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ne 2012

从“林来风”到“撒谎骗人”


黄和栋与新加坡国宝级歌手陈洁仪的纸上对谈


和栋:
林书豪平地一声雷扬威老外称霸的NBA,继姚明后再度改变大美国球坛看东方人的眼神。在“异域”抬头感觉当然很爽,但时至今日我们还得执著于一定要老外看得起不可?娱乐圈例子最多,中港台天皇巨星受访时少不了“下一站是不是好莱坞”的既定问题。当年成龙、周润发、李连杰、章子怡、巩俐等等猛龙骄凤过江去,结果?姿势还是在自己本家华人的地方最是潇洒豪迈。如果中国男篮能强大到自组东方NBA,来风的就只会是乔丹或Kobe Bryant了。

洁仪:
娱乐圈是非多?我觉得你要它多innocent and simple, 就有多平淡与简单。虽然大半辈子都待在娱乐圈,不过在所谓普通的世界里走了一圈,觉得还不是一样。终于明白原来是非不分领域或职业,而是跟着人和小圈子走。喜欢和别人比较或不甘寂寞,怕不“随波逐流”而被排斥,或者喜欢高调处理私生活, 都会变成是非high-risk group。娱乐圈如此,商界、校园、政界,甚至大家族中也一样。

和栋:
徐克电影里有一句名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怎么离开江湖?同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圈子,无论大小。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每个人都有不同成长经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好恶,要像吃大锅饭那样济济一堂并且天长地久,无疑是不可能的任务。有圈子未必是坏事,起码各个圈子内的成员处于同样的频率,说着同样的话语,拥抱同样的快乐。总比天天被迫面对话不投机的人硬PR,要好得多吧。“勉强是没有幸福的”——老话可以传下去,当然有它的道理。

洁仪:
天下没有什么人或事可以天长地久,但当你处在完全相信天长地久的幸福那一刻,你就已经拥有它了。当年那个手表广告经典标语“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彻彻底底打动了我离情窦初开还一大段日子的心灵,让我对爱情有着很多憧憬和期待。虽然那时年纪还小,却深刻觉得能够了解男女主角的悲痛及他们离别那一刻的凄美。我怀疑想象力丰富的人有时会把幻想投射成现实,因为后来我也如愿以偿体验到了那离别时耐人寻味的悲痛与感恩。看电视真的可以学到很多,是不是?

和栋:
“广告都是骗人的。”这是长辈在教育刚接触广告的孩子时,很爱用的台词。观念,很容易就在耳濡目染下根深蒂固。长大后接触多了,才知道广告背后可以蕴藏无限创意,而广告的成功与否,除了是不是“骗”得到消费者,也包括如何为整个行销进行包装及策略运用,并在既定预算以内挥洒。行行出状元,自然也处处都有害群之马,骗人的广告肯定有,但可怕可悲的不是广告本身,而是脑子里装满损人利己点子的人啊。

洁仪:
我非常讨厌说谎和骗人。当然,我不是圣人,所以不可能没说过谎或骗过人。但我可以说,这是我人生中最辛苦的事情,好比节食、跑马拉松,以及缺乏爱情与友情的滋润一样难过。撒谎骗人普遍是为了两个理由:一,保护自己;二,讨好或避免得罪对方。第一个理由我觉得是成立的, 尤其当我们是为了保护隐私或身边的人。第二个嘛,除非是善意的谎言,要不,还是得罪他算了!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June 2012 - Chatroom

Monday, 25 June 2012

张牙舞爪


Case 1
开车到某购物中心,进了地下停车场,前面的阿明跑车在自动扶梯处前停了下来,驾驶座旁的女人下了车。阿明跑车还不开动,我鸣了一下车笛。阿明跑车再呆了一下才开到旁边停下。我到不远处停了车子,走到自动扶梯处准备上楼。阿明下车,隔空喊起福建话来:“等一下会死啊!看X啊!”(X者,明成派最爱挂在嘴边的男性生殖器名称)

我不理他,径直上了扶梯,阿明隔着落地玻璃张牙舞爪,同行的同事都觉得他的样子太好笑,只差没拿出手机拍下来放上Youtube。

阿明看我们没反应(当时我们一行三人,道骨仙风的我不说,其他两位高头大马,真要动手,我们肯定赢面一面倒),不甘愿地在后面叫嚣:“有种下来啊!没XX啊!”(XX者,与上X同,不赘述)同事忍不住又笑:“他有种干嘛不上来?”


Case 2
在停车场,一对父子没回头看车就越过马路,我踩煞车,鸣了一下车笛。之后我停好车子,那中年父亲走过来,劈头用英语问:“年轻人,你开车不看人的吗?”我心里摇头,又一个先告状的恶人。我有点没好气:“Uncle,这是马路,请你看车。”我心里还有下文没说出来的是:你以为每个司机都会踩煞车让你过马路吗?你是肉,车是铁,撞上了谁吃亏?

中年人大概不习惯被我这种小伙子抢白(当时是夜晚,街灯昏暗下,他误以为我很年轻),立马变脸,比手划脚大吼:“臭小子,你不懂礼貌吗!你想开车撞死人吗!”

一旁的儿子拉着他父亲频说算了算了,中年人却越骂越凶,不肯罢休。我心里叹气,重新启动车子开走。


Case 3
我带着女儿到油站添油,牵着她走向付款处时,一辆车子在我身前擦过。我顺手在车子上拍了一下。走进付款处,一个瘦瘦的阿明(另一个阿明)弓着肩背、踩着外八步、凶神恶煞指着我的鼻子问:“你哪里不爽!”我说:“你差点撞到我们了。”阿明吼:“你他X的走路不会看车啊!你打我的车做么!”我懒得争辩:“那你现在要怎样?”阿明继续吼:“来啦,要打来啦!”

一旁排队的好心路人阻止我:“算了,不要管他。”我谢了好心路人,径直拉着女儿走开。



类似以上的戏码,还蛮常遇到的。这个城市的人太无聊,需要没事找碴?还是压力太大,需要找出气筒发泄?

几年前传遍网上的香港巴士大叔开骂后,一句“你有压力,我有压力”成为街上随机骂架的最佳诠释。

倪匡的卫斯理系列小说,很多年前就已经说了:人类千百年来对同类所做的无意义,甚至残暴迫害的事,实在是要令人类本身也惭愧汗颜。如果真有外星人,它们不是对这种文明人的蛮荒行为摸不着头脑,就一定是在自己的太空船上大笑不已。

是的,我在非常赞同卫斯理想法的同时,也不禁要向那些张牙舞爪的家伙问:我们之间有深仇大恨吗?值得你这么咬牙切齿、择人而噬?

以前,遇上这类情况,我会反唇相讥、据理力争,因为觉得不反击,他们还真会以为道理在他那边。现在,多数的时候(不是全部时候,因为心情不好的时候也还是会爆发),我会选择冷冷或淡淡地抛下一句:go get a life,然后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


于《女友》June 2012 - Man Talk

Monday, 11 June 2012

上哪儿找翻译高手?

我们不是神,我们是人。
所以我们不可能像神那样,听得懂世界各地的人用世界各地语言的祷告。

我们是人,我们只懂得几种语言(那已经算不错了,我身边周围还是很多只懂一种语言的人)。但是地球村的概念已经从概念走向实践。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从地球一端飞到另一端,已经便利到不行。不想出门的话,我们甚至只需要用无限电、互联网,就同样能跟地球另一端的人嘘寒问暖。

问题只在于,虽然空间已经不再是问题,但我们依然执着于地域独特性,所以我们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所以我们不学其他的语言,就听不懂别人用其他语言说的话;所以我们只好老老实实地——找人翻译。

翻译呢,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因为各种语言有其语法、规则、约定俗成的使用法,不是一对一、二对二地直接翻译。你不信,可以试试网上到处都有的翻译软件,试试拿一篇外文文章来翻译,结果你或许可以知道个一二,但翻译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四不像。

这里说的,还只是一般的翻译,如果是法律、金融、技术、医学等等有特定专业术语的翻译,那就更只能仰赖真正懂翻译的好手来执行了。

罗赛塔翻译 Rosetta Translation 是一家国际翻译公司,总公司设于伦敦。2008年,该公司与上海开设了分公司,也是上海市内第一家完全外营翻译公司,客户包括许多顶尖外营公司,以及中国国内公司。

有兴趣、有需要,不妨点击看看:翻译公司上海口译日文翻译

Thursday, 7 June 2012

从“深夜体”到“把爱秀出来”




黄和栋与歌手潘嘉丽的纸上对谈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和栋:
“深夜体”也称“下班回家体”,源于一则微博“一晚下班回家,一民警迎面巡逻而来。突然对我大喊:站住!int类型占几个字节?我:4个。民警:你可以走了。我感到很诧异。我: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民警:深夜还在街上走,辛苦又寒酸的样子,不是小偷就是程序员。”之后这个短文成为需要加班或工作到很晚的各行业的自嘲公式。我们常说work life balance,但现今都市又有几人真正做到?是的,工作和生活不可能平衡,也不应该平衡,因为生活的比重应该比工作大。

嘉丽:
身为艺人,仿佛就得“异于常人”,时时光鲜亮丽,拥有十八般武艺?某程度上,是榜样,所以在众人眼里我们不能有闪失。但艺人也是人,有血有泪,也会慌张,也会出乱子。每一次演出都付出很大的努力,换来的可能是指指点点或赞赏有加。有谁真的了解我们背后的酸甜苦辣?可是,为了每一次的掌声,再辛苦也值得!我把所有累积的经验和批评指教化为动力,不断激励自己,让每一次出击都进步。这也是我回馈一路以来给予我机会和支持我的你们、家人、朋友,以及我亲爱的“嘉人”的方式!

和栋:
酸:避而远之,因为相信瘦的人吃酸会更瘦。怀念同初院死党讲话时酸来酸去酸死人不偿命,刺激脑细胞,提升反应。甜:吃自助餐时会确保留三成胃来装甜品,不过还是中式甜品比较合心意。苦:苦瓜清热,配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谚语,长辈最爱拿来当生活教材,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是不爱。辣:对我来说吃辣等于吃苦……头,什么男子汉就该豪迈地大口吃辣,I don’t care。

嘉丽:
“I don’t care eh eh eh eh eh,I don't care eh eh eh eh eh,boy I don't care”,熟悉吗?那是韩国女子团体2NE1的歌曲。近几韩风来袭,除了音乐,服饰、美容、食品、影剧等都影响很大。不过风水轮流转,有人说,“时机”一到,就是我们的天下。当然在这之前就是要positive、努力、充分准备、蓄势待发!诚心希望国家会一直支持本地姜,批评之前,给予更多鼓励和空间!团结就是力量!是不是!

和栋:
成立团体总是利弊掺半,利是不同类型成员捕捉相吸粉丝,加加起来就是一股庞大人气;弊是成员多自然分薄酬劳,接海外通告机会也可能受到多几张机票、多几间客房等巨大开销的影响。或许这也是为何很多团体“成熟”后成员会单飞。一个人唱独脚戏多了自由,少了有同伴相互扶持的力量。究竟哪种模式较好,有时由不得个人喜好,商业考量仍旧主导。背后无数推手可以把你推向高潮,也可能最终只让你成为牵线木偶。反正,就是离不开人与人的相处。

嘉丽:
你浪漫吗?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可以很浪漫,因为浪漫不一定是买很贵重的礼物或大张旗鼓。情侣相处之道就围绕着“爱”,有爱,就要秀出来!1.不时送送小礼物,他会会心一笑。2.偶尔一顿爱心餐很温馨哦!3.写一首歌或诗,即使不专业,他也会感动。4.他难过、害怕、疲累时,简单的一个拥抱或握着他的手都是一种安慰。5.“我爱你”要时常说出口,让对方甜滋滋,回味如何相知相爱。不难吧?


于《女友》May 2012 - Chatroom



Tuesday, 5 June 2012

这样就叫创意?


涂鸦是创意吗?
我认为在定义之前,有两点需要想想。

第一, 不是所有涂鸦都能做到视觉美感。有些涂鸦让人惊艳,有些则根本只是——涂鸦,难登大雅之堂。
第二, 在一整片习惯性的整洁范围中,当我们看到一抹涂鸦,我们很自然地会受到感染。但当这抹涂鸦无限放大到整个范围的时候,我们很可能有一天会受不了这样的视觉疲劳,很可能有一天会问:Can I have some breathing space?

从内政部的角度来看,新加坡是我们的家,内政部的职责就是保卫家园。如果有人在你家里的墙壁上胡乱粘贴纸,或者在你家地板上胡乱喷漆,你会容忍对方的“创意”吗?

如上述,我们已经习惯了“一尘不染”的马路和交通灯柱,突然出现了“开玩笑”的几张贴纸和几抹喷漆,我们会觉得新奇好玩,也觉得应该一笑置之。
但当这种行为被默许,就会有更多的“创意人”喜欢喜欢就随处乱贴贴纸、乱喷喷漆,这样的市容最终会美化还是丑化,我想答案应该很明显。
当我们没有办法确保情况不会失控,创意不会泛滥,就只能先制止。

君伟在他的Facebook上说“创意就是违反规矩”,这句话我只同意一半。
是的,创意是要think out of the box,但违反规矩之余,却不能犯法。
既然vandalism在本国法律下是犯法行为,我们的创意就不应该以身试法。想想,如果所有创意都可以有意无意地触犯法律,或者倒过来说,只要是创意,法律就会网开一面,那本国的律法如何建立威信,如何让人信服?

可以无限制地天马行空地发挥创意,这样的创意很多人都能胜任,但现实生活中可能吗?想想法律,想想诉求对象,想想客户需求,想想预算……
回归现实,只有在有限制的范围内把创意发挥至极限,才是创意的最高境界,也才是符合实际生活的创意。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