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July 2011

从“分手代理”到“乖乖煮饭”




黄和栋与艺人刘子绚纸上对谈


和栋:
情侣分手,很多时候因为一方不情愿而搞砸场面。分手代理声称以最理智的态度为情侣化解最不理智的状况。乍看有理,但感情之事从来就没什么道理,尤其原本是两个人的事,最后要动用第三个局外人来调解,与其说理智,不如说怕事;只要享受恋爱快感,却不愿承担分手责任。而分手代理人的收益,与买撞烂了的车祸车子号码的4D一样,即使中了,也都是阴公钱。

子绚:
一段感情的失败只要表现得无辜,一定是对方的错。一部戏剧的收视率是演员的责任,因为观众只看见演员的脸。一个犯人的自白永远都是“我没错”。明知不妥却不敢揭穿,怕承认错误而蒙蔽眼睛。让自己或为对方找借口,越陷越深,忽略了人生的得失根本不是建立在对错上,愚昧的只是一直为人生的责任找开脱。

和栋:
第一印象其实就是第一“眼”留下的印象,通过我的眼,从你的眼来解读你。在还没练成“扑克眼”之前,所有情绪如何隐藏都不管用。所以闪烁、回避、顾左右,都是一种最菜鸟的遮掩内心方式。奏效不成,反沦为不礼貌。最傻的是戴一副别人看不到你双眼的墨镜,当看不到你的目光,又不知该望向那漆黑镜片,还是你的眉毛、鼻梁、嘴唇或颧骨时,相信对方也很难诚恳得起来吧。

子绚:
“看不见”是一种病,全世界都知道他犯错却只有你选择性地看不见。他明明就在身边,为你默默付出,你还到处寻找;他太好,你都看不见。你每天大鱼大肉上高级餐厅,看不见家人为你熬的汤水。你嫌弃雨后泥巴沾污了新皮鞋,没看见清晨冒雨扫地的清道夫。你纠结郁闷地等车,完全没发现头上正绽放一道美丽彩虹。看得见的都微不足道,看不见的珍贵却往往失去了才后悔。

和栋:
皮鞋从来不属于当年的孩子,不管上学或逛街,塑料或布裹住双脚的机会几乎毋庸置疑。于是当大伙都在穿运动鞋,我为十七岁就成为穿皮鞋上学的领导者之一自豪。师长多么不苟同已不是问题,反叛的基因在同龄惊叹目光中茁壮。躲避训导老师为沉闷上学生涯增添乐趣。所有的“不可以!”,只引来更多更直接的“为什么不可以?”。这只是年少的叛逆?错,挑战权威不分年龄等级阶层。

子绚:
伤心没办法一次过摊还,或“直接”跳过这个程序进入颓废。它是被逼分期付款的。即使你多有本钱,也没办法一次还清。你不知道下一期款项会在什么时候讨上门,你等,估计在夜深人静时几率较高,你喝酒不要命地麻醉自己换来隔天的宿醉和加倍的伤心。突然你明白要对自己残忍一些,不能纵容哀怜。痛彻心肺后你发现这件事的好处就是:你的心它还在同一个地方,你,却成长了。

和栋:
美国电视节目《Fear Factor》有一集,主持人在桌上摆了银盘,盖子一开,都是动物的心、肝、肺……强迫老外参赛者吃下去。这些让他们恐惧十足的“食材”,华人却早食以为常,如果当时有华人参赛,肯定轻易取胜。你的糖果,是我的毒药;你的青蛙,是我的王子。这个世界精彩,因每个人习性不同;而人与人相处,也才会成为学校永远教不了、考试永远考不准的生活历练。

子绚:
以前考试时,爱约女友到家里来温习,放学后大家准时报到,名为读书,实际上书包里除了书,还带了一堆食材,把我家当成烹饪教室多过温习室。研究开发新菜式,满足了口腹之欲才愿意念书。考试成绩可想而知当然没有我们煮的菜色好。回顾年轻时真不知天高地厚,不够智慧去了解学问是到社会打滚时要用的子弹,现在穿梭枪林弹雨,后悔莫及,只好回家乖乖煮饭去。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July 2011 - Chatroom


Wednesday, 20 July 2011

粉碎男人

其实我要说的是“man crush”。

随意在网上输入后,得出的翻译居然是“粉碎男人”,呵呵。

互动百科为man crush这个词下了这样的定义:“指一个直男对另一个男人怀有尊敬、仰慕,以及崇拜情绪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强烈感情;当一个男人很欣赏另一个男人时,他会特别想要成为那个人。”

注意,是直男vs直男,完全没有任何龙阳、断袖、断背的衣柜意义。所以别将man crush与“bromance”混为一谈。


虽然古人说“知好色而慕少艾”,而且异性相吸,天经地义,不过同性间毫无情色、纯属友好欣赏的单纯情谊,打从有人类以来,却也是正正常常、正正经经地存在着的。

女人之间当然比较容易理解,因为女人本来就被论定为感性动物,所以姐妹淘这种关系广为人所接受,女人大方说“今天我跟我girlfriend出去”绝对理所当然。

男人就不同了,男人如果说“今天我跟我boyfriend出去”,或者两个男人在街上牵手,要没有吸引到异样目光,要没有人觉得你们是gay,我头砍给你。


男人间存在的,是古龙小说里那种“什么都不必说,我明白”的江湖义气;还有吴宇森电影里那种“明知是枪林弹雨也并肩子上”的肝胆相照。是完全的硬友情。

而以上那种同性情谊,重点在于两个男人之间认识,并已拥有默契。如果只是单方面的呢?那就会有点像单恋、暗恋,然后去除其中的爱情部分,再把“我想跟他在一起”的情感,换成“我想成为他一样”。

我有理由相信,所有男人在成长过程中,必然或多或少会有一些man crush的对象,无论他是否形之于外,或仅是深藏心中。在看本篇的男读者,你要反驳吗?或者,在看本篇的女读者,问问你的男伴,我有没有讲错?(要诚实,不可以假假)


看到这里,或许你也想问,我的man crush对象是谁?好啦,就小小宣布一下(其实都已经是过去式的了,所以排名不分先后):

·李连杰。漂亮的“正宗”武术身手,比起李小龙和成龙,李连杰的功夫高手形象,似乎更传神,说白了,看他打架就是超爽的。如今的他致力慈善,更让人对他发扬及提升武术精神的行为,感到敬佩。

·周润发。从N年前的《网中人》,到《赌神》,到《英雄本色》等一系列吴宇森电影,甚至《公子多情》等搞笑片,发哥高大威猛、英明神武,演什么像什么,而且本尊幽默、友善,男人会想成为他,很正常。

·周星驰。没有想要成为他,对他,只是纯欣赏,欣赏他的创意、魄力、实力。幽默是很多女人择偶条件;搞笑则很可能是很多男人愿意与其为伍的元素。什么都不管地豪迈哈哈大笑一场,这个时代太需要了。

·倪匡。我真的有曾经很想成为他!我是说想拥有他那样的头脑,可以写出“卫斯理”、“原振侠”系列,而且多产。是的,他是少有用文字赚大钱的作家,这点,也曾是我憧憬的。(后来看到他的尊容后,有无语了一下,因为跟他以第一人称的卫斯理形象差很大)

·周杰伦。也是纯欣赏,颠覆中文乐坛的音乐创作(是的,他才是真的创造并缔造,陶吉吉算什么?oops……),几年内挑战电影导演工作,然后一头栽入魔术领域。年纪轻轻,想法很多。希望他不会这么快江郎才尽,也希望他不会有大头症。







于《女友》July 2011 - Mantalk

Wednesday, 6 July 2011

内涵,果然还是需要提升的

依循往年惯例,每年的国庆,都会出现一首或数首量身订造的所谓“爱国歌曲”。今年也不例外。
网上已经流传了一则视频,看到也听到其中的一首“爱国歌曲”,居然改编自Lady Gaga的歌曲。
Ok重点不在于音乐的选择,而在于歌词的改编。
我没有整首改编歌词,只是大略从视频上看到,有类似这样的句子:

I want New Water and a wonderful drink
You and me, let's share a thing (这里听不太清楚,好像是这样)
I want a biscuit and I want a sweet
You and me, let's share this treat
Kopi-o-o-o-o-o~~
Time for the fun pack song

嗯……请问,看了这样有创意的歌词 (居然用国庆庆典会分发的礼品袋fun pack来作为灵感),你,有何感想?


今天听电台广播时才知道,原来国庆庆典委员会竟然在没有取得Lady Gaga授权修改歌词的情况下,做出了改词的行为。
这种白目的作为,居然会出现在有无数“专家”参与的“国家盛事”上,也不可不谓经典了。

Anyway,说回歌词。
老实说,我对所谓的“爱国歌曲”,一向就不怎么期待或欣赏,因为歌词部分总是非常地口号式。不过考虑到既然称为“爱国歌曲”,当然也就有既定的模式,所以也就释然。
这一次这首Fun Pack Song,还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我发现本地官方一向予人“死板”、“不会变通”、“缺乏创意”的印象,而偶尔有“思想比较开明”的官方人士或受委人士企图破格,结果却是破到乱七八糟,破到非常sala。
这首Fun Pack Song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类官方歌曲的歌词缺乏创意和内涵,也一直是本地的特有现象,一方面我相信是写词人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也相信是官方的无数“高官”干涉下的结果。

另一个例子,就是新加坡世博的主题曲。出动本地四名当家小生和花旦,其中还不乏创作型歌手,结果却搞出一个都市人强说愁后追逐梦想的“屎桥”。


再看看台湾世博的主题曲吧,短短一首歌,写词人方文山把能代表台湾本土文化的事物,包括:永和豆浆、夜市、龙山寺、棒球、淡水河、嘉南平原、美浓纸伞、八家将、云门、妈祖、天灯……巧妙高招地融入歌词中。
副歌部分是:
少一点伤痕,多一点掌声
少一点战争,多一点单纯


两地主题曲比较一下吧,高下立见啊。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