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July 2007

Dream Era 幻想时代

时代在改变,这是我们多数人只能知道,无法改变的情况。从古至今,世界经历过多少时代。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色和精彩。《女友》邀请都市人黄和栋,精选最心仪向往的时代。

战国实力派
如果黄易《寻秦记》中所描述的中国战国时代真貌确实如此,那我将很希望回到公元前200多年的中国。
英雄崇拜是我向往的文化,在战国时期,不管你厉害的是身体还是头脑,都能够创造名留青史的未来。
我比较向往的是厉害的身体。以武力解决问题,感觉蛮荒,却是在这个什么都讲文明处理的现代,有时需要的方式,尤其是对一些冥顽不灵的无良人士而言。
如何拥有一身武艺?练咯。古代就是有这种时间,这也是我一直很羡慕武侠小说中的侠客,以及曾经让自己沉浸在电脑游戏的原因。能够不做工,不读书地全心全力练武,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日渐地充满力量,真是满足。然后再以这种毁灭性的力量,天下无敌地扫荡路上乱开车的路霸,态度傲慢的服务业者,整天不做事只会玩办公室政治的同事,没有公德心的邻居......哦,我好像有点时空错乱了。
如《寻秦记》所写,战国时代在还未受儒家理学“男女授受不亲”的影响下,男女性观念开放。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希望在没有手尾,合来不合散的环境下,做一个世纪大玩家,绝对正常。齐人之福哪个男人不想?不想的不是男人。
数月前,马来西亚妇女协会女会长在“害怕”当地女性嫁不出去的情况下,呼吁当地少女做好做人家小老婆的心理准备,并极力支持一夫多妻。如此开明的新时代女性人间少有不说,原来凭空设想古代的“美好”已不是遥不可及的事了。
《寻秦记》中有一句警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地腐化”,针对的是古代封建的阶级观念,以及非民主性的社会结构所带来的弊病。只要有权力,就有说话权。底下的人永远没有反抗权,只有服从,服从,再服从。
今天的民主社会去掉阶级观念了吗?
属于普罗大众的上班族,最感辛苦的莫过于在公司里受老板上司的气。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裁员风盛,下级更不敢随意忤逆上司的意愿,免得成为下一个被裁的对象。于是,上头说,下属做,no questions ask。
时代转变,已婚妇女不放弃工作,养育孩子重任曾几何时落到女佣身上。女佣从哪里来?都是生活水平不高的地方来。不但要对主人毕恭毕敬,有时还得忍受主人的无礼恶毒对待,甚至很多时候不懂事的小主人也在父母的授权下对女佣任意差遣、狐假虎威。这些国家未来主人翁长大后目无他人、自私自利,后遗症事出有因。今日文明好不容易从古代奴隶制度脱离出来,结果又因为女佣“介入”而打回原形。为解放奴隶而终身努力的先贤们,可会瞑目?
诶,怎么都在批评阶级观念?那还希望回到阶级之分更严重的古代?是的,现今太多的民主对我来说只是口号,只是政治家的把戏,民主的外衣下,根本的阶级之分永远不可能去掉。不然也不会有为民服务的部长,心安理得地拥有比普通市民多近百倍的薪水而造成的贫富悬殊;也不会有执政党为了巩固地盘对反对党使用各种所谓合法途径赶尽杀绝的例子出现;也不会有政府大选后承诺不兑现人民却敢怒不敢言还被迫催眠接受的情况发生。阶级之分逃不掉,皆因人类奴性去不了。
其实,如果能够,孔子的大同世界才是向往憧憬,不过那实在太乌托邦,所以索性选择古代,名正言顺讲阶级,讲权力,讲谁有实力谁就说了算,干一番英雄造时势的大事业,开创自己的霸业,无须闪闪烁烁用什么借口谈什么公平。反正世界就是不公平,我就要当不公平的老大,由我来讲什么才是公平!
成不了神,那就成魔吧。如果这也算是魔。

黄和栋,幻想国度原住民,虽已逐渐脱离愤怒青年应有之年,却仍常有愤世嫉俗之念。
于《女友》October 2003 - Special Feature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