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May 2012

位子


因为要求更换办公位子不果,同事突然悲从中来,眼泪稀里哗啦。

她当然有她的原因,不让她换位子的上司也有自己的理由。这种公有公理、婆有婆理的情况从来就不是可以轻易皆大欢喜解决的。到头来谁赢谁输,如果你是职场江湖人,肯定用脑袋以外的身体其他部位也能够猜得到。

还有另一个前同事,因为不满意位子的安排,甚至“斗胆上书”人事部,宣泄不满。最后离职的时候难掩耿耿于怀之情。

哎呀,小事罢了。何须动气?不值得啦。

是的,旁观者或旁听者最容易说这种完全对局势没有帮助的话,然后下一顿茶余饭后快速地转换到另一个更in的八卦。



位子重要吗?有人觉得完全不重要,像我的波士就说:我只是不喜欢搬动,只要不动我,你放我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继续做工。

显然,她是比较不重视身外物的吧,精神层面对她来说应该是更迫切去追求的东西。这点,请让我好好地向她学习学习。(拍马屁-ing,别说破ok)



我自己是蛮重视办公位子的。很难具体说要怎样怎样,那是风水师的工作,也是笃信风水的同事会相信,并且实在地去进行调整的。

我重视的是感觉。嗯,很个人,这点我不否认。就像很多人说,买房子,你一走进去,感觉舒服就对了,如果觉得不舒服,就算很便宜也千万不要买,因为你要在那里度你的人生,怎么可能选一个你的生理心理直接反应告诉你something is not right的呢?更别说会让你心惊肉跳、毛骨悚然的了——不过我还没遇过啦,也不想遇上。当然还有更“玄”的是说抱一个婴孩进去,如果婴孩啼哭,就是有问题云云。

都市人一天醒着的时候肯定绝大部分时间要呆在办公位子上,那,是不是也等如另一个家?

而既然“衣食住行”是人生四大事,那你说位子重不重要?



曾经,我遇过某房屋经纪说:房子跟人一样,不可能完美的。言下之意是叫买家不要太挑。对这种讲得好听,骨子里只是要尽快完成交易的说法,我当然是心里冷笑。不完美是一回事,在什么情况下妥协、不完美的接受程度到哪里,那,可不是你可以决定的。

说回办公位子,当然,我们还是必需面对现实: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岂能尽如人意。你不满意现状?很简单,可以离开现状,外面不管风大雨大还是晴空万里,总是还有其余的世界去发掘;也可以卧薪尝胆,能屈能伸才是高手,有一天风水转到你这边,皇位可能都让你坐到了。



其实人生也就像一场超大型的musical chairs游戏,在生命的各个阶段,椅子都已经摆放好了,卡到位子的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卡不到位的结果庸庸碌碌,好听一点是怀才不遇,最后还是很不好听地抱憾终生。

哦,别指望其他游戏参赛者会轻易放弃位子,运气很重要,但可惜你无法掌握。

除非你退出游戏,位子就不再是问题。问题是,你退得了吗?


于《女友》May 2012 - Man Talk


Wednesday, 16 May 2012

新加坡人为何愤怒?(转载)——中国富豪撞死人事件


老实说,这并不是肇祸者是不是中国人的问题,他是中东人也好,欧洲人也好,爱斯基摩人也好,超级赛亚人也好,重点是他超速、闯红灯,酿成三死两伤。

为什么要超速?为什么要闯红灯?



现在再看看成都那里的报导 (谢谢阿豪电邮来的资料):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赖捷)5月15日报道


四川籍富豪马驰,驾驶限量版法拉利在新加坡超速行驶并闯红灯,后撞上一辆出租车,除自己当场身亡,还造成出租车司机和车上的日本乘客死亡。该起事故现在是新加坡国内最受关注的新闻,引发新加坡网民大规模的抗议浪潮,他们将矛头直指“中国侨民”。一起交通事故,何以造成如此大的舆论风波?

新加坡媒体编辑 刘先生:现在的中国人给新加坡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不诚信,不守规矩。新加坡华人在上个世纪移民过去的多是技术移民,他们的子女已经融入了新加坡,这批华人口碑很好,也成为了社会中坚力量。但现在,随着中国大陆新一代富豪和富二代的崛起,他们更多是投资移民,他们只是单纯满足了移民政策而并未融入当地文化,导致中国人在新加坡口碑不佳。新加坡人讲究规矩,无论工作生活,一定是遵循规则,哪怕节奏慢一点,一件事情办半年,他们都会按照规矩来,中国人则讲究效率,所以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们什么办法都想的出来。举个反向例子,新加坡人在中国,刚来的时候很不习惯,去政府办理多种审批,每个章都要红包,不然真的会拖很久,所以这种事情新加坡商人都会交 给中国雇 员去办,尽管他们习惯慢慢来,但快速发展的城市和竞争的压力不得不让他们习惯中国式办事。

媒体人 rivaleo:此次事件的舆论风潮也是有铺垫的,前不久,一位叫孙旭的中国留学生就在新加坡引发轩然大波,这位孙旭在网上留言,称“最烦的就是新加坡那些不小心碰一下就在那边瞪着你或者嘴里絮絮叨叨的中年老瘪三了,在新加坡狗比人多啊!”此事让新加坡人非常反感,因为孙旭是拿着新加坡纳税人的钱在读公立大学,还拿了新加坡政府的奖学金,现在却反过来骂新加坡人。此事以学校取消其奖学金而结束。

新加坡网民:上百度一搜索,发现中国的车祸死亡率已经连续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中国以世界3%的汽车保有量,制造了全球16%的死亡人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开车最危险的地方。新加坡必须要对中国司机实施更加严厉的管制,不能纵容他们低素质的驾驶习惯在这里草芥人命。中国司机在新加坡肇事或不受规矩的新闻已经很多了,我说说自己亲眼目睹的一幕,就在昨天傍晚,一个中国女人驾车,在一个学校后门,根本无视“no entry”的牌子,就是要驶入,问题是那条路的设计,是转不进去的。那位女司机于是就只能停在那里,造成交通堵塞。

新加坡网民:中国很多富豪移民过来,钱是不清白的,他们还炒高了我们这边的拥车证,炒高了房地产价格,政府应该加大印花税的征收,从即日起,所有外国人购买汽车和房地产,必须额外征收50%的印花税。

新加坡当地媒体:新加坡的移民政策比较宽松,在新加坡有超过100万外国工人和技术人员,其中中国人占很大比例。所以事故发生后,不少社会团体攻击新加坡政府的移民政策,称目前的政策正在让新加坡变得拥挤而危险。

中国网民 新梁:其实不同的新加坡人对中国和中国人也有不同的印象,高级官员、商业大亨和学院教授等上层社会普遍持积极态度。他们有机会多次往来中国,观察深入细致,看待事物也比较理性。而普通职员、阿姨大妈、家庭主妇和经济状况较差群体为代表的下层社会则持反感态度。对中国的看法主要来自各种媒体渲染的负面新闻,认为中国仍然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样混乱、贫穷,没有安全、法制和自由;另外,近年来,在新打工的中国年轻人,特别是年轻美貌的女子急速增加,一定程度上抢了他们的饭碗,打破了社区的宁静;同时中国女子,特别是在红灯区的性工作者也对他们的家庭稳定带来巨大挑战,于是这个群体的人普遍对中国人印象很差,看不起、排斥的现象普遍存在。

新加坡海归 王先生:新加坡当地确实存在中国人开车习惯不怎么好的问题,中国的行车文明确实与人家有差距,我从新加坡回来以后,现在看到行人过街我就要停,但是我后面的车就不停地给我按喇叭。其实国人多出去走走是好事,但不要把坏习惯带出去,得把文明世界的好东西带回来。

编辑点评:我们很想为自己辩护,但是转念一想,其实没有必要,多听听人家的批评,其实有利于咱们更加文明与进步。


以下的现场影片,网上早已轰传,你必也早已看过。
再看几次也无妨,警惕自己吧。

Wednesday, 9 May 2012

从“斗小三”到“我长大了”


黄和栋与艺人陈靓瑄的纸上对谈


和栋:
网上流传新女性标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杀得了木马,翻得了围墙;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从古至今都存在的狐狸精、第三者、二奶,突然在电视剧推波助澜下,变身“小三”再度“兴旺”起来。网络时代冰冷、虚假、即时、自我,人伦道德日趋不值钱,但智斗小三,保住名门正娶地位的方法网上搜寻却处处可见。这,也算是良心发现吗?男人退守成为旁观第三者,由始至终置身事外。


靓瑄:
新加坡没有好男人了。是真的吗?最近身边女生都有这个“投诉”。很多人问我:“大学找不到吗?”呃……也太小了吧,不过年龄其实不是问题,是……也聊不了多少。可能同年龄层的男生真的成熟度比女生少三岁左右吧;也总觉得新加坡男生少了些质感,可能太被呵护了,仿佛欠缺了些什么。像爸爸的那种诚实稳重型的“以前的男人”,真的很难再找得到。有人想推翻我的想法吗?


和栋:
“推翻”,曾经是沉重的字眼,古时候讲推翻,多数与改朝换代挂钩。当然时至今日,“推翻”仍然可用于政治,却比较不适用于民主制社会,因为“推翻民主”似乎有一定程度的语病。新媒体时代来临,民主态度进一步被认证、扩大,每个用手机随机拍照的人,都可以成为“公民记者”;每个开了电脑捧起iPad进入社交网站发表意见的人,都想成为“公民部长”。社会形态与生活方式的推翻,已无需静坐、游行、暴动式的“揭竿起义”,只需双脑——人脑和电脑,足矣。


靓瑄:
很爱王菲的《推翻》。去年看了她的演唱会,赞叹她的自信,更享受让我五官都在enjoy的舞台、音效、美术、灯光、时尚又不太mainstream的服装、次次都带来惊喜的彩妆和发型。哇,每次都在期待换装的王菲接下来会穿什么,这种期待证明他们的成功已经更上一层楼了。艺人在台上或银幕上能展现最亮眼的一面,除了靠自己的努力,幕后的能量和热忱也同样重要。当天后或歌手只是一线之间,这条线多厚多薄或存不存在,就要靠你、我和他们了。


和栋:
有些歌手会坚称开演唱会只是为了与歌迷交流,但实际的商业与收入考量有多浓重,大家心照不宣。演唱会票价应该定多高,歌手、经理人、主办单位的算盘各自敲得嘀嗒响,最后揭盅究竟是庄赢还是闲赢,全凭听众毫不理智的情感有多泛滥,以及周瑜打不打得到黄盖。付了天价后到底要看到什么?所以有些演唱会华丽喧闹,尽可能做到视觉回报。却也有歌手t-shirt牛仔裤上阵,unplugged一个晚上。以后者而言,会不会干脆在家窝在沙发,喝着红酒用高素质音响听CD更自在?


靓瑄:
跟妈妈住,很多东西要注意:电不能开得太久、牛奶要记得喝、要早点回家、风扇没用就得unplugged……条规天天与日俱增地+1。从小到大听到碎碎念,有时候会说:“妈,我长大了。”但在妈妈眼里,无论你十岁、20岁……我想永远还是个孩子吧。工作或上了一天的课,回到家能吃到家里煮的菜实在幸福。热腾腾的爱心汤,温暖了我的胃和心。相处之道虽需要经营,但亲情无价,需要我们用心体会和珍惜。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April 2012 - Chatroom



Wednesday, 2 May 2012

挺大S





大S在妹妹怀孕减低工作量后,就开始在《康熙来了》代班主持。
有替换就有比较,有比较就有评判,网民主要偏向小S,也主要认为大S的主持不及她妹妹这么好看有效果。
我算是《康熙》的忠实观众,也一直有“追看”大S的代班,更想为大S说几句话。

美貌
大小S在圈中是出了名的爱美美女,大S是美容大王,还出书教女人如何美容保养;小S虽然没有大S这么疯狂,目前却是数一数二的性感辣妈。
其实身边的人经常说小S比较美,我则觉得各花入各眼,基本上两姐妹并不相像,是属于不同“款式”的美。老实说我以前并不觉得大S美,不过在她开始转型成为电影演员后,或许是被好几位大导演“操练”过后,她的气质开始散发得更有味道。虽然我必需说她的演技还有待进步,但至少她有让人看到她拼搏的诚意和努力。

主持
小S的主持方式是无厘头、搞笑为主的。如果没有康永的主线提问贯串,小S或许也难以发挥她的真正“功用”。而且小S几乎是不计形象,相比下大S似乎并未能完全抛开“美丽的包袱”。
我个人觉得大S并没有如网民所说的那么糟,作为康永的搭档,她胜任有余,不抢镜不抢话,偶尔会有“神来之语”,进退适中。毕竟,我还是比较想看到听到嘉宾的表演和谈话。
在五月天受邀当嘉宾那一集,惊见大S执起鼓棒,大展打鼓才华,很刮目相看!这个要拿来跟“什么都不会”的小S相比(整天只会逼嘉宾虚假奉承她那cannot make it的歌喉),肯定是疯狂加分的。
还有,小S毕竟和康永主持了这么多年,默契已经建立,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代班主持人打败,那她这个金钟最佳主持人也太逊了吧?

往事
不得不说一说八年前的一件往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大S本尊,给我的印象是很友善亲切,口才很好。不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件突发状况。
一旁监听的工作人员(不是大S的经理人)在我只问了两道题后,居然下令只能再问一题。我心里翻白眼的同时据理力争——之前的访问over run,关我屁事?
就在我跟对方剑拔弩张之际,大S竟然在我眼前摆手,把我“拉回现场”,然后说:“别管她,我们继续”,说完真的继续滔滔不绝回答我的提问。好敬业,而且多让记者欣慰啊。(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一直就对大S抱有良好印象)

目前
八年后的今天,大S已高调嫁入豪门。所谓树大招风,前些时候她在节目上说万元台币以下的鞋子(S$400多)算便宜,结果遭网民炮轰炫富。大S后来在微博上不亢不卑反驳,说到目前为止的“战利品”全都是用她过去赚来的血汗钱买的,同时引述某报章的鞋履特辑报导皆底价万元台币,她不过是从消费者角度反应物价。
其实,就像某国际品牌大老板那样,开跑车、驾游艇、到最高级餐馆品尝稀世美食,然后说大家都应该懂得享受优质生活……come on,有钱谁还不会享受?在“有心人”听来,这样的“生活享受论”自然格外刺耳,但对他们来说很理所当然。世界,在每个人的眼里都有不同长相。我们也无需去眼红人家富有,自己的生活自己掌握步调,羡慕只会成为不快乐的种子。
现时的大S当然绝对有条件说同类的“风凉话”,但她并没有;以大S老公的身家地位,她也绝对可以摇身成为名媛,安稳做少奶奶,她也没有,依然辛苦拍戏赚钱。

未来怎么样不知道,至少目前为止,大S还是能够漂亮大方得体地出现在荧光屏前。这,已经足够。



于《女友》April 2012 - Man 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