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4 March 2008

用周杰伦的歌说写不唱

借口
理由和借口犹如双胞胎,偏偏天生注定一正一邪,完全不容许灰色地带。遗憾的是,究竟是理由还是借口,很多时候并不是一种真理就可以诠释。

愤世嫉俗、血气方刚的人,总是喜欢挑战真理与权威,于是借口在理直气壮下可以成为理由,理由则在千夫所指下变成借口。
就像爱情,究竟是:当爱情失去维持下去的理由时,任何性格习惯还是柴米油盐都可以成为分手的借口;还是,当爱情失去维持下去的借口时,任何性格习惯还是柴米油盐都可以成为分手的理由?
双胞胎谁决定谁正谁邪,只有当事人有权。

双截棍
是李小龙开始的吧?几乎所有正常心态的男生,都免不了曾经拿两根短棍状物,用塑胶圈将两端绑上,哟喝咿哈地挥舞过一段成长岁月。

长大后大多不会承认过去那现在回看近乎幼稚的行为,忘记了当初确实就是处在应当幼稚的年月。
直到周董摆出冠冕堂皇的姿势,才突然发现自己嘴角上翘成一种浅浅的笑意。
爱情何尝不是?过去的无论多认真投入,必然在日后都封上幼稚标签。只有在移民搬家大扫除时翻箱倒柜中翻出记忆,才终于不得不承认,爱情就是需要长不大的冲动。

本草纲目
中学老师在讲到华佗时说:这位古代神医著有医学宝典,曰《草本纲目》。我即时纠正:老师,应该是《本草纲目》,而且作者应该是李时珍。当时老师并没有尴尬,也没有反驳,更没有老羞成怒,反而大方承认自己的错误。那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

后来我有幸也当了老师,总是经常提醒我的学生:老师不是神,老师也是人,不可能不会犯错。重要的是勇于承认过错,无论纠正你错误的人是什么身份。
言教不如身教,我一直深信。

听妈妈的话
再苦口婆心下去,我也会变成很多人心里永远唠叨个不停的妈。

妈妈为什么会唠叨,以前不会明白,现在当了爸,突然就比谁都清楚明了。所谓代沟,只是叛逆的借口。
当然很多事母至孝,从小就很懂事地体会母亲苦心的孩子,不需要借口。直到有一天爱情来到。妈妈不喜欢怎么办?只有两个情况:孩子放弃女友,妈妈很欣慰孩子依然懂事;孩子放弃妈妈(当然应该不会搞到这么严重),妈妈难过孩子变了。
妈妈的任何反应总有她的理由,而理由通常是为了孩子好,可惜好不好太多时候过于主观,容不下突然变得客观的亲情。
翻开报纸看到某些妈妈让女儿去给什么叔叔伯伯亵玩的新闻就有火,就是这些坏妈妈,搞砸了天下妈妈只为孩子好的永恒观念。

将军
从来就不是很喜欢下象棋。看那些沉迷者沉溺在反复思考敌我每一步走向的姿态,我总是佩服。

自问,没那个耐性。有人说那是懒惰用脑,我不同意,如果是麻将,那每一家坐拥什么牌、桌上还剩什么牌,我都是会算个究竟的。
人说世事如棋,我说世事如牌局,有赌未必输,最重要知道什么时候是最佳收手时刻。
下象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回旋余地,心中只想着如何能够意气风发地向对手喊一声“将军!”,然后看对手高举白旗。
麻将不同,稳操胜券之下,计算一下所剩圈数局数,随时可以放对手一条生路,让他不用输光赔尽。要赶尽杀绝,还是手下留情,你突然像上帝般有劝决定。
爱情比较像是下象棋,通常只有勇往直前,旨在攻陷对方堡垒,而且往往自私,容不下丁点仁慈。任何心软的决定,最后只会让对手利用弱点乘势反攻,让你徒增日后感叹的悔意。

麦芽糖
小时候很爱,跟大人去超市就等着有麦芽糖被放进手推车的时刻。几率不是很高,所以有的话必定伴随着极度喜悦,等待着回到家,开封,拿汤匙还是筷子将粘胡胡的麦芽糖卷啊卷啊成一团,然后送入嘴中不停口地品尝那无忧无虑的甜意。

是的,童年总就在轻易知足之下快乐起来。
长大之后久不曾尝试,怀疑今日的超市不再摆卖昔日的回忆,却始终不曾真的去证实。麦芽糖已经无法引起兴趣,还是无法满足,只有大人自己最清楚。
突然很怀念已前的扣扣糖、葱油糖、蝴蝶饼、圈圈饼、嘟嘟糕,甚至是那个胖大婶挨家挨户叫卖的猪肠粉。
我说的是以前的,现在那些东施效颦的不算。传统手艺式微,就像个性鲜明的古老建筑被迫退出江湖,之后再如何保留古旧,刷上新装,遗留的只是滑稽和不懂念旧。爱情,真的能够历久弥新?很多时候再怎么努力,也难以找回过去的味道。当然,总比完全不努力好。

霍元甲
那已经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种精神。

对于希望以后的人会如何记得自己,范文芳说,希望大家记得自己是个好演员;李连杰说,以后的事以后的人说什么管他的。没有谁对谁错,但是境界显然分高下。
铁达时一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让天下有情人当成圣典,让分手多了浪漫的借口。轰轰烈烈不应刻意,更不能造假。多年以后有没有回忆不一定就是幸不幸福的指标,真的没有也无须强求。其实,不可能没有的,在老年痴呆症来袭之前。

开不了口
我们突然太依赖科技来沟通。懂不懂得讲话,若干年后当车子也在天上飞的时候,很可能已经没有现在人常说“说话是一门学问”时的语重心长和循循善诱,会不会就直接成为小学到中学的必修课,像道德教育那样?

希望真有那么一天时,负责讲授说话课的老师不是通过网络来上课;学生不是通过电脑来学习。

暗号
有个笑话不能不说。

某对夫妻为了避免在小女儿面前说做爱,决定把“做爱”叫做“洗衣”。有一次男人惹女人生气,当晚,男人叫小女儿传话给女人:“我想洗衣。”小女儿回到男人身边说:“妈妈说,洗衣机坏了。”过了一小时,女人有点心软,于是叫小女儿传话给男人:“还想洗衣吗?”这次男人过了好久都没动静。女人觉得奇怪,又叫小女儿去问了一次。不久就看到小女儿回来说:“爸爸说,他用手洗过了啦!”
暗号除了正当用途,经常还背负出轨的使命。不知情者永远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当局者这回则非但完全不迷失,还乐在其中,享受只有VIP member能够享受的特权。

我们可以用暗号蒙蔽全世界,然后沾沾自喜。但退后一步离开现实仔细想一想,你蒙蔽的究竟是世人,还是自己?

安静
太需要了。我说的不是用无声的sms 来代替讲电话。


黄和栋
于《女友》March 2008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