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March 2011

创意何价

这是个老问题。
但老瓶既然能装新酒,老问题当然也就能有新的诠释。

假设你从事创意工作(不论名气响当当,还是寂寂无名),作品在某园地发表。一直以来,双方相安无事,直到某一天,该园地园主突然寄了封由专业律师拟定的合约。
合约上说:
为了保障双方利益,所有于本园地发表之作品,其版权将归本园地永久性拥有。

问题来了。
如果你是该名创意工作者,你会签署这份合约吗?

回答“会”,是基于以下原因:
1. 好不容易才有这个园地发表我的作品,不签就没地方发表啦。
2. 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作品,你要版权就给你啦。
3. 就当是利用这个园地继续打响知名度,不过从今以后你别想我会在这里发表我十成功力的作品。

回答“会”,但是希望可以有商量余地的,如下:
1. 可以双方拥有共同的版权吗?就像夫妻共同拥有房子,任何一方想动什么手脚都得双方一致同意。
2. 合约可以签,不过日后我自己出品作品集时,我收录在你园地发表过的作品,你不得有异议。
3. 你想买断我的版权,可以啊,付我相应的酬劳吧。有钱好商量。

回答“不会”,则基于以下原因:
1. 你才还我多少钱?车马费都不如就想买断我永久版权,想得美!
2. 那是我的作品诶,你凭什么拥有永久性版权?那你不等于夺走我的创意结晶?
3. 我肯在你那园地发表我的作品,你应该觉得沾光了,你脑子不清醒啊?

当然,肯定还有许多不同的想法和意见。
我置疑的,是那个发出合约的园主,心里到底想什么?
园主的理由,为了杜绝“一品两投”的恶习,所以买断是最好的解决方法。表面上似乎冠冕堂皇,但是利益却一面倒地倾向园主那边。似乎并没有给予创意人的创意作品最起码的尊重。
在园主眼里来说,那不过是一场商业和法律交易罢了。而且胜利者只能是他本人。

如果我是创意人,我不会舍得自己的作品成为别人家的附属品。
但如果我是一个需要发表园地的创意人,那可能就另当别论。
或许真的是先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哇,说得好严重……)一番,有朝一日当我不再需要这块园地时,就可以大大地风光回。
反正所谓的创意园地园主,说穿了,几两铜臭已经老早掩盖了他鉴赏创意的眼睛。

Friday, 25 March 2011

从“握姿门”到“骄傲地失败”



黄和栋与杨君伟的纸上对谈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和栋:
iPhone 4面世后,因天线设计有误产生信号问题。“苹果教主”Steve Jobs最初打算四两拨千斤,轻描淡写电邮回复“换个姿势拿手机”。霸主之所以霸得起来,“被霸者”抵制行动无法不约而同也是因素,罪怪不在一个人身上。苹果后来虽承认问题存在,亡羊补牢已是后话,之前的嚣张已永远记录在案。还以为写电邮会少了脱口而出的冲动,原来不假思索对霸主来说很理所当然。

君伟:
我主张民主消费:讨厌这节目?转台!排斥这品牌?拒买!吞不下苹果?吃黑莓咯。本来买iPad是想更轻便地呈现PPT,却障碍重重。怎么教主示范时看似那么简易?切勿看到什么视频就信以为真。一日一苹果,旁人远离我;有了i-什么i-什么,大家变得自i为中心,漠视其他。过马路查sms、看电影接call、吃饭玩game……有时真想刮人几巴掌:喂,醒醒,你真要这样与世隔绝吗!

和栋:
女人梦寐以求巴掌脸,所以削骨、打肉毒、化阴影妆,无所不用其极。生活上我们追求大,房子要大、车子要大,电视机要大,就连曾经以小为主的手提包和女装表也潮流兴大。偏偏身体的终极目标离不开小,脸要小、鼻要小、嘴要小、体型要小、手掌脚板最好也小小。除了乳房和眼睛。怎样才叫大、如何才算小?世事无绝对,斟不破这点,大的永远嫌不够大,小的始终以为还可以再小。

君伟:
人小志气高(努力健身的男子大多五尺七寸左右),国小消费高(请参照房价车价对比薪水有没有相等加价)!得认真考虑:什么需要什么不必要。少一点妥协,多学会拒绝?少赚一些钱,多出来的时间?少一点生存,多一点生活?最近有人跟我说,很羡慕无须禀报老板的“肥懒蛇”,我说……自由性……工作者每一次都在面对新的老板,要满足客人的不同需要,这样子卖身,更苦更难哟!

和栋:
有人矢志当老板,因为成就自己的事业、赚的钱都进自己口袋,把命拼掉也甘愿。有人满足于打工,付出较少、拿的又是别人的钱,何乐不为?然后很多人会说: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可惜事与愿违很普遍,枯燥乏味的工作你不做我不做,谁来做?把兴趣当工作最终只能挂挂嘴边做做梦,生活现实还是要面对。除非倒过来把工作当兴趣;不然,正业以外就来搞一搞你真正喜欢的“课外活动”吧!

君伟:
兴趣让工作开心些、耐久些。学校作为培育之地,应该大开门户,让学生自由选择他们感兴趣的科目。暂时性成绩实在不应该局限长久性发展。ITE、poly、JC被视为“分流制度”,所以带有严重歧视。特别佩服17、18岁的理工生,老早知道自己想走什么路。我是late bloomer,如果当初依照分配念本地理科系,必定依样思考、昏噩过活。庆幸能选修热爱的学系,啃书考试自觉满足,找工作也乐于掌控命运。

和栋:
当年,我常庆幸自己是exam-smart,能够充分享受挥霍光阴的奢侈,临时抱佛脚成为座右铭。离开学府多年,竟偶尔会梦到考试迟到或准备不充足拿着考卷一筹莫展,最后吓醒。究竟是考试这种不人道制度深烙下的恐怖后遗症,还是老天不想我日子过得太得意?老人家总爱说“读书比做工好,有得读就读”,年轻时完全不懂这道理,懂得这道理时却往往只能徒伤悲了。

君伟:
我倒是常梦见上台忘词、在人前裸跑、被鬼追,都是压力造成的吧?其实生活中最恐怖的是:周围的人不允许你犯错、不可以失败。奇怪,好像什么事都无法从经验中学习,必须百发百中。精子闯入卵子绝对是万中无一,所以精卵结合体就必须万无一失吗?是的,我们都是跑在最前线的那条成功虫子,所以孕育成人后都必须高举胜利旗帜。什么时候可以骄傲地大声宣告:我是失败者,嘢!

于《女友》March 2011 - Chat Room

Monday, 21 March 2011

你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如果你会隐身术,藏身在我车上,然后“跟着”我独自开车在路上奔驰的时候,你的耳膜可能会被我车上的音响震到。
你也一定会以为,我是一个喜欢吵闹,或者对声音容忍度很高的人。
但我不是。而且恰恰相反,我其实很怕吵。

比如:

·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clubbing person。除了因为与醍醐无缘,主要也因为我无法忍受震耳欲聋的声响,尤其那种bass很重的,一下一下敲进心房,听久了不得心脏病都很难(Ok啦,我承认现在老了,更难承受)。
所以,即使知道夜店有很多辣妹看,我还是很自己知道自己事地谢绝造访。

· 你有做工的时候戴耳机听音乐的习惯吗?我有。但我很讨厌那些不戴耳机,却喜欢开着音响,逼你听他/她听的音乐(或者噪音)的同事。
数年前就曾有某同事喜欢这样,我日日被轰炸,终于忍不住,好言相劝,她却一句“我不喜欢戴耳机”,企图“小事化无”。
我当然很不忿——你不喜欢戴耳机是你家的事,但你干扰到我就是与我家有关,你也未免太自X私了吧。当然,以我的性格,不可能就此罢休。
至于怎么解决,不告诉你,呵呵,我只能说,正义必胜!(我没有杀她啦)

· 我住的地方很安静,或许也因此让我对周遭声音更敏感。曾经有一户人家的狗很爱叫,主人不在时,可以一直叫到主人回家,超长气。
最厉害的是,它极度精明,主人在家它就静如处子,半声不出,所以当主人接获邻居“投诉”时,就会觉得邻居无理取闹。我居所的管理处更厉害,一句“狗当然是会叫的啊,不然它还能干吗”,将所有投诉推到干干净净。

· 曾经有一个邻居晚上十点半在楼下停车场大力敲打不知道什么东西,我很不客气地“Shiii……”他,他居然理直气壮反驳:“政府规定11点以前喧哗都是ok的!”还好,喊了这句话以后他就马上知错,因为大厦住户个个都探头出来看到他的衰样,恶人当然也只好噤声了。
还有,就是取走灭声器让电单车发出巨大引擎声的骑士。那种划破宁静夜空的杂噪声,让我心中无法不立时涌现最恶毒的诅咒。

· 我也超讨厌看电影时左邻右舍、前邻后舍发出的各种声音——吃零食(尤其是薯片)、“搓揉”塑料袋(嗯……我知道有时他们只是要拿一些装在袋子里的东西啦)、聊天(尤其是谈论/预测剧情!)、小孩啼哭或问东问西(所以除非肯定小孩会乖乖看足坐足两小时,不然我不会带小孩进影院)、咳嗽(生病就不要来看戏,有点社会责任感好不好!)、夸张的笑声(有些笑声真的很假,真的)……

该喧闹的时候当然要尽性,我自己不喜欢的话,当然也不会扫大家的性,所以我会安静地走开。
相反,不该喧闹的时候/ 地方,就请大家也多替他人着想,自动地走开。

黄和栋
于《女友》March 2011 - Mantalk

Tuesday, 15 March 2011

神之领域,异能者的战争

作者:司徒剑桥
类别:港漫
集数:37 (完结)

故事以公元前580-公元前520的希腊哲人兼数学家(几何学之父)毕得哥拉斯Pythagoras毕生的成就数字学为理论基础。
数字学,就是一般所称的生命密码,是人与宇宙的一种关系。以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的单数相加,最后得出的单数,配以解析,就能看出那个人的性格等等。

话说哥拉斯原来当初发现的生命密码算法,更加精细,只是没有流传下来。而更精细的算法,除了出生,也把人的成长与死亡算进去,于是得出一个三位数的密码。
在各种三位数生命密码中,“666”和“999”的都是拥有异能的人。但他们可能自己并不知道,所以也可能终其一生,都过着与一般人无异的生活。
而其中,有一个人的生命密码竟然是“0”,而这个人ZERO,也自认为神,在这世上是为了救赎世人。但他却成立了圣骑士团,疯狂屠杀“666”的异能者,声称是为了净化世界。 主角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学生乐平凡。他到目前为止最大的愿望就是追到梦中情人素儿。但万万想不到的是,他却被卷入一连串的斗争中,从他父亲也是异能者而遭到圣骑士团追杀开始。

《神之领域》以生命密码为背景,配以异能者的战争,原本颇有看头,而故事的进展也不错,中间的大逆转也蛮出乎意料的(发生在主角乐平凡身上)。
可惜,结尾却收得很差强人意,最后的情节应该是大高潮所在,却拖泥带水,毫不爽快,最后更爆出一个超级anti-climax的结局……
这个也是很多原创中篇港漫的缺点(个中佼佼者当属邱福龙),好像还没有谁能够破例过。 除了结局,故事和情节也有很多交待得不清楚和不合理之处,例如:

* 生命密码理应是每个号码有相应的性格配合,就如星座和生肖一样,但是说所有“666”或“999”的人都是异能者,就显得不通,因为异能是一种能力,不是一种性格,难道说所有生命密码“666”的异能者性格都一样?
这是本漫画背景理论最大的漏洞,奇怪的是编剧竟然没有看到。

* ZERO从“末世录”看到世界最终将被恐怖大魔王(天,好老土的名字)所占领,因而决定要唤起其他沉睡的异能者的异能,到时候集合大家的能力,与大魔王一拼。但结果ZERO却不断地屠杀密码对立的异能者,这一点,也没有很好地解释。

* 故事中出现了两个“绝无仅有”的人物“ZERO”和“无限”。
ZERO是生命密码“零”,无限则是生命密码是infinity。根据生命密码的算法,根本是不可能存在零和无限的。对于这点,故事也没有解释。

* 祖安娜拥有能看到其他人死亡时间的异能,一开始还蛮有特色地介绍出来,之后此异能却被编剧默默地“埋没”掉,非常地浪费。只以一句“看不到其他异能者的死亡时间”来带过,也很敷衍。

* 故事里多数的异能者都是战斗型的,即使是脑电波控制型的异能,也是被用来战斗,很boring。要是能设计多一点辅助型的异能,应该可以为故事增添更多色彩。
像日漫《小类人》里就有能够协助放大其他异能的异能,还有“删除其他异能”的异能等等。 说说画功吧。司徒剑桥的水彩式画法有他的特色,但不是每个人喜欢。 最大的弊病仍然是打斗场面的气势磅礴,却没有招数的描述,来来去去不论什么奇招,都是类似的画面,完全地以力强者胜。
我好像也说过很多回了,还是不厌其烦——我还是喜欢以前旧著龙虎门那种招来招往的画法。难道港漫的打斗场面就只能继续走这个不归方向吗?

司徒剑桥这部作品的封面,真的是差强人意,37张封面,竟然没有能吸我睛的作品,可算大失败。

一部开始还不错,却越看越觉得so-so的作品。

好看指数:2盏半灯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