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April 2016

与杨君伟的“专业,操守”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君伟

情急之下在主持活动前到未曾光顾但装潢华丽的美发店做头发。进门时吓了一跳,里头个个披头散发毫无style可言,感觉不妙。洗发时印证了之前的gut feeling:头皮被刮、叫了一声。不是她叫,是我叫。她为遮掩屁股先发制人:你烫了头发,卷曲又打叉,所以才会被人拉。哗,口齿和指甲一样尖利。任何工作不都该有某些专业操守吗?美发师不该留长长的指甲,如同活动主持人不能满嘴粗话,免得发生意外。

和栋

说得没错,每个行业都该有所属的职业操守。以前看过一部漫画《将太的寿司》,有一段说的是将太首次站上料理台为客人做寿司,因为想打扮得体,于是搽了发蜡、梳好头发。意外的是,味觉很灵敏的老饕熟客没把寿司吃完……原来,将太虽然仔细洗过了手,但徒手处理的新鲜生鱼的味道还是被残留发蜡味影响了。很夸张?一点都不。对服务提供者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放在“享用”服务者身上很多时候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君伟

我也被日本客户嫌弃过。几年前特地到曼谷古寺上课,修来一纸专业按摩文凭,除了因爱好而产生兴趣想多了解身体构造之外,也为日后铺路寻求存活方式。一周五天、每日九小时,练习时互摸。初时,日本妹搭档躺着埋怨:There is no love”嫌我手法生硬。啊,触碰是需要关爱的。我茅塞顿开,接着悉心照料、务必让顾客满意。突然又联想,借着工作行凶、贪方便、讨利益,算不专业吗?

和栋

讨点“甜头”应该在可接受范围内吧,比如要买某牌子产品,会问认识的品牌经理有没有折扣。这样不算不专业吧?我们是在消费啊,又不要免费。有谁买东西时不问折扣,不货比三家?当然,死缠烂打、得了10%30%折扣后要求50%、假借报导要求赞助,那种另当别论。商家有时也会送我们东西,那又有什么问题?说那是“变相贿赂”会不会太超过?难道我们不会在老板同事生日或圣诞节时送他们礼物?难道我们不会有时大家一起开心吃饭后买单?这应该叫“会做人”比较对吧。

君伟

怎么抖出业内作息了呢,呵哈!多年前发生过惊人事件:某日,一位小女生摸上门来,在屋外徘徊张望,父母极为紧张,以为房子被地产商盯上;怎知却是在电话公司工作的小粉丝,在电脑资料上查看到我的名字,依地址探寻,只为送上一份小蛋糕……怎么敢吃啊!面对明星名人,我总选择矜持,只会假想情节:贿赂酒店职员、剪了指甲、轻敲房间门、提供专业按摩服务。栋兄可曾对哪位《女友》受访对象有过幻想?

和栋

哪有幻想,访问时脑子里只拼命想着挖出既不八卦却又够力的资料而已。与其幻想,如果做得到,我倒宁愿付诸行动,“事后”约受访对象出来吃个饭、聊聊天,交个朋友。庆幸的是,目前为止,私下接触交谈时都感受得到对方的诚意。有人说,因为我是编辑,当然会对我好。我说,活了这么多年,一个人是真是假,我还分得出。而且我也会挑啊,稳碰钉子的当然不会还傻到拿热脸贴冷屁股。好啦,到底有没有看走眼,将来一定有机会证实。


于《女友》September 2015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