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October 2010

从“三低老婆”到“沟通很难”


黄和栋与933 DJ林佩芬的纸上对谈

和栋:
学历低、文化低、收入低——“三低老婆”在现今社会依然受男人欢迎。已撑起半边天的女人很不屑:“大男人主义究竟要泛滥几个世纪?文明需要的是前进。”爱面子怕被篡位的男人理直气壮:“受保护的你们难道不爽?男强女弱才能让女人继续享受臂弯内的安全感,这是男人爱女人的名状。”潜台词摇摇欲坠:再伤害我们自尊,有一天天下男人都精神肉体两阳萎,看谁后悔。

佩芬:
不同意降低母语在小六会考所占比重,也担心双语教育制度的副作用。古人说“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意即用心去感知世界,心灵有所领悟时,就以语言文字来表达。换言之,文明的基础是语文。双语制度利在于双,弊也在于双。无法说一口流利的纯正英语或母语,是土生土长新加坡人的特色/通病。不能打好语文基础,岂能达到真正文明?鱼与熊掌真的不可兼得?

和栋:
我不吃鱼。身边爱吃鱼的人总会为我惋惜,但其实我根本就不爱鱼的滋味,不管经由哪位名厨烹调上桌。认为我放弃吃鱼犹如放弃人生美好的人,就是那种爱以本身标准量度他人幸福的人。正如原本应该少数服从多数的社会,结果却是一小撮掌权人决定大家应该拥有怎样的人生。当“我是为了你好”变得口口声声时,“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故事应该好好读一下。

佩芬:
放弃和放下不同。放弃,因为走投无路或精疲力尽,是无奈、浪费地丢弃;放下,因为走到了交叉口,是时候改变方向,是主动地选择释放,需要理智、勇气、决心。我们不要放弃,但一定要学习放下,习惯放下。周董说知道自己不可能四五十岁还蹦蹦跳跳唱着双节棍,所以已经在为未来退居幕后做打算。调试心态,在适当时候放下,就能避免碍手碍脚丢人现眼的悲哀,也肯定会有新的收获。

和栋:
月前在《康熙来了》看到周董,感觉他以往接近嚣张得志的霸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阅历无数的淡然和内敛。也不是人到中年还有没有体力和样子来跳唱双节棍的问题,而是到底还写不写得出类似的歌曲。因为心态已经变了。生命必然经历不同里程碑,昔日风光再美或许只能回味。转变并非偶然,所以无需害怕。一如生老病死。

佩芬:
那天值班时,播了浪花兄弟的《想你就写信》。这年头,很多人应该是想你就SMS/email吧?要我亲手写一封完整、符合格式、没有错别字的信,不知道还写不写得出?突然怀念起学生时代,和素未谋面的异国笔友通信的期待与亲切感。

和栋:
SMS这东西面世后,沟通从此多了一种无声的方式,“打电话”突然被冠上霸道的恶名,等同强奸你的时间,不像SMS无需马上看,看了无需马上回复,即使不回复也没有错,反正隐藏在手机背后的你永远不会暴露表情。所以video call可能是最白痴的手机功能发明。红火魔术师刘谦说他永远不会接听电话,只传SMS。活在科技发达的时代真好,即使最怪的怪癖也可以任性。

佩芬:
在这无需面对面沟通的年代,沟通的鸿沟比以往更深更广更难通了。很多时候我们只不过是不断把想表达的丢进大沟渠里,也不管讯息是否通到对方那边,也没耐性等待接收对方的意见。正因如此,我非常珍惜每一段有意义的相处,每一次有收获的交流。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October 2010 - Chatroom

Wednesday, 27 October 2010

《女友》新加坡版2010年11月号,出版

11月号《女友》,336页,回馈读者不手软!


“扭曲”身体的时装、违反工整的不规则设计、无章法的draping垂叠……都不是一般日常时装的“常规”。《女友》试图解剖“反规”时尚。


伦敦,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却又那么现代前卫。趁着春夏2010伦敦时装周之际,要你从时尚人的“角度”与“脚踪”,去看时尚伦敦。


不是人人能幸运地到一个陌生城市,悠哉游哉地“深入”感受。若你有机会到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堡,却只能“走马观花”,请记得:“到此一游”不能少了这些!


你美得对吗?这话听起来很怪。虽说爱美没有绝对标准,却有一些女友的美丽观和习性,是时候update了。来,一起化身美丽“变色龙”。


《才华》出身,才入行不久就当主角;周颖似乎是很有企图心、很强势的上海姑娘。《女友》与她短暂接触后,发现之前对她的印象全部都要被推翻。


幸运者,创意与生俱来,否则就要等到创意的潜力被开启,才能体验到创意于人生所带来的各种惊喜。《女友》发掘正于各领域初露头角,满腹创意点子的十位创意女性。


很难想象,已决定分开的两个人,为了什么还要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是有难言之隐,还是另有原因?“蜗婚族”在中国并不少见,在本地却比较不常看到,“蜗婚”的两人,也觉得是难以启齿的话题。两位“族人”分享她们的故事。


爱的反面就是恨,为什么有些男人分手后会选择用最卑劣的方式向前女友报复?


专家说,早餐一定要吃,但有谁规定“早餐”一定要在早上吃?这就找来能在不牺牲睡眠的情况下,也不会错过享受美味“早餐”的好去处。

Tuesday, 26 October 2010

你爽故你露

露,不只是一种不容易拿捏得好的行径,也是一种女生有趣的心理解读。
我工作的地方在穿着要求上比较随性、时尚,偶尔也就会看到有女同事穿透视装来上班。穿这种“不规矩”衣服的女生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不否认会好奇,所以有一天逮着了一个机会,就开口问了。(对象是曾经穿一袭有部分透视的黑色连身裙的同事J)

:你为什么喜欢穿透视装?
J:有理由的吗?我就是喜欢。我喜欢若隐若现,我喜欢有露的服装。
:穿这样的衣服,你知道一定会引人注目,所以你喜欢人家看你?
J:有谁不喜欢人家看?
:看也有分的哦,男人看和女人看就不一样。男人看你穿这样,脑里只会有一种想法。
J:你说的那种想法,针对的是布料越少越好的那种穿着法。我的是这么长的连身裙,哪里一样?
:我觉得那想法还是一样,万变不离其宗。OK不说男人,那女人看你呢?你希望她们嫉妒你?
J:当然不是,你知道有多少女人问我那件裙子哪里买的吗?
:所以她们是从此都不去光顾那间店?
(“访问”中断,因为突然发生殴打事件……)
J:我是很单纯的,只是想听到别的女人赞美“wow such a nice dress”。我要的是别的女人的欣赏,不是嫉妒。像我穿那件裙子时就会听到由衷的赞赏。
:嗯,这里的女人果然都很假。
(“访问”结束,殴打继续……)

我知道有一个漂亮女生M,去海边或泳池的时候,会穿那种布料少到仅能遮盖三点的比基尼,但她却又会很认真地说她其实非常不喜欢别人一直看她。
这种心理,我就真的不懂了。
另一名女同事K说,M的心态或许可以解读如下:
1口是心非。
2或许她找不到比较不那么暴露又合身的比基尼。
3没脑。
4不觉得自己的身材有好到吸引(饥渴的)目光。
5被注目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很cheap。
6可能只喜欢自己的面貌受赞赏,而不是颈项以下部分,也因此不晓得如何“处理”那些部位所带来的关注。

基本上,美女,或者很会/爱打扮的女生,不可能不喜欢引起别人的注目,要不然她也不会做那种会吸引人的打扮。
同事K很爱用的一个例子是:一个有魔鬼身材的女生,每次出门都爱穿V领/吊带上衣+短裙/热裤——她一定很享受别人的注目。但如果她都是穿超大宽松T恤+普通剪裁长裤/长裙,那她应该真的是不喜欢别人太注意她的好身材。
一个人的性格心态,其实很容易从打扮看出端倪。相由心生,道理浅浅。

哦,关于“露”,还有一个男生女生很爱斗的话题:一个穿着暴露的女生遭非礼了,男生会说:女生没事干嘛穿这么暴露,引人犯罪,她自己也应该负点责任。女生会说:我们穿得露,是自己爽,又不是穿给你看,你们男生可不可以不要只是用下半身思考?
对我来说,没错你露是你家的事,可你生活在一个群体社会,总得负一点起码的群体责任吧?
如果你是在天体营走动,当然没人会理你;但你在一个要求衣着合理合礼的社会尝试突破局限,我只能说,你就必需能够承担局限突破后所可能引发的各种可能性,无论好或不好,知或未知。

我当然要为男人辩解:不是所有男人都靠下半身思考;不是所有男人都会犯成龙犯下的错。但也请不要屡次试探男人的极限,因为没有人可以绝对清楚另一个人的底限。
柳下惠,终究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黄和栋
于《女友》Oct 2010 - Mantalk

Thursday, 14 October 2010

我也曾经诗性勃发

忘了是不是有提过,我并不是那种很年少就开始进行文字创作,很早就“展现文学细胞”的人。
真正开始跟文字打交道,是工作以后。那时自己写的文字,现在回看,还真是稚嫩得可以。
至于最早很serious地“从事”文学创作,则是念大学的时候。(比起很多文学创作者,我的起步很晚。当然,也没有要跟他们比啦~~)

我还记得,当时中文系有一名助教吴耀宗,非常年轻,比我也大不了几岁。
因为年龄的关系,也因为他人也比较秀气,他的课当然就与一般中文系资深教授的课有很大不同。起码教室里通常会弥漫的肃杀空气也不一样。

后来某一天,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人间秀气》,作者署名韦铜雀。翻了一下简介,看到作者照片,赫,原来就是那位秀气的助教吴耀宗。
再后来,翻查了一下本地作家资料,原来韦铜雀已经是当时本地文坛知名作家,写散文、诗歌、小说。
当时自己居然心生一股奇怪的“不服气”,并且自问:他做得到,我也做得到。

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写诗生涯。而且居然一发不可收拾。一度,每天脑子里就是诗诗诗,只差没有连日常说话也变成诗句。

Anyway,历史交待完毕。现在要说的是,由青年书局出版的《新加坡当代华文文学作品选》出版了。我的三首诗歌作品收录在《诗歌辑》里。





大家如果有兴趣,也可以点击本部落格右边的“分天下”之“文艺复兴”,看看我以前的文学作品(只收录了那些在正式书报刊登过的)。



Saturday, 9 October 2010

叶问前传,看过就算


主编:牛佬 (改编自电影)
类别:港漫
集数:20 (完结)

这一次,主笔牛佬终于打破近几年来,港漫打斗场面只求气势磅礴,完全不重呈现招式技巧的弊病,“返璞归真”回到拳来脚往,一招一式交待得头头是道的风格。

本来,这绝对是可喜可贺的,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牛佬不擅长呈现这种招来招往的画风,虽然看得出牛佬很努力诠释电影里的连续打斗场面,但在漫画的定格限制下,那种对手互拆招式的感觉总是无法突显。
像电影里咏春拳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日字冲拳”的爆发力,就完全“弄”不出来。

相比黄玉郎当年的《旧著龙虎门》、马荣成早期的《中华英雄》,《叶问前传》漫画最讽刺的是,它经由电影改编,却反而显现不出有电影感的武打场面。


当然,牛佬的画工还是不错的,起码比黄老郎旗下另一主笔、主编《天子6》和《天子7》的袁家宝好。
不过港漫的人物绘画通病还是存在:每个人的样子都长得差不多。《叶问前传》里的叶问和他义兄叶天赐的脸部差别就太小了。
还有,我最不喜欢的,应该就是牛佬画的人物的眼睛。可能是眼球的画法,令到人物总是给我眼神呆滞的感觉。

故事方面,我只能说,极之老套:又是一门之中对武术理念不同;日本人为了要入侵中国使用卧底招数;卧底在中国人家里长大,产生感情后内心痛苦挣扎;最终邪不胜正……
当然这是电影剧本的局限,不能怪到牛佬头上。

看完最后的感觉是:一部黄老郎趁叶问风行而制作的赚钱作品。

好看指数:2盏灯(不看没损失)

Monday, 4 October 2010

爱你变成害你

我父母居住的地方,是本地比较“年长”的组屋区。我从小到大,就是在此起彼落的装修翻新声中度过。
直到自己成家立业搬离,之后经常回到“老家”,还是会看到听到似乎永无止尽的工程在进行中。

像数年前翻新电梯,不过就两架电梯,整个工程竟然要搞个近两年。
在那两年间,整栋高18楼,拥有百多户人家的组屋只能使用一台电梯,那个额外的等待和不便也就不提,每逢仅有的一台电梯出现故障,最苦的还是不良于行的老人家,都只能望楼上的家门兴叹,感受咫尺天涯。
当然还有那扰人的敲打声、电钻声,纷飞的灰尘,充斥500多个日子,即使是间歇性,也足以让人失却回到安乐窝的幸福感。

电梯以外,还有楼下的停车场要扩建,行人走道要翻新,游乐场要装修,花园要美化,组屋外墙要“美容”等等等。
虽然不是所有工程同时发生,虽然也有短暂的什么工程都没有在进行的“天下太平”时候,但当翻新工程接二连三,你真的很难继续保持“冷静”憧憬未来,很难不在心中高喊:到底什么时候才翻新够啊?可不可以让我至少一两年真正享受一下翻新后的优美环境,而不是每天都要“翻山越岭”绕过一连串“建筑工地”后才安全抵达家门?

当然,我必须说,组屋区翻新,始终仍是政府提升国民居住环境、提升组屋价值、体恤国民的优良政策之一。
但是,当太多的爱不分时候不管对方愿不愿意的情况下硬塞过来时,未来未知的幸福也会因为现时的喘不过气而变得模糊。

于《晚报网咖》3 October 2010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