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September 2013

Play Nice

Toy Story》首集里有个坏蛋小男孩,对玩具心狠手辣,爱将它们肢解后再东拼西凑。玩具们敢怒不敢言,只能消极地尽可能躲起来,以免再遭毒手。
直到牛仔Woody和太空人Buzz Lightyear出现,率领玩具联手反抗。最终小坏蛋被严惩,大快人心,玩具也对坏蛋作出了最后的警告:play nice
小孩们的play nice很单纯,不外就是对待玩具及对待玩乐伙伴的态度。至少,在大人眼里是这样,当然事实上孩子心里想的是不是这么简单,没人知道,即使是儿童心理学家,也不过只是拿一堆小孩做了调查后整理出来一堆概括性结论。准还是不准,大家心里有数。
完全对不上资料的新个案可能每天都出现,所以这些所谓的专家才继续有事做、有饭吃,继续地进行调查,继续地整理更新档案。还有他们坚持捍卫的权威报告。

相比之下,自以为是的大人,自然认为play nice这样的词语,其意义在大人世界里就显然复杂得多。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在餐馆吃饭,服务生态度恶劣,或者不至于恶劣,但爱理不理,还带没礼貌,手脚又慢。这时候,你该如何?有人选择直接发飚,训斥服务生;有人选择向经理/店长/老板投诉;有人选择忍气吞声,然后发誓绝不再踏进同一间餐馆半步,并且离开后instagram/facebook/blog/weibo弹死它。
当场发飚的处理方式,当然最不被认同,不仅是因为大家是文明人,应该以文明的方式解决,也因为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都有,既然该服务生都已经有态度问题,你再火上加油,难保他/她不会在厨房对你的食物“加料”?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小人之心,我却相信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二和第三个方法都属于play nice,前者呢,还是建议你吃完买单后才进行。理由?与上述相同。后者嘛,应该是现在社交网络发达的时代,最多人用的方法吧。毕竟,现代人整天与机器为伍,很可能已经真的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或胆量。
很多人也公开问:路见不平,现在有多少人真的会拔刀相助?更多的,恐怕只是拿手机拍照“自顾”吧。

前些时候发生烟霾破纪录问题,本地作词人小寒在脸书上叫大家别尽顾生气,还是要继续往常地生活。往常生活当然我不反对,但我还是留了言说,不能不生气,而且还要生气到让有关当局清楚知道民众在生气。
Play nice,是表示我们的涵养,让世界更和平更美好,但当状况发生时,还是应该视情况而定,该play nice的时候且play nice,该变脸出声的时候,还是应该让人知道再怎么好好先生/好好小姐,也有原则,有极限,有态度。

至于另一个很难拿捏play nice的大人世界部分,当然就是跟你我很切身的职场世界。为什么我这么说?当然是因为我亲身体验过。
话说一间公司内不同部门虽然各自为政,当沟通和合作还是要的,记得曾经有一次,另一个部门的同事拖延了工作,影响了我的部门的进度,我打了电话,还亲自去找该同事,vey nice地请她帮忙加快速度,但她置若罔闻,继续拖。我好言讲了几遍无效之后,当然就得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不能老是欺负好人。
于是我发了语气非常正式的电邮给她,并且炒送了我和她的上司。
结果?她不但没有如我预想地在愧疚中改过自新发奋图强,反而到我上司那儿告了我一状,说我不近人情毫不顾念她那阵子工作特多云云,外加态度凶悍等等。

这件事发生后,一直成为我的阴影……哦不是啦,是我一个很好的职场经验,告诉我play nice不经常奏效,不play nice也未必行得通。所以,到底是要不要play nice呢?
老实说,我没有答案。就像前面提过的,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档案,每天都会在档案里添加新程式和新资料,变数太多太大了,根本不可能发展出一套方程式。
Play nice or not,就还是请你按照自己的program,配合对方的data,临场看着办吧。



于《女友》August 2013 - Man 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