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3 July 2015

Royston Tan 陈子谦 Show Hand拍片





距离上一部作品,隔七年。
七年,痒了?本地导演陈子谦世界走了一遭,再次回到他最爱的“数字电影”,继续捕捉被遗忘的岛国,以及人生。

黄和 

《男友》独立版第七期———革新、重生。
们说,一定要找一个分量的本地名男人来撑。隔了七年重执导演筒,看了世界一遍之后也有重生感,是不二人
2003年我在他第一部情片《15》推出时访过他,他不得了。不能怪他,十多年来他接受访问肯定不其数,加上全情投入拍人,我不能有分的要求。
还记得那访问全程以英语进行,一直以他是“吃马铃薯”大的。果当然那只是我的误认。多年后我偶然地在Facebook“握手”,再在Instagram“神交”。两年前通过脸书请他提供照片他最的玩具,他一口答找他拍照访问,他依然二话不说,即使之前在日本,之后要到上海,访问当天凌晨3点才抵境,上午8点当评审,11点赶来接受拍摄。
在这种情况下处在弥留状态?访问酌量回答?
完全,不会。

七年,七年来都在干嘛?
生活 。因2003年的《15》开始,一直到2008年的《12花》,我都一直不停蹄工作,完全没休息,我想停下来,去旅行,去联络朋友。

不是你最大的
当然是,但工作和生活一定要平衡,我以前走到极端了,那不断的五年我一直活在我的影当中,我与生活脱我来说,那是一个危机,因不去体生活,不会出好的故事,不会拍出好的影。

所以是遇到瓶,才决定慢下脚步?
也不算是,是拼累了,我需要去,需要重新审视人生。如果你我那五年内的最快乐还是最难过问题,我出来的一定跟我的工作有关,我完全不得其他事情,包括谁结是什么的。那五年曝光率也太高了,我想再做回一个普通人。

你拍四部情片、27部短片,从1997年至今,你的影梦或影理念有了什么的改
以前会非常注重画面的美感细节些不是最重要的,我要捕捉的是最原始的一面。以前得出席影展或等大事,后来就知道那只是一“游”,所以也对奖项看得比开,可以可有可无了。

你的电影一般有很浓的本土风和复古风,会不会觉得这个风格已经被用得太泛滥了?
会。

想过拍其他题材的电影如武侠片、恐怖片,甚至动画片?
先不说题材,其实我还没有完全地在国外拍过一部电影——这个愿望可能明年在欧洲实现,如果成功就是在北欧的爱沙尼亚Estonia,片名会叫《69》。至于题材,我很想拍恐怖片。其实我觉得人比鬼可怕,拍过人之后要拍鬼不难。我心里已经有故事,现在只能透露,是跟本地一个非常独有的文化有关。

你的四部情片片名都与数字有关,其中三部甚至只有数字,接下来第五部已定名《3688(刚刚提到的《69),有什么理由?
每次在想片名时,得很找到可以概括或定整部影的文字,反而是数字给了无限的联想空间,像“69”你就已经可以做出很多不同的想象。

虽说是一种特色,会不会觉得也成为一种束缚?
不会,还有很多组数字可用啊。还可以让观众买万字票,看3688会不会成为大红字,哈哈。

有想驻外国吗?
很想。我25岁时获选到日本札幌市进行艺术交流,虽然只是两个月,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回来之后整个人看世界都不一样了。想驻国外也不是对新加坡有任何不满,事实上我一直都愿意参与岛国的变迁。

那为什么对新加坡情有独钟?
很多人说新加坡是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国家,可是我在1980年代时看到也感觉到那种以前的乡村(正确地说是甘榜)风味,即使现在整个国家进化了,那种感觉还是存在。所以我真的很希望大家可以放慢脚步,不要一直冲。我拍大巴窑的儿童游乐场这些渐渐逝去的东西,感觉像在跟时间赛跑,希望能够尽量捕捉住,不是给自己看——现在看是没有价值的,而是留给下一代看。新加坡进步很快,代价就是牺牲很大,所以我都在各处寻找被遗忘的人情味。

本地做影,经费真的是很大问题吗
真的是。很多得在影中植入户满意的品宣演不可能等同于艺术家,无如何,到了一个地步就一定要去“卖”你的作品,要出席饭局,建立人脉。

得本地影前景如何?
我会很担心,因明年本地影的出将会破记录,平均每三个星期就会有一部影出品,你在所知道的所有本地演都在筹中,可能会形成供多于求的局面。一方面是本地市场本来就不大,另一方面也是某种类型的电影一窝蜂拍得太多就会走下坡,再加上公映还要跟好莱坞电影斗,是一场豪赌。

哲艺以非常本土的女佣文化拍了《爸妈不回家》,夺得金马奖并在多个国际影展有所斩获。本地电影一定要拍本土特色?拍比较国际化的题材能不能出线?
我是得外国人是比想看本土文化,只不本地特色的材其也所剩无几了。15前的本地电影人都在致力寻找本土特色,也逐渐地找到了方向,我相信接下来应该会出现融合本土和国际的一种进化现象。我觉得本地导演可以拍出国际化题材的电影,事实上不少区域或国际品牌也已经开始找本地导演拍他们的广告。本地导演的强项就是融合,可以是东和西、以前和现在或未来的融合。

本地的通俗风电影不少,有些还挺卖座,你有什么想法
坦白说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市场。不过本地通俗电影可能已经不再很吃香,从票房也可以看得到,那是因为本地观众越来越挑剔。不过,有不一样的电影百花齐放还是好的啦。

拍片中遇过最沮丧的事情是什么?
有试过拍一半投资商跑掉。当时在想,不拍是全盘皆输,硬着头皮拍下去可能还有指望,就继续博下去。其实每一部电影在拍摄过程中,都可能发生各种各样无法预见的状况,导演背负着几十个人的命运,压力非常大。

当你跟监制、投资者意见不合时,你会妥协吗?
这倒不常发生在我身上,因为事前都会沟通好,而且他们找我,就会给我一定的创作空间。

你在片场时的脾气好吗?
算好。我很静,会一直看着视频,虽然面无表情,但跟合作过的人一看到我眉毛的小动作,就会知道我不满意。我会告诉演员,任何超过三个take的镜头都算是失败,所以他们都会交足功课。

你如何引导演员演戏?你是话很多的导演吗?
我觉得我可以无需言语就能跟演员沟通。每个演员都像一快粘土,只要清楚他们的底线,晓得怎么去雕他们,就没问题了。

有遇过“不道德的交易”吗?讲真的。
有,我会把门锁上,哈哈,就没兴趣啦。我做的保护功夫比较多,我永远不会跟一个演员单独在一起。我常说,他们在我眼中即使裸体也不过就像超市里的一块肉,在我面前换衣服我也没感觉,因为我会专注地把工作做好。所以讯息传达是很清楚的:别跟我玩这招,不然你一定是第一个被我“开除”的人。



于《男友》2014 秋冬版 - People



Wednesday, 8 July 2015

Heaven and Earth 两极体验天与地


三天两夜的Bulgari新香AQVA AMARA发布会,和栋在峇厘岛一时天堂,一时地狱……呃,应该说是人间啦,究竟怎么一回事?

同行L悄悄告诉我,他一早打听了,这一趟媒体发布行程预定了两个spa,肯定要去爽一下。品牌公关Lynn打包票:你一定会enjoy
哎呀,说到好像我吊起来卖,要有绝对好康才肯“移驾”,please please please,我可不是这样的人。不过既然说得这么“精彩”,当然也就憧憬会有个美好的旅程。


 天水神功
峇厘岛很近,早晨出发,中午就到。
入住的Ayana度假村酒店,充满峇厘风情,走进客房整个人即刻懒洋洋,睡意疯狂袭来。连wifi、上instagram、放空……不觉时间飞逝,手机响起,急忙赶去集合。
新马媒体一组,要开始第一个“享乐节目”了——Aqua Tonic Spa水力护疗。因为将坦诚相见……哦没有啦,当然还有泳裤在身,要群体“戏水”,所以Bulgari人员很体贴地让男女媒体分开进行,以免尴尬。哎呀come on啦,都什么年代了,在这个selfie当吃饭的me时代,有什么不可看、不可秀的对不对?
一众男媒体宽衣解带后,霎时间燕瘦环肥、古铜白皙(狂笑ing)……各色人模鱼贯步入水力池,准备接受“水的呵护”。


差不多有篮球场大小的水力池,设计有如迷宫,一旁工作人员在各个“关卡”给予指示,原来各“部门”都是不同的水力按摩仪器。我们宛如参与大型电视过关游戏节目,同行更笑说,干脆让我们丢色子,丢几点就前进几格。
各关水器以不同力道针对不同身体部位进行“推拿”,有些舒服,有些痛——真的有点痛,尤其对我这种身无三两肉的仙风道骨身材来说,还真得硬挺着才能撑过去……是要我体验痛并快乐着的究极感受啊?
水是古希腊和罗马人眼中的“蓝金”,是生命的源泉,也是Bulgari重视的四大元素之一,因此成为创造AQVA AMARA香氛的背后精神理念。我们在富含矿物质(矿物也是四大元素之一的水池中经历水力按摩,就是要体验矿物质水的神奇力量。
而这么以“天水神功”在奇经八脉运转了八大周天后,两个小时前的昏昏睡意还真一扫而空,第一个“天堂节目”亦顺利告终。




远走低飞
还有两个元素是地球(土地)earth和空气airBulgari精心为媒体安排这方面的体验,是到岛上树林和农田区远足。
清晨天微亮,三车四国媒体浩浩荡荡出发(其实大家都在车上打盹)。一月份天气本应阴凉,但随着清晨变早晨,早晨便上午,开始热了起来。我们在树林中树荫下前进,虽山道起伏,倒还不觉得怎样,顶多在一些比较陡峭的斜坡稍微出了点力。
走出树林,开始直接“接收”到太阳公公的“热情”,额头开始冒汗。一小时后,我们在一所小学(也可能是托儿所)歇脚,小孩好奇朝我们张望,大人则似乎对这类“他乡远足团”司空见惯。
当同行女媒体听说行程只过了一半(意即还有一半),发出了发自内心的哀叹:“天啊,还没结束?I am going to die already…
俗话说,好戏在后头,还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


下半场我们走的是农田区,少了高高低低,却因前一晚下过雨,泥地未干,很多时候不仅心痛鞋子沾了泥水,还被极度湿滑的泥地搞到大家脚步踉跄,甚至好几次险象环生,纷纷恨不得能施展早上飞、水上漂、登萍度水、踏雪无痕、凌波微步,结果还是有人“晚节不保”,跌入泥水深过脚踝的农地里,而干脆自暴自弃脱了鞋子当赤脚大仙。


爬山涉水、翻山越岭——其实没这么夸张,不过对养尊处优的都市人来说,或许感受真是如此,最终大家安全抵达终点。清洗完毕后,啜着椰子汁,看着彼此的狼狈样,都不禁莞尔。
所谓没经过低潮,不知高潮的可贵,这一趟地狱远足……哦不,是人间之旅,让我们更对昨日的酒池肉林……哦不,是水池按摩行心怀感恩。
也让我们在快节奏都市和繁忙工作中,于远离尘嚣、挥洒汗水里,净化了一下心灵,重新审视了一下生命。

应该找不到我吧,呵呵

AQVA AMARA
前调:混合了西西里柑和橙花的突尼西亚味,柑果的苦涩与花香先声夺人。
中调:由法国香氛大师Jacques Cavallier以高科技精研泉水矿物精华而成,也是从“前辈”AQVA POUR HOMME发展而来的水属中调。
基调:印尼广藿香结合乳香。



于《男友》2014春夏版 - Bali Report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