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August 2016

使徒行者


讲述卧底故事的警匪片还能再突破?演员埋位了,导演、编剧还得再加把劲儿。

顶着2014港剧收视冠军头衔,《使徒行者》拥趸是不是带着朝圣的心理买票入场看电影版?
与其如此,不如先丢掉既定印象,把这部番外篇当作是全新创作来看,起码,不会比较。

影片开始以佘诗曼饰演的卧底女警阿钉为主轴,通过她寻找被遇害的前警司删除了资料的另一个失联卧底Black Jack
阿钉在戏中段发生意外后,剧情主线就落在了张家辉饰演的犯罪集团高层阿蓝,以及古天乐饰演的副手少爷身上。
这两人究竟谁才是Black Jack是有待解开的谜题,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则可能是这辈子都解不开的矛盾。


除了“谁才是主角”将片子一刀两断地分成了上下半场,影片的基调竟然也同样地分出了前后。
前半由搞笑的阿钉带出轻松喜剧成分(还颇有监制王晶的风格),可惜笑料引不起我的笑意。后半阿蓝和少爷则完全是“XX双雄”的架势,气氛凝重,却又热血沸腾。
这样子的前后不协调不统一,无法看成是转折,只觉得是导演掌控欠佳。

片中两个犯罪集团老板大斗法,牵连阿蓝和少爷,剧情铺排说实话娱乐性还不错,只是过多完美的意外转折,就显得失真。
是的,你可能会说“做戏”嘛,不夸张一点哪里会好看?但也就回到刚刚提到的问题——导演到底要这部影片呈现什么样的风格?看得出剧情经过仔细设计,却始终显得太刻意,无法拍案叫绝。


或许真的是电影时间太短,要讲的太多,佘诗曼的角色可有可无,完全感觉不到她的重要性(卧底理应也经过警校训练,但片中的阿钉既无智力也没武力,与常人无异)。
张家辉演技不消说,其实他与几个保镖的感情戏可以更震撼更动人,可惜。
古天乐绝对是多产演员,许多警匪片和兄弟情谊片都有他的份,可这么多年来怎么总是摆脱不了“男花瓶”?Sorry,我真的从来不曾被他的内心戏(如果有的话)感动过。

说到卧底片,当然会想到经典的《无间道》。《使徒行者》中一幕,张家辉在无人体育场中用枪指着古天乐的头,然后镜头360度旋转……嘿,好熟悉哦。

好看指数:三盏灯


于 i周刊 980期 - 影议馆


Friday, 10 June 2016

车间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家里,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
房子大小是问题,人口多少是问题;对夫妻来说,卧室是共同享有的,并不存在私有概念。
家中如果住有长辈或小孩,即使你有所谓的书房或电脑房,还是有可能在身处其中时,分分钟被家人“打扰”。
只有车里的空间,才可以说是任由你独占的私人俱乐部。

 《康熙来了》某一集中蔡康永提到,车子就是男人可以完全做自己的一个所在。
很多男人下了班后,开车回到家,在停车场停好车子,却并不马上回家,而是继续呆在车子里,做他想做的事。
做什么事呢?可以滑手机看InstagramFacebook、回电邮、玩游戏、下载新程式尝试;整理车子、整理公事包和钱包(以毁灭不该存在的证据,哈哈);听音乐(可以很难得地把音量开到直轰脑门的地步);闭目养神或放空……很多很多。
重点是不受干扰,与外界隔绝,完全封闭,是绝对的me time。注意哦,这与自己一个人去3C商场闲逛,或自己一个人到咖啡馆喝咖啡,是、不、同、的。
这,也是男人在回到家之前,与家人相处前的一种心情调试。经过一天辛劳工作,见了见不完的客户、开了开不完的会、讲了讲不完的话,很多时候,回到家,真的就只想静一静。但又不能这么对老婆和孩子,很不公平,他们没理由承担你的沉默或低落。
先躲在车子里沉淀,不失为情绪过渡的一个好方法。所以身为老婆的,下次见到老公的车子停在停车场很久了还不见他回来,或者看到他一直在车子里,你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请不要说破,也无须问为什么。
me time,就有we time。男人车子里的we time,很多时候是钓鱼场。钓的,当然是美人鱼。
如果是男单对女单,问题很简单。要不是,接下去会发生的就可能变成可大可小的“家事”。

网上流传了一则男人车间里的故事,某事业有成男子,看妻子看腻了,开始对年轻貌美的小秘书起猫意。某天送小秘书回家,碰上大塞车,一路上男子不断寻思着下手。妻子则此时打电话来了,问男子身在何处。
整个塞车途中,男子数度的出轨意图,都被妻子的电话打断。男子非但不觉得是冥冥中要他住手,还感到腻烦。最后一通电话中,妻子说:终于找到你了!原来,她从家里出来,带着热汤,沿着男子说的路线反方向行走,为的是找到男子,让他喝热汤暖腹。不断打电话问男子所在,就是要确保方向没错。
看到车上的小秘书,妻子豪爽地请她也一起喝汤。然后,男子才发现妻子都还没吃晚餐。妻子说:你有朋友在,你们先喝吧,我待会儿回家再吃。之后,男子一路愧疚,送了小秘书,在与妻子回家途中,男子收到小秘书的简讯:你有一个好妻子,还好我们没有做错事,我喝了她的汤,绝不能再夺走她的人。


是的,车子的空间虽小,却可能发生改变人生的大事。封闭的空间,可以令精神松懈,也可以产生妄想,也可能得到领悟。
诱惑无所不在,所以怀着某种目的到夜店出没的男女有不成文的规矩——上了男人的车,就是女人已做好心理准备。也有说,会在男人车上睡着的女人(非酒醉下),就是放心交给该男人的象征。
这一刻,就是男人左右肩膀上,天使与魔鬼跳出来争执的时刻。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小车间,就是渡桥。



于新加坡《风华》杂志 - November 2015


Monday, 25 April 2016

与杨君伟的“专业,操守”



联想串烧

无限联想,连珠串烧;和栋嘉宾,轮流出招;你说你理,我说我道;天马行空,各有味道。


君伟

情急之下在主持活动前到未曾光顾但装潢华丽的美发店做头发。进门时吓了一跳,里头个个披头散发毫无style可言,感觉不妙。洗发时印证了之前的gut feeling:头皮被刮、叫了一声。不是她叫,是我叫。她为遮掩屁股先发制人:你烫了头发,卷曲又打叉,所以才会被人拉。哗,口齿和指甲一样尖利。任何工作不都该有某些专业操守吗?美发师不该留长长的指甲,如同活动主持人不能满嘴粗话,免得发生意外。

和栋

说得没错,每个行业都该有所属的职业操守。以前看过一部漫画《将太的寿司》,有一段说的是将太首次站上料理台为客人做寿司,因为想打扮得体,于是搽了发蜡、梳好头发。意外的是,味觉很灵敏的老饕熟客没把寿司吃完……原来,将太虽然仔细洗过了手,但徒手处理的新鲜生鱼的味道还是被残留发蜡味影响了。很夸张?一点都不。对服务提供者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放在“享用”服务者身上很多时候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君伟

我也被日本客户嫌弃过。几年前特地到曼谷古寺上课,修来一纸专业按摩文凭,除了因爱好而产生兴趣想多了解身体构造之外,也为日后铺路寻求存活方式。一周五天、每日九小时,练习时互摸。初时,日本妹搭档躺着埋怨:There is no love”嫌我手法生硬。啊,触碰是需要关爱的。我茅塞顿开,接着悉心照料、务必让顾客满意。突然又联想,借着工作行凶、贪方便、讨利益,算不专业吗?

和栋

讨点“甜头”应该在可接受范围内吧,比如要买某牌子产品,会问认识的品牌经理有没有折扣。这样不算不专业吧?我们是在消费啊,又不要免费。有谁买东西时不问折扣,不货比三家?当然,死缠烂打、得了10%30%折扣后要求50%、假借报导要求赞助,那种另当别论。商家有时也会送我们东西,那又有什么问题?说那是“变相贿赂”会不会太超过?难道我们不会在老板同事生日或圣诞节时送他们礼物?难道我们不会有时大家一起开心吃饭后买单?这应该叫“会做人”比较对吧。

君伟

怎么抖出业内作息了呢,呵哈!多年前发生过惊人事件:某日,一位小女生摸上门来,在屋外徘徊张望,父母极为紧张,以为房子被地产商盯上;怎知却是在电话公司工作的小粉丝,在电脑资料上查看到我的名字,依地址探寻,只为送上一份小蛋糕……怎么敢吃啊!面对明星名人,我总选择矜持,只会假想情节:贿赂酒店职员、剪了指甲、轻敲房间门、提供专业按摩服务。栋兄可曾对哪位《女友》受访对象有过幻想?

和栋

哪有幻想,访问时脑子里只拼命想着挖出既不八卦却又够力的资料而已。与其幻想,如果做得到,我倒宁愿付诸行动,“事后”约受访对象出来吃个饭、聊聊天,交个朋友。庆幸的是,目前为止,私下接触交谈时都感受得到对方的诚意。有人说,因为我是编辑,当然会对我好。我说,活了这么多年,一个人是真是假,我还分得出。而且我也会挑啊,稳碰钉子的当然不会还傻到拿热脸贴冷屁股。好啦,到底有没有看走眼,将来一定有机会证实。


于《女友》September 2015 - Chatroom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