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August 2012

从“嫖雏妓”到“偷奶酪的老鼠”


(图为初稿,未经修饰)


黄和栋与艺人洪乙心的纸上对谈


和栋:
轰动狮城的嫖雏妓案件,拉扯出一票有身份背景的嫖客。原本是公平交易,结果引发的话题,除了是狮城法律不允许未足18岁性交易,更大的冲击其实围绕“道德”,或者应该说,“矛盾”两个字。校长、教师、警官、律师、辅导员……说穿了,多正经多堂皇的外衣就只是外衣罢了,脱了之后人性都相距不大。所以,受访群众都说什么感到十分震惊之类的话,我呢,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是那个惯性卖淫的少女,名牌加身,父母家人居然一点也没发现,那才奇怪。


乙心:
新加坡真的不大,雏妓案的其中一人竟然是我认识的。新加坡就有这个可爱的现象,常常会听说某某人的谁是谁的谁,大家无论关系远近,似乎都总能沾上边。有时去逛街,过后朋友也会发简讯说他同事在哪里哪里看到我了。我想到美剧《Gossip Girl》,人要行得正,坐得正,因为有任何偏差,一定有双“正义善良”的眼睛在看着你,去揭发你或去八卦你。相对于港台,新加坡媒体可爱善良多了,尊重别人隐私遵从法制,没有“狗仔”满街跑。


和栋:
年少时曾经一度喜欢看港剧,后来嫌一集一集追看难以解馋,索性放弃,以致后来日剧、韩剧、台湾偶像剧等风靡,就算与朋友同事茶余饭后微博面书时插话插不进,都无法引起我扭开电视的冲动。有人说是因为我性急,但长篇小说漫画我却甘之如饴,想想,可能是翻书的节奏由我掌控,定格、快转、慢速、重看随心所欲即时进行。现代人都被科技特效宠坏,能动的总是比较吸睛。或许我老派,但我相信即使眼前不动,一切还是可以随心而动。


乙心:
看着科技日新月异地迅速发展,从大哥大手提电话到触屏手机;电影从黑白到3D和Imax,热爱旅行的我不禁在想,是否能等到去太空也成为一件很普遍的事的那一天。非常期待Richard Branson筹备的太空旅行团,到时好莱坞明星如Brad Pitt、Angelina Jolie和超级富豪们将浩浩荡荡出发,就像100年前能够登上铁达尼号一样。当然,希望这将会是一次成功创造历史的太空旅程,也代表人类科技进入另一个里程碑,我和我的梦想又更近一步了。


和栋:
1970年代有一部很著名的英国连续剧《Space: 1999》,还记得本地播放的时候,总是能让童年的心格外兴奋。对未知、对我们放眼熟识的天空以外的好奇,或许一直都植根在人类生命密码之中。终其一生研究地质或海洋的学者可能会嘲讽太空专家:连居住的大地都不了解,还花时间去探索太空?这样的想法当然偏激了点,如果成立,其实就可以质问连华语都掌握不好的华人,为何还去学习法语、日语、德语了。虽然,我倒是认同后者的疑问的。


乙心:
从小我接受的就是华文教育,就因为我父亲说:“华人不能失去根!”。后来,到新加坡工作才真正地学习用英语与人交谈,当时,还有点懊恼怎么当初不选择念英校。庆幸的是,懂得中文对我的工作非常有帮助。现在中国抬头了,连“红毛人”都意识到学华语的重要性。风水轮流转,事事多变,我们应该对世界对生活大小事有敏锐的触觉。就如《谁偷走了我的奶酪》的两只老鼠,努力求变的存活,安于现状而死守不放的饿死了。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于《女友》July 2012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