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July 2007

我所認識的林少芬


廿五歲前,我想我跟大多數的一般人一樣,報紙上雜誌上翻到有廣告的一頁,一定毫不猶豫地讓自己視若無睹,並且理所當然地讓視線跳過;電視上播放廣告的時候,一定乘機會上個廁所或喝口水,然後毫不留情地咒罵電視台允許播放這麼多廣告,簡直浪費觀眾的生命。
這一切對廣告的不屑一顧和負面情感,在我後來加入廣告公司當撰稿后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當然我不會在這裡敘述我對廣告的感覺,以免浪費讀者的生命,我要說的,是我所認識的新加坡名廣告人:林少芬。
須要介紹林少芬嗎?我想ADM的忠實讀者對她應該不會感到陌生。新加坡雖然也還有很多人不認識她,但只要一學林子祥端起黑啤酒酒杯,用蹩腳的華語說:“怕黑?那你不是白白地活著?”或者唱起兒歌:“衣服本來剛剛好,怎麼現在扣不上?”那你大概就會聽到大家異口同聲地:“哦,原來是她!”
是的,少芬是新加坡廣告界的異數,也是驕傲。我有機會接觸她,純粹是機緣。那年大學畢業,在找工,老實說相當茫然,一個廷熟絡的大學老師建議我做廣告,還熱心地幫我做推介。原來少芬是老師的同學,不過我當時根本不知道少芬是何許人,只是印象中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
于是,我就到了鼎鼎大名的奧美應征。第一次見到少芬,發現她真人跟我自己幻想的樣子很不同,她比我想像中年輕漂亮,讓我忍不住要暗自嘀咕:一個日理萬機的創意總監,居然還有時間保養?腦子里在亂想,少芬已經開口要我跟她進她的辦公室。一口字正腔圓的華語,和對一個來面試的毛頭小子親切的態度,又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那次面試並不成功,因為他們當時不須要請人。不久後我收到少芬親筆書寫的明信片,說希望下次有機會再跟我“共事”。就我所接觸過的公司,大小不拘,要應征不成,不是沒音沒訊,就最多不過一封既定格式的回絕信,從來沒有高層會像少芬那樣親筆回書。所以對她,我的好感又加分。
匆匆數年,我當過廣告撰稿、雜誌記者、初院(高中)教師,到今日的雜誌編輯。而她也開設了自己的廣告公司,並且很快地闖出名堂。我因著工作上的合作,居然又有機會見到少芬。當年的毛頭小子還毛不毛頭不重要,重要的是闊別多年,少芬還記得我,而且親切依然,讓我很感動。
閑聊中得悉少芬原來也教過書,而且跟我一樣在真正執教后才發現原來不是想像中那麼一回事。結果她教了一年后就毅然放棄三年合約,投奔更屬於自己的世界。相比之下,自己教書時不開心,卻總是沒有勇氣毀約,以致浪費三年光陰,為人處事,實在高下立判。她今日的成功,相信和她那種當機立斷的干脆性格應該很有關係。
我目前任職的雜誌社和少芬蠻投緣,也理所當然將我們雜誌的廣告交給她負則。那天她的四個下屬呈獻了他們創作的廣告,四件作品各擅勝場,在我們為難時,少芬請求我們慎重考慮在不同階段推出不同廣告系列,以及讓我們雜誌社旗下的其他雜誌使用四件作品中的其中一件的可行性,因為,那些作品都是她下屬的心血。一番語重心長的話,雖然輕鬆帶過,不禁讓我想到以前做廣告時,所接收到的更多是無情的批評,鮮有的讚語大概只有在老闆興致高昂或者當事人時來運轉要中馬票時才會出現,更別說在客戶面前如此細心照顧下屬的創意。在這一點上,作為一個創意人上司,我想,是難能可貴的。
最近少芬榮獲“萬寶龍傑出女商人獎”,後來我們雜誌邀請她成為我們遴選的新加坡二十大時代女強人,並接受訪問和拍照時,被她婉拒了。理由是,她覺得自己曝光過多,應該低調。我們當然不肯,但在游說之下,她意志堅定。不知日後是否有改變的可能?無論如何,在現在這個樣樣都重視包裝和宣傳的時代,說得俚俗一點的“見好就收”,有多少人能做到?更多見的,恐怕是乘勝追擊吧。
黄和栋
于台湾《广告》杂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