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April 2009

除毛初体验 Virgin Hair No More

男人去除体毛Boyzillian waxing,据说,时下越来越流行。这个与传统认为男人有体毛比较man的观念背道而驰的行为,让《女友》男人黄和栋好奇,决定忍受痛楚尝试。

是太娘,太痛,还是太对不起爹娘?
对啦,无毛的男人不会很娘吗?电影也有得看啊,有毛的男人总是比较man的啊。当然,电影里最多看到的是铁汉演员的胸毛、手毛、腿毛、胡子……是比较难看到我要说的(下)体毛。除非,你看的电影是那种咳嗯……(你坏坏哦)
然后,深植脑袋的儒家思想也被搬了出来,孔老爷子说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那还有什么理由要我去把这么私人珍藏的体毛给连根拔起?(对不起爸妈的……)
再然后,听说做waxing是很痛的啰,虽然很多人做了之后、痛过之后,当下一轮毛发长出来,又会乖乖地去再痛一次,据说是因为欲罢不能,上瘾了!奥买嘎,难道真的是痛并快乐着?我不想要啦,人家真的很怕痛啦……(其实这才是拒绝去做boyzillian的最主要原因)

壮士断腕的觉悟
但是,身为城内最时尚中文杂志的惟一男性,又是当家老二,在情在理、在公在私,我都应该赴汤蹈火、以身作则。任意退缩的话,以后何以服众,如何叫小的们去勇敢尝试时下各类稀奇古怪的新事物?
所以,我只有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呸呸呸,干吗没事说到好像要壮烈牺牲酱……大丈夫牙齿掉了都可以带血吞,不过就脱层毛,来就来,who scared who?)

Man to man?No no!
就这样,我被送往城内著名除毛美容院Strip进行我的第一次。
“你今天感觉如何?紧张吗?”一踏入店里,已在等候的Strip集团公关Janet友善地询问。我干笑回答:“还好吧……”(不紧张才有鬼咧)
然后依循惯例,咨询师问清楚医疗前科,同时讲解所谓boyzillian waxing究竟是干吗,还有待会儿走入手术室……哦不,是走入护理室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如果有需要,店里还会提供有助镇静的“神奇水”,还有解压手握玩具,让你痛的时候可以狠狠地抓。
负责我的护理的是一名洋人女护理师。对啦,是我要求女护理师的,我无法想像让另一个男人为我做这么“亲密无距离”的waxing。说实在的,如果Strip只有男护理师,我肯定打退堂鼓。
在护理室里,我解除了下半身衣帛,躺在床上。护理师走进来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人生就要开启一页全新的篇章。(喂,有点over了哦……)

像在手术室里做手术
护理师一边做着准备工作(为我搽抹防炎水、修剪过长的体毛),一边向我讲解程序及待会儿所要使用的硬蜡hard wax。
原来啊,waxing使用的蜡分硬和软,一般都说,硬蜡的撕拉比较干净利落,疼痛度也就相应减低(长痛不如短痛,懂吗?)不过青菜豆腐,各有所好,还是有人比较喜欢用软蜡,所以一般毛发去除的服务者都会提供两种选择。
而我既然是初哥,没有试过,自然无从比较,当然就逆来顺受、任由摆布。反正都“下半身光鲜”地躺在床上,跟肉在砧板上感觉也没差,还有什么bargain power?
护理师要我把双腿呈菱形(像青蛙腿,好丑……)以方便她“动手术”。哦对了,讲到动手术,护理室天花板的大型日光灯那么照射,还真有几分动手术的错觉。
然后,重头戏终于来了!

护理师吓我
我使用的硬蜡是巧克力成分的。不是很清楚那有什么优点,虽然有散发令人应该垂涎的味道,但这什么时候啦!这当口谁还会关心吃的……
硬蜡涂抹在应该涂抹的部位之后,我还以为会等个二三十秒还是整分钟,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护理师已经很熟练地一拉……诶,还好耶,没有想象中痛。我暗自得意:chey,不过如此,看来我还蛮能忍痛的。
乐极忘形的我还开口问护理师:就这个程度的痛吗?话才问完,护理师就淡淡地回应:其实是会越来越痛。她还怕我没会意,顺便解释了一下:因为我现在做的是最外侧,越往里皮肤就越敏感,自然会越痛。(Ok,thanks leh,thanks for the elaboration)
而马上,我就深切地体会到,她并不是在吓唬我。果然,越往内,越痛!而且那热热的蜡涂抹上敏感部位时,已经感觉灼热,再那么一撕拉……火辣辣的痛楚,天啊,我干吗来受这个罪?!

关公是我偶像
我想起关公刮骨疗毒(居然还有空想些有的没有的,自己也不禁要佩服自己),决定效法,于是故作轻松地和护理师尽找些有的没有的话题来乱聊一通。
护理师自然知道我的用意,很配合地有问必答,而且撕拉的时候讲话居然没有停顿——她可以在句子之间完成撕拉动作,完全地一心二用,佩服!(原本还有点怕她会因为说话而分心,尤其之前在用剪刀修剪体毛的时候……)
后来听同事说,有的护理师喜欢在数了一、二、三才拉。而我跟该同事的看法都一样——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给我们“惊喜”比较好;等待受折磨的状况太恐怖了,哪怕只是三秒钟。
然后,也不知道到底撕拉了多少“片”(包括前后上下左右),终于听到天使一般的声音响起:好了!
大功告成。最后,我还做了一件只有初哥会做的傻事,就是在护理师“退下回避”后还大剌剌地安然躺着休息(以为像做spa酱,最后会有时间休息一下),直到护理师大概是在外面等得不耐烦再度倒回来,我才如梦初醒。原来,我少听了她一句最后指示:I see you at the reception。

有人说,waxing也会上瘾,因为去除了体毛以后,才发现自己的皮肤居然可以这么嫩滑,而且看起来那部位也很卫生,就再也无法回头面对杂草丛生的样子。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再做第二次,我只能说,一个月后才有答案吧。

与女护理师对话:

男顾客有生理反应怎么办?
Q: 你的男性顾客多吗?
多,而且是越来越多。我每一天都会有男性顾客的预约。
Q: 有遇过男性顾客出现生理反应的吗?
当然有。一般都是在正式做waxing之前,在为他们做毛发修剪之时。不过我不觉得他们是性欲高涨,那应该是男性生理构造造成的神经自然反应,因为我一定会触碰到他们的敏感部位。我自己能接受这样的“理论”,所以才愿意为男性顾客服务。
Q: 那他们在生理反应出现后会如何?
一半的顾客会道歉,哈哈,其实没必要啦,他们道歉,我反而觉得他们很无辜,根本不是他们的错啊!有一些则会要求等他们“冷静”之后才继续。
Q: 那你的反应呢?
我会完全地视若无睹,因为你越在意,情况就会越尴尬。除非他们要求暂停,不然我都会继续工作。其实这种情况很快会过去,因为一正式做waxing,无论是因为痛还是其他原因,他们很快就会无暇保持“兴奋”状态了。

Waxing的迷思
01

“如果我的‘黑森林’非常茂盛,应该先稍微修或剃一下才去做waxing。”
错!其实做waxing时,毛发长度起码要有6mm,太短并不适合。所以一般做过一次后,建议起码一个月后才做第二次,若到时护理师仍然认为你的毛发长得不够长,会建议你过些时候才做。反之,如果你是几十年来累积的精华,无须顾虑,绝对可以直接上阵,即使毛发太长扰乱视听,护理师也会自动帮你修剪到适合做waxing的长度。

02
“听说做了waxing,毛发重新生出来的那段‘萌芽期’,该部位会感觉痕痒难当,所以我一直不想做waxing。”
错!做完waxing,长出来的是新生代的毛发,这就跟每个人最初开始长生平第一批毛发一样,是不会感觉到任何异样的。只有当你是用刮胡刀剃除毛发,毛发再次生长才会感觉痕痒。

X files
如果你不知道除毛也有分等级(程度),现在是时候了解一下了。
X:除去大腿两侧“比基尼线” + 修剪阴部前毛发,$34
XX:除去大腿两侧和“不见天”部位的“比基尼线”,$43
XX(extra):与上同 + 阴部前毛发除剩两寸,$51
XXX:除去阴部全部毛发,只余前面一小片,$76
XXXX:完全去除,$76
*价格以Strip男性硬蜡除毛服务为准

Strip – The ministry of waxing
Strip Buddy #05-04 Wheelock Place T6734 0040
Strip Co-Ed Cathay #02-10 The Cathay T6732 9287
Strip Co-Ed Paragon #05-09 Paragon T6836 4874
Strip Co-Ed Raffles #B1-20 Raffles City Shopping Centre T6837 0070
请上网http://www.strip.com.sg/查询有关资料及更多分店。

黄和栋
于《女友》April 2009 - 《男友》Testdrive

17 comments:

阿mon said...

一句话
‘佩服!!!’
你真的好勇敢哦。。。
尤其要脱光光那里
你果然是。。。。hero。。。

Jean said...

好厉害啊!
我连脚毛都不敢wax的说~XD

雪铃 said...

我有去wax脚毛,呵呵。。真的会上瘾的哦。。一旦毛长了出来就看到很不舒服。

桃紫 said...

“你今天感觉如何?紧张吗?”- 这句很好笑。


勇气可嘉哦!是不是博老板欢心呀~牺牲酱大... 嘿嘿

Hot On said...

阿mon:哈哈,也只能做这种程度的hero~~

Jean:一回生,两回熟,敢敢做一次以后就会习惯~~ 呵呵~~ 不过听说第一次会比较痛~~

雪铃:女人都是爱美的啦~~ 我不是女人,所以对美观的事还好~~

桃紫:原来是你哦,我还以为是谁~~ 干吗没事崇拜陶晶莹~~
何时开了新部落格,也没知会一下~~
当然不是博老板欢心啦,有需要咩~~

Carenlie said...

哇哇哇~
果然是你的风格~~~~

sheali said...

哈哈哈哈,痛死了,一定是麻痹掉了,多久才能痊愈?

Qoo said...

waxing我试过了
不过是除脚毛
痛死我了!!!!!!

那时是美容班的朋友要练习除毛

Hot On said...

Carenlie:你是说文章的风格,还是行事的风格~~

sheali:痊愈的意思是~~红潮消失吗?大概两三天~~ 还是你是说新毛长出来~~

Qoo:之后就不再做waxing了吗~~

cling said...

在雜誌上看到你這篇時,就已經覺得有看頭兼有笑料!我也曾經托雜誌的福去做過bikini wax,結果跟你一樣,很痛時問自己:天啊!幹嘛答應來呢?
好奇你下次還會去嗎?呵呵

Hot On said...

cling:哦,原来你也是为杂志壮烈牺牲~~
下次哦~~ 其实我也不知道,以后的事谁能肯定呢,对吗~~

杨宝贝 said...

yer...我觉得好恐怖咯 T___T

冰珊 said...

那你又有反应吗?

我感觉好恐怖哦!!!剃下阴不尴尬吗?

Hot On said...

杨宝贝:什么东西恐怖?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还是要把体毛连根拔起~~

冰珊:我还好,底迪还算听话,没有坏坏~~
不是剃,是——拔~~

粉红^^宝贝 said...

我也是有兴趣么。。但我们这里没有这些东东咯。。。
哎。。

Hot On said...

粉红^^宝贝:东马完全都没有waxing的美容中心吗?
那可能要等出国的时候才尝试啰~~
有机会来新加坡吧~~

Micheal said...

IPL 雷射除毛不就解决痛楚了呢.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