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August 2014

Selfie有限度


导演陈子谦曾经在他的脸书说,他对“selfie”的容忍度有限,一超过他自己设定的自拍、扮可爱、裸露、不害臊照片上载数限,就会被“unfriend”。
言论po出之后,获得近200like”,留言也几乎一面倒地挺他的做法。
我自己也like了。
我也曾因为忍受不了某人很无意义的自拍,而unfriend他,分别只在于我并没有公诸天下,而像我这类“暗地里”不予解释的unfriend行为,其实大有人在进行着。

自社交平台蓬勃发展以来,人类史进入了爱秀时代,尤其手机相机现在方便到一个不行,高像素之外,还有不少神奇神器程式帮每个凡人一键变美,很多人已经无法自拔地将自恋DNA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不过自恋自拍还是有分类的,经常性受到口诛笔伐的是所谓的很无意义的自拍。
比如无时无刻没天没夜地selfie,很多时候当事人只是po爽而已,或者纯粹只是自恋,然后就等着自己的死忠跟随者按like,或等着看赞美留言,然后自high
“病情”严重的可能一日po好几回,对被like的数目极度敏感,对留言内容超常反应。
这种po呢,往往都没什么文字说明,要不然就是一些无关痛痒或无聊透顶的三几个苍白字眼包括“早安、午安、晚安、吃饭了、好饿哦、好累噢、好烦啊、好开心呀”,要不然干脆连字都不打,直接了当告诉你,这,就是一张“摆美”的照片。
另一种情况是,文字说明倒是有的,有的还可以滔滔不绝,所讲的事情也并不千篇一律,可能还挺有趣,问题是,无论它文字说明如何精彩,照片却永远都是换汤不换药的selfie(有时连汤都没换),非常地文不对图,甚至可说是离题到不行。

上述两种超无意义的selfie,我都很感冒。
尤其是:当事人并非帅哥美女(抱歉,我必须忠于自己地表达内心的想法,请接受我的诚实、体谅我的直接),既然谈不上养眼,最基本的selfie功能都已经无法达成,也如何叫人信服?
对第二种情况,有人说,那是Instagram的局限,因为不像Facebook,前者不能只文不图,所以早就了有些人在表达完所想表达的事情/心情之后,不知如何配图,就懒惰/不经大脑地selfie一张算数(科技越先进,都市人越懒惰用脑,又一力证?)
对不起,这样的辩解我实在是难以苟同,除非你是艺人,靠脸吃饭,那或许——我是说或许,还可以勉强接受你不停地肖像轰炸。

每个人的社交平台,是每个人自己的平台,当事人要干吗,别人确实无权过问。那些喜欢去别人“家”批评家主的人,常会被质问:你既然这么讨厌对方,不去关注就好啦,有必要去攻击对方吗?难道对方会为了你的批评而改变自己吗?
这点,我非常赞成。(尤其那些不放本身照片、不敢表露真实身份的评论者,更是让我唾弃——有种批评,干吗孬到没种说自己是谁)

依循这个逻辑,如果我已无法再欣赏你的过度selfie(相信我,我的容忍度并不低),我当然不会要求你改变你的人生,但也请体谅我选择眼不见为净。



于《女友》March 2014 - Man 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