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8 June 2015

婚事多大一件事

一直以,把两个人婚的事,大成两家人的事,甚至两家族的事,是上一代的事。果,当听了身几个“小朋友”的婚事企划逃家族“魔掌”操控之,我是蛮意外的。
YZ世代的年朋友,有不是嘴天天不是“I”就是“Me”?有不是成天一副我开心我高我喜我爽就好的度?
婚?小两口没有哪一天心血来潮先后奏地自个儿去登记了之后,才回家禀告父母就已经很难得了,居然还再牵扯到上一代的种种繁文缛节?讲真的?

“这是孝道。”P说。“爸妈这么辛苦把你养大成人,就是希望有一天看着你成家立业。你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结了婚,亲朋戚友问起来,叫他们如何解释、情何以堪?”
我点头。是没错,百行孝为先,除非父母真的完全绝对不介意不过大礼、不摆酒席(我是说真的不介意,不是嘴上说不介意,心里耿耿于怀的那种),不然,先征求父母的意见,似乎是我辈中人无可避免的。
其实啊,儿女养大了,就是长大了,他们想怎样,父母也无法左右。大家长的操控姿态,太封建、太八股,与时并进的都市人并不适宜遵从。搞不好意见不合闹僵了,原本一辈子最开心快乐的事,落得个乐极生悲的收场,何苦?
我自己也不止一次扪心自问,我的儿女有一天长大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他们要低调处理,我是否能坦然接受?
我觉得,我可以。不排除那是因为我本来就跟亲戚不是很close的关系,也没什么解释交待的必要。即使有,老实说,我也不管(哈哈)
结婚,就是两个人的事,以后一起生活一起共度未来的就是这两个人,别人有什么影响,有什么贡献?需要到跟这些“别人”解释交待?那些会八卦追问为何你儿子女儿没办婚礼没请酒席(最重要的应该没请他/)的人,请找找生活中的其他乐子吧——最好是无关他人生活的。
更不用说那些旁观者(或围观者)身份的闲杂人等,还东给意见西给意见的,诶,你什么时候成了婚礼筹办人?我有问你咩?邀请你出席婚礼,麻烦你开开心心准时出席ok?其他的,主人家理会得的,您老到时吃多点、喝多点就好。哦别忘了给红包(哈哈,没有啦,开玩笑的啦)

当然,人各有志,你看明星结婚,有的会筹办金碧辉煌的世纪婚礼,有的却满足于到偏远的国外白纸黑字留个“案底”。
前者与世界分享他们的幸福,后者沉浸在自己的浪漫。评三论四地说谁好谁坏,完全多余。
或许,是回到人在江湖的烂道理,说是因为群体生活,就无可避免地需要跟随群体的游戏规则。
我说,规则也不是人定的?自己的生命规则,还是由自己来定吧。我们可以尊重别人,却不必完全为了别人而活。
至于“别人”,袖手旁观这个成语,用在结婚当事人以外的“别人行径”时,绝对可以理直气壮、正面正确。请用。



于《女友》June 2015 - Man Talk

 

Wednesday, 17 June 2015

与李冠芳的“恋恋丝袜”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李冠芳
她在高档住宅区的车站上车,在乌节路高档商场路段下车。脚上穿夹脚拖,五只脚趾裹在半透明肉色丝袜里,明显易见。这是新潮流吗?会成为新潮流吗?想起几年前初遇短丝袜搭配高跟凉鞋的惊吓,后来竟然变成许多高档时尚品牌的惊艳,我们从此学谦逊了,面对各种标新立异,要撇开成见与偏见,不能歧视或鄙视。时尚这件事,要有海量,要能包容,要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激励和动力。

黄和栋
丝袜的时尚度,见仁见智。说起来似乎反而是实用度较擅胜场——秋冬季到温带或寒带国家,想穿短裙又怕冷到,丝袜是既能保持/展示腿部线条又能御寒的好配件。皮肤不美,曾经跌倒受伤或蚊虫叮咬留疤,丝袜的美化功用毋庸置疑。曾几何时,台湾综艺节目有“丝袜套头”的处罚项目,还有劫匪拿来当蒙面道具,都为丝袜“开辟”了新路线,当然,都不正面。

李冠芳
最怕也最憎丝袜这样被滥用。丝袜是百变女王,可以名为性感野魅,可以唤作清纯可爱,也能化身高贵优雅。它是流行宝典里的一大靓点,也是一大利器,看似配角但绝对能抢上位。不同材质、花样、颜色,柜子里总要有几双,从含蓄到夸张,什么样的流行都hold得住。但拥有了也要立有准则,要勤做功课。以前问谷歌,现在,据说应该问度娘(百度),才上道。否则,很容易从女神沦落为女神经。

黄和栋
丝袜之于女人腿上的美化功能,犹如化妆品之于女人容貌上的美颜作用。女人卸妆前后,可以判若两人;丝袜除掉后腿部肌肤保养如何,同样在最亲密的人眼里钜细靡遗。多数男人更倾向女人不穿丝袜,或许是我们骨子里对赤裸接触的热爱与生俱来。就像柔软的嘴唇搽上大红唇也不是男人皆爱,无论它如何经典。就像戴上安全套,无论它如何细薄;隔阂,就是在那里赶也赶不走。

李冠芳
男人女人观点确实有别。很多东西,看得太清楚会失味、会走调。看不用心,也很心塞。男人总是迫不及待以致总是错过很多美好时光。丝袜是一种风景,需要慢慢品尝。穿得得体,是唯美,是礼仪,是艺术。穿得不当,当然会雷死人。也有穿得很下心机的,似露非露、说隐还现、玲珑婉约、欲罢不能,引人联想翩翩,或是无限遐想,这,需要功力。

黄和栋
不否认欲拒还迎、若隐似现的诱惑力,但天然和人工,总是有斩钉截铁的区别。丝袜的最初功能或许是为了美化腿部肌肤,唯造假的迹象过于明显,反而欲盖弥彰。现今医美科技发达,要美腿得不留人造痕迹其实不难。相比只能穿过就丢这么浪费,或者觉得可惜不丢却又不能洗而堆积在鞋柜一角这么噁心,肉色丝袜该难以抵御时代淘汰吧。


于《女友》May 2015 - Chatroom


Tuesday, 16 June 2015

一个人吃饭


我知道,有些人是不能一个人吃饭的。Ok或许应该说,他们很排斥孤独进餐。所以一到放饭时间,必定呼朋唤友,即使不是成群结党,也势必三两友好,共度午餐时光。
是的,我这里说的只是工作中的午餐时间。下了班的晚餐跟谁吃就不论了。
最近聚餐,前同事K感叹:“你们一定要珍惜可以一块儿吃饭聊天、喝咖啡说是非的机会。像我现在,one man show,办公室里无人声无人气。唯一能讲讲话的,是跟每天前来打扫的auntie。那种‘家徒四壁’的感觉,你们是无法想象的。”
我们不约而同调侃他:“看得出,你超想念我们的,哈哈。”K一点也不否认。如果没有手机,他日子肯定会更难过,还好他不是成长在通讯器材普及之前的年代。

相比KF则是极度享受单人午餐的人。以前的他也曾经是我们午餐档的一员,曾几何时,他开始婉拒邀约。最常使用的理由,就是要跟老板开会……拜托,哪有这么多会要开,我也才不信老板会一直牺牲午餐时间开会。
(当然,是有例外的,尤其是遇上工作狂,或者想顺便减肥的老板,可能就会很不介意,又很不经意地在11.45am的时候要求“开一个短会”,然后很不小心地over run)
所以,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他:“朋友,怎么说我们也曾经lunch kaki了一段不短的日子,干嘛无端端搞自闭?”
F大概自知理亏,苦笑:“没有啦,平时已经忙着工作,午餐时间再面对同事,虽然也可以聊些别的有的没的,但我宁愿一个人耳根静一静,享受一下真正的me time。”
我笑他:“我看你一个人也还不是一面吃饭一面看手机查电邮,哪算从工作中逃离?”
F笑说:“至少那是单方面的,要不要回覆、是不是马上回覆,都由我全权决定,我看累了、不想看了,可以马上关机。跟同事一起,哪里可以这么任性?”
说的也是,me time,就是在那个时间点上,不受干扰我做主。

我也不晓得是不是跟性格内向外向有关系。或许天生爱讲话喜沟通与否是因素。反正人各有志,勉强不来,还是老话一句:开心就好。
不能没有人陪的,希望你脱离孤独用餐;喜欢独处沉淀放空的,请继续享受一个人吃饭。
我没问题。你有吗?


于《女友》May 2015 - Man Talk




Friday, 12 June 2015

与杨君伟的“多样单一”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杨君伟
日本回来后萌生念头:简化所有用品,颜色和设计都单一化,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美化生活环境。这一想,心就舒畅!从文具开始,坚持用同一品牌——包装精美、充满禅意,顺眼顺心。脸书创办人Mark Zuckerberg不就主张穿同一款衣服免去换装烦恼吗?新加坡艺术节总监王景生也偏爱清一色黑压压的衬衫。室内设计专家更建议,要让衣柜美观并不难,选用同款衣架子就行了。喳,遵旨!传下去……

黄和栋
这么说,Mark Zuckerberg肯定是时尚界头号大敌——时装设计师和生产商都可以喝西北风了。或许时尚品牌(无论高档还是街牌)都该停止再在脸书上打广告,以示抗议,哈哈。没错,整齐是一种气质,可以消除视觉疲劳,保持心境平和;但琳琅满目、五彩缤纷,却可以让双眼兴奋,精神振奋,两者其实各有各好。划一使用同品牌同款式同系列,同样,是好看,却少了惊喜。久了,也变成独沽一味。

杨君伟
跟心境和悟性有关?有种看山是不是山的道理,呵呵!突然联想到近期本地关键词polarizationdiversity。除了装饰服饰以外,生活的重要内容还有人文、政治、法律、关系。多元化不就是本国特色吗?可差异也带来许多困扰与阻碍,多样化必须包含接纳与尊重,排斥心理来自误解或不愿了解。最近被问到关于我的部落格:为什么不删除异议留言、审查激动情绪?回答:我可以不同意你的看法,但不能阻止你表达意愿。

黄和栋
部落格留言删减问题,一直就各说其辞:有说网络本是自由开放空间,就是要与把关严厉的主流管道有差异;也有说那你大可自行设立部落格畅所欲你言,何以来我的地盘“撒野”,我是格主,我的领土内由我说了算,要删要减岂到你管?你不爽,就请便,别来。我说,其实很简单,不希望看到异议留言的格主,直接关闭留言功能即可。你要开放留言,却只愿听歌功颂德,而因此为人诟病,委实自取其辱。

杨君伟
印尼、澳洲、纽西兰、基督城、番薯、脚踏车、水很烧、小姐、还钱、脸书、博客。瞧,语言文字本应多样化,却给主流媒体给单一化。有个“宽式国际华语”理念,提倡要尊重各区域不同的华文用语,因为每个地方的语言都和地理、历史、风土民情息息相关,不同华语变体都应得到充份尊重,并拥有崇高地位。中港台新马,特色迥异才精彩。没什么是刺耳或未能登大雅之堂的,就看个人对自身文化、本土特色持有的态度。

黄和栋
我赞成同种族继续保留不同语言(就是各种方言),而不是为了经济效益强制放弃传统。但觉得官方华语,却应该划一统一。缺乏规范,会造成学习困扰,尤其对刚开始接触学习语文的莘莘学子来说。所有看似颠覆语法的修辞法,都建立在强大稳固的语文基础上。诚如前辈常说的,没学走,就不要学飞。多样化和单一化之间,还是要有一把看不到的尺来衡量,一个懂得包容取舍的心来拿捏。



于《女友》April 2015 - Chatroom

 

Thursday, 11 June 2015

你的距离安全吗?

男同事C:我要去欧洲了,去找我在那里念的好朋友,借住她的房子。
:就一个房而已吧,那你哪儿?
C答:她的床啊。
我看着他:你一起睡同一床?
C耸耸肩啊,Queen size bed可以的。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come on,我跟她是十多年的好朋友,是“死党”,我来,等于是跟一个男人睡同一了。

以上对话进行的候,有两个女同事和另一个男同事在
别说同床,说实在,同房我已经觉得有点“怪”了。不五人之中,只有我那么认为
孤男寡女不可共一室?Hello,都什么年代了?其余四人一致怀疑我究竟属于哪一纪的恐龙。
我说,两个很单身的男女朋友还ok,但,那个女生有男朋友的啊,她男朋友不介意?让我意外的是,其余四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那不告诉男朋友就好了啊。
是的,他们的潜台词很明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男朋友会介意,还不如不说的好,这,叫善意的谎言。
我们常说夫妻或情侣之间,信任是首要,女生要让男性朋友来借宿,不向男朋友报备,刻意隐瞒,居然是可以谅解,甚至应该做的行为?
我再次讶异我在五人中是唯一异类。

C说他不认识女生的男朋友,所以还好,如果认识,可能就会觉得不妥。言下,颇有些“朋友妻,不可戏”,以及“尊重朋友”的意味。
但话说回来,如果当初原本就心无邪念,那无论认不认识女生的男友,都不应该会产生“不妥”的感觉不是吗?
C也说,他与女生认识这么久,真要来电,或想越轨,要发生的早就发生了,岂会等到现在?
听起来冠冕堂皇,但谁说年代久远的友情就不会变超友谊?所谓兜兜转转一大圈,缘来就是你;更何况感情很好很close的单身男女,在气氛很对的情况下,再喝了点酒乱了点神智,很难这么确定地说什么都不可能发生吧。
你能控制,不代表对方也能。

后来,我问另一个女同事,她觉得我大惊小怪,因为到国外游学的人,其实异性借宿是平常的事,重点是可以省下可观的住宿费,为此大家已经从最初的体谅,演变成习以为常。
我问,我不能接受,所以是代沟?她直接了当:是。

回到文首同床的部分,所幸,还是有人认同我的不认同。
同房还o-k,同床就o-ver
同床,等如大被同眠,难免引人乱想——我不是说当事人,而是其他听故事的人。男生不怎么样,对女生(的名声)总不太好。基于这点,再单纯的buddy,我也宁愿选择尊重女生,即使她真的不介意。
一定的距离,有时,还是很必要的。
最后我问C:女生有男朋友,你说ok,那反过来如果你女朋友说她要跟她的男性buddy同房同床,你也ok
想知道C怎么说?Sorry我无法告诉你,因为,他没回答。



于《女友》April 2015 - Man Talk
 

Wednesday, 10 June 2015

与廖仕豪的“春梦痕”

-->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廖仕豪
栋兄你和知识分子聊有深度又有广度的课题,想必有些无聊了,所以又来找我这个老相好互喷没营养的口水吧?既然你要我出题,我就要你聊春梦。不是冠杰叔叔的《春梦》或明荃姐姐的《京华春梦》,也不是唐诗宋词里的春梦,而是凡梦过必遗下痕迹得洗的春梦。弗洛伊德说有蛮多人的春梦并不涉及男女角色或肉体,他们有些在梦中拔牙、爬树或驾车,然后他们都因梦而遗下痕迹,所以得起床洗洗才能睡,你呢?

黄和栋
既然要没营养,就没营养到底吧,还拔什么牙爬什么树驾什么车?说回春梦最原始的本质。早在1984年的《Dreamscape》、1987年的《小生梦惊魂》,都是讲能进入别人梦境的题材,两部片子也“凑巧”都有男主角进入女主角梦里,对她进行“特殊引导”的桥段。豪兄想必也很羡慕此等特异功能吧?如果真有,当你进入心仪女神的梦里,看到她春梦里的男主角——你的“性敌”竟然是你的熟人时,你会如何?

廖仕豪
哇~特殊引的春梦电影,那也太刺激了。小弟本想行一些哲学次的探,譬如庄周梦到呀咩蝶此等般,但兄既然麻辣提,小弟也全情奉陪,但碍于问题私密,小弟只好入兄之梦,在梦里向兄慢慢细诉……话说回来,兄你知道最悲悽的春梦是怎地惨人寰?那就是:一个只能靠打机解决的男,某日他春梦并下痕迹,然后他哭了。什么?因他春梦内容是……他在打机。

黄和栋
呃,豪兄不是很私密的吗,干嘛把自己的私事说出来……做春梦和性幻想很接近,都是脑子里自导自演超现实之事,分别在于性幻想是自己设定情景对象,春梦则是被动地让大脑潜意识帮你写剧本。当然有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要说解梦,春梦极易解,因为它很可能就是你光天化日下无法实现的暗黑秘密——如果你春梦女主角是你现实生活中一直很讨厌的女生,那别再嘴硬咯,快点放下执念,跟她化干戈为玉帛,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吧。

廖仕豪
现实中做了要对女人负责任,但春梦嘛,做过了也无须对梦中出现过的鸡排妹猪排妹牛排妹负责任或说谢谢。若还要追根究底地去解梦,那也太无聊了,反正解梦佬什么都能掰出个道理。梦到和阿花做吗?噢,因为你喜欢她才会梦到她。什么?你很讨厌她?噢,那是因为你潜意思里其实喜欢她。你真的讨厌她而且恨她入骨?那就对了嘛,所以你才会在梦里用你的棍子教训她。蛤?你说阿花并不是人,而是隔壁整天对你吠的那条狗?唉,算了,客人我不做你的生意行了吧……

黄和栋
豪兄原来大有涉猎,该不会想转行当解签佬,以你铁嘴形象,铁定生意兴隆……生活一忙碌,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发春梦?错!据说春梦的发梦是无迹可循的,可以是因为最常被人解读成的欲求不满,却也可能在你幸福美满的时候突然在冷气中被湿漉漉的裤裆惊醒。虽说生理和心理有一定关联,但人体奥秘实在深奥神秘,尤其关乎脑子所想的更是有太多的不可解。毕竟,一般人类大脑原本就只开发不到10%。想象大脑开发程度大幅度提高,春梦又会开发到什么境界?



于《女友》March 2015 - Chatroom


Tuesday, 9 June 2015

不要不喜欢我



不要误会,不是写歌名,也不是讲感情事。要说的,是职场上的事。
去年圣诞,我送了一个女王玩偶给同事WW是部门主管,麾下有好几个同事协力打拼。W的行事风格嘛,可以说是属于比较强势、紧密盯人式。
当然,身为下属者,永远都希望上司是个relax、“好搞”的家伙,可以friend friend最好,不可以的话,也不要夺命追魂Whatsapp的那种。Work-life balance is importantright?这个说法还没过气吧。
所以,当她收到那个玩偶时,第一反应是:“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恶毒坏上司对不对!”
天地良心,我完全没这个意思啊,娘娘明察。女人,果然很、敏、感。我告诉她,那个女王,在外国童话原著里,确实是个恶毒母后,但在好莱坞重新打造的电影里,却是一个因被爱人背叛后才转变成复仇女王的受害者,而且最终,她也因爱而感化,改邪归正,其实形象正面。
没看过改编电影的W,不是很信服于我的一番说辞解释,依然比较倾向于她自己的先入为主。
隔天,她在简讯里说,来年,她决定改变形象,做一个人见人爱的善良上司。“我只是尽责,但如果搞到大家都不喜欢我,看到我好像看到鬼一样,又有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当黑脸?”她既无奈又感慨。

W的感触,我多年前已经体验。
对于她的体悟及即将做出的改变,我说:“要当善良上司,当然可以,前提是,你拥有自发、听话、无须一直督促的团队。”言下之意,非常明显了,没有人愿意当老板——“老板着脸”上班,一天这么多个小时工作,能够开心谁不想?但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天不可能经常从人愿,人不可能永远心想事成,很多时候,在非常情况下要把事情如期完成,就只能使出非常手段。
W的新尝试会不会如她所愿地出现预期效果,还须拭目以待,我真心希望她成功,来证明我以前的做法是错的。

然后,言犹在耳,另一个同事萌生去意,理由居然也是:同僚和上司都不喜欢我,留着还有什么意思?
工作中的满足感,究竟来自工作本身,还是工作以外的人事?
你爱你的工作,表现也不错,但无法与同事打成一片,对你来说,是可以接受的状态吗?
你每天上班,是因为热爱工作,还是期待与感情要好的同事共处?
文末才抛出一堆问题,我当然有答案,不写出来,不是偷懒。开卷有益的,有时不一定是别人发送给你的想法,只要你有被引发去想,就已经是一种得益了。



于《女友》March 2015 - Mantalk

 

Friday, 5 June 2015

陈凤玲暗中反省


陈凤玲很忙。忙拍戏、忙新店生意,还忙着玩Instagram。度过人生几个阶段,初次跳阶演银发族,她很满足。和栋从她身上,感受到光与暗的平衡力量。

她忙着拍,只余少许“有空时间”,却还是把宝贵空档给了《女友》。
上午7.30开始梳化。无论是摄杂志封面或时尚彩页,这时间,算早。原本还说要不要另约时间电访,最后决定,早就早吧,没啥大不了。
是的,专访,我还是喜欢面对面。可以察言观色,可以七情上面,可以身体语言。这个时代的人已经太习惯在电脑屏幕或手机前与人沟通,能见面的时刻,该珍惜。
到点,凤玲准时抵达,笑逐颜开地跟每个人招呼寒暄。即使是一大早,她是礼貌、客气并周到地了可口的曲奇饼请大家吃。
《女友》1月号的“挑战特辑”,让凤玲穿上尚运动风服饰,她说看到刊登出来的效果,很喜欢。爱接受挑战的她,很开心看到自己依然保有指数很高的可塑性。

成熟与突破之
我按下手机的键,然后不怀好意地转头问一旁“监督”的经理人Ada:“你要不要先回避?”
“要这样咩!”凤玲和Ada大笑。另“破冰”方式看来奏效。
我一开始就单刀直入:“近年好些艺人选择离开,为什么你会回到新传媒?”凤玲一听,又大笑,然后支吾:“呃……哈哈!”我看着Ada:“是不是,你不在会比好啦!”当然,职责在身的经理人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我支开,反正我也旨在搞笑一下,绝对没有要使坏的意图。
说,那可能是一个错觉,因为她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离开过。
“我那时去念书,是觉得太把自己限制在一个框框里,思想或许也不太成熟。学校假期时我都有接戏,而且接到的剧本也不错,在一定程度上,公司还是蛮照顾我的。那时我是部头约,不能说是解约或没续约,所以到最后‘回归’公司就变成是很自然的事。”
还说,“回归”后接到的角色都跟以前比较不一样,或许是监制导演们觉得她成熟了,历练多了,可以驾驭比较有深度或复杂的角色了。
“像《信约:幸福的家园》里甚至要化老妆,演陈罗蜜欧、徐鸣杰的母亲,这是我第一个从年轻演到60岁的角色,是一种突破和挑战。我都没想过这么快就要演乐龄人士,不过那是一个有成就的女士,所以还蛮兴奋的。”
没老过,要如何诠释老?在剧中经营糕点工厂的她,去了糕点品牌Bengawan Solo的“幕后”参观。她同品牌的老板娘接触,发现60多岁的老板娘还是精力旺盛,很受启发,于是决定演绎像老板娘那样的一个有活力的“老妇人”,而不是老态龙钟。


努力与接受之间
有说:等待机会的是庸才,争取机会的是人才。凤玲一方面收丰富,接到不本和角色,一方面也不坐着干等奇迹从天上掉下来。“碰到监制导演,我都会跟他们聊一下演技等等,他们也会问我想尝试什么样的剧本和角色。”是通过主动沟通,让人知道她心里所想,制造机会。是的,这个时代,“销售自己”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生课题,除非你不想成功。
近年我国的电视业也有向外发展,与他国的合作显著增加。玲坦言,她也有在自己在海外的展机会。我觉得自己的基础算是打稳了,比较有信心去要求。不过,毕竟刚回归,所以还需要再‘磨’一下,再好好地到海外为国争光。”
当初“回归”,原本就是七公主的她,备受瞩目。当加利谷女皇退位在所难免之际,谁会是一姐接班人众说纷纭。依然活跃并锋芒甚盛的白薇秀、欧萱、瑞恩是当然“入围者”,“后来居上”的凤玲似乎也不乏一争的筹
对于拥有那个头衔/光环,她倒是有一套说法:“234岁的时候,一直都在忙忙忙,人生方向还真有点茫然和模糊。出去走了一圈,反而懂得珍惜所有。我们一定希望自己的成就越来越高,而我现在是以比较感恩的心态对待工作,我相信只要努力过,必定会有成就,所以如果别人是因为我的努力而给予我这个封号,我会很开心。”

怀旧与企业之间
相信你应该已知道,凤玲去年与马艺瑄,以及另两个友人开了一复古café妈妈店”。
说实话,本地的café真的是开不停,有做得生水起的,也有搞了几个月就收档的。“妈妈店”,除了明星效应,凭什么“杀出血路”?
“我本身比较怀旧,那时是刚好看到那栋楼有一个空着的店铺,就兴起开一间保留那个复古感觉、朋友可以聚集的cafe。有些café即使开在一个比较老旧的地点,但都会翻新,改变样貌;还有很多café是望出去就是人来人往的繁忙街头,我呢,就希望我的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世外桃源。”
要做生意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大梦”。虽然店只开了几个月,但已经有人找上门谈合作。对此,她说:“目前重心还是拍戏,Sora也是,所以关于生意上的事务主要还是另两位合伙人处理。当然未来的发展可能性很多,扩充也应该会,但以什么模式进行,现阶段真的还不确定。”
曾经有创业者和生意人告诉我,做生意也是一种瘾,开了头,就很难回头(再当上班族)。那凤玲有没有想,有朝一日会成家?
“我觉得自己有企业家的精神,比较体现在我的生活上。到目前为止,我很庆幸自己可以做想做的事。比如进入演艺圈之前,很多人都说应该把书念完,但我当时的想法是,既然兴致勃勃,何不勇于尝试?我觉得这就是企业家精神。至于实际上的企业或生意,我还是会先把演艺工作做好,有额外的时间和精力才好好地规划。”


like与不like之间
做生意,市场行销不可或缺。这个时代,又便宜又有效的方式,莫过于通过社交媒体。其实不仅从商,甚至是个人形象的经营,社交媒体也是非常好的管道。艺人,更是以此为媒介,自行打造自己。
拥有近63kInstagram追随者,问凤喜不喜欢玩Instagram好像是废话,不用问也知道答案。(当然为了证实想法没错,还是问了,也确定我不问是对的)
即使忙于拍戏,凤每天上IG,不一定会自己po,但都会看别人po什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保持联系的方式,毕竟大家都忙工作,所以偶尔留言什么的,是一种关心,尤其是喜事或特别的事。”
顺带提一下,虽然一直在说的是社交媒体,但其实暂时仅指IG——原来凤玲竟然没有个人的Facebook账号!“以前觉得很麻烦,后来是粉丝帮我开了一个,我就在那里跟他们通话。”
po什么喜欢po什么,相信又是一个不用问的问题,因为你自己去看她的IG就清楚了。倒不如,问她有什么东西是绝对不po的吧。
“比如……自己睡觉的照片,睡觉就睡觉咯,为什么要po,哈哈。Ok有啦,我有po我的猫睡觉的照片,这样算吗?哈哈。”
相当重视隐私的凤玲,也尽量不po家人的照片。如果家人会在照片中出现,她在po之前都会先征求他们同意。“网络是无远弗届的,照片上网后,你真的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过,也不知道谁会看过。你知道吗,路人看到我妈,会问‘诶,你不是那个谁谁谁的妈妈’之类,然后说是因为看到我po的照片。我觉得,家人不是圈内人,没必要在逛街的时候还要被指认出来,对他们不是很公平。”
如果你也玩IG,或许你也会发现,原本很单纯地喜欢就like的功能,其实,暗藏了一些玄机。(至于是什么玄机,有兴趣我们可以交流一下)
风趣的凤玲说自己还会like自己的po:“觉得自己po这张照片超开心的,就like一下咯,哈哈!Like别人,主要看当时心情。第一我会like的,是比如看到别人在做慈善,我觉得like是一种支持;也可能会有人因为我like而去看这张照片,而了解到有这件事。前辈的po我也会like,对我来说是一种尊敬。然后是对动物有特别喜好,所以一般po动物我都会like。好朋友的po我也会like。还有就是tag我的照片,因为对方都花那个心思去tag你了,就会尽量like一下,除非是……照片很丑,哈哈哈!”
IG上形形色色,有让人爱不释手的,也有让人深恶痛绝的。有人因此归纳出
最看不爽的社交媒体行为,包括狂秀身材、图文不符、张张都差不多的selfie等等。凤玲呢?她最受不了的,是炫耀名牌的人,不过,是那种“分明想秀,却又装不刻意,偏偏你又看得出就是故意秀的,我就觉得有点嗯……你要po名牌、hashtag名牌,绝对没问题,就是不要太假啦。”


太阳与月亮之间
科技发达,社交媒体横行,我们的生活形态改变很大。上一代和这一代的冲击尤其更显著。开了复古“妈妈店”的凤玲,小时候还曾经历那个一切仿佛都那么纯朴那么简单的生活,也在成长的阶段中,经历了网络的大举入侵。
她说,人生不同阶段都有它不同的美,也有不同的开心和难过,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存在理由。“就像太阳和月亮,不同人也会觉得它们有不同的美。我尝试过很多我想尝试的东西,到目前为止没什么遗憾。”
将自己的人生形容成太阳和月亮,即是有光和暗、阴和阳,倒还蛮符合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而且她言下之意,似乎太阳和月亮的比例是5050。凤玲的形象怎么样,我们从荧光幕和偶尔的户外活动都可以看到,用太阳、阳光来比喻肯定没问题。但,月亮、夜晚?难道她也有不为人知的黑暗一面?
“不能说黑暗,不过我还蛮喜欢跟自己相处的时候。有些人怕孤独,我倒觉得是一个自我反省的空间。黑有黑的美,暗有暗的美。当然,我还是很期待一早起来的阳光、那种新一天开始的感觉,但夜晚的自我省视时,是必要的。”
喜欢跟自己相处,就是宅女嘛?我问她是不是,她还没回答,正在帮她化妆、与她熟识的化妆师已经在点头。凤玲不得不笑着承认:“是。有时出现在聚会还会让别人惊讶,哈哈。我其实不是一个很会跟朋友保持联络的人,但如果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在。”
因为之前都一直在忙,好不容易不忙的时候,就会想难得在家好好地休息,结果就很自然地变成宅女。“这一两年有改变啦。”她“修正”说:“有比较‘社交’一点,因为觉察到这个联系的部分其实还蛮重要的。也可能年纪大了,会想跟朋友关系更密切一点。”
凤玲算是我访过次数最多的《女友》封面艺人,有人问,是不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她。我说,她绝对是很好访的艺人,也是很好聊的朋友。人与人相处,除了缘分,就是要感觉轻松、舒服。跟凤玲相处时,很庆幸找到了那个感觉。



于《女友》February 2015 - Cover Story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