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pril 2015

范文芳真的很嬲





栋专访范文芳,感觉更像聊天家常。两个有孩子的人起孩子有关的话题几乎停不了。当然,文芳的世界里,铭顺的地位依然举足轻重。就来看看她怎么说这个“男(老公)、女(自己)、男(儿子)”的三人世界吧。

生小孩后第一个拍访问的通告,范文芳与她所属的经纪公司很面子地《女友》享有个特
我当然也当仁不接这专访工作。美术总监Paul说:“你明明就是喜欢文芳。”我嘴里否认,心里自问。从当年的OLAY广告窜红,我就觉得她会红。我如实说了,Paul说:“你少在那边马后炮,不害臊就写进你的专访稿子里啊。”我说,我会的。真的,我最不喜欢骗人了。
Anyway,其实这也只是我第二次访她。上一次?2002年。
近年拜科技所,得以在微博和Instagram上“跟踪”她。想想,“神交”么久,也是候再面面了。
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文芳月子也应该做得很不,因她气色好极。访问中不停自内心笑,大家不妨也数一数本文她的回答中到底出了几次“哈哈”,哈哈。

中国、好莱坞都闯过了,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有了孩子会把事业重心转回新加坡?
筛选工作会更谨慎,虽然现阶段可能不太想出国,但我还是很热爱表演工作,所以会寻求一个平衡。目前我的一大天战就是要克服这个会出国的“困难”。

还愿意离乡背井出国几个月吗?
其实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该怎么办!出国后一定每天都会很想很想孩子!但是大部分剧本都是中国大陆方面来的,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大!

觉得自己有可能放下明星光环?可以像王菲那样当一个普通人吗?
其实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明星,真的,我也不知道所谓当明星是怎么个当法。我就是过范文芳的生活,所以也不需要放下什么东西。比如说我想去看电影就去看电影,想去小贩中心吃饭就去小贩中心吃饭,当然会有一点不便的是,周围大家还是会“提醒”我是公众人物,但我自己倒是挺随性的。

现在手机相机这么方便,公众随时可以拍你,会造成困扰吗?
这大概是唯一逛街时的不便吧。不过最近比较少这类困扰,因为——有烟雾!不太适合到户外,其实我很生气!我要带孩子去公园甚至只是楼下散步都不行!

还有打算唱歌吗?
没再想了,专注演戏好了。

画漫画呢?
那要真的静下心来,然后用上一星期,可能也只能画两张图,是很慢很慢地去进行的。我不是专业漫画家,我是自己摸索的,不管是电脑啊、上色啊等等的步骤我都掌握得很慢,但是我对自己的创作又很执着。如果一开始拍戏或有工作就肯定更不行了。其实开始怀孕的时候曾经很有斗志想把整个过程和心情每天都记录下来。开始写了三天,之后我就害喜,根本没什么想法……第四天——空白,第五天——很想吐,再过几天还是不舒服,就算了放弃了。就好好地躺在床上,变成床上的鱼尾狮,哈哈。

有想过跨界时尚设计吗?反正你自己这么时尚。
呃……我只会买,哈哈。

有了孩子,生命中心就是以他为主了吧?
当然啊。

尤其老公不在,情感都会投注在孩子身上吧?
老公在的时候,情感也是投注在孩子身上啊,哈哈。就像那天在中国,正好有wi-fi,很高兴,赶快打给铭顺,问他在哪里,他一回答不在家,我就“OK,没事啦,bye bye”,哈哈!因为难得有wi-fi,打给他只是想看孩子。(一旁的经理人忍不住说: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哦,以前一个bye bye可以bye很久)

铭顺最近还有做什么让你感动或浪漫的事吗?(他得奖不算)
哦,他得奖那天,我祝贺他之后就叫他去庆祝。后来大概半夜的时候,他看到我还在线上,就打给我说:“Baby我庆功宴之后就回来了,哪里都没去。”哈哈,我都没说什么,他就自己“招”了,可能是要给我安全感吧,我就觉得我老公好可爱。所以,根本不需要什么玫瑰花还是钻石,这种小小的举动就很浪漫、窝心,偶尔回想会有甜在心里的感觉。

现阶段两个人应该还是会分割两地一阵子吧?
会,不过我们会彼此鼓励,趁现在辛苦一点,多赚一点,然后早一点退休,一起看Zed。嗯,那只是一个梦想吧,哈哈。

觉得应该做些什么来让感情温度持续?
不断地沟通、聊天。

你们会吵架吗?
两个人的观点和想法都不同,一定需要磨合,所以也会吵架。但因为对方是自己深爱的人,所以每次吵架他就会很难过,就会说不要再这样子了。

所以一般都是他“投降”?
嗯,因为他的白布比较多,哈哈。

家里谁说了算?
通常啊,我想让他说了算的时候就让他说了算……哈哈哈哈(文芳忍不住笑了好久)就也省得操心啊。

你这么好说话吗?
我是啊,我很low maintenance的,哈哈。少操心,我就可以更专注在孩子身上。

还是说有关孩子的事是你说了算,其他的是他说了算?
我觉得是我要说了算的就我说了算;那些不需要我说了算的就让他说了算,哈哈哈。

铭顺做家务吗?
以前他很会做家务,老实说那是他吸引我的一点,但婚后就不做了。唉。我现在每天都在想:为什么前后差这么多,哈哈。

他会跟孩子洗澡吗?
会啊。因为我跟他说:“老公,你跟baby洗澡,他好像比较开心耶”,他就每天都早上起来跟他洗澡,哈哈。(高招!记得学学啊)

铭顺几个月前上《康熙来了》的“熟男女神的条件”单元,当时好几个美眉艺人都选了他为四个熟男嘉宾中最帅的,越“老”越有魅力的他会让你缺乏安全感吗?
他年轻时也很帅好不好!其实我反而开心、骄傲,证明我眼光、品味多好,哈哈。

会觉得(私下的)他太注重外表吗?
以前比较年轻时的他超爱美,我跟你说,拍《神雕侠侣》的时候,他有一个比所有演员都大的镜子,当演杨过年纪大的时候,他会一面照着镜子,一面一直摸一直摸他那两鬓的白长发,哈哈。
我觉得他是有当艺人的自觉,认为自己应该不断处在最佳状态。他以前就经常在我家外面跳绳,三更半夜也照跳,遇到农历七月的时候格外恐怖,哈哈。我妹妹回来了会问:“二姐,你又罚他跳绳啊”,哈哈。
我发现现在的他没这么爱美了,感觉他很自在,很能接受自己“年华老去”(其实铭顺才40多岁)。就像他出席金钟奖之前,我问他不需要把白发染黑吗,他说不用(不过他的头发还白得蛮好看的)。我做月子的时候,他也陪着我一起吃,发胖发福,好有福气,哈哈,到后来他还向月嫂点菜,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做月。

除了沟通,维系这段感情/婚姻,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
信任很重要,尤其我们经常不在一起。一定要给对方安全感。如果是说我们,幸运的是我们都是演员,所以无论工作时间或压力,都很了解,就更能互相体谅。

你的美丽秘诀是什么?
要开心,要享受成长的过程。我相信生命每一个阶段都美丽,所以一定要尽情挥洒,才不会一直有遗憾,或一直要回头看,你只会一直想往前走,因为前面是你未曾走过的路,你会想探索。
所以我完全不会想停留在某一个生命阶段,哪怕那是一个很值得回忆的美好阶段,但未来可能会更好啊。一直在“原地踏步”,我反而会问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才无法前进。

那你怕老吗?
我怕老,是怕以后身体不健康了需要别人来照顾。

有什么保养是一定要做的?
有啊,我最爱美了,哈哈。睡眠很重要,真的,只要你能晚上10点上床,隔天7点起身,你的皮肤状态一定会很好。不要熬夜,但我也知道很难。为了这个有时我也会泼老公的冷水,像有时晚上出去玩还是吃烛光晚餐一半,我就会说要睡觉了,哈哈,他就会很无奈地说“好吧,回家吧”。
除了运动、控制饮食、保养,阅读也可以让一个人变美丽,我最近在看一本叫《特别狠特别爱》的书,是育儿的书,哈哈,说一个定居上海的犹太母亲,如何培养处三个出色的儿女。

你现在是Marie France的代言人,为什么会选择它?
因为它不仅是新加坡,也是亚洲知名的瘦身中心。

当母亲之后,有什么人生体悟?
妈妈真的很伟大。当然以前就知道,但现在更能体会,没想过自己的爱可以这么无限地投注在孩子身上。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熬这么多夜,可以这么有耐心。

人生现在最重要的三样东西是?(老公、孩子不算)
哇那好难,应该是健康吧,因为我希望健健康康地陪着孩子成长。(之后想了好久)Oh no怎么办,我的世界只有老公和孩子,哈哈。嗯,还有wi-fi吧,因为可以身在外地还是能跟他们沟通,哈哈!那,手机也算吧。

如果有一项超能力,会希望是什么?
我希望可以带着儿子,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如果不说孩子,我希望有超能力可以把贫穷和痛苦带走。我刚从广西回来,看到比较贫苦的人家,虽然他们有些可能会单纯快乐,但还是有生活困苦的一群。所以很希望这个世界可以是一个人们更好地生活的地方。



于《女友》December 2014 - Cover Story


Wednesday, 1 April 2015

与杨君伟的“最后离开”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君伟
宣告离职的电邮大同小异:感谢合作与关照、非常不舍、难忘过去、不愿离开又非得离去、再会不表示不再会面、保持联络哦!我总也礼貌地回覆:谢谢帮助、非常意外、新挑战必定让人兴奋、天空更大路更宽、保持联络!离开如同初遇,拐弯抹角且陈腔滥调。有人如此比较:本地新闻主播最后一次出镜都冷漠淡定,外国主播却郑重其事,还大肆造势。我说:这跟退位、退休一样,可以是踏入坟墓,可以大事庆祝。

和栋
问题应该在于人,若是名人,有时金盆洗手仪式少不了,你不要,别人(往往是底下的人)可能迫不及待、前仆后继地帮你办,免得被说不醒目、不会做人;当然也可能是你终于公告放手了,接班人终于可以上位了,帮你办个风风光光的告别会,也好显示他的江湖手段和地位,同时接管兼建立人脉——诶说得没错,你其实是被他消费了。有人,就有江湖,想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云彩地隐退,除非,你不在江湖。

君伟
果然是浆~糊~一团拈不完理还乱的粘粘稠稠,搞得手脚肮肮脏脏,呵呵!不要说名人啦,一般的OLOG(Office Gentlemen,要性别平等,男性也可有缩写)在公司的情况,也像是浆糊中人吗?一位曾经叱咤媒体山的朋友,后来下山加入白领教,看到一般普罗大众明争暗斗的技法,相对于山上同门师父母兄弟姐妹的斗争,留下四字:不过如此。

和栋
还是用回同样的方程式:有人,就有斗争。当年执教鞭,原以为理当淳朴无华的校园,必定远离斗争,结果不然。其实原理很简单:越高的位子越少,自然就越多斗争。老祖宗都说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与世无争?痴人说梦罢了。尤其现今/先进社会皆以功利为主,无论新官上任,还是退隐离职,都可能是一场场心机算尽的戏码。对了,君伟兄也曾任教职,应该也有所感吧?

君伟
我感官残废吧,呵呵!高处不胜寒,能置身事外是积福,我蛮不喜欢职衔、地位、斗争,所以自己工作室里几个人的头衔都别出心裁,不是一般名词。倒是离开广播十年、丢下教鞭两年,被人问起没想过要回去吗?之类的,心眼先翻白一下,再依照当时情绪回应。离开、结束,自有计划。未继续走下去之前也许忐忑,但我总发现下一段旅程更丰富、好玩。离开时要记得关灯,是为了在下一个地方以自己的火光把周围点亮。

和栋
权力令人腐化。当身居高位,翻手云覆手雨,要心存平常心加两袖清风,难。真的无为心的人或许一开始就不会往上攀爬了。至于“回不回去”,还真不好评论,不回头看固然表现了勇往直前的魄力,但殊不知吃回头草也许才是识时务的俊杰?是的,离开后关灯,理所当然。能不能以新的光芒照亮新地方,是未知。照不亮也无所谓,本来该暗的,就该是暗的。



于《女友》December 2014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