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December 2015

与小寒的“顺流逆流”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小寒:
替《女友》撰写文章六年了。每个月都会翻阅这本炙手可热的时尚杂志的我,外表上始终没太大长进,说起来不免有点惭愧,虽然我总认为,时尚是一种敏锐触角,一种放眼、创造未来的智慧,以及一种处世待人和心智上力求进步的态度。这一切不应止于装扮上。自己为流行歌曲填写歌词,为专栏撰写文章,甚至出版自己的书的当儿,我总会问自己,这样的文字是否有新鲜感,能刺激听者、读者的脑筋?并且在创新与舒适度之间取得平衡。

和栋
我在《女友》的文字专栏《Man Talk》,写了19年。还记得当年的主编找我时说:你就尽管骂女人、贬女人吧。是的,女性杂志里的文字难免都有一点“大女人”,绝对是以女性角度出发,为女性说话;而我的角色,说穿了就是扮演“反对党”。女人说瘦身,我就说增肥;女人说跟潮流,我就说经典经得起时间考验;女人说化妆整容,我就说素颜自然;女人说hip在餐馆酒吧,我就说窝在家自得其乐。当大家一窝蜂,我提出反潮流,这,也是一种刺激和反思吧?

小寒:
反潮流也未尝不是一种潮流,时尚潮流的先驱和其他领导者是一样的。一味地跟随潮流,就如没有远见去钻研自己出路的绵羊一样,因为弱视而只能选择跟在别的绵羊屁股后面,最后沦为众多卡在羊群中的其中一只,动弹不得。有时,逆向形式交通是比较危险,比较孤单,但通道也往往因为比较少人使用,而比较顺畅。这种人常常被当作为黑羊。在我看来,要成为黑马之前,有时不妨先当当黑羊,至少会比其他纯白的羔羊容易受到瞩目。

和栋
反潮流有时是清流,有时是逆流,有时是非主流,有时,就是很单纯地不合污同流。一只黑羊在一群白羊之中确实容易受瞩目,但还要看羊主及看羊买羊的人觉得那黑羊是奇货可居,还是坏了整锅粥的老鼠屎。真的不想当白羊,就要先当“红羊”。简单例子:歌手甫出道都(只能)唱主流歌曲,大红了之后再做“本来/一直想做的非主流音乐”,被接受的成功率往往就会高很多。你懂的。

小寒:
说真的我不懂。唱片公司最想挖掘的,是最具个人特色的歌手。比较一个十八般武艺,外型、歌声、词曲都强却不特别的新人;和另一个嗓音独特,外型好认的歌手,一般被签的是后者。辨识度越高,越能在众多新人中突围。可惜特色在第一张专辑时就被抹杀了。短发的被逼留长发、有态度的被迫唱温暖哀伤情歌。这不就等于千辛万苦在一海洋里寻找一颗形状怪异的贝壳,再将它磨平,只为能符合大家对贝壳形状的印象吗?那,一开始那么辛苦干嘛?

和栋
说真的就是看羊买羊人的问题了。嗓音独特、外型独特、音乐独特的歌手不是不好,还是要看市场受不受落,遗憾的是这不是搞艺术搞创意的追梦问题,而是出钱的老板们钱包肥还是瘦的问题。说真的我也想搞一本视觉高格调、设计感艺术性强的杂志,但没人买也没辙。做广告的朋友说内部脑力激荡时想了大堆创意点子,结果客户只要最直接的硬销方式。是的,天生流着黑羊的血不难,难就难在要大家都接受支持你逆流的勇气。不是一开始辛苦而已,是从头到尾都辛苦。



于《女友》August 2015 - Chatroom


Tuesday, 1 December 2015

出走


说实话,我没想J可以。
然开服店非常适合她,但在网店么容易立,又少了很多体店要解决的问题,她居然会真的想落,勇气不可少。
尤其她是一个人,没有合作伙伴,独自从无到有地出一店。我Instagram上说“proud of her”,绝对发自内心。

J跨出她人生这一大步,却都没宣传,也没奔走相告(当然更别说有正式开幕party还是什么的),只是静悄悄开了个店面的Instagram户口,上传照片,follow了一些部落客和朋友。
我收到这个“无名氏”follow的通知时,还着实研究了好一下,想看到底是不是她。
为什么这么不确定?因为上传的照片虽然有真人示范服饰穿着,却都看不到脸。(当然身形等等还是看得出是J)
是的,她就是这么低调。

我和C去见她时,不约而同对她说:你就该当你自己服饰的“代言人”!
没错,J本身就是美女,身形是新加坡娇小型女子的典型,对于她自己亲自选择带进的时装,根本就是舍她其谁的最佳诠释代表。
J对我们的建议大摇其头。我说:你要开店做生意,不可以这么害羞,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就要敢敢去!反正又可以省下一笔请真人模特的费用,不是每个店长都可以“卖自己”的ok
J完全没被说动,一个劲儿地就是简单三个字:I don’t want
真的拿她没辙。
不过也是啦,认识这么多年,她的“害羞”pattern跑不掉,“固执”pattern也跑不掉。她说了这样,就是这样,结果不会变成那样。
或许,也正因为这份“固执”(or执着),让她确实地去进行了这一个圆梦计划。
记得当初她很“YOLO”地在还没找到下一份工作前就毅然辞职,就有人置疑那样的做法,潜台词是:即使要走,为何不骑驴找马?这么走,会不会太冲动了?
现在,相信所有的置疑都可以不攻自破:若当初她还继续留职,又怎么会有时间/精力/心情去为梦想的一切进行最完全的准备?

出走,需要勇气,需要冲动。
是的,冲动是冲动,但其实很多回,我都听过创业的人告诉我,就是需要那一股冲动。
冲了之后的成败再说。赢了,你证实了你的冲动没错;输了,就是一次人生历练,重新再来就是。
重点是,你今天不冲动,很可能明天,甚或从此以后,当你回想起来,都会遗憾自己不曾冲动。
与你分享一则本地网络红人“出走”后说的话(原文英文,这是大意)
“我正做出这辈子最大的人生抉择。前方的重重难关似乎难以逾越。但当我每一天都做着正确的事——努力工作、尊重他人、学习、成长,我知道我正投资在自己身上。这些,都需要无止尽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决心……我知道我得勇往直前,并且坚受信念。有一天,我的梦想,一定会成真。”



于《女友》August 2015 - Man Talk




Tuesday, 17 November 2015

与廖仕豪的“白拍怕自目”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仕豪
白、拍、怕、自、目,这几个长得好像的字,互搭配合便能说个故事了。现代女生爱自拍,上网 share 照片时的自白其实无聊透顶,不过是流水账式地大家早安全世界晚安开饭咯,不然就抄些人生格言当成是自己的人生体会。有些女生则爱自拍自己的露点露毛露X照,一旦手机掉了担心照片外泄才开始自怕,只能活该自己太白目。阿栋兄,你怎么看?

和栋
就是什么样的人都会有,这个世界才精彩啊,所以你才有这么多东西看、这么多八卦聊、这么多感想写。我没怎么看,有人愿意露,我就看;觉得她图文不符超无聊,我就不看。人生就这么简单,社交网的人生也不应该太复杂。当年也有人大批Facebook是“非死不可”,意喻沉迷社网的人是玩物丧志、自毁前程。言犹在耳,如今该君还不是随波逐流,FacebookInstagram一起玩,因为他已体会到社网的威力,他需要这样的管道,不、得、不、玩。

仕豪
艺人的话倒也无可厚非,撇开他们天生就爱现的个性不说,须要不时地贴些图文上网吸引目光,让记者有料可写,让粉丝可以留言互动,也是要在娱乐圈生存的不二法门。但话说回来,以前的明星才真是明星,神秘优雅,高高在上;如今的明星把平日的吃喝拉撒睡都赤裸裸地自动公开,但我怀疑那些貌似亲民的随性生活秀仍然也只是戏一场。阿栋兄你明星见得多,他们私底下是否依然演很大?

和栋
哇你不要一直挖洞给我跳咧……我也很同意以前明星保持的神秘感,有距离,有想象。都说是“明星”,就要像天上星一样遥远闪耀,只能欣赏,无法接近啊。将自己丑陋一面公诸于世,当然可以说是亲民,butwhy?要看不美不帅的人,满街都是;要看吃喝拉撒睡自己可以照镜子,有必要看女神男神扮丑装平民吗?如果你问我的是Instagram上的“生活照”,你不会天真地以为那些貌似随拍随po的照片没有经过百中选一+神器+美图秀秀的吧?

仕豪
说到修图,越修修脸就越羞羞脸,现在大部分女人都该被我们男人控以诈欺罪。先不追究皮肉骨上动刀挨针的整型手术了,毕竟人家是吃了苦头来成全的美。但以假睫毛假瞳片外加涂抹粉刷,堪比伊贺流忍者易容术的化妆神技,自拍时再以镜头角度营造眼大脸尖错觉,最后还要PS得天理不容,即使你接受了她们疑幻似真的外在,到了肌肤之亲时,OMG!厚厚的魔术胸罩又把你给骗了……女人你们千万别骂男人注重肉体或面容,只要你曾经修修脸或为胸部在视觉上加分,你就早已失去骂男人的资格咯。

和栋
爱美扮美都是人的天性,各家各派各施其法无可厚非,既然已晓得美美的照片背后暗藏数之不尽的玄机,就不要再轻易上当。时代如此地社网泛滥,我们只好接受照骗没真相的事实。但话说回来,至少花时间心思扮美还是好的吧,难道你宁愿满街都是素颜加不修边幅的女人?当然也还是不能忘记根本啦,摆盘再精美的菜,要是吃进口里吞不下肚,还是无法被称为佳肴。



于《女友》July 2015 - Chatroom


Wednesday, 4 November 2015

你管我like什么


T有一天传简讯给我:你认识我那个朋友J咩,什么like么多她的posts
隔了一子,她又传简讯给我,图给我看:你干嘛到like美女的照片?
我啼笑皆非:你很关注我哦,likelike什么都一清二楚,还兴师问罪。

社交媒体蓬勃,这个like与不like之间的“学问”,比起直接了当的follow或不follow,显然更复杂了一点,甚至成为某些人的在意与不在意。
就如一向处事潇洒的同事A,我们都一致认为以她那豁达的个性,绝不会去理会这种听起来就小家子气的问题。
结果,我们都错了。A说她当然也会在意,只是她在意的不是like的多寡,而是谁去like。不相干、不认识、不懂是谁的followerslike,她不care,但朋友likelike,对她是一种精神上的“oomph”或“mmz”。(这一点我还蛮能感同身受的)

如果很笼统地归纳,或许可以有以下这些类型:
-不管什么post(只要不离经叛道),是朋友的都like
-只like,或一定like特定状态、景象、东西,比如宠物、食物、国外景点等等。
-有tag就有like
-不管什么都不like,开个社网户口纯粹只为了看别人在干嘛。
-选择性地like(/follow的人),只like跟自己很要好的朋友的post,其他只是认识、没啥交情、同事等等的一概不like
-只要自己喜欢,不管认不认识、熟不熟悉都会like。这一类最客观。
-一口气like很多,其实只是想引起对方注意,希望对方会likefollow回。
-看自己心情,想like时就like个够;不想like时无论是谁都不like

回到本文前头T提到的问题,我并没有回她,因为答案其实很简单。不管是什么理由,社网的魅力,就在于它少了很多所谓的正式规定,也不需要解释。只要你没作奸犯科,基本上爱怎样别人根本管不着。
说到这里,我自己倒也有一个个案,关于我的一个好友L,基本上她所有的post我都会like。她却很少很少like我的post,就像刚才提到的同事A的想法,其实我还蛮在意纳闷的。是我的post太无聊?是你有什么东西看不爽?
我又不想这么直接地去问,毕竟我还是想贯彻“社网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这样的精神。
后来,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她刚好提及,我就打蛇随棍上问她。她的解释是:我不是像你这样一直看IG的咧,我有时真的没看到。
很冠冕堂皇。这样的理由,你接受吗?
我?老实说,我要反驳还是可以很够力的,不过,没必要吧?
都说了,社网就是你想干嘛就干嘛。
这么想,一切就释怀了。



于《女友》July 2015 - Man Talk


Tuesday, 27 October 2015

皂理说



台湾法拉利姐的《深蹲下去肥皂》,除了人在海里浮爆笑深蹲画面,也让绝大多数已忘了肥皂存在的人,又回想起这块方方、香香、滑滑的去式浴室必备。
尤其壮年以下者,不跟父母同住的,请问谁家中还使用肥皂?

但其,很多人小候洗澡都用肥皂。我,当然也不例外。
,握着肥皂顺势身体每一寸肌肤,是洗澡时驾轻就熟而自反射的作。到后来转换成以手心操控液状沐浴露、要分段挤压涂抹才能覆盖全身、有时还会浪掉一些不小心从手心流落的沐浴露……真有点不习惯
沐浴露引以傲的滋成分,很快“战胜”会让皮肤干燥的肥皂,正式取代浴室中的主导地位。
怀旧念旧的我,并没有让肥皂就此引退,而是赐它西宫位置——洗手盆。
是的,换用了沐浴露,还要到多年以后,我才开始使用洗手液。
其中一个简单理由,就是很多时候只需要一丁点的额外手部或手指净洗,我只须在肥皂上抹一下,冲一点水就能达到目的,而不需要浪费一按就一小坨的洗手液,还浪费多余的水来洗净。嗯,节俭是美德,不是吗?
虽然最终还是淘汰了肥皂,只因它的“杯盘狼藉”有碍观瞻,外加要不时清洗盛放肥皂的“皂碟”有点麻烦。

曾有拟人化的童谣说,肥皂是伟大的牺牲者,因为每贡献自己让人使用一回,自己就瘦削一回,直到化为乌有。
依武侠小说的说法,肥皂就如修炼“七伤拳”的武者,每次出招,都是未伤敌,先伤己。分别在于“七伤拳”损人不利己,肥皂则益人损己。意境有分别。
肥皂也如蜡烛,烧一回,短一段;燃烧自己,照亮世间。

Ok,重回现实。
当我在一对颇具生活品味的自住年轻夫妇新家中,发现浴室中堂而皇之地置放着肥皂,我当堂像发现新大陆。
夫妇朋友当然发现我的失态,然后异口同声叫我招子放亮,仔细看清楚他们的肥皂是——并不是一般的XXX肥皂。
Ok啦,了解。
Anyway,高档、品质好、气味佳、外型赞的肥皂,已成功虏获都市新贵,以及讲究生活品味之人。比起很多容器外型“笨重”的沐浴露,一、两块设计精致的香皂,不仅为浴室视觉加分,其散发的香味也让如厕者如沐春风。
夫妇朋友自豪说,他们肯定那是最in的生活潮流。至于他们是不是生活时尚的trend setter,我有所保留,不过所列出的种种理由,加上我自己三感(视觉、嗅觉、触觉)的亲密接触,还真愿意点头认同。

如果还没发现这个老瓶换了一级棒的新酒,不妨就找机会亲自体验一下吧。



于《男友》2015春夏版 - Grooming


Friday, 23 October 2015

与陈子谦导演的Q&A


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时间追逐者。
当年拍《4:30》的候,Raymond Weil在推出Tango Sports Chronograph时特别送出六只,第一只给了Janet Jackson,第二只给了我。原因是他们发现我从拍短片开始,就一直在片中追时间,也代表我是一个lover of time。我觉得很荣幸。

时间是我的情人,也是我的敌人。
有时我会比较浪漫一点,觉得能活在过去是很幸福的,因为活在当下很多东西你感受不到,只有在失去时才体会到。所以时间也是一把双刃剑,你既爱它,也恨它。

我也曾当过鸵鸟。
我跟祖母感情很好,记得那一天我在睡觉,却传来她过世的消息,家人都马上冲去见她最后一面,我却逃避,还跟朋友聊天,就是不肯去面对这个事实。结果到了今天,这成为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我弟弟曾发了一个传呼机简讯给我:再不回家他就去报警。
那时我18岁,在制作公司实习,每晚都去夜店狂欢,玩累了就跑去公司睡觉,早上直接上班,晚上又party。这样周而复始,家人根本见不到我,也找不到我。直到我弟弟受不了了,下最后通谍。那时我也都跟一些比较“流氓”的朋友混在一起,家人应该也很担心吧。十多岁的时候就是年少轻狂,又刚好有了所谓的“自由”,就“失控”了。

遭遇挫折未必是坏事。
拍《15》的时候,片子被禁,又被部长骂,最后还遭封杀……是我人生和事业上一个很大的转捩点,但反而给了我更强大的“反弹”力量,让我更坚强。

我曾经只做自己觉得快乐的事。
30多岁时,成立了自己的小公司,只有一个全职员工,公司一年只做三个企划,而且只做“发自内心快乐”的企划,基本维持公司的营运费用——还得起租金、付得起我和他的薪水,就好了。很爽。

时空交集很有趣。

如果要再拍一部与时间有关的电影,我会想拍一部爱情片,主角一个活在未来,一个活在以前,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有时会交集,之后又各自回到各自的时空生活。我对这类“未知目的”的东西很感兴趣,目前还在探讨中,希望有机会成真。



于《女友精表》2014/15 - People


Wednesday, 7 October 2015

(别)错过隋棠




隋棠,她生命中不曾错过任何令她遗憾的事,因为每一个生命阶段她都活得知足。
和栋专访这位漂亮大方、顶着心理学文凭、成功由名模转型的艺人之后问,你,是否错过她了?

人名很敏感,一个特的名字就会我下意地特注意他/她一下了。
何况,是美女。
隋棠当然符合我上述的“条件”,而我第一次比较“正式”地留意她,是若干年前的一集台湾综艺节目里。
那时,她在节目上玩游戏。跟其他所谓的通告艺人相比,我必须说,隋棠的“玩耍”表并没有很出色。但因为她是名模,而且亮眼,所以我当时在想,是她不是玩游戏的料(真的,有些人天生就缺少这方面的细胞),还是她放不开。

最美丽的年龄
之后,看到她从模特界转战演艺界,一个“谢安真”,让她提名第46届台湾金钟奖最佳女主角,成功转型。不能说不幸运,也不能说很幸运,因为那年,她已敲开30岁大门。
30岁,对女人来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鸿沟?有些视如人生阶段的绝大分水岭;有些觉得只是个数字概念;有些,像隋棠,则认为那是女人最美的年
“到了30岁,你已经摆脱了任性和稚气,你知道你要的是什么,知道怎么自己,也开始有女人味。”
如果你以为隋棠是因为自己已达那个年龄才这么说,那就错了,因为她非常清楚30岁以后的女人应该拥有什么。
绝对雅。雅是从内而外的整合,当你的经历和成熟度都达到一个地步,自然就有散。当然,也需要一些外在的表,比如借助服然不是很昂的,但一定要是好的服,那人看你的候,也会得你是一个懂得自己的女人。其实这都是相相成的,一个懂得自己的女人,不一定要有很多很多或很的服,但她一定会有一双好的鞋子、好的帽子、好的配。”
毕业于加拿大温尼伯大学心理学系,隋棠当然不只是花瓶。女子无才便是德种老掉牙的我你还觉得它有一丝存在的可能性。以前的男人得娶老婆不可找太聪明的,以免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但现在呢?似乎越来越多男人不介意“高攀”,因为有个出色的“犀利人妻”,才有光彩。
所以当我问隋棠50以后,是希望保有30的容是宁愿有智慧却看起来就是50,她选择后者我一点也不意外。自信满满的她还说在的人很会保养,所以一点都不担心50岁时会有很多皱纹或是会看起来呈

最淡然的气
隋棠在台湾出生大,14岁时到波生活,大学到加拿大就,之后再回到台湾,成名模,目前已是全职演员。
经历,肯定很多。我自以为应该会很精彩,果,有点出乎意料。
问她一生中错过的最大件事是什么,她轻描淡写回答:“没错过,我的人生观是当下会做最大的努力活得最好,其他都随缘。”
是不是?第一个“经历问题”就有让我铩羽而归的感觉。
当然,我不可能轻易作如果可以回到从前,你最想回到哪一个时间点?仔细想了想说:“回想起来,我每个阶段都很满意,也不需要回到从前。我是一个会一直向前看、往前走的人。”
我突然觉得视线有点模糊……继续问:最幸福的刻是?隋棠想都不想:“我没有不幸福的候,我很天知命,知足常。”我几近追猛打:有最难过刻吧?隋棠大双眼:“当然会有难过候啊……”旋即恢复一的淡定:“但都非常短,因我有非常短记忆力,所以不好的事情很快会忘。”
问题太淡?那问一个比较刺激的会不会好一点:你狂的事是?
狂啊……”嘿,隋棠于低下思考。“,剪男生,在雨中裸奔,曾把一个喜的男生灌醉……”她珠炮一语带过三个例子后,再度淡然含笑补充:“都是蛮久以前的事了。越大越自律。”
在不想就此弃械投降,我告诉自己,好,这组问题,就最后一枪:那你过让你最内疚的事是?
隋棠起双眉,努力地思索。“你的狗啊……”一旁的理人提示。隋棠恍然大悟:“,我有一只养了16年的狗,感情非常好。那年它生重病,医生建议让它安死,我考虑了一整天,最后听从医生说这对狗会比好的法。一般一只大狗,打一那个安死的药剂,就会走了,但我的狗打了六,都不愿意走。后来就得,其实应该让狗自己选择,而不由我来决定,你看它打了六都不走,根本就是不想走。这件事一直让我非常内疚。”

最完美的人生
时间不等人
所以无什么候,我应该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若按照这个说法,似乎,我们也应该有计划地经营我们的人生。“浪费时间”这四个字不该存在于我们的字典里。
方面,隋棠就得有点两化:“如果是工作,我就是喜欢计划的人,我希望有关工作的种种都可以有完全的准我自己、众、粉丝、工作的交待。但生活上我选择轻松。”而她的松,并不包括突如其来的惊喜”。或“比欢计划好”的性格比例是占据大。
她未来有什么大划,她:“会尝试更多不同的角色与合作,也会受。”
这样不出什么具体划,,不是跟她喜欢计划的个性有所出入?看来,是语带保留的成分居多。
于是再试探她“生活上选择轻松”的那一块个性,问她如果有一年的假期会做什么。答案相当公式化:“会带家人做一个长途旅行。我每年都会带家人去旅行,但因为工作,时间都被压迫了,无法尽兴。我爸妈都退休,他们本身就很爱旅行,也很想要我的陪伴,所以我会花两三个月全世界转一转,感觉会很不错吧。”

至此,想到隋棠的理人在跟我们闲,隋棠是一个很“geng”的人,得放松,事事要求完美。这样的艺人遇过不少,几乎不可避免地都在回答问题时小心、谨慎。
拍了一整个下午两封面和内页,累了;或许她天性慢热;或许我一开始的问题给了她太多“惊喜”(想知道是什么样的题目,请阅读9月号《女友》珍藏版)
毕竟只是一面之缘,或许还有更多的或许,或许以上的都不是原因。但至少,“geng”,表示她认真、负责。淡然,并没有错,在这个极速时代,在她身处的这个行业,要真能待人处事都发自内心地淡然,也不容易。
最后我问怎样的人生才完美,隋棠依然淡然地回答:“就事业、家庭、爱情都满分咯。”我忍不住又加问了一句:怎样才算满分?
她笑了:“那要看你自己啊,我自己的满分是我自己的满分。”
这样的隋棠,你可要错过



于《女友精表》2014/2015 - Cover Story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