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December 2013

与李冠芳的“一个人旅行”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冠芳
第一次一个人旅行,行囊装的是赌气。搭上周末的复兴号列车,车上尽是游子的归心;站在似箭间中,我的落寞显得很瘦小。火车轰隆前进,赌气一直在思衬着跳下车的时机。台湾最美丽的海岸线在眼前召唤,赌气当然无睹。一个人旅行,最后带回家的土产,依然是赌气。

和栋:
看到人口预算案数字,情绪是赌气。搭上周末的地铁,车上尽是潜藏的躁郁者;站在泄气间中,我的生活显得很不安。地铁承载不知何时会故障的优虑,我不管在何处下车,新加坡最美的繁华都成为只是脑海的想象图,尽入眼帘的不是车水马龙,是拥挤不堪。岛国几乎每个人填写兴趣栏时都会有“旅游”,跳出地境的心与跳车无异。偏偏还是有人不断涌入,世界那么大,何苦尽挤进一个小红点?

冠芳
空间在心里。香港挤,东京挤,纽约也是挤,一个旅行的人在拥挤里,心里决定空间的大小、寂静的指数。心很大,所有人来人往都似流影;寂静很强,眼前异乡情景犹如默片,一举一动尽在无声中。一个人旅行,行囊里装的是和自己的对话,你怎么说、怎么看,这世界就怎么活。

和栋:
喜欢一个人旅行,就是因为享受无拘无束。心再怎么“欺瞒”,似乎也难以说服自己眼前的人满为患是海市蜃楼。还有的是被迫一个人旅行,因为伤心,因为难过,因为烦忧,因为看不破,所以需要远离,人群。散心就是要去到一个可以让心松散的地方。如果眼睛都散不了,心又如何散?如果心就能决定空间大小,又何须用脚旅行?大隐隐于市,很远大的理想,罢了。

冠芳
旅行很累,不是行程的安排和风景的未知,而是怎么交代,旅行前向老板交代,回来向亲朋戚友交代,甚至是向钱包交代。一个人旅行很贵,一张机票没优惠,睡单人房双人床没有cost sharing,吃饭对着墙,拍照对自己,上个厕所,行李不知寄哪里。

和栋:
旅行很累,但大家都爱,再累也要去旅行。因为世界很大,虽然影像记录很多,网上随时谷歌得到,但是宅在房里看,即使再怎么蓝光身历声,也难敌五感投入真实情景中。是的,身体会告诉自己,不同在哪里。放眼踏足世界是好的,但有人一个人频繁旅行,却只是为了VIP会员卡达标,在乎的不是旅行,而是自以为实在,其实神马浮云的虚名。



于《女友》September 2013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