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May 2010

从“魔兽男”到“天眼”


黄和栋与《联合早报》资深记者周文龙纸上对谈

和栋:

当网络电脑游戏《魔兽世界》在中国掀起“魔兽风”,大票魔兽玩家如痴如醉不能自拔,已不管现实生活怎么样,只要网路一接,在彼岸世界我就是王。为什么没有魔兽女?因为游戏操作复杂吸引不了女生,魔兽男也排斥技术次等的女玩家来“搞局”。原来,虚拟游戏世界里,男女依然不平等。所以男人继续打game,女人继续shopping,本性使然,皆大欢喜,无需强求。

文龙:
虚拟和现实其实是一线之差。游戏世界越来越逼真,GTA里你是无奈的纽约客,漫步在这冷漠的城市里;Guitar Hero里你是天皇巨星,谁都迷倒在你的吉他魔力下。现实生活则越来越虚假,每个人都把感情当做一场游戏,玩过就算了,上过就game over。失败的不是玩家,而是不懂得游戏规则的人……嗯,谁移走了我的游戏手册啊?

和栋:
据说,男人从来不爱看操作手册,就像开车迷了路也死都不肯问人一样。宁愿自己摸索,然后为能够“无师自通”、“走出去就有路”而沾沾自喜。也据说,那是男人基因密码内的自尊心与优越感在作祟。于是寻求支援成了弱者表现。其实,冤枉路何必多走?适时低头反而是俊杰。重要的是,做错了自己承担,拉了谁来一起面对都不是英雄。

文龙:
我喜欢夜晚开车听歌,享受漫不经心在城市奔驰的感觉,即使迷了路丢失了方向,也是一件颇浪漫的事。现在我喜欢播放的是苏打绿的歌曲,比如《小宇宙》、《蓝眼睛》、《小情歌》等。他们的歌曲有种魔幻感觉,音乐恣意奔放,时而狂烈,时而抒情,夜晚听着他们的歌曲,更觉得魅惑。

和栋:
还没有认识蓝眼睛的人,却想到卫斯理的蓝血人。宇宙是人类幻想的原动力,其实地球仍然有很多未待发掘的神秘。倪匡aka卫斯理真的曾经让我佩服他的想象力,可惜晚年没什么好作品,卫斯理变成又怕事又啰嗦的普通中年男性。还好倪匡急流勇退,虽然英雄神话已淡化,总聊胜于落魄飘零。很多事就是要知道见好就收。感情、偷情、被爆奸情,都是。

文龙:
如周华健所唱,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感情的事本来就不可能是见好就收的。卫斯理和白素的恋情都是倪匡的假想,现实生活中只有中年男人的危机感。男人偷情,求的就是“偷”的快感,在刺激中再次感觉自己的年轻活力……唉,说来真可悲,男人要的原来就只是面子,死不肯认老。当女人能以化妆品来弥补青春流失,男人只能以偷情来骗骗自己。

和栋:
“偷”是一种罪行,高超的偷术却也是一种艺术。青山刚昌著名漫画《神偷怪盗》里的黑羽把魔术和偷术结合了;法国作家Maurice Leblanc笔下著名侠盗亚森罗苹还以易容术闻名;爆红盗墓小说《天眼》里的偷术包含深奥无比的机关学及开锁技;杜琪峰杰作《文雀》里的优雅扒手则是对偷术的礼赞。偷什么都好,毕竟只是身外物;偷不该偷的情、偷不该偷的心,却是造孽。

文龙:
偷心偷情终有结果的,现在大家不是流行说“人在做,天在看”吗?据说每个人生下来其实就具有“天眼”本能,能看到其他人发放的外气,更可看到无边无际的未来。我想勤练天眼,来个灵魂出窍,比美国CIA的电子眼还神通,比台湾星座师薇薇安还神算,比《女友》还时尚达人。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May 2010 - Chatroom

Wednesday, 26 May 2010

异梦,又是那一招


*****注意!本篇会破梗,还没看过九把刀《异梦》的朋友,别说我没事先声明哦~~*****

《异梦》
作者:九把刀
1本完

不是最近才看的,但因为实在是有点忙,所以拖到现在才写。前阵子一口气po了好几篇九把刀作品的看后感,也觉得该歇一歇,毕竟我的部落篇章是很多样化的,hohoho~~

《异梦》故事发生在东京。说的是东京出现变态杀人狂魔,且专门喜欢在杀人前尽情地身体与精神虐待被害者。
犯人自称Mr Game,因为每一次杀人,对他来说,都是一场刺激好玩的游戏。
东京警署的暴力刑警赤川与从不开枪的金田一是一对活宝搭档。他们对游戏先生案件进行细密的追查,赤川却发现每次案发后,他都会依稀记得自己之前会梦到犯罪现场及发生的命案。而当搜索范围越来越小时,他们发现犯人竟然可能是赤川自己……
怎么可能?是的,怎么可能?想知道的话,自己去看吧。

本故事应该很能满足喜欢犯罪小说的读者。特别是那种虐杀型凶手的案件。
事实上,故事一开始,游戏先生玩起他的“游戏”,已经让人不自禁地追看下去。
如果书中的虐待方法都是九把刀不借助任何参考,单凭自己的脑袋想出来的,那九把刀本身应该也可以成为犯罪天才,或者,他本身应该也慢慢充斥着变态细胞,呵呵。

***** 严重警告:如果你不想知道真相,现在就停止看下去!!(否则后果自负)*****

比较反高潮的是真相大白的部分。忍了好几次的读后感没写,这次还真的是忍不住了。
因为太多重复了。《功夫》、《阴茎》都玩过的同一招,又在《异梦》中出现了。
而且罪魁祸首同样的又是那个Dr Hydra。
OK我知道《都市恐怖病》系列是一个系列,也都是由这个犯罪天才Dr Hydra来贯串。但每次出现的奇异事件,最后都以Dr Hydra的催眠术(oops,终于说出来了~~)来解释,也未免太单调了吧。

我还记得九把刀曾经说自己唾弃那些千篇一律的故事,绝不会重蹈覆辙,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总是绞尽脑汁地确保自己写的故事一定是没人想过的。
So,这个该怎么解释呢?这个跟当年倪匡把不论什么奇异现象都归咎于外星人,又有差吗?

如果只是以单一小说的可读性来看,《异梦》当然是好看的。但创意上,我会比较喜欢《冰箱》。

好看指数:3盏半灯

Tuesday, 25 May 2010

世博走一走

韩国馆

本篇刊于昨天《晚报》,这里po的是原文,红色是被编辑和谐掉了的部分。


上个星期去了全世界瞩目的上海世博。有点感想,这里说说。
关于“人山人海”,我觉得,很多主办这类霸型活动的主办单位,总是缺少了一点人道精神。

就说世博,所有展馆外,人龙都是排得长长的。看到数百以致数千人在烈日下(或风雨中)排队,不禁要问,主办单位为什么不在所有已规划为排队的空间上建一个临时遮篷呢?反正都花了这么多钱来办世博,何不再花多一点来表现贴心?
而各国展馆统筹都口口声声希望几十万几百万人来参观,却没人想到为冒着日晒雨淋来排队捧场的人提供一点温馨关怀。

要是我,一定建遮蓬,不管算不算收买人心,起码肯定会在参观者心里留下印象。

另一样要说的是餐饮。中午时刚好身在意大利馆内,于是决定就地解决,在意大利馆内的餐馆(还是餐厅)吃午餐。
侍应生递上一份非常简陋的菜单,友人看到有“三文治”,却没标明是什么三文治,问侍应生,她竟然报以一脸错愕,无法对应。友人啼笑皆非,指了指大餐桌上早已准备好等着贩卖的三文治,要她去确认一下再回来告诉我们。

友人也点了菜单上的“Coffee”,结果来的是一小半杯的Expresso。叫来侍应生,说只是要一般的咖啡,侍应生回答:“Coffee就是这种Expresso。”友人当然不满意,叫来老外餐厅经理,经理马上调了一杯“一般咖啡”来。

我照着菜单上写的“Pasta + 矿泉水”,要了一份,Pasta来了,却久久不见矿泉水的踪影,虽然我们每人都有一杯白开水。又叫来侍应生问,他说,“矿泉水”已经倒在杯子供给我们了。

啊?没搞错吧?我并没有示意要开瓶啊?而且,那杯“白开水”是人客一坐下来就提供的,根本不是点了那道“Pasta + 矿泉水”之后才有的。

侍应生请来“领班”,企图说服我们,我们不肯,最后还是出动到老外经理,然后该“领班”才一脸不情不愿地递上瓶庄矿泉水,还特别强调是“餐馆附送”。

我没说白,但相信看官应该也看得出,这个所谓推介意大利菜的“意大利餐馆”,服务素质真的还有待大大改善。

至于食物味道,我点的Pasta,没料没味道,要价20新币。不只是摇头失望可以形容。


最后要说的是,我没机会进去新加坡馆内参观,因为当天新加坡馆关闭——李资政到访。很想参观心目中的展馆,又只有那一天时间,却遇上这样的事,你应该也知道我什么感受吧。


于《晚报网咖》24 May 2010

Monday, 24 May 2010

因为对白,我们感动

电影大家都爱看,有些电影看了等于没看,有些电影却让人荡气回肠,哪怕,只是一句对白所造成的荡漾。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 is why it is called present.”-《Kung Fu Panda》
历史当然不能被遗忘,而且应该好好研读,吸取经验教训。
未来未知,过度揣测只是徒然,却是前进的唯一目标。
重点是现在。
因为拥有现在,所以我们要感恩;也因为感恩,所以我们才拥有现在。




人生不能像作菜,把所有的料都准备好了才下锅。-《饮食男女》
旅游有时需要迷路;计划有时需要出错;上学有时需要翘课;生命有时需要生病;生活有时需要挫折。
或许,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人生,反而失去了乐趣。我是说,当惊喜也是一种乐趣。


16号,4月16号,1960年4月16号,下午三点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阿飞正传》
从来就对王家卫的电影没什么好感/兴趣。这段对白,用来把妹的话,倒应该蛮管用的。
“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听起来无赖,不过很多女人偏偏就很吃这一套——这种似是而非、似lame非lame的“哲理性”对白。
当然,如果我是对说这话的男生毫无好感的女生,我会这么吐槽:“两个人在一起,并不表示一定是朋友。两个敌人对决的时候,也是在一起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和死,而是站在你面前却不能说“我爱你”。 -《星愿》
有谁听到这样的对白会不心动/心软/心醉/心碎?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用到老掉之后,徐老克和程小东联手再创“江湖”经典句。而且比“前辈句”更残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至少“身不由己”的只是在江湖中的人。
“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却是就连要急流勇退、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也不行了。



什么是权利?当一个人犯了罪,法官依法判他死刑,这不叫权利,这叫正义。而当一个人同样犯了罪,皇帝可判他死也可以不判他死,最后赦免了他,这就叫权利。-《Schindler's List》
维护正义的人固然有,矢志拥抱权利的人更不乏。
因为正义就是正义,没有黑,只有白。连灰也不允许。偶尔出现了灰,即表示正义的信念有必要接受检讨了。
权利就不一样,选择多了,要黑要白要灰都可以。
难怪自古以来这么多人终其一生无法自拔。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用再犹豫了!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月光宝盒》
如果改成“永不逾期”,肯定太造作。一个夸张,却至少不会没诚意的承诺,反而更有力。
“一万年”是仙家孙大圣对妖精紫霞仙子的承诺。
常人,一百年,就够了。

黄和栋
于《女友》May 2010 - Man Talk

Wednesday, 19 May 2010

TRY

老板个别召见两名A和B员工。

A“面圣”的时段
老板:我要你做这个、那个、那个,还有这个。时间上也有点紧迫,会有问题吗?
A:老板,我会try。
老板:(满意)很好。

B“面圣”的时段
老板:你很多个月没有hit target了,到底怎么回事?
B:对不起,老板,我已经在try了。
老板:那我每个月尾也try to付你薪水。有问题吗?
B:……

是的,Try这个字,在不同时候,在不同人身上,发挥的功效并不一样。
我这里就有活生生的例子。有个很喜欢做一大堆事情的家伙,明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么多年来也已经事实证明做不到,却还是死鸭子嘴硬,什么都要。
被问及的时候,as usual,就会说:Just try lah。

是的,很多东西我们不try不知道会怎样,只有try过才无遗憾。但反过来,很多东西以前已经try过类似的,现在即使不尽相同,也很容易预想到结果会如何。甚至,有些东西不用try,你就知道可行不可行。Come on,我们是人,是高等生物,有充满智慧的脑袋。

当你明知不可行,明知做不到的时候,还要满嘴try try try的时候,try也变得有气无力,变成一种无法保证的托词。

可恶的是,这个整天只会try的家伙,因为try,拖累了周围的同事,害惨全村人。

可笑的是,老板明知道他只能try,无法保证的时候,还是一直给机会,一直要他做出无法兑现的保证。

Friday, 7 May 2010

你是这样对阿母的吗?


最近的小六会考母语降低比重话题,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很高兴政府有“听到”民众的声音,表示会进行深入讨论,却也担心最终所谓的“讨论”内容,只不过是如何以更多的理由来说服大家接受既定决策。

当然,民间意见也不是一面倒的,降低母语会考比重,视母语为洪水猛兽的人自然觉得大快人心。就有读者写到报纸抒发感想,说自己孙子因为母语成绩欠佳,以致被分配到较差的班级,也担心以后会影响到理想大学就读的机会。

对于这类最常见的“母语妨碍了发展”的调调,我实在是忍不住要激烈地驳斥。

首先,学生母语成绩不理想,为什么是归咎于科目,而不是学习者?如果学生够用功,如果家长鼓励而不是排斥或老是找借口寻捷径,我就不相信母语有这么难学。
反过来,如果学生成绩差的是英文呢?或是数学、科学呢?是不是也应该一视同仁地降低这些科目的会考比重,以免“妨碍学生整体或其他方面的发展”?

这些经常口口声声母语妨碍了他们的学生,实际到底有多少?占了我国学生总数多少比率?印象中,这个数字教育部似乎从未真正公布过。有多到需要当局真的要出此降低会考比重的下策吗?

还是又只是满足那一小撮脑筋死硬、永远无法接受自己黄皮肤黑眼珠就是应该懂华文华语的所谓精“英”份子?

回到母语实际应用及经济效益问题(奇怪,为什么那些死硬派总是看不到华文未来的经济效益呢?这么没远见,怎么当精英?),请问,有多少人目前工作上有用到以前学的初数和高数(也就是中学必修的Elementary Mathematics及Additional Mathematics),甚至大学修的更高深数学理论?

再请问,有多少人工作上有用到当年所学的物理方程式或化学物质缩写?我猜想,你要能都记得,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年搞到我很痛苦的必修数学,我不只熬过来(也不见得有谁谁谁来帮我),到现在身处社会,对古人的那句玩笑话“其实会算钱就行了”,更是要不停点头认同。

我念书时老早就放弃了数学,却也安稳考进大学;而如果没有母语/华文这门学科,我则可能根本考不到大学文凭。可见,情况根本因人而异,当局一支竹竿打翻整艘母语船,未免太难以令人信服。

多年前,好不容易盼到教育部醒悟,废除了“第二语文”的称呼,为“母语”正名,没想到多年后的今天,这个“二等公民”身份仍然阴魂不散,无法从本地教育思维框框中排掉。

如果你无法给予它像对母亲一样的尊重与敬重,那请你别叫它“母语”。
(熟悉我的朋友,大概会奇怪为何我本篇的语气竟然如此温和~~ 哈哈,因为这篇原本是写去投给《晚报》的,但是被退回了,理由是这个话题已经谈得太多了,还有就是总理与教育部长下星期就要对次议题揭盅,排队到那时之后才登就会显得过时~~)

Thursday, 6 May 2010

从“紫e族”到“灵魂伙伴”


黄和栋与小寒的纸上对谈

和栋:
红加蓝等于紫,紫e族顾名思义,男女之间亲密度更甚于红颜知己与蓝颜知己之上,且主要从网络认识联系。紫e族“厉害之处”在于他们不只有感情,还可能有肌肤之亲,却完全没有成为伴侣的打算和“负担”。快速浏览接触、随时随地上网、随着心情下线、关上电源后不带走一片云彩,原本很潇洒,贴上情感标签后却只能解读为自私。网络已经开始负责造化未来人性。

小寒:
人有“性”才有人性。“性”字,指的不止是情欲,也包括人或事物的基本特質、功能、类別。自然界里,为繁殖更好的下一代,兩份基因重組需要“性”。“性”虽是最原始的“生”殖需要,上帝卻只让高级动物,如人类,在生理受刺激时,心理也有感觉。人性=“生”旁边还須加颗“心”。讽刺的是,少了“心”的人,才拥有“人生”。

和栋:
在为公司规划员工职衔的中文名称时,对“Senior”这个字有了异议:有人认为应该直译成“资深”,因为“senior”者肯定资深,却并不一定高级。“高级”本身阶级感觉强烈,不受鼓励。但放眼周围,“高级定制服饰”、“高级精表”、“高级餐馆”、 “高级跑车”……引领我们拼命迈向高级人生。还好,这个世界还没有阶级到要看高级电影、听高级音乐、玩高级FB游戏。

小寒:
全世界每天有3.5亿用户在FB上种菜、算命、交朋友、推销产品、偷窥名人和前男友。FB显然地已是我们生命不可缺的一块。难怪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连哈佛大学都没念完,就已成为全球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当时才19岁的马克为了一解相思之苦,在宿舍随手写了一些程序,就把全世界给连了起来。还真要感谢那位将他给甩了的女生。

和栋:
远程恋爱最苦,还好科技将声音和影像“免费”传送。还是,看到听到抱不到,更辛苦?农历初一和阳历情人节重叠,有否让异地情人更“没借口只是相思”?苦的是错失多一次生意机会的商家。过来人说,相思苦不及单思苦,单思苦不及单身苦,最苦还是莫名其妙、非战之罪下被宣判为失恋一族。我说,你自己的生活态度决定你的人生要笑还是哭。

小寒:
不知是谁说的,成功人士都懂得“先苦后甜”。他说谎,明明就喜欢“先甜后苦”。这与人出世时,味觉舌蕾分布的位置有关。舌头的最尖端尝到的是甜,而测得到苦涩的部份,全都被安排在后面。我们在做一件事时,不都是因为尝到一点甜头,喜欢那滋味了才愿意下苦功?爱情也一样,先让我们舔到好处,咬下去了才发现余味让人难受。

和栋:
凡与食物、料理、吃喝有关的,都很能反映人生,因为人生本来就充满酸甜苦辣咸。重口味的人喜欢人生像酸辣汤、像鲁肉饭、像草莓芝士蛋糕,爱情也期盼轰烈。也有人餐餐白粥青菜甘之如饴,却未必一定得尝遍山珍海味才返璞归真。有时只是性格使然。不管口味轻重,人海茫茫有一个心甘情愿陪你口味一致吃喝一辈子,还想怎样?

小寒:
人海茫茫真有灵魂伙伴Soulmate?辽阔天际巧合相遇有多少几率?有些人一辈子都遇不到,甘于漂泊。或许是人们太过于浪漫化、太注重恋爱的精神层面,忘了这从未碰面的人未必适合爱。灵魂伙伴若是与你不言而喻的人,不言而喻的两人平时用什么题材对话?没有对话,哪来火花?灵魂伙伴说不定是对爱情拿不定主意的人,为自己找的借口吧。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April 2010

Wednesday, 5 May 2010

爱甲西米

我没有很不爱吃,也没有很享受吃。

对我来说,吃只是裹腹,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做的一件事罢了。
当然,有时也会馋嘴,想吃零食来过过嘴瘾。但,满足不了口欲的时候,我也不会抓狂或失落或沮丧或脾气暴躁。
至于很多人说的朋友聚会时吃顿好的,我倒觉得关键在于朋友相聚,未必一定要以吃东西来进行。只是叫杯饮料解渴边聊天、边打麻将边聊天、边K歌边聊天(应该是说其他人在唱歌的时候我在聊天)、边运动边聊天等等等,都行。

总之,我就是觉得吃可以是件很麻烦的事。
因为有些时候做事做到废寝忘食(未必是公事)、无比投入、很high很high的时候(也不一定是做爱做的事,不要想歪),却因为肚子叫嚣,而逼迫停止正在进行得很爽的事(都说了,不要想歪)的时候,就会觉得扫兴:干嘛这么麻烦,一定要吃东西?

更严重的是,一个人一天起码要吃三餐(我是说正常健康的人,那种为了爱美要瘦一天只吃0.5餐的不算),结果扣掉睡眠,剩下的时间还真的被吃饭占据了不少。皆因吃饭不单是吃饭,饭前的准备、饭后的处理,也耗去不少时间。

尤其有小孩子的话,光是张罗、协助小孩饭前准备、自己吃、协助小孩吃、协助小孩饭后处理、自己的饭后处理……搞到来,空出不到两三个小时,诶,怎么又要开始张罗下一顿了!
所以很佩服当了数十年家庭“煮”妇的母亲,这么多年来天天(无公休的哦)为一家大小解决三餐。

很久很久以前看那种幻想漫画故事,说未来的食物很可能就是高度压缩成一颗豆还是什么的,吃一颗就可以顶三天。那,是我多么向往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的事啊。
请问,有没有人在做这种研究呢?我可以赞助。真的。

黄和栋
于《晚报网咖》2 May 2010

Tuesday, 4 May 2010

美女有害(男人的)健康


老早听说,与美女相处,对身心有益,因为美女赏心悦目,刺激男人的体内激素,会让男人感觉快乐。

但西班牙瓦伦西亚大学最新研究却显示了完全相反的结果:男人单独与美女相处,对健康其实有害——会加重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

该研究显示,单独与一名美女相处区区5分钟,人体的压力荷尔蒙——水平便会升高。而皮质醇正是人们面临生理或心理压力时会释放的物质,并与心脏疾病有一定的关系。

根据报道:
“调查人员共测试了84个自愿接受测验的男子,让他们轮流到一个房间里玩九宫格智力游戏。同时,房间里还安排了两个陌生人——一男一女。
当陌生女性离开房间,测验者与陌生男人同坐在房间里时,志愿者的压力程度并没有加深。
然而,当被测验人员与陌生女子单独留在房间时,他们的皮质醇水平就会升高。研究人员从而得出一个结论:‘对大多数男人而言,美女的出现会给他们带来一种感觉——这是个求偶的机会。尽管有些男人可能会避免与美女接触,因为他们觉得美女们‘遥不可及’,但大多数的志愿者表现都很积极,同时会增加荷尔蒙分泌。
报道称,小量的皮质醇分泌对人体健康还是有积极的影响,会让人变得机敏和快乐。但是,皮质醇水平的长期提高会加重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与阳痿等疾病。”

阳萎!OMG,与美女相处竟然会让男人“站不起来”?这恐怕是全天下男人最可怕的噩梦吧?

如果报道属实,未来的整容业与化妆品业大概会有两极的大影响:

A:为了与美女“平起平坐”,减低自卑感,从而减少负面压力,男人都会跑去整成金城武、吴彦祖、言承旭、高以翔……

B:为了避免自己的男人雄风受影响,美女们不再打扮,一般女子也不再想要整容……

*图:《女友》杂志

Monday, 3 May 2010

最重要的第一次


《Sex and the City》中的Carrie说,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三个第一次是:第一次做爱、第一次做满足的爱,以及第一次到男朋友家去。
我知道有语病,因为有“最”就不应该有超过一个。且不论语法,我把它当作问题丢给同事和朋友后,发现:


- 有人一听到就抓狂,大叫:天啊,我什么第一次都想不到,为什么!原来我的人生就这么无所谓吗!
- 有人对Carrie的自以为是不以为然:她这种只重表面的女人,凭什么代表所有女人讲话?看,她的三个第一次,何其肤浅。
- 有人老神在在,转瞬间就把三个答案告诉我。这种问题小case啦!
- 有人逼我提供标准答案,参考,参考,再参考后才做出决定。
- 有人绞尽脑汁后听到别人的回答,猛地犹如醍醐灌顶,自己的答案也出终能出炉。
- 有人不断反问:只是第一次?就是说陆续有来,所以不能回答第一次结婚?重要是什么意思,跟最难忘是一样的吗?是不是要开心的,oh no,我想的都是悲惨的……
- 最普遍的反应:啊?这个嘛要想一想,让我想一想。然后,有一半会自动回来告诉我;另一半则永远不回头,早就把问题抛离九霄云外。

你好奇我得到怎样的回答吗?现在就满足你。
-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来经的时候)。
- 第一次感受到高潮的快感。
- 第一次有母性(懂得给予而不是索取,懂得主动去关心人、照顾人,包括男朋友、自己、以后的丈夫、孩子)。
- 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房子。(这个最多人重复选)
- 第一次用生平第一份薪水买东西给父母。
- 第一次做爱。
- 第一次中4D。
- 第一次被好朋友出卖。
- 第一次考第一名。(同类:第一次拿满分)
- 第一次生孩子。
- 第一次养宠物。
- 第一次出国旅行。(同类:第一次搭飞机)
- 第一次上学。
- 第一次拥有车子。
- 第一次分手。
- 第一次跳出飞机(此人曾经历跳伞训练)。(同类:第一次从船上跳进海里)
- 第一次亲身经历心爱的人过世。
(当然,以上只是部分回答,有些还是热门选择。每个回答都有它们各自的理由。不把理由列出,是要你们自己联想一下,或许,你们也有类似体验,理由自会浮现)

人的一生,不管多长多短,都充斥着不计其数的第一次。
有些第一次让你刻骨铭心,有些第一次你要用力回想才依稀有轮廓。
有些你很重要的第一次,对别人来说却那么无所谓。
有些第一次让你想起也开心,有些第一次让你哭断愁肠。
有些人婉拒回答我的问题,因为想不起有什么让他觉得重要到值得说出来的第一次。

有些人回想的过程中,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一个个第一次跳脱出现,欲罢不能——重要的第一次太多了。你的呢?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10 - Man 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