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April 2013

男易欢,女难爱


用“男欢女爱”玩了一下文字游戏,不过实际要说的又不是那一回事,而是,要弄男人欢喜很容易,要让女人高兴开心喜欢爱嘛,则男人会疲于奔命。不信?请看:

要让男人开心,只须:
·喂饱他·陪他睡·给他独处空间·别干涉他的行动·别(偷偷)检查他的电邮、简讯、通话记录。
就这样,简单吧。

至于要让女人开心,其实也没有很难啦(看你怎么看咯),男人只须当一个:
·爱人 不只是做爱的人,而是一天到晚都要很爱很爱她,并且以行动表现出来的人
·伴侣 无时无刻随call随到的陪伴者
·朋友 最好是知己,也就是现在很流行的soul mate
·兄长 就是要呵护备至,you know
·水管维修员 漏水能够自己修,可能也是一种很man的表现吧
·电工 换灯泡不消说,其他大至plasma坏掉,小至手机短路,都得一手包办
·木工 如果你家不是田园style,就应该还好……意思是,很多时尚家具都不是木制的,明白吗?
·除虫人员 其实啊,就是有什么蟑螂壁虎来袭,你要护驾就对了
·室内设计师 老实说,这方面女人会更想拿主意,男人应该是负责找人实践她的想法罢了
·造型师 女人都很喜欢问:我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即使很清楚知道男人大都敷衍回答,她们还是执意要问,why
·厨师 女人问,谁说煮饭烧菜是女人的事?没听过gastrosexual
·性学家 呃,男人别高兴得太早,绝不是从实践角度出发,而是男人要如何让下半身完全丧失主权、无条件地配合女人的想做和不想做
·医药咨询顾问 有了Google,有了平板电脑/智能手机,还真能顾问一下。不过,为什么女人不能自己Google?
·心理学家 / 精神病科顾问 / 心灵指导师 / 聆听者 基本上就是:listen
·组织者 要有很好组织能力,包括组织家庭、事业、财务、关系(包括与岳父母的关系)、生活、生命,还有,永远乱七八糟的书房和储藏室
·好爸爸 及格应该不难,要考取好成绩嘛,嗯,有难度。

男人也别忘了还得:
·干净·诚实·独立·上进·明理·聪明·幽默·好玩·勇敢·强壮·温柔·体贴·有钱·有热忱·有毅力·有能力·有创意·有同情心。
更要记得:
·别看其他女人 最好的方法,就是训练她也看其他男人,那就扯平啦!(Ya right real)
·陪她去shopping – 女人理直气壮说,不shop就不是女人,男人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很不女人吧?
·经常称赞她 再肉麻也得讲,男人不说出来,谁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很好笑hor)
·别给她压力 不管她就是不关心她,管她又变成给她压力,OMG,好压力哦!

当然,最超级无敌重要绝对不能忘的是:
·生日(最好包括她家人的生日、好姐妹的生日、宠物的生日……)
·情人节(不管结婚多久,还是要有谈恋爱的情人feel)
·纪念日(包括结婚纪念日、牵手纪念日、初吻纪念日、第一次单独旅行纪念日、第一次见家长纪念日、第一次看午夜场纪念日、第一次玩过山车纪念日、第一次吃双人火锅纪念日、第一次拍大头贴纪念日……)



于《女友》Man Talk - April 2013




Friday, 19 April 2013

与廖仕豪的“男女搞很大”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仕豪
若男人向女人说“我想和你一起睡觉”,女人觉得男人是狼蛮下流的流氓。若男人向女人说“我想和你一起起床”,女人就觉得男人是浪漫风流的徐志摩。所以先别管爱要怎么做,花点心思在爱要怎么说吧。因为男人听进的任何话都会向下直达海绵体,女人听进的话则不进大脑但入心,永远感觉放第一。所以要以话语来搞定女人,说困难是很难,但其实也算蛮容易。

和栋:
话酱说貌似没错,但光说不练,不管是起床还是上床,opening如何惊心动魄,ending无法刻骨铭心,甚至滥竽充数,那总是美中不足。想起若干年前访过一名美女谈择偶条件,她强调sex must be goodif no good then sorry。也正如“挖鼻孔”的隐喻——是手指爽还是鼻孔爽?可见前菜虽不可免,但最终仍是主菜才能喂饱胃口,甜点才可回味无穷。

仕豪
很多女人总控诉男人都只管进出,不愿花功夫在前戏上。确实进出有什么难的,前戏才最考功夫咧。前戏耍得好,后续更美妙。所以那些女人遇到只懂进出的男人,只能怪她们遇人不淑,如果遇到小弟的话,就是遇人不俗了。但这事又没得试用的,所以你那“no good then sorry”的美女大概常常得唱“sorry sorry sorry sorry,那根,那根,那根了。对了,前两段文字算不算我们这一篇的前戏?

和栋:
无论前戏还是后戏,最重要是做一场好戏。人生如戏,床上也有专属的床戏,AV里的戏码太夸张,纯粹是娱乐观众,现实生活就算没这么激动冲动加轰动,最起码也应该视效声效加“药”效——我是说官人我要的“要”。君不见自古床上伤不起的莫过于死鱼般的反应,当然你可以说是对方不给力,但即使真的是包着几层石膏的石女,叫个几声“床啊床”,不是基本EQ,总也该是为了爱吧。

仕豪
喂喂喂,我们两个大男人真的还要继续聊性爱吗?很无趣neh,我宁愿找个美女一块儿聊。现在的美眉,爱出口成脏的那些就别提了,一般的聊起性事时一点也不扭捏。话又说回来,现在这个社会风气早变了,从克林顿事件开始,字就时常分开出现在报章头版上,你能想象几年前,要把咬字分开还是犯法的吗?

和栋:
嘿嘿嘿,说得没错,学校鼓励学生阅读报章,剪报学习,碰到这种“分开咬”情况,叫老师情何以堪?或者就顺便上一堂性爱卫生课吧。看,生活处处是素材,何愁找不到教材?说回我的本行,办杂志有铁一般规定,凡与情色性爱有关的特辑,都需要“封印”,某“C”字杂志更得永久性在封面打上类似“儿童不宜”字样,何独大肆报道通奸过程的报纸例外?好啦,到此为止,记得有美女可聊算我一份吧。



于《女友》March 2013 - Chatroom


Tuesday, 16 April 2013

男人要新鲜,女人要保鲜


新认识的J听闻我的职业后,兴致勃勃地问是否能让他上杂志谈他的事业。
提出这类的要求的人我当然碰过不少,但最终对方有没有如愿以偿则要看缘份。总不能说因为是朋友就可以乘这样的便利,那也未免太不专业了。所以,除非他/她本身很出色,或者他/她有很值得写的事迹,不然我一般都装傻带过(哎呀,竟然把机密说出来了……)

J有值得写的事情,我也几乎是为他量身订做了一个特稿角度,谁知道临到头来约他拍照受访,他却出乎意料地婉拒了。我莫名其妙——明明是你自己要求的,我也好意配合,现在是怎样?耍我?
J知道我不爽,拨电来告诉我真相。原来,他老婆大人对他上杂志曝光很有意见——为什么要上杂志?对你的事业真的有帮助吗?还是,那只是虚荣?

他坦承,老婆怕他成名后,会招蜂引蝶,引发不必要的“麻烦”。我耳朵里听他尴尬的呈词,心里禁不住想,她老婆想太多了。
第一,虽然J在他的领域里小有成就,但还不至于是大名人,更遑论家喻户晓,如果上上杂志就能成为名人,那满街都是知名人士了。
第二,成为名人也不代表就会拈花惹草或招蜂引蝶,这显示其人不管对自己还是对伴侣都多么地没信心。

后来,我看到J也有在某报章和杂志出现过,但都是老婆大人也在身边一起受访,报道角度也都是围绕夫妻感情和睦恩爱。再稍微留意一下他的脸书,也可以看到除了工作,绝大部分都是在晒恩爱——跟老婆去哪里吃好料啦、与一家大小出游同乐啦、他有多爱多爱老婆啦之类的。
我问女同事,J这种行为(就是自己很想上杂志,但因为老婆反对而作罢),到底是疼老婆,还是怕老婆。女同事们都啼笑皆非,一致给予最PR的回答:那是尊重老婆。
我还没来得及翻白眼,女同事又异口同声同意,即使同样是女人,也认为J老婆确实是太没安全感了。

所谓男人要新鲜,女人要保鲜。
男人普遍被认为是喜新厌旧的品种,所以女人一开始就不会对男人100%信任。为了防止男人贪鲜,女人只好步步为营。
至于女人,则相对来说比较专一(我是说相对来说),但她们也不想感情生活犹如一潭死水,同样会要求感情不断有火花,所以要推陈出新,要做惯例以外的事不是不行,前提是,不能单独行动,一定要两人一起进行。
与其说是女人要保鲜,倒不如说是要保险。

顺带告诉你,J和老婆都只是20多岁的年轻人,是不是很难想象竟然会有这种老派的想法?
只能说,关乎夫妻感情和未来,小两口关起门来怎么处理,或许,千百年来其实都没什么大改变。
本性难移,基因早已决定。


于《女友》March 2013 - Man Talk


Sunday, 7 April 2013

脱北者,凄美小品


主编:郑健和
绘画:登志辉
类别:港漫
集数:3(完结)

印象中,港漫甚少非武打的时装短篇。画惯中长篇武斗漫画的郑健和,这一个尝试算是新鲜,也同时大胆。毕竟漫画不是靠广告赚钱,销售量直接地定论一部漫画的成败——也就是说,漫画市场不存在叫好,只有叫座才能确保继续活下去的权利。
很现实?很残酷?也不尽然,我自己是觉得漫画其实比较单纯,好的漫画一定卖得好,比较不会像电影那样,有深受好评却销量平平的作品情况出现。

《脱北者》的背景设立在一个不知名的地区,地区人民受领导层高压统治,无法反抗,唯一的方法是每个月会有一列“零号”火车从地区外的世界来到这里,持有“零号”车票的人,就可以登上火车,离开地区。
故事主角是一名男童,因某种原因持有“零号”车票,却不幸遭逢一连串冤屈,车票也被抢走。当然作为主角,他是不会放弃夺取车票,在与一众坏蛋大人和被洗脑的小童周旋后,能不能够 逃出生天,就要你自己去看了。(才三集,不会花你很多时间的)


故事中无论地区背景、贪污警察、变态医生,以及一帮被洗脑到绝对服从领导的童军,都相当让人感到熟悉,现实生活中是不是也有类似情况?看官大可自行对号入座。
结局可说是绝望中带有希望,也可以反过来说希望中混着绝望,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了。
作者郑健和在他的文字专栏里说,他很久以前就想画这个故事,直到完成了《封神纪2》后才决定真正进行。
从故事本身,看得出那确实是一种纯属创作,别无商业考量(或者就算有也不多)的行为。(前面说过了,非武打的时装短篇港漫是很难卖得好的)当然除了要作者本身有一定的功力和名气,也要有一定的勇气。

好看指数:三盏灯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