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January 2014

不行,就不要



首先,请不要以有色眼光看这个标题。
虽然是有想到,根据记载,古时德行不当的大太监即使不能人道,仍然会把女子召进寝室亵玩……不过,咳嗯,真的不是要说这个啦。

要说的是,无意中看了半集某台湾选秀节目,那一集应该算是海选阶段,好几个参赛者上场展现歌喉,可惜音色欠佳,有的甚至五音不全,遭评审打枪,败阵收场。
导播特意让镜头追着失败者,捕捉他们的“真情流露”。于是,有无所谓表现大度的,有被激励下次再来雪耻的,有伤心难过无法接受的……

每次看到那些用充满惋惜语气述说着战败感言的,我就很受不了。不能唱的就是不能唱,伤心什么?难过什么?惋惜什么?遗憾什么?
别还摆出一副怀才不遇或是评审只是不喜欢我的委屈样可以吗?当一个人自己听不出自己不能唱歌,还硬做着追星梦,感到惋惜的,应该是我及其他被逼听他/她唱歌的人。

带着亲友团来打气的,我很想对亲友团说:知不知道,就是你们一直在给他/她假希望。
当歌手很不容易,当听众总不难吧?
一首歌唱得好不好听还需要多讲吗?
别跟我说你在家听他/她练歌的时候听不出好坏?
分辨音乐和噪音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啊。如果他/她明显就不是那块料,你不但不去摇醒他/她,还不停地让他/她往梦境的更深处栽进去,最后到不可收拾的时候,要负起大责任的是谁?你自己说。

其实道理很简单:各司其职。无法胜任,就不要尸位素餐,或者通俗一点地说,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
有朋友在脸书上申述哪里哪里的小贩食物超难吃,我都会有感而发:是的,烹煮料理上没两把刷子的,请不要当食物小贩。
如果你死都要搞餐饮业,麻烦请一个真正能烹煮的厨子,别为了省钱找个半吊子来胡搞。
不是每个人能烹调出一手好菜,但分辨味道的好坏总会吧?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就根本不应该端出去让别人吃,还收钱呢!
你说,自己吃了觉得okCome on,做餐饮生意不是okokok?一定要、好、吃。如果你味觉真的不行,please,改行吧,餐饮业不适合你,真的。

同理,没文采想法的,不要当作家/记者/撰稿;没视觉美感的,不要当摄影师/设计师;没口才的,不要当行销;没管理能力的,不要当管理层(oops,我没有在影射谁哦,自己对号入座的话不关我事)
反正,没有哪方面才能的,就请自量,不要死死硬硬地非要混那口饭吃,三百六十行就算真的找不到能让你发挥专才的一行,也不能滥竽充数,最后殃及池鱼吧。
理想和能力同步配合发展成正比,很多时候,就真的只是理想而已。(不是说有理想不好,但面对现实还是很重要的)


于《女友》November 2013 - Man Talk


Monday, 6 January 2014

与小寒及廖仕豪的“仨说小三”



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三人串烧。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仕豪
和栋栋闲聊时,谈及他主持的这个对谈式《联想串烧》。胡说八道间忽然想到干嘛就只能两个口?为何不能三张嘴?不然来场 3P 式聊天又如何?后来经过这个地盘的大佬大姐高层的同意,于是 3P Threesome 对谈栏目得以进行。但栋栋与我都是男人,我们也抗拒与另一个男人在纸上 3P。所以经栋栋的邀请下,小寒老师乐于加入乱聊。
答应了栋栋由我出题,小弟未婚无牵挂,在本杂志的专栏给人的形象也不佳,就想贴题并大尺度地谈谈性爱 3P 。但栋栋与小寒老师都曾经或正在为人师表,形象很重要,所以我就将 3P 改为三角关系。小弟先自首,自己曾经当过小三,过程轰轰烈烈,阿栋与小寒老师,你们曾当过小三或对抗过小三吗?

小寒:
写小三,又写师表,是不是想提醒我们那位教授和女学生的课外活动?说真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格做小三的,就算你长得沉鱼落雁,潇洒倜傥,对方密不透风的关系你想介入都难;就算他们关系有裂缝,你想勾引的也可能却没胆量和你偷偷摸摸,更别说是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因此可成功变身小三的,除了自身魅力,还有说服能力。
我是很想说:三人行,必有我失,但也不得不承认,三人行,必有我师。能当小三的人,必有一番本领。

和栋:
小寒老师的“小三有料”论我倒是觉得有商榷之处,事关近年好几宗上了报的小三,都非闭月羞花;而没上报的、可能天天在你我身边上演的小三,则可能更加地平凡通俗(或许是遵循卧底理论:越成功的小三就是要越让人看不出)。那个教授女学生事件,担当小三的女学生,也不是什么狠角色,反而是很不出色(课业不行)为了字母A出现在成绩册,才自以为聪明地出此下策
至于事件中的男一,以及许许多多的其他男一,他们要的只是偷腥,不管感情有裂缝与否,更没有终止现任婚姻投向小三怀抱的念头。我说啊,要搞3P,其实无关能力,只要姣婆遇着脂粉客,臭味相投,就行了。哦对了,还是让轰烈地身历其境的ex-小三阿豪,现身说法吧。

仕豪
曾有位朋友的老爸有外遇,她气愤大骂男人干嘛把感情当成分蛋糕,老实地只留给一个女人不行吗?当时我居然没安慰她,却争辩你怎么知道男人是在分蛋糕呢?若他是真心的,那他是给了每个女人一整个蛋糕啊。真的,除了那些为了钱而当小三的,我是认为纯为感情的,碰上了也就碰上了,躲也躲不掉。
蔡澜先生曾有一番理论,大意是负责任的男人会因外遇而对妻子内疚;他内疚,就会对妻子更好,所以婚外情也能有益夫妻关系云云。这性本善式的乐观,其实和平发生的几率并不高。如小寒老师所说三人行必有我失,就婚姻法来说,在台湾当小三是犯法的。但一些宗教或民族习俗允许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那又何来小三问题?若有人依其宗教而合法拥多妻,旁人不去质疑他的爱情观或道德,却抨击一夫一妻制度下因爱而出轨的人,我其实不明白这逻辑在哪里。别的不说,有人去质疑赌王何鸿燊的道德吗?
另外,我的湿事……对不起,是私事,已随风而逝,不关栋栋你的事。

和栋:
Robin Baker在《精子战争》中提到男人的“花心”,其实事出有因。动物为了“广泛留传”,也为了繁殖优秀下一代,雄性会将“种子”播在不同雌性身上。人类作为动物的一种,基因也存在这一环,所以古时候男人三妻四妾,主要是为了继承香灯。是后来要求平等的意念提升,爱情专一的观念炙热,才造就了一夫一妻制的传承,有人趁势说:这就是人与禽兽畜牲之所以区分。时至今日,爱情这个“性爱前的大前戏”早已成主导,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祖训没什么人真的认真,发达国家低落的生育率让人印象很深。
今日的小三问题,涉及精神层面,肉体出轨可能只是一时下半身抢夺了大脑思考,终究会倦鸟归巢;精神出轨才是真正的无可救药,心变了,小三升格当正宫,正宫降级成小三。

小寒:
动物也不是栋兄您想的那么随便, 有时,人类真的“禽兽不如。为了繁殖优良的下一代,雄性还会凭实际的条件如体型,筛选雌性,因为健硕的才能保护幼儿。人类要和小三交配,为的绝不是培育下一代。
动物世界里,雄性要吸引雌性不容易,如园丁鸟除了筑爱巢,还要唱歌、跳舞;而雄狮除了威风凛凛,还必须先赢一场生死战。人类则不用这么辛苦,几行简讯,几分饥渴就够了。人的世界里,你我就别分雄性、雌性,爽快点,一个“性”字就够。

仕豪
其实人兽间还有的差异是动物很老实,人类却很爱骗;有些小三是无意当上的,但也有些小三是自己爱当的,甚至也有不少几姐妹事一夫的案例。小寒老师提到了“吸引”,如饭是邻家香一般,的确有些女人(或男人)总觉得已被挑走的才是好。而且真有些战斗型男女,认为好好谈场恋爱太没劲,介入别人的关系以印证个人魅力才有趣。
至于栋栋所说的倦鸟归返,那也得看正宫接不接受那条在外玩累了的软趴趴小小鸟。不接受,很正常;会接受,那就是还有爱。反过来说,有些小三真是能为爱而甘受委屈,也有些小三是为钱而自甘堕落。
要谈小三,这里三言两语怎能谈尽?《女友》不如出本广邀曾经/正在与小三交往或曾经/正在担任小三角色的男女再加卫道学者及法律专家一起全方位 360 度尽情抒发交流或吵架的特刊,如何?

和栋:
说到正宫接不接受,让我无比纳闷的是本地好几起上了报的老公出轨事件,正宫都是在老公身边全力支持,甚至嘘寒问暖、上书求情、据理力争,常常搞到我鸡皮疙瘩掉满地。当然,不排除正宫如此宽宏大量,或许已跟老公约法三章、拟定法律协议,人前先演出好戏让街坊竖起大拇指彰显正宫的好,相对狠狠地把小三比下去。而小辫子被抓住的老公,往后即使不百依百顺,也难再拿出筹码跟正宫耍狠。至于到底还爱不爱,主导权完全落在高举胜利旗帜的正宫,就算她自己也去找小三,也不过是初一十五的问题罢了。
至于阿豪的建议好啊,您财大气粗,九牛一毛地赏几个利市钱,我一定把您所说的特刊搞得水深火热,噢不,是风生水起;抒发交流是一定要的,吵架就不要了,毕竟《女友》还是很有内涵教人修养 的文明刊物啦。

小寒:
我也得世没几个人会像仕豪兄潇洒,肯站出来承认自己曾是,或正是小三为爱的甘做第三者的,必定会自情勇士,无畏别人的口水。为钱的,则自认为生命战士,无畏别人的泪水。况且,揭露了,曝光了,就不刺激了。除了“性”,当小三好玩的地方莫过于“追”。女追男,隔层纱,不是婚纱,是透视装的那种纱。男追女隔山,不是翻山越岭,是金山、靠山的那种山。
结束前,身为女生的在下想给各位读者一个忠告:追求幸福并没有错,但更鲜豔夺目、更新潮的幸福永远都会存在。你可以是一个时不时会更换新装的女友,但是要让一个人爱你、支持你32个年头,忠于本质和个性还是最最为重要的。



于《女友》October 2013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