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6

黄思恬 Carrie Wong:I am Miss Impatient



出道以来,多被媒体称赞大方得体EQ高,Carrie黄思恬本人却自称“没耐性小姐”,且脾气不好,究竟事实如何,黄和栋要问出真相。

进入圈子才短短两年多,就连续两年获得红星大奖十大最受欢迎女星,上遍各大杂志封面。

比一般本地女生更占优势的174cm身高,已先“高”夺人,加上难得的宜甜宜酷样貌,虽是新人却可圈可点的演技,Carrie人气超旺,不是没理由的。
年前,她的第一次杂志封面给了《女友》,《女友》也是邀她上封面的第一本时尚杂志。
最后的效果好到有目共睹,业内给予了Carrie最高的评价——她天生就有cover face



想演黄蓉,但不够娇小玲珑

Carrie从来没做过明星梦,当初是参加了《校园美魔王》,才开始接触娱乐圈。
“那时U频道来学校录影,说差了两个女生来玩游戏,问我有没有空,我那时刚好也没事,就答应了,结果游戏一玩就玩到现在。”

正式当艺人后,Carrie很庆幸接到很不错的角色,比如“糖水妹”,不仅让她有得发挥,也让观众印象深刻,即使到今天,依然没被忘记。
她不讳言自己是幸运的:“如果要说运气和实力各占多少,我觉得是一半一半,因为机会给了你,你也得能够适时地掌握,如果能力不足,也会白白浪费了机会。所以我一直都在求取进步,就是确保机会来的时候,不会措手不及。”

Carrie说,与一般同龄演员相比,或许讲一口流利的华语,是她在演出华语剧的优势。
“我从小就讲华语,我爸很重视小孩母语的学习,我在上小学之前几乎不会英语。”
当同龄的孩子在看哈利波特玩魔法,Carrie却沉浸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闯荡江湖,“我真的是疯迷,跟你说,金庸的小说我可以倒背如流!”

她很认真地说:“这么多侠女角色中,我最想演绎的是黄蓉。”一说完,自己突然大笑起来:“不过不行啦,黄蓉是娇小玲珑的!哈哈哈!”
周围的造型师们都被Carrie逗笑了,我说既定形象是可以打破的啊,林青霞的东方不败就是最经典例子。
Carrie大摇其头,一本正经地说:“不行啦,有些人物就是要有小说里描绘的样子,像黄蓉就是要这么古灵精怪,小龙女就是要这么不食人间烟火。我的身高演黄蓉会很怪。”
最后,她选择了她自己还蛮喜欢的角色——《倚天屠龙记》里的赵敏。

我故意问:黄蓉和赵敏都是IQ爆棚的人物,会想选择演绎她们,是不是对自己的智慧很有信心?Carrie想了想说:“嗯,这个,其实是可以演出来的。”说完自己又大笑。
外形给人感觉聪明的她,却直言自己不是读书的料。
“我的成绩一向不好,分班都是被分去成绩差的班。比如数学题,有些人是你跟他讲解一遍他就通透,我却是那种讲十遍我也未必明白的。”
Carrie也试过放心思努力,结果比别人花双倍时间学习,却考不到理想成绩。心里沮丧,也面对现实地接受自己的“不厉害”。
不过看得开的她,还是相信自己是有小聪明的。



脾气不好,胜在够诚实承认

有媒体说,Carrie对应很得体,给人的印象很好。
可娱乐圈终归是娱乐圈,日子过得无聊,也或许是胃口越来越大的读者观众,早已唾弃太官方的说辞,越“完美”的回答,越不是媒体或读者想要看到的。

Carrie会太规矩、太正确、太proper吗?
她第一个反应,是转头问一旁的经理人:“我会吗?哈哈。应该不会吧,好像反而是她们(经理人)有时会在我做完访问后,提醒我下次回答小心一点。”
我求证,经理人点头同意Carrie所说。哦,原来这个“乖乖女”的形象是误传。

既然如此,我就更想继续“打探”她的个性。会不会到头来我所听到的,网上资料找来的,都是……有待商榷的?嗯,好像挺有趣的。

“我算是外向吧。”问起她的“性向”时,她这么回答。
“但我又不是很容易跟陌生人打成一片的那种,我一开始是静的,但你跟我熟了之后,就会发现我很不一样,可以说是慢热型的吧。”

OK,热身题问过,我开始问她“正题”:“脾气好吗?”Carrie想都不想:“不好。”
“好。”在帮她做头发造型的发型师Dexter马上说。“很诚实,很好。”
“我觉得脾气是我从小到大,最大的一个弱点。”Carrie认为或许是自己很没耐性,导致容易动怒。
她还说,这种“易怒体质”应该是遗传自母亲,我立马拆穿:“别赖给令堂哦”,她“oops”了一声大笑。

“多数情况是因为有人答应的事没做到,尤其是一个团队。比如念书的时候,要做小组报告,分配之后大家分头行事,时间到了有人没完成他该做的部分,以致影响整个团队的进度,我就会发脾气。”Carrie坦言没有“扑克脸”,不高兴的时候不会伪装,身边的人一定会擦觉。
不过,她也认为自己有天生的臭脸,有时候静静地坐在一旁不讲话,可能只是在想待会儿要吃什么,却会让人以为她心情不好,结果都不敢靠近她。
“遇过好多次了。”她喊冤:“这种没来由地给人距离感,真的很不好,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因为样子是天生的啊。”



最感谢父母,最遗憾好友

如果要在“家人、爱人、朋友”之中做排名选择,我访过的艺人绝大多数会选择家人为先。
Carrie则坦言自己是一个把朋友看得非常重的人。谈恋爱的时候,她给的排名一定会是爱人优先、朋友其次、家人包尾。

“所以如果你问我这辈子最想感谢的人是谁,一定是父母。他们给予我的体谅和包容,已经到很多人无法理解的地步。在我成长的路上,从不逼我做我不想要的决定,从不要求我考试要考几分,或者以后要当律师还是医生。也从不干涉我交朋友,甚至是交男朋友。无论我做什么,他们都是绝对支持,绝对不会说不行。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我一定要快乐。”

虽然心里有着对父母满满的感谢和爱,但一直都是隐藏在心底,从没跟爸妈说过“我爱你”。
“因为说不出口,好像华语比较难讲得自然,不像‘I love you’那样。所以我都是以行动来表示,比如妈妈不舒服,就会叫她去休息,不要再做晚餐了之类的。还是不会说出‘要照顾身体啊’那种话,哈哈。”

说了要感谢的人,难免也会提到遗憾的事。
“有一个从中一就认识的朋友,我们不曾同班过。中学后她上初院,我念poly;她修大学,我入行。即使如此,我们却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后来因为各忙各的,就减少了联络,到现在已经完全不联络了。”一直开开心心的Carrie,谈起这件事,神情变得失落和无奈。对方觉得Carrie没想要保持联络,还质疑Carrie是不是认识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
对此,Carrie很失望,觉得朋友似乎无法体谅她的工作和忙碌。在手机简讯上吵了一架后,两人都负气地不再联系。“直到今天,我们都没有要踏出第一步text对方。
每次在Instagram上看到她的照片,就会觉得蛮心疼的,因为都这么多年的好朋友,而且她真的对我很好。”

好朋友反目成仇,可以说是人生最痛之一,Carrie的这件事虽没这么严重,但误会造成这样的结果,按照她的说法,确实是连听者也感到心疼。
希望Carrie的这位好友有机会看到这篇访问,可以解除心结,再次唤回难得的友情。

重友情的她,交友完全看缘分,合得来的就可以当朋友,超合的可以是好朋友,合不来的就可能保持在同事关系。
“你问我什么样的人我不会跟他交朋友,我说不出,每个人都可以当我的朋友,关键是我们彼此如何为朋友下定义,达到共识。”
Carrie好朋友其实不多,是真正好朋友的,一定都是那些跟她一起成长,有什么事一通电话就会马上出来相陪,没事也可以听她碎碎念,会一直鼓励她,陪着她哭,陪着她跌倒再站起来的那种。


会主动争取,却缺乏安全感

聊过友情,当然不能不聊爱情。《女友》不八卦,所以我抢先声明,不聊她的个人爱情私事,我有兴趣,或者觉得应该为读者发掘的,是她的爱情观。

“爱情上偏主动或被动吗?我觉得应该找到平衡点。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真的很喜欢那个男生,我可以很主动。”
Carrie很大方地分享了她主动的经验——那些年,她中学,跟某一个男生有暧昧,却迟迟没有任何进展。没耐性的她受不了了,于是主动发简讯给男生。
“我不是问他是不是喜欢我,我是跟他说我有点喜欢他,哈哈。”果然很主动,连旁敲侧击或“嫁祸于人”的方法都不用,单刀直入地表白了。
结果?失败。原因?她比男生高。

承认自己很冲动,Carrie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她是有可能会闪婚的!
“因为我觉得自己婚前婚后生活上不会有很大改变,不是说我结了婚就会当家庭主妇,我还是会继续演戏,所以如果感觉对了,遇到我想嫁的,就结婚咯。”

对于什么样的男人她无法忍受,Carrie说,就外形来说,会让她喜欢上的男人,基本上就不会是不修篇幅的。
“我觉得在爱情上,我是蛮包容的,不过如果简讯已读不回,我会生气,哈哈。我没有要求你24/7 候命,但我问你在哪里、几点下班、要回家了吗、跟谁在一起……回答这类问题是一种基本尊重。”
大家都知道Whatsapp有双蓝勾表示对方阅读过你所发的简讯,“高招”的Carrie直接把这个功能关掉了,只因为有时看了简讯无法马上回,却不想让人误会她不想回。
“其实如果是你跟你很亲密的伴侣,或者很好的朋友,他们使用手机看简讯的次数和频率,你一定会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看过简讯,你也一定会知道,关掉双蓝勾的功能对他们不管用。”

情侣相处,总是有探讨不完的课题。Carrie直言自己以前是一个难搞的女朋友,比如自己可以跟女性朋友出国玩,但男朋友想跟他的朋友们自己去,她就会不高兴。
“双重标准对吗,我知道,可是当时的我就是没办法释怀。以前还小,真的不懂事、不会想。”
Carrie说,自己非常缺乏安全感,或许是因为从小受保护惯了。
“加上我又非常敏感,常常会感觉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我心里非常直觉地感到那是真的,但现实中如果对方不承认,我也没办法证实,自己就会一直处在一个非常难过的情绪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信任,就是关键了。
很多时候不安全感,其实都源于对对方的不信任。
偏偏,情侣之间最难通过的,就是这个信任的考验。
伴侣出轨?以前Carrie一定不会原谅。“但后来我看过太多不同例子,有原谅了之后,出轨者再次出轨;也有原谅了之后,出轨者真的洗心革面,两人幸福美满。所以我现在不会说绝对不原谅,要看爱对方多深,或者衡量,到底是原谅他还是离开他比较痛苦,如果离开他会更痛苦,那为何不试着原谅,给对方一个机会?”


言谈之中,无论是问及哪个方面的看法,Carrie一直不忘比较以前跟现在的自己,也不忘告诉我,她的想法随着年纪,一直在改变。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网上查到的资料,与现在的她有出入。
或许,一年后再上《女友》封面时(按照她走红的频率),这里关于她的一切,又会被她自己全盘推翻了呢。


于《女友》July 2016 - Cover Story



Tuesday, 15 November 2016

Imperium


被定型,演员都不想。所以小“哈利波特”也努力转型,挑战有内心戏的“认真”卧底角色。

种族极端份子,什么时代,哪个角落都会有,古今中外皆然。

近代最恶名昭彰的例子,当然非二战狂魔希特勒屠杀600万犹太人莫属。

作为电影题材,并非导演们所热衷的,因为拿捏是关键,吃力不讨好的可能性太高。

Imperium》以真人实事改编,讲述资浅的FBI探员Nate,接受上级指示,混入种族极端地下组织当卧底,试图找出幕后领导,并制止一场潜在的恐怖袭击。

Nate在卧底期间,多次产生观念冲突,成为他毕生难忘的经历。

或许基于真实事迹的桎梏,又或许政治正确始终是最后考量,本片对于政治黑暗面或种族观念的刻画,并没有预期的深刻和震撼。

无论是种族极端份子在街上挑衅异族夫妇,游街示威引发喋血冲突,或是主角通过层层考验以接近组织核心人物,以至美国联邦调查局内部对案子的不协调,以及导演试图制造的主角天人交战的画面,都相当可惜地让人意犹未尽。

最后幕后黑手揭盅虽算是有一点点转折,但随之而来应有的大高潮(是的,既然思维上的震撼不足,还是希望起码视觉感官上图点快感),却处理得意料之外地简单。

换句话说,本片并非你想象中有枪林弹雨、警匪追逐的动作片就对了。

破案的“明快爽利”,也让一直以来铺陈的案件难度,相对地削弱了很多。但因标榜了是真人真事,所以也有了“破案一分钟,查案十年功”的领悟。



男主角Daniel Radcliffe的演出尚算称职,只是他犹如少年般的身高和身型,稚气未消的浓眉大眼,加上太深入民心的哈利波特光环,硬是满嘴脏话耍狠,实在是欠缺了很多点的说服力。

其实他让我想到了当年同样是矮小娃娃脸的Michael J. Fox,或许走他那邻家、诙谐的路线会更适合。

不过勇于突破和摆脱,总是值得给一些掌声。

成功与否,可以留到日后来定夺,重点是没试过,又哪会有被评定的机会呢?


好看指数:两盏半灯



于 i周刊 987期

Tuesday, 8 November 2016

甲厉害



人体内最没用的东西是阑尾。人体外呢?应该就是头发和指甲吧。
阑尾是没用,放任不管,也无伤大雅,只要它不发作,你一辈子也无须对它负起什么责任。
头发和指甲就不同,若任其自由发展,不去打理,日久有功,会非常地有碍瞻观。
反正要处理,聪明的人类于是干脆地给予它们更大的使命——让主人变得有型,诶,如此一来,最没用的部位,反而有其功用了。

不过头发和指甲,待遇还是有差,我是说从性别来看。
头发无论男女,都可以做几乎同样的步骤,剪发、烫发、染发,只要不是学生,不是特定行业有所规定,基本上你想怎样都行。
指甲的问题就比较带有性别歧视。自从有色指彩发明之后,女人趋之若鹜,仿佛玩腻了染发和脸上彩妆,迫不及待地在发现的新大陆上挥毫。
彩绘美甲出现之后,更加让女人疯狂,指甲也正式提升其时尚地位,功能等同时尚配件,为指甲穿上衣服,已是基本款,大家在比较的,已不再是衣服成色,而是谁的衣服图案细节更精彩了。

至于男人的指甲,依旧继续保持最原始的赤裸,以及肉色。
除非是特种行业,或需要做特别演出,不然不会有男人在日常生活中为指甲上色,ok,或者你可能会在家偷偷地这么做,自娱一番,但我相当肯定你在出门之前,一定会让它还原。
男人不涂指彩,与男人不穿裙子,道理和禁忌的程度一样。
当然,你要说张国荣、刘德华、郭富城、余文乐等等男艺人都当众穿过裙子,但那都是为了表演,不能相提并论。
哦还有,全球各地的时尚周期间,也会看到与会男人穿裙子,但那是等待吸睛的时尚标榜,同样不能相提并论——嗯,我是说不能与日常生活一概而论。
男人要是涂上有色指彩出门,会被投以异样眼光是绝对的,毕竟这个社会还未能接受这种行径,在未来,也未必会。
比起女人,相对地比较不爱打扮的男人,应该会松一口气吧,至少不用再花时间精力去多打理一个部位……或者应该说是,十只手指和十只脚趾,加起来20个部位。

不穿衣服,洗澡总要吧?
美甲行业在这个爱美时代,雨后春笋般冒起。女人去做指甲护理,已经像是上美发院护理头发,或上美容院护理脸部肌肤一样的理所当然了。
男人呢?“护理指甲?你是说manicurepedicure?太娘炮了吧?”男人应该会这么说。
其实啊,就像做facial一样,以前男人还不是死都不踏进去,现在却都习以为常了。
不做这些门面功夫的男人,反而会被说成邋遢、不修边幅,是的,别再向往犀利哥了,那已是非常过去式的了。
男人的指甲不穿衣服,等于少了掩饰的外套,如此肉帛相见,更容易自暴其短,不打理干净,还真的是会羞于见人。
电视上的男女配对节目,或者以择偶条件为主题的综艺节目里,受访的女艺人或女来宾,很多时候会开出这样的条件:男人指甲一定要短和干净。
就像男人也会要求女人一定要刮腋毛、去脚皮等等,说真的,如果女人只是要求男人的指甲短和干净,可说是仁慈了。反正指甲本来就没用,留长了干嘛?真的是用来挖鼻孔、抠耳屎?
诶,说到这个,男人的指甲留长了,十之八九不会被认为是要弹吉他,而是被严重怀疑是为了做上述的恶心行为。
如果你不是,还是乖乖地把指甲剪短了吧,免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会不会也为了女人的一个“短和干净”的要求,从此把指甲护理当成必修课?
答案或许是肯定的。据说,指甲护理中心的男性客户有增多的趋势,越来越重视仪容的新时代男人,目标拓展到了以往乏人问津的手脚指甲了。
其实也是啦,男人和男人见面握手谈生意,包括拿起Montblanc钢笔要签字的刹那,映入对方眼帘的恶心指甲,恐怕会让对方重新考虑合作的可能性。
男人和女人约会,牵手漫步,为女人带上Tiffany手链手镯戒指的刹那,恶心指甲可能也会叫女人大喊未来的日子怎么办。
所以,男人做指甲护理,按照这个时代的走势,其实已不是娘炮行为了,可以把它看作是保健护理。
如果有闲钱有闲情,让个美女护理师,握着你的手,细心为你护理指甲,其实那感觉是不赖的。当然没有按摩这么爽,不过大鱼大肉吃多了,小菜偶尔来一碟,也别有风味。
嘿,这么讲,你应该会想去尝试一下了吧?


于《男友》春夏版2016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