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July 2007

不喜欢看电视的电视主播

一个在CNBC当了6年新闻与时事节目的主播,居然说她不喜欢看电视。实况节目《The Reel Race》制作人看上了她,力邀主持,结果这位新加坡出生的前女新闻主播,以她不看稿的特殊主持方式,让制作群经历了第一次。喜欢自我挑战的潘薇名Grace Phan,事业生命到底有多另类?黄和栋专访。

关于Grace Phan
新加坡出世的印尼华侨,曾于新加坡、美国受教育,念国际关系international relations。现居新加坡。
Grace毕业后在银行从事财经工作6年,1998年经济不景气,决定转行到CNBC,之后当了6年的新闻与时事节目主播。
最近受邀主持Discovery Channel的英语实况节目《The Reel Race》,接受了自己生平的第一次,也成为第一个实况节目女主持人。
关于《The Reel Race》
由著名实况节目《The Amazing Race》幕后班底制作。这回,参赛者需要在指定时限内,完成制作单位设计的任务--拍摄各种记录片

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看电视,有得选择,我宁愿看书。
你知道吗,整整10年我都没拥有过一部电视机。即使在CNBC工作的那段时间,大多数时候我住的地方也没有电视机。
很多人知道这点之后,总是瞠目结舌,尤其当他们知道我是做哪一行的之后,更是只能捡拾跌落一地的眼镜碎片。
所以,接踵而来的解释成了必要的程序:虽然我做的是电视新闻,但我感兴趣的是我报导或采访的内容,而不是电视。
如果你问我,那我不是根本不需要在镜头前出现,幕后工作已经能够满足我?答案,是肯定的。我选择从事新闻与时事工作,是因为我对时事很感兴趣。时事就是我生活的世界,我怎么可能对它不感兴趣?
很多人以为在幕前工作的人都是在享受镜头、享受焦点、享受万众瞩目,我正好是例外。或许,导演、制作人的工作更适合我这个不享受镜头前感觉的电视人吧。
也有很多人问我在镜头前会不会怯场,答案是:不会。原因回到我那“不喜欢看电视的怪习”--因为不喜欢看电视,所以从来就不觉得出现在电视镜头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自然,也就不当一回事,不会紧张。

转换工作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很多时候未必是厌倦之前的工作。
我在进入电视圈之前从事财经工作,如果不是1998年的全球性经济不景,我可能还在银行看着股市升降、数着不属于我的钞票。
那时,我负责推销的都是高风险产品,经济衰退、股市疲弱,我不觉得继续抱着那些产品挣扎有什么意义。也刚好转行的机会找上我,我就毅然转战江湖,到一个我完全不熟悉,甚至抗拒(记得吗,我是不喜欢看电视的)的江湖打拼。
最终我会成为武林盟主,还是只能寂寂无名一辈子我不知道,也没法顾虑这么多。
我只知道,不去尝试,我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
最重要的两点是:我喜欢时事,喜欢挑战。我喜欢挑战自己,做不一样的事情,即使工余的休闲活动也离不开一般人认为的冒险性活动,或者保险代理认为的高风险活动,像潜水、飞行。

在CNBC呆了6年,今年又遇到可以挑战自己的机会--主持《The Reel Race》。
报告新闻和主持实况节目,其中一个差别,是报告新闻时我可以看着电子版念稿子,但是在进行《The Reel Race》录影时,多数时候我需要现场想要说的话。之前,我会先把稿子看过,记住大纲,然后现场再直接想、直接说,第一时间带出节目最关键精彩的部分,是很即时的主持方式。
不背稿的好处在于我是真的在交流,不管是跟参赛者或是观众。
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没有稿子可看,参赛者接到任务也是即时的,我甚至不知道接下来的10秒钟内会说什么。而且为了抓住惊喜元素,导演不接受重拍。所有的之前准备工作,都只能做到一个限度,之后正式开拍,就要靠自己的临场表现了。
还好当记者跑新闻6年,帮了我一些忙,那时训练出来的分析能力,发挥了作用。
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节目制作人说他们从没有遇过像我这样的主持人,一般主持人都要求稿子写得好好的,让他们照着念。
他们开始叫我大象,因为大象的记忆力很好。

另一个差别,关乎风格。《The Reel Race》包含娱乐元素,新闻没有。
我在接《The Reel Race》之前,曾经很犹豫,因为我不是娱乐工作者。
可以这么说,主持《The Reel Race》有一点演戏的成分在内,因为那并不是现实生活中的我,只是一个创造出来的人物。
在诠释这个人物时,我需要一些特定的态度,有时甚至还需要“乔”一点。这些,都是导演要求的。每次他示范的时候,我都会大笑,因为那根本不是我的个人风格。
不过,我必须说,他倒是挺成功地“释放”出我的“演戏天分”。
有时我也会感到困惑,当他们要我对参赛者凶一点,我就会反问,这真是你们要的效果吗?我感觉像校长。
我看不到自己在镜头前怎样,但是他们总是要求我继续保持那种态度,让参赛者觉得紧张。
不能说是一种冲突,虽然我觉得蛮不自在的。不过我还是会做,会接受,我相信那是习惯问题。
这是很好的体验,之前从没试过。我觉得,我又再一次成功自我挑战。

我很喜欢这班工作人员,他们都很有才华,也很支持我。我有时废寝忘食连续工作14小时,就是为了享受那种合作的快感。每当他们叫我休息一下时,我总会说,继续继续,别打断那完美的节奏和集中力。
当我把他们推到一个极限,反过来,他们也会把我推向另一个极限。像要求我一个镜头从头到尾不间断,一般他们是不会这么要求其他主持人的。
记得有一次,我清晨5点开始拍摄工作,一直到晚上8点,没吃早餐、午餐。后来有人来问我要不要休息一下,我说不用,继续。他没有办法,只好坦白说,其实是工作人员要晕倒了,不休息不行。
我们都知道艺人总会有保姆啊、助理啊什么的,照顾他们,帮他们打点一切,尤其女艺人,往往更会呵护备至。
不过我主持《The Reel Race》并没有遇到这种特别的温柔待遇。因为他们发现我很独立,看到我不需要看稿就能主持节目的能力,觉得我不需要。
他们会以另一种方式来照顾,像每次我一到片场,5分钟之内,就会有人递上咖啡,而且是厚薄甜淡刚好的那种。然后时不时也会有人来问我一切都还好吧?那并不是因为我是女生,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支持。这点,非常重要。

对于走这条路,到目前为止还挺顺的,当然,也因为我非常努力。
如果你问我心得,我想自信最重要。不能因为不同的人对你有不同要求,你就什么都答应。
你要懂得坚持原则,需要有自己的个性,以免迷失方向。
干这行,最基本的,是你必需很会讲话。很多人说,电视上的女人总是不太会讲话,我不知道相对来说,这论点到底能不能够成立,不过你要是有朝一日决定走这条路,那无论如何你都得证明那是错的。

黄和栋
于《女友》December 2004 - First Person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Widget for Blogs by LinkWithin