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June 2011

从“鸭梨大”到“学韩文”



黄和栋与陈丽仪纸上对谈


和栋:
从香港巴士阿叔的“你有压力,我有压力”,到中国网民创造谐音“鸭梨大”,同是寻求解放、要求关注,方式有别,高下立见。徐克电影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压力;既然压力挥之不去,想办法驾驭才是上策。现代人于是选择玩苹果、上黑莓,遁入虚拟。不过逃离归逃离,该还俗时且还俗,免得到头来那个大鸭梨丢到别人身上去。

丽仪:
一股让人无所遁形的压迫感和力量。“压力”——经由不同人的诠释,可以有截然不同的面貌和结果。网上看过这样一句话:断崖是山的挫折,却产生了壮丽的瀑布。与其把压力妖魔化,不如认清压力的正负能量,把压力转换成一种追求。设定时间表和目标,不忘脚踏实地。不妄想,不贪婪,这种“压力”何尝不能让我们积极地经营生活?换个角度,调整心态,拥抱追求,甩掉压力。

和栋:
瀑布总是予人壮丽感,温柔的河水走到了尽头变成激情,飞流而下的冲击无需身历其境,光是视觉和听觉,足以形成历久弥新的震撼。无论是漫画电影《风云》里郭富城饰演的步惊云在瀑布下练功,还是《The River Wild》里Meryl Streep饰演的划艇教练在激流上挣扎,都是人类对战胜大自然的诠释。瀑布当然未必喜欢成为被征服的布景,但力强者胜的世界就是充斥着类似无奈。

丽仪:
水资源争夺战是世界面对的潜伏危机?这样的说法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过度开发,工业化和城市化让地球变了样。人口增加和环境污染更让问题雪上加霜。极度干旱或洪水泛滥,异常气候似乎变成了常态。把3月22日定为世界水资源日,能否真的唤醒世人关注人类生命之泉被严重威胁的问题呢?无知不能成为借口,还是我们选择对地球发出的咆哮视而不见?

和栋:
虽曾在年末时到过欧洲,却没有机会看过雪。最多只在韩国雪岳山滑雪场看到半真半假的雪。所以只能向往,无法评论。电影里看到的雪景或许很美,但并不表示赤道国家的人就得嗟叹无缘,因为美丽雪景可能随之而来一场暴风雪。当然更可怕的是没见过外星人就认为宇宙只有地球有生命。所谓夏虫不可语冰,就如很多创意公司的创意企划,最终由一小撮行政人员决策一样无奈。

丽仪:
对于生长在热带岛国的我来说,皑皑白雪实属罕见。对于雪,往往会有唯美联想。但我的下雪初体验却一点都不浪漫。那是一个冷飕飕的夜晚,我和姐姐走在首尔的热闹街头,当天空开始飘雪时,雪花非常的细致,所以我们并没察觉,甚至在纳闷,以为有人在高楼洒水。习惯了常年是夏,一雨成秋的我们,就这样差点错过下雪的这一幕。直到街上的路人欢呼,我们才惊觉:下雪了!

和栋:
当年在首尔短暂旅行,最记得的不是正逢学校假期人潮汹涌玩一个过山车也要排两个小时的大型主题游乐园,也不是烤肉Kimchi人参鸡各种让人大快朵颐的正宗韩国料理,而只是一个细雨纷飞的傍晚,湿漉漉的街边,灰朦朦的炊烟,一对老夫妇推着小卖车售卖现炸小吃,一位修中文的韩国大学生友善帮忙做现场翻译,一次很随性的温馨感觉。是的,在那个首尔还叫汉城的当年。

丽仪:

当年因为工作需要报名学韩文,从没想过可以为我的事业和人生开展出新天地。从广播和韩星的活动,到出版两本韩国旅游书,这些历练和收获都让我十分感恩,也庆幸自己当年有那股去学习的傻劲。韩文和中文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也有成语如雪上加霜、四面楚歌等,发音虽不同,意思却完全一样。但只要和韩国朋友提起两种语文间的相似处,他们总会齐声抗议。又是民族意识在作祟。嘿。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June 2011 - Chatroom

Thursday, 23 June 2011

同志初体验

Oops,少写两个字,应该是“同志酒吧初体验”。
不要骂我骗人,害 “认识”我这么久的你,以为这个敢敢在女性杂志设立反对党演说者角落这么多年的我晚节不保,要走进断背山中参禅。
没有,没有,我还是很直的ok。而且,要骂也应该是我老婆先骂啰(几时轮到你,咳嗯)。

Anyway,我有一班同事很爱到某同志酒吧玩,尤其是逢年过节渡生日,但我从来都没跟去。有没有受邀是一回事,我也曾经好奇,为什么每次都没叫我去?其中一个说:你是straight的,去gay pub作么?然后又说:可能他们不想让你看到他们原形毕露的样子,又或者,有你这个“外人”在,等一下他们不能尽情enjoy。
真的是这样吗?我倒没有去求证,不过听起来合情合理,总好过直接被讲“他们就是不想叫你”来得强吧。(嗯,阿Q显灵了……)

Anyway again,为了与前女同事M饯别,我终于献出了我的第一次。Must be open minded lah,尤其你做这行的。大家都这么说。好啊,就去开一下眼界。反正我对这个“课题”一向中立,直还是歪,不是问题,人好不要害人比较重要。



那是一间不是很大的pub,比我想象中小很多,所以也就挤很多。我才在现场站了十分钟,就向大家宣布:我屁股被人摸了一下。大家听了一愣,接着都把头摇得像吃摇头丸:不可能!一定是不小心碰到的,太挤了啦……
“好心”的M不时问我:你ok吗?眼中却藏不尽看好戏的幸灾乐祸。还好,Y的直好公也在场(哎,女人的老公当然是直的,我在讲什么废话),所以我还不算太鹤立鸡群。



其实,这么暗这么乱,谁是直的谁是歪的,谁看得出?每次都听到人家说,他们的雷达很厉害,可以马上扫描然后判断,是真的吗?老实说,我周围还蛮多straight looking gay,界限模糊。

Gay pub其实女生也不少,因为女生是gay的好姐妹,所以姐妹淘当然会玩在一起。我问T:这里的女生都是直的吗?T想了想:应该是吧。然后我们一致的结论是:不过没几个chio的。(最chio的都在我们这班里了啰)



Pub后门开了出去,有块空地,是烟客们呼吸空气的园地。我看到有些女生high了醉了,随地就躺下,什么形象都抛一边。M说,或许因为知道这里的男生对女生没兴趣,所以女生可以尽情放开,不计形象。换句话说,女生要玩的话,去gay pub是最安全的?(不过会不会也常有像我这样偶然出现的直男?)

这一次,除了上厕所时,有个死印佬在我身后做状打手枪(我从镜子看到,本来想一脚踹他老二,后来还是决定装作没看到离开,搞不好他也有被虐狂,老二被踹还爽的);徐了要习惯时不时接收到的同性“试探”目光,总的来说,同志酒吧其实并没什么特别啦,主要还是同伴自己玩得开心就好。周围发生什么事,其实小圈子内可以不管。



于《女友》June 2001 - Mantalk



Wednesday, 22 June 2011

推广华语理事会到底在干吗?




两天前收到推广华语理事会“诚邀”出席今年的讲华语运动发布会的邀请函,但函上署名却是“Dear ??”。
当时有小不爽,不过后来觉得是手民之误,也就没动摇我对讲华语运动的支持心。
而且,也写了一则博文《诚邀“??”出席讲华语运动发布会??》小“发泄”了一下,也以为事件就此落幕。

没想到啊没想到,昨天再次收到推广华语理事会的邀请函,一封是“Gentle Reminder”,另一封是有附上电子版邀请函的电邮。

而两封,都是署名给“Dear Mr He Chen”。
zzzzzz x 100000。
谁是Mr He Chen???!!!

平心静气而言,吾等非圣贤,孰能无过,但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如今推广华语理事会错误一犯再犯,一错再错,实在很难令本人信服于其诚意。

本人这两年都算活跃参与讲华语运动,之间他们也有电邮给我,都不曾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
真的很想问:他们到底在干吗?

而且,邀请函采取的是“点击式”回复系统,不允许回函置疑,也没有询问电话号码可播,非常地不友善。

Tuesday, 21 June 2011

这就叫“新加坡人没有伸缩性”?

昨天的晚间报纸,有篇报导是关于某人于网上“询问”本地中国人,最不喜欢的是哪国人,结果新加坡人“夺冠”。

报章记者访问了驻本地新传媒的中国艺人袁帅。他说,新加坡人缺乏伸缩性,他举例,另一名艺人朋友李腾经常到访他的住所,保安明明就认得李腾,却每次都还是要他登记。

看了袁帅的例子,我还真是啼笑皆非。
住所保安的职责之一,就是确保安全,所以要求每名访客登记后才能进入。每一次的登记,记录了访客到访时间和去处,在有什么突发事件、意外,甚至刑事案件发生时,都会成为警方很好的追踪线索。
这根本跟保安认不认得该访客没什么关系。更遑论与伸缩性有关。

想想,如果该保安只凭自己的记忆,随便任由访客出入,那是对的吗?真有事发生时,难道就只依靠该保安的记忆来提供线索?
这样的话,到时会不会又被认为是“工作不认真,态度随便”?

再者,袁先生的住所保安,他确定是新加坡人吗?
即使是新加坡人,袁先生又是不是看过同类情况在其他地方发生呢?若只凭他自己的住所保安的行径下判,会不会太一竹竿打翻整艘船了呢?

袁先生单凭这么一点“对他的访客造成不便”的小事,来断定其实是尽忠职守的保安有问题,并延伸成所有新加坡人缺乏伸缩性,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单凭袁先生这样的“指责”,说中国人都很不识好歹、不辨是非?

Monday, 13 June 2011

诚邀“??”出席讲华语运动发布会??




今天,一封推广华语理事会的邀请电邮,寄到我的个人电邮地址。

看到熟悉的标志,我原本还兴奋了一下,时光飞逝,想不到这么快又一年,新的讲华语运动又要开始了。
虽然讲华语运动年年举办,其实也是表示此运动非常地不成功,所以才有需要继续办……但有办总是好过没办,我还是会期待,尤其过往两届,在林少芬的带领下,举办了讲华语电视大赛,还颇有看头的。


但,眼睛一瞄,看到邀请函上的“Dear ??,”之后,我的心冷了一半。
怎么会让邀请函上的受邀者属名成了“??”??

是粗心吗?如果是的话,那是表示理事会员工/或者受委任的公关,把一封template email就这么mass mail出去吗?还是真的check都没check就寄出去?太最无可赦了吧。

如果不是粗心,“??”会不会是我的中文名字,因为电脑平台/软件不相容,而形成乱码?
嗯,我用的是PC,IE,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况吧?即使有,有关员工也不应该这么疏漏到做出这种事?
毕竟,我相信PC和IE,还是非常非常普遍的平台,如果连这么普遍通用的平台也看不到中文字,我还真的很好奇寄出电邮者究竟用了什么奇怪的软件,如此地unfriendly。是苹果吗?So far我只知道在苹果电脑使用Lotus Notes电邮软件,是看不到中文的,呈现的就是一连串的“?????”。但我又不是使用苹果电脑,也不是用Lotus Notes开看电邮……

然后呢,这是讲华语运动咧,连几个中文字都无法在一般电脑上显现,要讲推广,会不会太有气无力了?

其实,通篇邀请函都是以英文书写,没理由只有我的名字需要用中文吧?我的英文名字理事会肯定知道的,根本无须多此一举。

PS. 既然是讲华语运动发布会,为什么邀请函通篇以英文书写?难道受邀出席者还真有看不懂中文的人在内?
最起码,邀请函应该中英并列,以显示理事会推广华语华文的决心。

最后再sidetrack一个PS:实在很好奇Guest of Honour为何是交通部长?
教育部长、新闻与艺术部长,甚至社会发展部长,不会都比较贴切合理吗?




Monday, 6 June 2011

猜猜令伯是啥汉堡



很久没在部落格骂人了。
当然,也是因为最近很少blog……ok那是两回事啦,别扯在一块。
今晚打包了汉堡,回家后一打开包装纸,我傻眼,还以为快餐店员工迷糊少放了馅料,赶忙把上层的面包拉起来,找啊找,查啊查,嘿,料有在,不过超级偷工减料!

是的,上图就是我看到的汉堡。单凭酱的外表,你要硬硬讲说明明就是NTUC买的kosong汉堡面包,我不怪你。(而且NTUC的kosong面包还好看过这个lor)
不过真的是有馅料的啦,只不过它害羞躲起来了。好,让你猜,表讲没有,给你5个chance。(猜吧,猜死你……)
猜到的人,请你吃……跟这个一模一样的汉堡!哈哈!(eh, 一个$3.95hor, you think what, dun play play)
(oops, 酱的暗示会不会太明显了)

好啦,不要无聊啦,答案就是……

……

……

……

……

……

……

当当当党~~~

BK Singles Mushroom Swiss!

原本的靓子应该是酱滴 (有图为证):
鸡蛋糕,不是我想骂人,如果是你,看到酱的kosong汉堡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你眼前,你会不会火滚?

神马东西嘛!!BK有需要cut cost到酱咩!!有木有!!有木有!!

枉我一直以来还总是说BK的牛肉汉堡比麦家的好吃,从今天开始,改观!两家都烂!

下图是我打开汉堡后的模样,看吧,牛肉饼有木有更薄的?!Mushroom在哪里?快拿出来!
zzzz.............

BK已经被我鸟过一次了,居然还不知悔改 (详情请看“一大半包的BK Onion Rings”),是不是要我boycott你!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