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November 2010

奇特的唱片宣传人员

一种米养百种人。一个唱片工业出百种唱片宣传人员。

因为工作,我必须时常与各大唱片宣传人员沟通。接触多,自然有幸见识到各家各派各大门徒各出奇招。

当年,我们邀请台湾乐坛天后拍封面照。照片出来后,马来西亚与中国版的编辑同事看了也喜欢。于是通知负责的唱片宣传人员K,新、马、中版将同步使用该封面。
还以为K会为了这个意外的一炮三响“免费曝光”而开心,结果,却接到她捎来的冷峻电邮:“当初并未同意贵刊马国与中国版的封面行使权,请务必等我方批准,否则我们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更啼笑皆非的是,天后台湾经理人对照片修饰有意见,于是通过K与我们沟通。一来一往数次后,K显然开始不耐,传话时语气开始不善。
本着一片好意,我建议,要不给我们天后台湾经理人联络号码,我们两方“当事人”直接处理,可免K夹在中间难做人。结果,K很不客气地吐槽:“那你意思是以后你们直接跟台湾方面联系就可以了,根本不用通过我们了啰?”

此事之后,我在与唱片宣传人员交涉时,总会提醒自己小心揣摩对方心意,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轻易开口向本地宣传要外地经理人的联络号码,免得造成误会。

但,如此的“小心”,也并没有让我驶得万年船。
事关数年后,我们想到国外拍摄某艺人,于是向艺人所属本地唱片公司询问。结果,宣传人员Y问:“那你们会不会也带我们公司的人去?”
啊?
第一次遇到这种要求,我还着实愣了一下才回答:“恐怕没这个预算。”Y接着说:“没有哦,那你是要我们帮你们去做联系吧,那是很繁琐的工作哦。”
我当时想到前车可鉴,不过事到如今,也只好问了:“如果你不介意给国外经理人的联络号码,我们其实可以直接跟他们联系。”没想到,Y很快地答应了,干脆利落。

与本文前部提到的K完全是两种心态。但我对Y的心寒度绝对不比K低。
为自己旗下艺人寻找曝光机会、进行各方联系,本来就是宣传人员的工作。有机会找上门,宣传人员不因此而兴奋,却只着眼计较联系工作的繁琐,还想获取免费出国的“好处”,最后还“心甘情愿”把联系工作推出去,这样的“宣传”方式,已有迟暮迹象的唱片工业能不雪上加霜吗?

于《晚报网咖》28 November 2010

Thursday, 25 November 2010

敢敢整,敢敢认

一直很想问,整过容的人为何敢整容,却不敢承认整过容?

我以为,只有当你做的事不光彩、见不得光,才会让你做过以后打死不承认。但整容却恰恰相反,要整容的人,正是为了整过以后脸上增光彩才去整的啊,不是吗?那为什么你不肯承认?
是因为整容以后,容颜就失去其真,就等于戴上假面具?如果你觉得“假”很丢脸,那你又为什么要去偷偷造假?
老实说,整了容不敢认这回事,心态存在太多的自相矛盾。人类果然是情绪复杂的动物。

像韩国人那样大方坦诚整容承认整容不好吗?大家都知道韩国人非常崇尚整容,与其他各地父母存钱为孩子储备教育费不同的是,韩国父母还会特地为孩子准备一笔他/她将来长大后要用到的整容费。
我当年到韩国一游,对韩国女人惊为天人,因为她们的样貌是那么地“完美”、“漂亮”。
当时年少无知,还以为吃kimchi和高丽参真的可以变美,后来才知道都是整容的奥妙。而且她们毫不讳言自己曾经整过容,相反还会公开讨论哪个整容医生比较好、哪里有最新整容技术等等。
虽然最终可能满街美女看起来就像复制人,但我反而比较欣赏她们敢整敢言。

整容到底好不好、应不应该,答案永远没有办法达成一致。
反对整容的当然会说整过的就是假的,再也真不回了,还可能搬出孔先生当年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来说教。
But please,那也真的是N年前的骨灰级理论了。真要奉行孔先生那句话,我们连头发也不可剪呢,难不成大家都当喜多郎?

愿意整容的大概心里面都已经默默接受整容会让自己更好看,从而提升自信的正面想法。唯一过不了关的大概是“真假”的问题。
其实我说哦,come on,这个世界谁不是戴着面具在生活?谁不需要连表情也PR?有人说过,微笑已经变得很廉价。也就是说,即使你从头到脚都是真的,这辈子连facial都没做过,但你做人虚伪得要死,那你说,到底是脸真心假,还是脸假心真比较好?

明星最是忌讳被人知道他/她整过容。但是瘦身减肥这种为身体“整容”的事却可以冠冕堂皇,甚至敢敢拿以前肥到不行的before照片出来登上瘦身广告做见证。
但有哪位明星敢拿自己整容前的照片出来供宣传?有的恐怕只是狗仔队或疯狂的反粉丝不懂从哪里挖出来的陈年旧照供大家消遣吧。

其实很多大牌明星都整过容,而且整到路人皆知。譬如Michael Jackson,虽然他也是打死不谈整容,但公开的秘密继续玩弄只是娱乐圈的游戏方式,就像谭咏麟说他年年25一样。
但我们有因为MJ整过这么恐怖的容而唾弃他吗?没有。他的事业、他的偶像地位永远如日中天,直到他死的那一刻依然。

意思是说,一个人的成就还是比较重要的。因为成就是真的,是每个人都看得到的。当成就已经毫无疑问地摊开在世人眼前并公认以后,脸上那点小假,根本是瑕不遮瑜。

我没说整容好整容妙,想说的只是,整容不伤天害理,不损人利己,既然你已经选择相信整容会对你好,又何必苦苦隐瞒?
若大家都知道你整过容还死不承认,到时不但尊容是假,连说出口的话也被鉴定为假,岂不更得不偿失?

黄和栋
于《女友》November 2010 - Mantalk

Tuesday, 23 November 2010

不要敷衍我

因为我的音乐专栏特约作者要为某K歌手的CD写评论,于是我拨了电话给K的唱片公司,想跟他们要CD的封套图片。
接听电话的人说,一贯处理这类事项的市场执行离职了,不过他会嘱咐他的同事跟进。然后对方清楚地问了我的名字、公司、杂志、电邮、电话,并承诺会马上处理。之后还谢谢我们为他们旗下歌手的CD写评论。言语间非常友善客气。

两天后,没收到图片。是电邮写错了吗?可是有留下电话啊……
我拨电过去,找同一个人P。
P听到是我,语气跟上回起了180度转变:“原本负责的同事离开了,我们现在很忙,会尽快处理……”
OK。我突然很懒得假下去,于是连态度也懒得礼貌,截住他的话:“好好好,了解,没事,就这样。”

放下电话后,我马上sms我的专栏作者,请她另行评论其他的CD。(很绝?嗯,等一下会解释为什么我这么做)

直到今天,还是没收到图片。一个星期了。

想说的是,你是唱片公司人员,为旗下歌手找宣传门路本来就是你的工作,你现在连找我的工作都没做,我自己送上门找你,为你的歌手提供免费宣传,你是不是应该笑都来不及呢?
何况,我通常是收到CD才会写评论,你现在连CD都没寄给我,就博到免费宣传,你不只是赚到,而且是赚很大!

你人手不够,我了解,但传一张封面图有很难吗?是电邮啊,先生,不是叫你养鸽子来飞鸽传书啊!
我其实找过你几次,有几次你同事说你出去吃饭了。不是我刻薄,你有时间出去吃饭(很忙不是应该打包吗?起码我是这样),没时间传一个简单的电邮?!

做不到,就不要敷衍别人,也不要在被别人“抓包”的时候老羞成怒,很不专业!

这样的态度,你歌手就算是天王巨星,老子也不会鸟你!

那位要红不红的K歌手,你有这样的唱片公司,just your luck!

Wednesday, 17 November 2010

如果可以最好

喜欢工作、不喜欢上司、不喜欢公司
喜欢工作、喜欢上司、不喜欢公司
喜欢工作、不喜欢上司、喜欢公司
不喜欢工作、喜欢上司、喜欢公司
不喜欢工作、不喜欢上司、喜欢公司
不喜欢工作、喜欢上司、不喜欢公司

酱子算一下,可以玩个6打。
我说的不是6 dozen,是买马票有重复号码的时候要买4打、6打、24打的那种“打”,也就是英文讲的combination。

以上的几种combi,你属于哪一种?
我?我当然不会笨到现在告诉你,除非我不想干了。或者说,等哪一天我丢白信封的时候,或许会在这里公告天下我曾经属于以上哪一种。

其实还有两种。
最理想的当然是:喜欢工作、喜欢上司、喜欢公司。(Then you're the super lucky guy/girl)
最悲惨的则是:不喜欢工作、不喜欢上司、不喜欢公司。(这种情况的话你还不走等几时?)

我只挑了“工作、上司、公司”这三种比较general的元素,你可以随意添加其他的,比如:同事、下属、产品(如果你的工作是制作/制造某种东西)。如果你是老师,还可以包括:学生、家长。
然后再玩一玩。Combi多一点可能比较好玩。(有时候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也不错。呵呵。)

当然,元素可以很多,重要性却肯定不会处于并列关系。
哪一样最重要,哪一样对你接下来的人生方向最起着决定性因素的,你自己最清楚,也应该心中有数。

如果你理不出一个头绪,那表示应该认真想一想了。
这也是我现在应该做的事。

Wednesday, 10 November 2010

笑五笑

01
昨天快下班时,接了个人口普查员打來的电话,是个女的,第一个问题就把我整崩溃了:
“你好,我是人口普查员,请问你家是几口人?”
我答:“我家是一口人。”
对方:“十一口人?”
我说:“不是十一口人,而是一口人。”
对方:“二十一口?怎么又变二十一口人了?”
我耐着性子说:“你听错了,其实是一口人。”
对方:“七十一口人?怎么会那么多啊?”
我终于爆发了,吼道:“就是一口人!”
对方:“九十一口?天哪……”
我顿时崩溃……

02
富家女:见过名牌儿么?我这包上写着LV!
我:我学过拼音的,读“驴”是吧?

03
她丈夫在河北当建筑工人,工程塌方,被砸死在下面。
她要求赔偿,包工头不肯。
她起诉到法院,败诉。
她上诉,再次败诉。
她只好上访,从山东一次次来到河北,当局抓她、关她,在精神病院喂她吃药。
她逃了出来,上网求助,被屏蔽、被删帖。
她不会翻墙,一天天坐在墙下哭,最后终于把墙哭倒了。
她就是孟姜女。

04
幼儿园老师在黑板上随意写了m a y d b 几个拼音字母,准备考考小朋友。
结果小朋友们都用最标准的发音齐声朗读:摸阿姨的波

05
男子回家路上,遇到了很久不见的老哥们。男子忙问:“哥们,最近忙啥呢,好几天都没见到你了!”
哥们诉苦道:“哎呀!这几天太忙了,天天日理万机!”
男子听后,先是一惊,随后问:“李万姬是谁啊?”


鸣谢啊豪伊媚儿提供

Monday, 8 November 2010

找难人

八年前,《女友》主编佳静与目前在上海打拼的本地知名广告人Norman一席谈,获得了创办《女友》/《男友》年度盛事Men We Love的灵感。
当时,我有幸接下首届的统筹棒子,也接到寻找25个魅力男友的主要标准——USP。
USP(Unique Selling Point),原本是广告术语,意即独特卖点。
是的,我们最初创办Men We Love的时候,想法很“单纯”,就是要网罗本地拥有独特“卖点”、独特性格,让女人喜爱的men they love。

这样的男人容易找吗?答案是也难也不难。
关键是,我们看到的,究竟是这个男人的全部,还是局部。
如果这个男人千百种性格中有一点很突出,很受女人喜爱,这样的男人并不难找。但如果我们要这个男人善良、幽默、礼貌、讨喜、谦虚、上进、温柔、体贴等等等,那,如果你有认识这样的男人,麻烦通知我们一声。

或许,你也已经发现,我刚刚提到的众多“优点”中,都是内在的,外表却只字不提。
没错,最初Men We Love,的确是想打破常规,排除肤浅,因为我们要的是性格上的USP、性格上的men we love。
结果,这么多年来,“残酷的现实”教会了我们:外表仍然是Men We Love的要素之一,而且随时成为最重要的一环。
然后我们想到《女友》的宗旨之一:不只要你外表亮丽,也要你内心美丽。
用在Men We Love身上,也一样行得通——魅力男友不只让你精神幸福,也让你视觉舒畅。

于是,我们每年开始更重视寻找外表也有性格的男人。
当然,有时就会因此掉入眼睛设下的陷阱。各色魅力男友上了杂志之后,就有“知情人士”来爆料,什么X号男人F字不离口、Y号男人打过老婆、Z号男人出名玩女人、T号男人同女生约会不付账、G号男人根本不是直的……
回到最早的问题——找Men We Love难不难?答案呼之欲出。

衷心希望《女友》/《男友》的女读者,找到你生命中最难,但也是最好的Men You Love。

于《男友》October 2010 - Last Note

Thursday, 4 November 2010

你凭什么?

忘了是哪一年的游戏,因为你是指定统计者,在频频念出你的名字之后,庞大观看游戏的观众,就这样被迫记得你的名字。
当然,你也就从此一炮而红。
往后,只要是有关于统计的工作,很多人就会不由自主想到你。

后来,你的生意做大了,每年还自己做了一个生活统计,无聊地去算别人卖了多少部、被看了多少个小时等等。更美其名称为眉剃指数。
不知怎的,这个眉剃指数竟然成了业界的金科玉律。
商家靠这个指数来决定要不要进广告;被统计的人以这个指数来决定接下来的行销策略。

大家信奉你的时候,却忘了质问你,究竟你的数据从何而来?
原来,你只不过抽样找了四千多个人来调查。但结果得出来的,却可以是动不动就几十万、上百万群众的指数报告。
这个算数到底是怎样个算法?我没修过统计学,不过听说统计就是这样学的——抽样调查,然后一个代表十个、百个。
是的,听说被人看的率也是这么算出来的。例如某一户家庭正看着X间道,按照统计学的算法,那就可以算是有四个人在看这个X间道。虽然该户人家可能只有两口子,也可能三代同堂六、七人。

话说回来,每年这个指数报告出炉,就跟所有大型游戏的情况一样,有人欢喜有人愁。
指数上升的,欢天喜地、沾沾自喜,迫不及待告诉商家旁观者:看,我们是有料的。
指数下降的,唉声叹气、愤愤不平,迫不及待告诉商家旁观者:哎呀,这种完全没有依据的指数,纯粹是游戏一场,听过就算,不准的啦。

是的,如果拿得出真凭实据的报告,随时都可以推翻你的指数。问题是,作为商业机密的报告,怎可以随随便便就拿出来昭告天下?
于是,只有哑子吃黄莲。所幸年年吃,吃久了也习惯了。

其实,我这个show-off的,跟他那个旁观的,是两厢情愿的情侣关系。你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却硬硬要挤进来当个第三者。而且还是最卑鄙的那种损人利己的第三者。
你用毫不负责任的方式,例如只根据印象的方式,来决定show-off的成绩。成绩好就不说了,成绩不好的,却等于抹杀了他一年来show-off的努力。更气人的是,你因此从中取利,还获得江湖地位。

当然,游戏什么年代什么地方都有,而且大家有时还玩得挺开心,看的人也乐在其中。
问题是,很多大游戏的主办者,以及评判、评审、裁判,都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你呢?你到底凭什么啊?

我们常在听到无稽之谈的时候给出的反应就是:靠,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但你这个游戏结果一出来,大家却很奇怪地把平时的睿智都抛到九霄云外,甘愿当一个三岁小孩,然后继续沉浸、沉迷在游戏之中。实在可笑。

Tuesday, 2 November 2010

高空上的事

乘搭飞机,万里高空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好事、坏事、情事、艳事、八卦事、倒霉事……不过最常遇上的,大概就是让人气结的事。

那天我坐上了新航客机,飞了一趟北京。我的位子正就在洗手间之前,一看到的时候还庆幸“后面无人”,可以肆无忌惮地把椅背调上调下。结果,飞机起飞后,就深切感受到这个位子原来并不是一个好的“风水位”。

首先,此位正好位处交通枢纽,人气旺到不行,但狭窄的走廊让经过的乘客和空服人员很多时候无可避免地撞上了我的椅子,有些还会为了平衡自己而像溺水者一样用力地抓拉我的椅背。
于是,我在这段时间内经历了多次“唐山大地震”,而对我这个平时看电影也最厌恶椅背遭后面的人“强暴”的人来说,翻白眼、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还要忍受似有若无一直飘过来的尿骚味)之下,我头一回悄悄希望扣好安全带的指示永不解除,大家最好都乖乖呆在自己的位子。

我也一直以为,空服人员都会尽可能协助乘客,让乘客可以不必“动手动脚”,按一按call钮,就能满足希望。结果,是我一厢情愿了。
话说飞途中,我站起身舒展筋骨,回头看到一个空姐正站在餐饮准备处外闲着。于是我把使用过的空杯子递给她,示意我不需要了。
空姐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接过杯子,却指了指餐饮准备处的某个角落。我有点茫然,她又再用力指了一指。
我走到她示意的地方——那个我一直以为只有空服人员能涉足的餐饮准备处,上下左右扫了一眼非常陌生的仪板和标志,依旧茫然。
空姐这时靠了过来,指着一个关闭着的小洞口,说:“就是这里,把杯子塞进去就行了。”我按照她的指示,完成了从来没在飞机上做过的一件事。
现在回想,可惜忘了跟这位让我经历另一个人生第一次的空姐道谢。

我也一直以为,现在的乘客应该比较懂得遵从飞机上的安全指示。结果我又错了。
飞机甫一着陆,非安全信号还没解除,还是陆续听到安全带噼里啪啦开启的声响;空服员才刚刚通过英语华语吁请乘客先别启动手机,我就看到临座一个中年洋妇和一对年轻华人情侣迫不及待查看手机有没有missed call和SMS。叛逆,原来并不是心智未成熟者的专属。

人类大概是最无法乖乖听从指示的动物之一,不管指示是为了你好、我好,还是大家好。是身为有智慧、有想法的动物的后遗症吗?

于《晚报网咖》31 October 2010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