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June 2014

与廖仕豪的“大说谎家”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仕豪
没有!我没有拍拖!没有!我才没吸毒呢!没有!我还没有结婚!没有!我们并没有离婚!不是!我绝对不是同志!没有!我怎么会拍淫照?那些都是移花接木的作假!没有!我并没有偷吃……多少艺人在谎言被揭发前都应对得言之凿凿,脸也不红气也不喘,态度诚恳得让质疑他们的人都感罪过。你平时接触的艺人那么多,宝杰!你……对不起,栋兄!你怎么说?

和栋
哇,你要酱陷害我吗?艺人怎么想怎么说,媒体跟他们做了采访,其实也只能被动地照单全写,总不能无中生有、断章取义,或是拿话塞进他/她嘴里吧?媒体要忠于报导的啊,胡言乱语、栽赃嫁祸,非我等愿为也。嘴巴长在人家脸上,我们又没有随身携带测谎机,那到底有没有撒谎,我们也无能力判断。俗话说要骗就要骗到死,但纸毕竟包不住火,东窗事发,说谎的人自负后果,其实啊,也没什么好说的啦,当作看戏吧,娱乐嘛,就是要这样峰回路转才精彩啊。

仕豪:
回你这段的时候,台湾美食节目的美女厨艺总监被揭发曾拍毛点全露照。她的回应就如指定动作般淫照没拍,照片都是合成。但才过几天,马上又进行指定动作第二波,泪崩道歉加忏悔,全盘推翻之前谎言。算一算,全世界曾经自拍或被拍的名模艺人,回家蒙头大睡数个月后,拍拍屁股又再卷土重来,钞票还不是照样进口袋?形象?你看臭小子灌吸每次出现时,美眉们还不是前扑后继贴上去?心中OS仿佛在嘶叫拍我!拍我!话说回来,怎么现在女生都那么爱脱光自拍或被拍?栋栋你和栋嫂的闺房乐趣包不包括这一招?

和栋
说到自拍,《康熙来了》近几个月做了好几集的“照片真人大不同”主题,邀请男男女女、已婚未婚、夜店玩咖良家公子嘉宾前来猜一猜,结果个个杠龟被罚涂成大花脸。科技进步,除了化妆技巧,手机修图apps也越来越先进,可以很细节地精工后制,也可以很简便地“一键变美”,害得多少男人只看照片以为执到宝,结果是跌掉隐形眼镜满地找。说谎,已经不只是嘴巴的工作,眼镜也是管道了。话也说回来,你都说是闺房乐趣了,你又不是我的闺中密友,当然不能跟你说啦。

仕豪:
对啊对啊,但PS修图已经是二度欺骗了,现在很多女生的化妆术简直可以提名奥斯卡特效奖,所以每个娱乐节目的来卸妆单元能做了又做。看看网络上的美眉自拍照,高超特级化妆术再加上45度仰角嘟嘴俯拍,眼大嘴小下巴尖,一个女生如是,个个女生如是,全都骗很大。只是我一直认为,如果你的自拍全都是同个角度同个笑容,只是服装地点不同,拍出来的每一张都像是打印照,那还拍个屁呀!宝杰!你……对不起,栋兄!你怎么说?

和栋

美国研究所发现,爱在社交网站秀自拍的人,一定程度上都是自恋的。而自恋者就有这些征状:选择性聆听、非常自我、不受(世俗)约束、不接受批评、推卸责任、暴躁。所以如你所说的,爱自拍的自恋美眉最重视的是自己好不好看,也只会呈现自己认为自己最好看的一面,即使是千篇一律同样的角度笑容,反正美眉们也听不进“负面批评”。说到底,她们才是最大的说谎家,因为她们连自己也骗了。




于《女友》February 2014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