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January 2013

从“贿赂”到“生命奇迹”



黄和栋与艺人姚懿珊的纸上对谈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和栋:
贿赂可以单纯地看作是一场交易,坏就坏在它搬不上台面,坏在它触犯道德或社会条规,以致变得不单纯。行贿者一厢情愿试图得到好处,无异于下赌注,随时身败名裂。受贿者永远占着上风,接不接受完全是他说了算,只是一旦接受,其优势即刻大大下调,因为已经成了与行贿者同船之人,甚至分分钟遭行贿者反咬一口。人是善变的,千万别以为可以看透人心,即使是你八拜之交,或枕边爱人。


懿珊:
我们会被身边最亲的人出卖!就因为他们最了解你,你也往往对他们最没戒心。状况真的发生了,你也会为他们找借口开脱,最后却是伤了自己。不愿意面对这残酷现实的我,总是认为人性本善。人,真的可以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牺牲情谊,甚至六亲不认!这种事天天不断上演,令人不寒而慄,却都是事实,到最后也只能无奈接受,或试着了解。我们应该懂得保护自己,别无辜被牵累,这才是明智之举!


和栋:
汉高祖刘邦最宠戚夫人,刘邦死后,吕后即刻报复,断去戚夫人四肢、挖眼珠、熏聋耳、喂哑药,最后丢弃在厕所,称之为人彘。据说商纣王最喜欢与爱妃妲己“观赏”活人折磨,因而想出了许多如把活人绑在烧热铁柱上施行炮烙法的酷刑。二次世战日军侵略中国及东南亚等地时实施的残酷暴行,历史清楚记载。人类是动物中唯一不是纯粹为了生存或反抗而虐杀同类的物种,恶行令人费解。而更让人不齿的,则是残酷之后千方百计试图隐瞒。


懿珊:
人类的残酷行为层出不穷,现今社会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娱乐圈也不例外,最近在某个选秀节目上,谭校长就给参赛的准艺人们来了个下马威,告诫他们在娱乐圈必须吃得起苦,因为竞争是残酷的。风云变幻的娱乐圈中,从样貌到身材、才华到口才、人气到运气,缺一不可,只有抗压性强,拥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力才能脱颖而出。其实,各个领域都有残酷的一面,只能说,适者生存!


和栋:
喜好钓鱼者认为有助培养耐性、训练观察力应变力等等,我却总是不忍看到鱼儿上钩后受尽钩破嘴、缺氧等折磨,又被丢回水里的惨况,即使有专家说鱼儿其实是感觉不到痛的,我依然认为那是人类玩虐其他生物的一种残酷行为。也曾在网上看过生炸活鱼,厨师以快绝手法炸熟活鱼中段部分,端上桌供食客“享用”时鱼儿还在嘴巴一张一关地呼吸着……我没有要提倡吃素(其实蔬菜食物一样有生命),却很置疑吃荤尝鲜何需到这个地步!


懿珊:
生命真的很奇妙。就在这一刻,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的在化妆打扮准备结婚、有的在家享受聚在一起的欢乐时光、有的正被捆绑在黑暗的废墟、有的可能出车祸过世了!我很享受生命给予我的惊喜。假如有机会实现一个愿望,很希望能踏遍整个世界,那不仅是享受,也让我扩大了视野,心智更成熟。我也会因此变得内心强大,更懂得爱护自己。世间万物赋予了生命奇迹,请好好珍惜!



于《女友》December 2012 - Chatroom




Tuesday, 15 January 2013

厉害讲话




日前上DJ安娜于电台1003的节目聊《男友》。那并不是我第一次做电台节目,不过我也绝不会常做。原因?我很自量,知道自己的能耐到哪里,广播肯定不是我的强项,甚至可以说是我的弱项之一。是性格使然,我天生就不是焦点型的人,也很安于当一个观众/听众。

做完节目后,我问安娜,我讲得很烂吧。善良的安娜说,不会啊,虽然是预录,其实都可以一刀不剪直接播出。安慰的话听了当然有小乐一下,不过,前头已经说过,我很自量,所以对自己的表现我很清楚,说的是我主编的杂志《男友》,我心里头可用的“资料”很多,讲起来起码不会空泛,但要像一般DJ甚或电视上看到的节目嘉宾那样舌绽莲花,肯定还有很大的距离。

话口刚完,另一位来上安娜节目的来宾走进了录音室——歌唱老师方钟桦是也。方老师在选秀节目担任评审时如何妙语如珠,观众早已有目共睹,原来私底下他讲起话来也是口若悬河,形象一致。无怪安娜之前就跟我说,不是我会不会讲话、懂不懂讲话的问题,而是习不习惯的问题。因为我这么多年来已经习惯了“隐藏”在人群中,习惯了不独当一面“作秀”,那突然要粉墨登场,没磨过的兵器自然就不可能利。



讲话不厉害,据我观察,或者也是本地人的通病。你看中国大陆、台湾的电视节目,不是艺人,只是素人路人,随便都可以讲得好。反观本地人,面对突击性的街头访问,往往不是避而不谈,就是面对镜头或麦克风时根本讲不出一个所以然。

是语言的问题吗?也不是,因为无论华语也好,英语也好,就用你最擅长的语言吧,还是讲得不够好。或许,这也是双语制度的反效果——两种语言都不精,都半桶水。

说本地人没内涵没墨水,腹中无稿、脑中无物,所以言不成理?但本地教育可是世界知名的啊,国人受教育水平和比例也很高,日前小女拿着一份各国通用的校外“试卷”说so unfair,因为试卷上写着,适合各国小五小六学生,唯独新加坡是小四生就适用。可见,我们“怕输”到永远要比别人早一步的教育,会不会到头来只是填鸭式,到真正应用上时,脑子接收过的讯息却无法通过嘴巴完善地表达出来?



讲话厉不厉害,除了能不能侃侃而谈,还要看讲出来的,是不是人话。所谓人话,就是我们所谓的有EQ的话。

日前《康熙来了》某集邀请十位已婚女艺人来接受男人投选最爱人妻,其中一名女艺人严立婷在圈中是出了名的说话直接,而该集中也确实见识到她的“厉害”。虽然有被群起攻之,但严立婷丝毫不以为意,反问:说话直接有什么不对,为什么要拐弯抹角?

是的,为什么要贵弯抹角?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做人要诚实,那似乎也是师长们曾经的教诲。只是人在江湖,很多时候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有些话在某些情况就是无论如何要硬吞,有些屁在某些场合就是无论如何要硬忍。要不然,“没EQ”这个称号随时会冠上来。

我老板也曾经说,我们是应该诚实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并不表示可以没礼貌。

你无法确保听你说话的人会如何想,自然就只能往最坏的打算。到头来,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我朋友没有很多,敌人或许也不少,可能真的该归功于我说话不厉害。刚才提到的那个严立婷,虽然她风评欠佳,获选票数不高,但也没有垫底,甚至还有现场男嘉宾公开欣赏她的讲话方式和个性。

做人啊,还是真诚、对得起自己,最重要。


于《女友》Man Talk - December 2012


Friday, 11 January 2013

从“百万富翁”到“不”



黄和栋与艺人戚玉武的纸上对谈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和栋:
又有数据显示,新加坡平均每六户人家,就有一户百万富翁。贫富悬殊现象无处不在,虽不至如古人所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但我们确实看到有人疲于奔命为三餐犯愁,有人则专程乘搭飞机到邻国只为吃一顿海鲜大餐。白领高收入者为自己曾经奋斗努力终于得享高薪振振有词,颇以为蓝领工作者是少壮不努力所以咎由自取,殊不知这其实是社会结构问题。友人就曾遇上一名每年都会到世界各地旅游的老外,一问,他在他本国的职业是:建筑工人。

玉武
我很好奇如果世界没有了数字,将会怎样?我们生活在数字世界里,数字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决定了我们的生活,甚至某种角度上,数字变成了我们生活所追求的梦想与目标。虽然数字的地位如此举足轻重,但在面对爱的人物、在乎的事时,付出的感情,又如何能用数字来衡量?我快乐,我伤悲,我愤怒,我怀念,我期待,这些感受是支撑人的支点,也不是数字所能给予的。在这个现实的环境,与数字为伍,却又不被它支配,这是做人的艺术,也是生活的意义。

和栋:
网上很多美眉拍照时喜欢从上而下,一方面掩饰下巴让脸型较尖,一方面小露事业线把玩性感。某集《康熙来了》请来网拍达人,揭露角度取巧得当,人人随时可以胜任平面整形师。这么说来,角度岂非随时被滥用来粉饰太平、摆弄众生?非也非也,运用适宜,角度还是可以让人生从阴暗变得阳光。善意的谎言毕竟与恶作剧的狼来了本质不同。看待人生的角度,我们用的不是眼睛,而是灵魂。

玉武
眼睛是透视心灵的窗口,一个演员的最大挑战,在于你能改变你的化妆、腔调、肢体,但你无法掩盖眼睛里透视出来的感觉。要成为剧中人物,都不是那些表面的东西,只有感受角色的感受,体会这个本不属于你的世界,并很舒服地游走其中,你才能有属于这个人物的眼神,并且表现得那么地自然而然,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眼睛是如此地透明和清晰,犹豫、牵强、吃力、欺骗,变得一目了然,最可悲的是,以为欺骗得了镜头,自己却还蒙在鼓里。

和栋:
我不是密室恐惧症患者,但无论居住、工作、消闲,只要长期,必然需要窗口。遥望出去的景色,无需精彩灿烂如烟花,却要求空旷平静定心神。像现在许多组屋区为求善用空间,窗口一开望出去,我家看你家,你家看他家,不仅定不下心,反而更增浮躁。除非是偷窥狂上身,不然如此“景色”,窗口不要也罢。我的办公室只有高层享有靠窗位子,偏偏怕晒怕热怕亮等等理由层出不穷,所有的高层窗口都穿上百叶帘外衣,一丝不透。何其讽刺。

玉武
字对我来说并不完全是一个贬义词,有时敢于及勇于对自己或他人说,是件极不容易做到的事。小时的教育都要我们把自己降到最低点,把别人、集体、国家放在更高的位置,凡事先考虑他人再自己。成长后才体会到,照顾自己的真正意思,不是要自私不顾他人,把自己无限放大;而是了解自己,对自己诚实;对他人表达真正意愿与态度,也是对自己与他人负责和尊重。字要看如何运用,它也可以是一个极大的褒义词。


于《女友》November 2012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