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May 2015

与李冠芳的“刺不刺”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冠芳
女同事难得露背,不小心曝露了藏在背心窝处的刺青,立马给人性感之感。刺青在许多长辈眼里是叛逆的象征,是黑暗的体现,甚至代言黑道,以至于刺青只能羞羞地暗藏在自己或亲密爱人看得到的地方。但长辈们却忘了,当初灌输我们刺青概念的,不正是他们力捧的岳飞精忠报国的励志故事吗?再说,妈妈婶婶们不也是去文眉文眼线之类的,干嘛就不准我们在身上刺优美图案?

和栋
《孝经》中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虽然年代久远,但这种想法还是一代代或多或少地传了下来。当然现代人大多不理,我不少女同事甚至认为某些一身刺青的帅哥酷爆。刺青的考虑更多在于它逼使你刺无反顾,“后悔”这两个字不存在“刺青大典”中。所以刺什么图案/文字是关键,个性中有很大三分钟热度部分的,玩别的吧,刺青不适合。

冠芳
这肯定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体现,一种想要拥有永恒的心理需求。婚姻恐怕都还不如刺青真是一辈子的事,这种承诺,大概只有恒久远的钻石能媲美。还好尽管世界进步神速,医学科学还没进展到刺青轻易可除的境界,刺客因此贪恋看得到摸得到的刻骨铭心。然而一辈子是什么?未走到尽头,一辈子的刺青不过是一种水中月镜中花的诱惑。

和栋
关于承诺,我们谁不是一开始都选择相信,即使清楚知道它不是必然,更多时候甚至只是口舌之快。刺客当然不认为自己有后悔的一天,除非审美观在有生之年,出现天翻地覆的改变。最傻的该就是把某人名字刺上身,以为就像在结婚证书上签字。但证书只是一张纸,撕了烧了丢了甚或假假不见了都容易得很;刺进皮肉改变肤观的正是刺客选择相信的一辈子。古人说的三思而行,用在刺青这回事儿上太贴切。

冠芳
再三思也不保证免疫于后悔。有一种病叫上瘾。刺青到底是艺术与人体的结合,是个性的彰显,是态度的宣扬,还是解瘾的诉求,社会学好像没有这类的数据分解。好奇和勇气大过恐惧和顾虑,是第一次尝试的突破口。据说第一次之后,除了镌刻上隽永的图腾,潜伏附刻的,还有瘾,那种思念针刺肌肤皮不断抖跳的状态,或者称为隐隐作痛,也有人大呼痛不欲生。反正刺激过后,总是回味想念。难怪诗人说:痛,并快乐着。

和栋
其实不仅是后悔的刺客,刺青师傅也该很希望尽快出现完美祛除刺青的方法,如此刺客才会反复进行,又无须再三考虑,也不会因皮肤面积限制了刺青版图,而最终可以生意不绝、财源广进。相较摄影师,刺青师傅更近距离地接触异性刺客们的肌肤(而且是长时间),甚至包括私密处,不免让人好奇他们工作时是否真的六根清净。当然,艺术不容亵渎,真无邪念的师傅们值得敬重。



于《女友》February 2015 - Chatroom

 

Tuesday, 26 May 2015

这些年来,你闷了吗?


K男和V女交往八年,就在筹婚礼的当儿,另一个男人CV的生命。
V,跟C在一起,她感受到前所未有……呃,或者该说,很久未有的刺激和兴奋感。
然后,接下来,你猜到了:V动摇,想跟K分手。即使他经谈嫁。
V的密友都知道,K不是高富,但肯定可以V生活无K不是浪漫型男人,素有公主病的V可谓无微不至、几近言听计从。
密友都跟V说:那个新男人,你认识他多久?认识他多少?只是因为他好玩,只是因为他一时让你心动,你就要放弃一世的K?将来,你一定后悔。回头是岸啊。

然后,接下来,你又猜到了:V还是决定跟随感觉走。
密友的话不是不听,却是一边听,一边出。V也不是没认真想过,就是抵受不了C的精彩。她说,在一起八年,现阶段跟K真的感觉很像老夫老妻。想想,他们甚至还没结婚,就已感觉平淡如水,都不晓得是已经习惯还是爱,那,婚后的一辈子该怎办?
现在的V,实在太享受那静止已久的心湖被荡起的涟漪。她说,这才叫爱情。菜米油盐无忧无虑,只是生活基本保障。她要的,是人生无憾。

这样的故事,你应该耳熟能详。问题来了,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无论一开始多激情,也总会有归于平淡的一天。是的,一、定、会。(有人反对吗?)
有哪一对情侣敢说他们的蜜月式激情十年如一日?请立刻电邮给我,如属实,必定重重有赏。
激情淡了,就是时候分手了?那当初的承诺呢?海誓山盟曾几何时变得如此廉价,经不起云淡风轻?
有两性专家著书立说,专门教导情侣夫妻如何再兴激情,让淡去的情感再次升温。这当然是做法之一,但话说回来,人生的不同阶段,无论生理或心理,都会适时调试,我们有必要不停地让它一直停留在某一阶段吗?有必要一直制造这样的假象吗?
如果我们可以接受身体面容甚至心态优雅地老去age gracefully,为什么感情不能?

说回V,在还没跟K正式分手前,C曾经邀她到他家去。V欣然赴约。密友们知道了都大摇其头:这么一来,发球权就不在V手里,而应该是K究竟还要不要接受出卖了他们感情的V
当然,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于《女友》February 2015 - Mantalk


Monday, 18 May 2015

与小寒的“大小女人”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小寒
这么说有点极端,但我常认为,到了一定年龄的女人若还软弱,跟到了一定年龄还不会做家务的男人一样,都是幸福的。所谓适者生存,软弱和不谙家务事的男人本应无法过得好。但若有人因为爱,选择挑起坚强(家务)的重担,自己就能专注于等着被保护(照顾),那不就是幸福吗?坚强不是与生俱来的金钟罩,而是生活赋予的困境、爱情散场的落空,以及因被在乎的人忍心伤害时,打磨成的老茧与被逼迫成的成长。小女人,应被妒忌,而非唾弃。

和栋
被爱和被照顾当然是幸福的,但新时代女人似乎个个都有双子座特性,在家里在心爱男人面前像小鸟依人小女人,一回到商场职场上却立马武装,一秒变大女人女强人,运筹帷幄、掌控千军。到了一定年龄的女人还表现软弱,你愿意接受她们也未必肯,社会与时代送上的失败标签会令她们无法面对人生。即使赡养费还是法令,女人还是不能只靠男人,或任何人。

小寒
职场上叱咤风云的女超人是不少,但等着被王子解救的小女人依然很多。希望被贴上什么标签,和成长环境很有关系。在这个华人地区的总和生育率低于1.2的年代里,父母都愿在独生女身上花大把银两,要么当公主宠爱,要么当男孩栽培,两极端。因生活磨练而变坚强的女生已不多,阿信、大长今这种故事已激发不了太多人。不过说句实话,能主外兼主内的女人根本不多,家务交给女佣、儿女教育交给补习中心,自顾打扮,和老公拍拖,还不容易。

和栋
或许是我身处的职场环境,周围职业女超人多不胜数。当然我只看到的是她们事业上的“超”,回到家后是否依然亲力亲为,还是如小寒老师所说一切家务和孩子教育找人代办,就不得而知。或许得多谢社交媒体的蓬勃,令大家在镜头前更有意识地“亲子+打扮”于一体。是的,我们可能会说是做作,但,会花心思做作,总比什么都不做好吧?

小寒
不要完全相信面子上写的西。名思,我在面子书上贴文或照片无非就是要有面子不能令自己没面子内容。同时,我们还希望虚朋友面子,也期待虚拟敌人多多手下留情,给自己留面子,不要拆穿小小言。女性颜照,无非就是要告诉大家:看我多天生丽质,刚起床没化妆就这么美。虽然她大概用电脑修饰了两个小时之久;女性贴全家福,有哪个不是要大家惊叹她看起来有多像三个孩子的姐姐;女强人与帅老公晒恩爱,大概是在告知天下女人,别想碰这个男人,他老婆我除了会赚钱,身材很火辣!

和栋
金钟奖最佳女演员钟欣凌上《康熙来了》说,得奖后回到家还是照常洗衣抹地看孩子做家务,完全没有因为成了影后而改变“凡人”生活。其实我们大家何尝不是如此,表面可以叱咤风云,私下回复朴素平庸。有人甚至觉得回到家中就是要做回自己,不然干嘛有个家。社交媒体上敢敢秀精彩已是这个时代无法不做的事情,因为人人都做,不做就是认输。想当依赖依靠的小女人也只能在自己家里客串一下,精明能干的贤内助(无论是公事还是家事)会更受男人青睐。



于《女友》January 2015 - Chatroom


Wednesday, 6 May 2015

不开心的权利



同事的女朋友跟她男友吵架了。原因:男友了一她完全不喜西送她。
她生气的理由:什么在一起么久了,他是不懂她喜什么不喜什么。真的很没有心。
他不爽的理由:是特地礼物送她的,这样的心意她不但不受,还发飙,太不 / 搞了。
同事:“就是要求有高低的问题,每个人都会对其他人有要求,越亲密的人,要求越高,越难满足,就越有可能意见分歧起冲突。所以最好就是凡事不要有要求。没听过知足常乐吗?”

乍听,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我也不否认对他人有要求,很多时候会出现寄望越高,失望越大的局面。所以俗话说:对自己要求高,对别人要求低。
但想深一层,又似乎有待商榷。
以男女关系来说,我们常说的择偶条件,无论是善良啦、有上进心啦、有幽默感啦、孝顺父母啦、爱动物啦等等等,其实,不就是我们对另一半的要求吗?
人海茫茫,众里寻他/她,何以花这么多时间与心思,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我们有要求。
他娶她做老婆,她把一生交给他,无非是千挑万选了一个自认可以满足自己对另一半要求(就是满足自己的择偶条件)的人啊。
当然,婚前觉得ok,婚后(或年过一年之后)发现不满足了,不管是自己要求高了,还是对方懒得满足自己要求了,那则是另一个问题了。

说回同事的朋友那件事,要求伴侣了解你的爱与不爱,这其实对很多人来说,是最起码的要求。
试问如果伴侣不懂你,又如何与你共度一生?我们还常说,你的终身伴侣也应该是你的爱侣、挚友、心灵伙伴。这,都是要求。
粉丝可以上网谷歌心仪但永远触不到的偶像的喜好,并了如指掌,那,对天天与你在一起生活的伴侣有同类要求,或许并不过份。看,都说是天天生活在一起了,那你怎么可能没有观察到对方的喜好呢?
说到底,可能真的是有心没有心罢了。

当然,对方送礼物给你,你应该感激,我们不应该抹杀那一份心意。
但作为伴侣,因为收到你不喜欢的礼物而开心不起来,你,有这个权利。



于《女友》January 2015 - Mantalk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