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July 2012

跟陌生人说话



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对事物都有自己的见解,也各有属于自己的语气来诠释,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也是为何社交网站会让人沉迷。因为我们都难免有八卦的本性,因为我们都鸡婆别人在做什么在说什么。

这还是“病情一般”的社交网站使用者的心理状态,严重者甚至害怕自己不小心跟丢了什么“新闻”,以致无法与其他同僚“打成一片”而被讥笑out dated。


我其实并没有很热衷于“探听”别人的所作所为,尤其对那些一天到晚park在社交网站上就只是说自己在干吗啦的。

另一种是很爱把自己的情绪po上去,却就偏偏不说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然后等着其他人去慰问,的。

还有一种是很喜欢随手就check-in他/她的所在地。呃,意义何在?让人家知道你在MBS,还是Zouk,甚至是Ang Mo Kio Avenue 10的kopi tiam又怎样呢?叫人家马上变装飞车去哪儿找你?还是只是让别人知道你有life?


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别人对事物/事件/事情的看法。尤其是对时事。

当然他/她要言之有物,毕竟我需要的受启发,而不是被胡言乱语轰炸。如何过滤,过滤到什么程度,那也是考验自己的课题之一。

偶尔,除了like一下我认为不错的意见,我也会发发“伟论”。有时就会引来讨论(或者争论)的声音。

比如我曾经针对某件事说了句“出书不难,难在……”,结果竟然有人向我呛声:“出书不难?你出一本来看!”我是隔了一阵子之后才看到这位某人的留言,当时已经有人帮我解了围,并告诉某人,我的确是出过一本书了。某人自然也没有再敢继续发言。我暗自偷笑(其实是冷笑比较多):这个故事教训你,要呛声,先探听一下对方是谁,做一下功课才好,不然很多时候就是落得自取欺辱的下场。还好遇上的是“宅心仁厚”的我,要是碰上bitchy的,早就被驳到一块块了。


月前工人党刘先生批评主流媒体的事件轰轰烈烈,社交网站上当然也不少讨论的声音。友人写了一篇文章支持刘先生,引来某人捍卫主流媒体,宣称有些事件不能拿来做比较。我手痒,写了句“如何不可同日而语?愿闻其详。”某人的回答竟然是:“如果我会在这里和陌生人乱说,报纸上就没什么不可报道的了。”哗,这么没礼貌的回嘴,我当然不可能忍气吞声,于是也不客气地回答:“记者写的话登在报纸难道不是在跟广大的陌生人读者群说话?不想和陌生人说话就别上社交网站,在家闭门造车好了。”


是的,社交网站就是陌生人交流的地方,不想跟陌生人讲话,那就眼看口(手指)不动,既然开了口(把话po在网站上了),难道还旨意只有你认识的人才可以回答?真是太傻太天真。

是的,社交网站就是让人胡言乱语,尽情乱说的地方。我已经说过了,过滤是个人的事情,你不可能用你的标准来规定别人什么可说什么不可说。不能乱说?只能“好好说”?那别上社交网站,大家都投稿去主流媒体的社论好了。

套句刘先生的话,那才真的是倒退20年。


于《女友》July 2012 - Man 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