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September 2011

从“肩窥”到“风光”



黄和栋与YES 933 DJ蔡伟彬的纸上对谈

和栋:
眼光越过前方人肩膀,窥探对方填表格或按密码,叫肩窥。大家其实晓得公众私隐重要性,视线在适当时候懂得回避。少数不安分的目光则爱四处越轨,所以办公室里MSN或FB的动作往往很难理直气壮,虽然这种新世代沟通与宣传方式合理得很快。行政部门电子化后,账单、薪水单、履历表、辞职信突然前所未有地在荧光屏前坦荡荡,可笑的是“confidential”一字还在那里转模作样。

伟彬:
研究发现:强大的人,不论男女,都有出轨的欲望。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也不例外。但我始终觉得,不管多有闲钱的女人,红杏出墙多是以情为目的。因为男人的冷漠和不解风情,使我们心灵空虚,才会挺而走险。所以,如果你非常愿意让你的女人周旋于你和其他的男人,寻求新鲜的感官刺激,那么你就继续让她失望和不满吧……

和栋:
有人试过当街躺在地上,来往人潮熙熙攘攘,半小时内无人探问地上的人是否有事,需要援救否。都市人的冷漠,可见一斑。自扫门前雪的习惯养成,恐怕还是要归咎于同样冷冰冰的网络,即使各种各样的Emoicon或火星语言于荧光屏前跳tone,我们的所谓online活泼,不仅表面,而且虚假。网络让天涯海角连线,也让“远水反正无法救近火”抬头。耸耸肩,很理所当然。

伟彬:
下雨的上海,冷冰冰但心是暖暖的。我享受着难得的独行,学习看地图,在陌生城市与人群中摸索。在淮海中路,不shopping,只放慢脚步,欣赏时尚区的橱窗设计;到上海书城,忘记时间,沉浸书海;到新天地Godiva Café,喝着不一样的辣味热可可,relax发呆。活着就是要这样,找找时间和自己谈谈……积极也好,颓废也好;快乐也好,难过也好;真实也好,虚假也好;有没有答案不重要,只要真正知道自己是谁。

和栋:
我在澳洲处处看得到热可可,那是咖啡与茶以外,没有明文规定却必需存在的热饮选择。这里的餐饮业没有这种习惯,平白让我多添了一道逃离国外的向往。当然我是死也不认为这是外国月亮比较圆的心态,那只是关乎个人喜好罢了。还好还有奶茶。不想用“上瘾”、“依赖”,反倒觉得是一种简单的开心期待——期待能以慵懒配奶茶。开心久了,就会快乐。孙燕姿说的。

伟彬:
这世界使我们容易上瘾的事情太多了!喝酒、做爱、撮麻将、购物、玩电动、上网、忧郁、咬指甲、迟到、看手机、说谎……上瘾虽是自我放松的一种本能反应,但如果这些行为不再令我们感到舒适,反而对工作和生活造成困扰,问题就来了!这些无节制的习惯将成为隐形大敌!失望、不安、空虚、烦躁等负面情绪会渐渐找上你。我的瘾头就曾经给我短暂的快乐后,继而带来无尽的烦恼。希望你的不曾也不会。

和栋:
小时候看多啦A梦,很羡慕能拥有隐形能力。别人看不到自己,要做什么都可以。上学迟到、穿校服进电玩中心、不想吃菜就闪人……年纪虽小,想的却几乎都已是不良行为,原来叛逆萌芽得如此之早。看了几年前的隐形人电影《Hollow Man》,更确定拥有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能力,很多时候会助长内心黑暗。超人,毕竟还是漫画罢了。先贤主张众生平等,就有他们的道理。

伟彬:
她总是羡慕着他人有,自己没有。面貌、身材、地位、才华、学识、财富……其实她什么都有,就是爱轻视,忘了重识。期待完美,期望可以活得更好都没错,遗憾的是,她从没好好算算上天给的好,无法豁达,过分计较,生命缺少的那一块,她就是无法接受,所以不快乐了。你也是她吗?曾是她的我,想和你分享我妈的话:“羡慕别人做么?那些幸福的人,前面风光,后面的苦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懂吗?”我懂了。你呢?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Aug 2011 - Chatroom


Thursday, 22 September 2011

专注一下

据说,历史上很多科学家、发明家、创造者,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里成绩斐然,却对生活上的诸般琐事一筹莫展、对衣食住行完全外行。
可以理解,因为他们已经把全副精神都贯注在他们有兴趣的方面,根本无暇去顾及其他方面,哪怕只是做饭、洗衣、打扫住所、照顾自己等等。
当然,也因为他们的心无旁骛,才能深入研究他们向往的课题,从而成为专家。

著名科幻小说家倪匡就是一个很能专注的人。
他曾经专注于研究汽车,可以把整辆车子化整为零,再倒装回去。他也曾经专注于研究贝壳,达到专家境界,但后来又在“移情别恋”后,把曾经心爱的收藏拱手送出,不带任何云彩。

Ok不说名人,就说普通人。我有非常着迷EPL的朋友,对所有EPL球会、球员(是球员,不仅是球星)状况,包括球队的战绩、战略都了如指掌。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成就”,不过当你跟他聊起这个方面的话题,你就是会佩服他可以这么地如数家珍,尤其,他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也有遇过很爱手表的人,对品牌历史、造表工艺、设计理念、零售价格,熟悉得你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花了多少人生来钻研。(顺便打一下广告:记得购买即将出版的《女友精表2012》)

更生活化的例子,就是对食物的深入认识,我说的当然不是如何烹调——那是厨师的工作要求;我说的是对哪里的食物好吃、不好吃、便宜或贵等等,清楚到犹如一部活动的美食介绍指南。

然后回想自己,这辈子到底有没有过这么专注于某件事?每天,为了三餐温饱而工作,剩余的时间寥寥无几,除了要分给家人,还要分给家务,还要分给自己想做的事,还要分给睡眠。
到最后,还能有多少时间来专注(某件/些事)?可以赖个床、玩个电玩、看个漫画或小说或DVD,已经感激涕零了。

其实多年前,曾经很专注在电脑上,虽然没有修读过任何正式的电脑课程,但因为有一个熟悉电脑操作的朋友,在他的潜移默化下,自己也居然可以无师自通,举凡非硬件的问题,几乎都可以自行处理。而当时对硬件的熟悉程度,包括母板、记忆体、声效卡、视效卡,无论是最新科技、品牌优劣、价格比较,都充满自信。

再来,也曾经“沉迷”电玩,到甚至受邀为当时的学生报撰写电玩评论。也曾经“沉迷”漫画,虽然后来遇上了真正的高人后,才晓得自己其实是小咖一名……
至于现在呢?刚才说了,可以分给自己专注在自己爱做的事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当然,功夫都荒废了,修为也不进反退,英雄不负当年勇。

Ok啦,并没有在complain。都说了是专注,那就有时间才专注,没时间别强求。
不过人生这么短,想做的事这么多(我很不明白有些人会发出“没事可做”这样的慨叹,也很想打那些说不知道在家要做什么结果on leave还回公司工作的人),取舍一下,专注一下;感觉,也应该会不错一下。

于《女友》Aug 2011 - Man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