。

想当年,我也曾经非常不屑八卦小报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专业”作风。但是几年来在这个圈子却让我不得不承认人在江湖的无奈感确实存在。
说得直接一点,往往首当其冲遭千夫所指的“无良媒体”,你觉得错的是他们,但站在他们的立场来看,他们也不过是做他们的工作、尽他们的本分。(当然那些侵犯隐私的狗仔不算)

想想,如果新闻报道不精彩,你就会觉得是记者烂,质问他们读什么大众传播,读到新闻也写不好。但如果报道了“过于精彩”的新闻(精彩定义见仁见智),你又要斥责他们丧尽天良,质问他们读什么大学,读到整天只会挖人家痛脚疮疤。
搞到人家最后只能用那句“你不可能让每个人喜欢你”来自我开解。

新闻没有贵贱之分,丑闻也是新闻,既然是新闻,就不可避免成为媒体报道的材料,所不同只在于市场及读者群的分别而已。你不喜欢八卦,就不要看八卦报道;让喜欢八卦的人继续支持他们的精神粮食。
反正又不是杀人放火,娱乐新闻的界限一向模糊。
青粥小菜各有所好,要是独沽一味只报道伦理道德标准100分的新闻,这个世界恐怕也不会有颜色。

真要评论道德,英文“成人杂志”《FHM》根本不应该有在本地报摊摆卖的机会;当年的“癫马”上空舞团、在圣淘沙名胜世界表演的美国脱衣舞男团,也不应该有受批准登台的机会;哪轮到“忠于报道”的本地仅有的两家夜报遭批判?

最可恶的是那些一面天天追读报道,满足了八卦心之后才来假道学地批评的人。就像前阵子在网路上奉劝本地女生小心被偷窥的“良心者”,结果被群起置疑他为何会“发现”那些偷窥网站后哑口无言。

其实,这个世界比他们更可怜一百倍一千倍的人,还有很多。
嗯,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他们”是指谁。


黄和栋
于《晚报网咖》15 March 2010

Wednesday, 10 March 2010

尊重,有这么难吗?

看了蔡志礼博士在他专栏提到,我国小二课本所选文章的原作者名字,被“鬼鬼祟祟”地藏匿在课本末的鸣谢栏里,完全不尊重原创,我也有些话想说。

当年A离开了某出版社,临走前贡献了不少稿件。若干时日后,A看到自己当时写的稿子刊登了,却惊见文章冠上了新记者的名字,通篇文章保留原味,只是加了一小则新讯息罢了。
当然该新记者厚颜做出这种掠人之美的事固然可耻,但把关的主编由始至终清楚事件来龙去脉,却没有做出应有的处理(也有可能根本就是他指使的),也是令人齿冷的。
叫人纳闷的是,该主编应该是很重视作者原创的,因为他虽然已经贵为主编,却还是爱在芝麻绿豆的小版整理报导上也非得打上他的代号不可,以便大家知道那是他的“作品”(一般主编级人物大概都不屑做这种事)。

此外,也有听过某出版社规定,职员一辞职,马上就会从所属刊物的工作人员表上除名,即使该期他还是有出力。原因是,只要不是日报,不管周刊、月刊、季刊,等到刊物出街后,该职员已离开久矣,无谓让客户和商家来找人询问时查无此人。
理由乍听似乎充分,但始终还是等于在字面上剥夺了离职职员该段时间的付出。何况,向商家客户说一声他或她离职了有很难吗?

回到小二课本没清楚注明作者的事,对我来说,等于一部电影的导演或编剧的名字,不出现在片首,却被丢在片末鸣谢堆里;也等于一首歌曲制作出来后,专辑册子中的歌词旁边不注明写曲作词人,却把他们名字藏在最后面一大票工作人员名单中。

好笑的是,教育部答复承诺往后会做出的补救,竟然也只是在课本的书末名单(是的,依然是书末鸣谢者名单)写明作者的作品是哪一篇罢了……为什么作者名字就不能直接打在课文中呢?

唉,好啦好啦,起码人家已经愿意补救了,不管是补全部、补一半,还是只补一点点。很不容易的,我知道。



黄和栋
于《晚报网咖》8 March 2010

Monday, 8 March 2010

Singapore Bo Lang


很多人看到与梁先生搞外遇的女生的庐山真面目后,反应是:
- 哗,不值得(指梁先生不值得为她搞到身败名裂)
- 哗哗,梁先生是吃惯了山珍海味吗?突然对青粥小菜感兴趣?
- 哗哗哗,酱的pattern也可以当模特?

是的,我国的模特界还真是不怎么令人兴奋(我是说本地土生土长的模特,不是那些驻/住我国的外国模特)。
我在这行好几年,也确实很少看到素质很高的本土模特。
言犹在耳,几个月前在车展不慎露底裤的模特,也是长得一副不模特的样子。
新加坡真的没人?

最近看到某本地电影公司要开拍“老牛嫩草”故事,还选了程旭辉来当老牛。
天啊,又是程旭辉,新加坡真的没别人了吗?难道不能发掘一个新演员吗?本地很多甘草/uncle级演员也很不错啊。
可笑的是,电影公司招聘嫩草演员,其中一个条件是,如果现实生活中,嫩草演员无法跟程旭辉那样的人真实在一起的话,就不可能演得好。
哈哈,这个条件还真设得好,到底最后会有几个为了成名而丧失尊严、埋没良心、睁眼说瞎话地肯定自己能跟程旭辉真的在一起的美眉出现呢?
其实也没什么啦,娱乐圈本来就是充满谎言的世界,问题在于骗人者的骗术多高明,被骗者有多心甘情愿被骗罢了。

我比较在意的是,“老牛嫩草”这种题材已经老到不能再老,还有必要再拿出来炒吗?
这个本地电影公司新创立,就不能注入更多的原创吗?

想起梁先生曾经答复媒体,如果找孙燕姿拍戏,他会设计一部“歌台”戏让她演。看,连文化奖得主也这么“有”创意,当然就无法苛求其他一般老百姓了。

Wednesday, 3 March 2010

从“豪赌”到“做错了对的事”

联想串烧

黄和栋与现驻国外的著名广告人Norman陈耀福纸上对话。

和栋:
富豪一次公海赌船上show hand八千万身家;饿了三天的乞丐捡到珍贵的一元后用颤抖的手将它押上简陋的流氓赌桌。都是豪赌。为了圆明星梦,把青春赌上;为了救溺水的亲人,把生命赌上;为了爱一个人,把人生赌上。也都是豪赌。有赌有希望,还是不赌就是赢,从来就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人来到这世上,赌局,已经开了。

耀福:
好一个“人来到这世上,赌局已经开了”。突然又想起“逢赌必输”这句警世名言,人生岂会输定了呢?所以记得不要全部筹码只下一注,豪赌非人人玩得起。最好能磨练几手千术赌术,在赌爱情时懂得洗牌换牌;赌青春时懂得偷牌;赌事业时懂得记牌。然后痛快地嬴一把!但不要赢光别人全部身家,因为他可能会来要你的命的。

和栋:
不知道是谁说的:“抽烟身体好,赌博练头脑”。关于难以戒除的坏习惯,我们就是有100种理由来美化。护短,本身就已经是人类一向以来冠冕堂皇又理所当然的恶习。要戒烟戒酒戒赌戒色的人,戒不掉,其实只是要不要的问题。你真的要,就一定戒得掉。我知道的,因为我是过来人。

耀福:
人嘛,就是自私,就是贱。爽过了就说“戒”。然后,别人也想爽一下就说会伤身心伤身体,酒色财气都一样。不过话说回来,说抽烟会阳萎,比说会伤肺肯定来得有效。“爽”是原罪!现在广告语很多所谓类似“活得精彩!”的,其实是在问你日子过得爽不爽?奥巴马莫名其妙地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心里一定暗暗叫爽,“爽”也有人生意义的呀!

和栋:
对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突然阳萎更可怕。阳萎经常被归咎于千篇一律、旨在交差的性生活上,却没想到有些男人在走出正常轨道外刺激偷情时也可能阳萎。也因为如此地无法预测、无从解释、无迹可循,所以才可怕。有男人吞了伟哥后矫枉过正地金枪不倒,回头才发现硬挺的神话也需要软弱的平凡。能屈能伸才是高手。

耀福:
情趣用品店陈列了多种多样的“金枪不倒”,总是在挑战男人的自信心,让男人越看越没“性心”。人总是不完美,所以整容大行其道。最近认识一个台湾顶尖的整容医院负责人,打算进攻大陆市场大赚美丽的人民币!可能成功的原因很简单,整容已经越来越先进,风险越来越小。敢进整容医院的女人越来越多,而且整容是会上瘾的,就像刺青一样。

和栋:
刺青也好,穿孔扎针也好,总不禁想到孔老爷的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现代人事事以己为先,想的却是:人生苦短还要时时兼顾别人感受,委实太累了。许冠杰多年前早已唱出现代人心声:“最紧要好玩”。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到底好不好玩,跟问自己左肩膀上的小魔鬼几时一起去找乐子一样。

耀福:
所以嘛,认了!每一个人都有秘密!有些事你不想给人知道,有些事你也还是不要知道最好。人生已苦短了,何必死得太难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前胖子英国老扳,最近退休了决定做对的事——努力减肥戒酒过健康生活,经过几个月努力,成功达到标准体重,医生却在这时宣布他得喉癌,让他怀疑自己其实是去做错了对的事,身体承受不来!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February 2010

Tuesday, 2 March 2010

坏人最笨

是的。
这个世界人很多,如果简单二分法规划,是不是好人比较多?只可以肯定的是,浮上台面、人人公认的坏人应该还是属于少数。要不然监狱早就爆满。而且社会基本上也不需要坏人。
除了一种。我说的是那种勇于站出来把不平现象摊到桌上来大家一起讲的“坏人”。

这种坏人说出来的话,往往就是其他正处在优势的人不喜欢听到的,或者会让原本的安定环境产生涟漪,甚至地动山摇的话。
所以他们是坏人,在处于优势的人眼里。
反过来,好人就应该唯唯诺诺,好人就应该逆来顺受,好人就应该乖乖听话、乖乖做事、乖乖帮老伴赚钱、省钱。娱乐新闻也看得多了,那些敢怒敢言的艺人下场往往就是惨遭冷藏。

坏人没有好下场。每个人都知道,所以很少有人愿意主动做坏人。
即使最终有人做了坏人,其他被说中心里话的围观好人,也未必会鼓掌支持。因为谁也不知道英勇跳下鳄鱼谭的“坏人”最后获得的是赞扬还是就此葬身谭底。下谭与坏人一起打鳄鱼,等于豪赌自己的身家,不是鸡犬一起升天,就是池鱼一同遭殃。
所以隔岸观火者最终往往就是继续面无表情,甚至暗地里冷眼嘲笑坏人,看他怎么个死法。

从小,长辈和老师都会循循善诱教我们要做好人,因为好人才有好报。听不进去、没认真听讲的,人生走得不顺也是自找。
已经不需要再指点迷津,两条路摆明了聪明与愚蠢的标签。不识字也可以摸索得出。

每次正要往那聪明路走去时,坏念头却还是战胜了良知。
我不为魔,谁为魔?
原来,我是聂风。虽然我比较喜欢步惊云。

黄和栋

于《晚报网咖》1 March 2010

Monday, 1 March 2010

那些尴不尴尬的事


我遇过南极、北极、中美洲、非洲的四个男人。

来自南极的企鹅男说,买安全套让他最感尴尬。
为了减低尴尬度,他还特地选择到药房,而不是随便的便利店购买——至少药房是一个售卖生理保健品的“专业”地点,而不是杂货铺。
不过付钱的时候,企鹅男总是觉得女收银员(有时是美眉,有时是安梯)看他的眼神就会变得诡异,然后企鹅男就会猜测她们是不是在想他这个男生准是个满脑子只装性的家伙。
我跟企鹅男说:你想太多了。
都什么时代了,不就买盒安全套,有啥大不了?搞不好她还会觉得你是个很负责任的男人,起码不会只用下半身思考后就不顾一切冲动加行动。
对啊,在这个年代,跟青少年说贞操、说婚前不可有性行为,大概只会让你变得像外星人,倒不如注重防范措施,教导负责任和safe sex的意识,更实际有效。
我就知道一名女生的医生爸爸,并不阻止女儿做那回事,而是很开明地叫她要懂得保护自己,并向她推荐他认为最好的避孕药。

来自北极的北极熊男说,买自己的内裤让他最尴尬。
北极熊男说,内裤是最私密的东西,在大庭广众下浏览、挑选、购买、交易,总是觉得很怪。
他也相信,选择什么样款式的内裤,在一定程度上也揭露了自己的个性,等于是赤裸裸地把自己展现在陌生人前。
我忍不住笑北极熊男:是因为你每次都买S size的缘故吗?还是你选的内裤款式太花哨、太娘?
怕尴尬,就别花时间挑选;要挑选,就别怕尴尬。就这么简单。哎呀please lor,都说是陌生人,真的让她从内裤看穿你的心,又会怎样?

来自中美洲的食蚁兽男说,等女伴选购内在美让他最尴尬。
尤其站在女装内在美部门的时候,眼睛都不懂要看哪里,似乎看哪里都免不了让其他女人觉得他是个色胚,在那里用眼睛吃冰淇淋、用脑袋幻想、用精神强奸。偏偏他女伴却没意识到他的尴尬,有时还会问他对款式颜色的意见。
我跟食蚁兽男说:看吧,都叫你多沟通了。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何必委屈自己?就直接告诉他你的感受,她应该会体谅。下次,她想选购内在美时,你就去别的部门逛逛吧。
哦对了,就告诉她,你比较喜欢surprise,回到家,关上门,穿在她身上的内在美会更好看。

来自非洲的大象男说,帮女伴买卫生棉最尴尬。
大象男的女伴曾经问,如果真有需要,他会不会帮她去买卫生棉?大象男说,除非真的当下只有他能胜任这个神圣的任务,如果只是因为他在超市然后顺便一下的话,免谈。
其实,不就买包卫生棉,为何尴尬?大象男自己也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重点在于,一个大男人在女性贴身用品部门徘徊、挑选,别人会怎么看?是体贴?是娘娘腔?是鸡婆?是小男人?
我无言。真的无言。
因为我的想法同大象男的一样,我是说非必要时不会出手帮女伴买卫生棉那部分。
我觉得女生应该自己懂得照顾自己。特别是有关姨妈姑姐的事。就像我不会要求女生去买安全套,因为那应该是男生负责的事。自己买安全套的女生,难免让人联想到她是某种行业的女生(我知道这样讲可能会得罪一些女人)。
想说的是,女人,如果你的男人想跟你上床,却懒到连安全套都要你去买,这样的男人值得你去爱(or 玩)吗?

黄和栋
于《女友》February 2010 - Man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