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August 2013

与小寒的“再说性感”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小寒
蕾丝最早出现在美国,是一种纺织上的突破,也算是一种艺术。然而每次一提到蕾丝两字,男人八九不离十,一定会联想到跟法式性感透视装有关的内衣裤。其实我们小时候,爸妈家的桌布、窗帘、灯罩不也都是蕾丝的?母亲生下我们前,婚纱和手套也都缝上蕾丝。经我这么一提醒,性感两字是不是全都烟消云散?

和栋:
无论男人女人,都爱对“性感”下定义,并且绝对地信奉自己的诠释。媒体也很爱问这个问题,但你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这样的问题通常集中在钟丽缇、舒淇、林志玲之类,而不会问到如台湾美食家胡天兰身上。可见在设定问题时,媒体心中其实已界定了性感形/对象。而那些一直展现(一般定义下的)性感的受访者,要是老回答“我觉得性感是内在的”此类答案,当然很难不让人翻白眼。哦,我不是在说钟、舒、林。真的啦。

小寒
正如我们会直接夸测验拿一百分的小孩聪明,而不加以分析一样,普罗大众会将厚唇、搔首弄姿的女人,或露点露毛的肌肉男一概列为性感。这样去定义一种原始的性魅力,未免太方便,太笼统了。一个露乳沟的女人,或露点的男人此刻若没有充满幽默感的眼神和自信的肢体语言配搭,是否还会不断挑起你想与他繁殖后代的欲望?

和栋:
这就要回到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视觉动物问题了。基本上,不管女人露乳沟、臀沟还是腹股沟,男人被撩起的欲望肯定无关繁衍后代,而只会是单纯的好胜的想和她进行一场床上花式超友谊比赛。当然,样貌身材态度还是很重要,我从不相信关起灯来神马都是一样的论调。至于刚才提到的性感发自内心,好啦算是加分题啦。这么说应该安全吧,起码男人不会反对,女人不会得罪。

小寒
女人露事业线是对身材有信心,却被视觉系毕业的男人看成是一道挑逗欲望的开胃菜。莫非男人将女人的性感看成是在放话,说自己不吝啬于分享身体?话又说回来,被视为容易到手的猎物,又好像不太符合好胜男人床上的战利品的定义。好胜男人的战利品,无论是否穿上蕾丝内衣裤,有无露乳沟、臀沟还是腹股沟,不都必须经过一场你争我夺后才能得到?

和栋:
确实有男人喜欢挑战,但似乎还是电影里的情节。现实中男人面对开胃菜恐怕鲜少能把自己逼成柳下惠,要不然“女追男隔层纱”这句话也不会流传这么久仍言之成理,也不会有这么多性贿案浮出水面。基本上我认同女人表露外在性感与男人会不会因而犯罪是两码事,长辈一定都教过:眼看手勿动。想想常年寒冷或规定女子不能暴露肌肤的地区吧,有幸尝得到视觉飨宴的男人,其实都该感恩了。



于《女友》July 2013 - Chatroom


Wednesday, 7 August 2013

下半场

如果一年分成两份,7月就是下半场的开端。

很多人总会在一年的起始立下新年目标,就是所谓的new year resolution。我倒觉得下半年才开始立目标,或许更实际。原因:过了上半年,做到的事、没做到的事,成就、败绩,已经有了谱,在检讨之后(如果真的有认真进行检讨),会更容易对“量力而为”进行更精准的诠释。
很多事情,还未开始的时候,很有点老鼠拉龟,无从下手的感觉,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只能估计。

老实说,这根本就形同赌博。当然你可以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博,但别忘了,我们之所以下注,是因为我们犹如箭在弦上,没得选,也没退路。更别忘了,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选择,既然赌了,当然只寄望赢,又谁会未睹先作好输的打算?有这种想法的人,肯定不是赌徒,也不适合当赌徒,更缺乏孤注一掷的狠劲和豪气。输人又输阵,试问又怎可能开出满堂红?

既然不是赌徒,也根本不想赌,那就干脆不要赌。

不赌?那该怎么办?很简单,就来个试用期吧。说到这里,你也应该知道我要说的,就是把上半年当作试用期。六个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立下的目标——比如要在半年内减重十公斤,当初你肯定不会知道这个目标立得太高还是太低,你可能六个月后发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那六个月后,你就应该立下比较可行的目标——比如改成六个月内减重四公斤。你也可能六个月后发现你真的做到了,但过程像在人间地狱度过似地,那你在下半年开始立的目标,就应该既可以实现,却不会让自己这么痛苦。

我们都知道,自欺欺人很容易,但也很难过,毕竟没有人愿意总是让自己处在灰心失望的状态中。目标达到,我们兴高采烈、精神焕发,会觉得自己的人生过得充实。目标达不到,如果还是不只一次达不到,情绪肯定受打击,人生又怎会快乐?


说到人生,再把范围扩大。如果按照人类平均寿命计算,我的年龄也应该是进入下半场了——或者应该说早就进入下半场了。

那上半场,我攻入了几个球?防守了几个球?我独得多少分,帮队友(可以说是家人、朋友)助攻多少分?

我的事业达到巅峰了吗?我的钱赚够了吗(这个当然是假设钱可以赚够)?我的嗜好有让我精神充实吗?我的亲情、爱情、友情有达到我欣然的境界吗?我的生活是我想要过的生活吗?我快乐吗?

在我还没问“我的问题会太多吗”之前,我其实也不晓得应不应该这么沉重地检讨。问这么多,会不会反而造成不必要的压力?不去自问这么多,会不会反而比较快乐?
如果上半场已经奠定胜局,那下半场是不是就可以放松一点?还是说,无论上半场打得怎么样,下半场还是依照平常心去进行?

经常扪心自问,是为了鞭策自己进步,以不枉人生这一遭。但不闻不问,却也不表示颓废放弃,因为那也可以是另一种生活态度。人生啊,怎么过,总还是要自己决定,无怨无悔地决定。

下半场,开始吧。



于《女友》July 2013 - Man 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